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布衣缘 > 第六十六章、公道话
    所以,李玉珠破口大骂了钱萍萍一顿,离开了婚宴。

    当时参加婚宴的人很多,许多人又不明情况。

    加上钱家人的引导,众人还以为是李玉珠胡搅蛮缠,看上她准姐夫了。

    虽然这件事的真相,事后没两日就澄清了。

    众人也觉得钱萍萍太有心机了。

    但李玉珠在对方婚宴上的那一骂,脾气不好的名声,也因此传开了。

    可谓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后来,有几个到李家上门给她说亲的媒人,话里话外都会拿此事贬损李玉珠。

    李家人当然不乐意让这样的人给李玉珠说亲,直接就把说媒的人扫地出门。

    而李玉珠也因为此事,对成亲的想法淡了许多。

    等李家人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这姑娘已经不愿意嫁人了。

    后来,还有好多上门给她说亲的,都被她拒绝了。

    如此一来,不同于钱萍萍十七岁就成了亲。

    李玉珠直到如今二十来岁,也没有成亲的念头。

    李家男子多,姑娘少,又护短,完全不介意她不成亲的事。

    倒是当年那件事之后。

    李、钱两家的走动也少了起来。

    至于钱萍萍母亲李氏的感受,就无人在意了。

    她本来就是李家旁支,不算嫡系。

    除了她自己父母,李家其他人也不会关注她。

    也因此,她自小便养成了成熟精明的性子,看事情也比别的同龄人现实得多。

    就说她当年嫁给钱新之前。

    春华城中也有不少人家请媒人上门,给她说亲的,只是家境方面,比之钱家要稍差些。

    哪知,年纪轻轻的李氏却是早有成算,盯上了发妻去世的钱新。

    她自己寻了机会,数次与钱新偶遇,又与对方结识并很快熟络起来。

    等钱新请媒人上门送聘礼时,李家人险些反应不过来。

    如今到了她女儿钱萍萍,也是一脉相承,一边和李玉珠打好关系,顺道就把和她相亲的对象抢了过来,还嫁给了对方。

    待钱萍萍成亲生子,孩子会走路,不需要自己带了。

    她又在两年前,到县衙当了捕快,成了李玉珠的同僚。

    自此之后,两人间便总是针锋相对。

    前不久,秦云收到了新岁庆典的邀请函。

    赵元丰和钱新让捕快们主动报名。

    钱萍萍因为知道之前秦云救过裴洛的事,有心与她结交,便拜托其父钱新,一定要帮自己争取到这个名额。

    而李玉珠听说钱萍萍报了名,自然也是不逞多让。

    她一回家就找自己母亲帮忙,去姨母家帮自己说项。

    赵元丰的妻子周氏,看不惯钱萍萍当年欺负自家外甥女的事。

    自然要吹枕边风,让丈夫把李玉珠也加入去洛都的捕快名单里。

    如此一来。

    二女就都得到了与秦云同往洛都的名额。

    ……

    秦云一行人抵达秋石县城后,在城门口排队出示路引,作好登记便进了城。

    入城之后。

    车夫就驱车离开了。

    他们在街边寻了一间茶馆歇脚。

    待到上好了茶水。

    钱萍萍看向众人道:“大家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要吃的话,我再招呼店伙计过来。”

    “嘁!我们自己不会喊伙计吗?用得着你来多嘴?搞得好像这里是你家一样。”

    “李玉珠,我又没有问你,你凑上来干嘛?”

    “嘁!虚伪,明明一路上都在吃东西还故意问这种话,谁还不知道你的目的呀……”

    说话间,李玉珠特意朝秦云的方向看了一眼。

    刚才在车上,只有她一人没有吃东西。

    钱萍萍问话的目的,不言而喻。

    这时,秦云扭头看向王大宁。

    “王捕头,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好,那咱们去外面讲吧。”

    两人招呼了众人一声,走出茶馆,到了附近的街面上。

    “我想问下王捕头,钱萍萍和李玉珠两位捕快是怎么个情况,感觉她们矛盾很深的样子。”

    王大宁正想和她解释这件事呢。

    “秦店主,其实是这么回事。几年前,两人关系很好的时候,有一次,李捕快去相亲,钱捕快跟着一道去了。不承想,钱捕快却和李捕快的相亲对象看对眼了……”

    接下来,王大宁就把两人过往的恩怨,一一讲清楚了。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

    秦云追问道:“那她们两个这次一起去洛都,是事前商量好了的?”

    王大宁尴尬一笑,接话道:“其实是李捕快见钱捕快报名了,她也就跟着报名了。而且,钱捕快是钱县丞的幺女,李捕快是县令夫人的外甥女,所以两人都被选上了。”

    闻言,秦云顿时明白了。

    敢情人家两位,都是上面有人的呀!

    那她这一趟出行,待遇还真够高的,两个千金大小姐跟着自己陪跑呢。

    “行,我明白情况了,只要她们不是生死大仇就好。

    “咱们此行前去洛都,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她们两个矛盾很大,到时再闹出什么乱子来,我这一小小店主也兜不住啊……”

    听秦云说完这话,王大宁心中略感惭愧。

    他刚才还以为,秦云把自己喊出来,会让他选择把李玉珠和钱萍萍其中一人,原路遣返呢。

    毕竟眼下他们才到了秋石县。

    如果这时候,让李玉珠或钱萍萍留在这里,明日跟着车马行的人返回春华城,还是很方便的。

    现下看来,倒是他小人之心了。

    想到此,王大宁连忙道:“秦店主放心,咱们待会儿回去之后,我会单独把她们两个喊出来谈一下的,绝对不会再让李捕快故意找钱捕快的茬儿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李玉珠和钱萍萍的两次拌嘴,都是前者率先挑事的。

    但钱萍萍也绝对不冤就是了。

    谁让她抢别人个相亲对象,还那么偷偷摸摸的,故意隐瞒到成亲当天,再显摆在李玉珠面前。

    但钱萍萍有句话说得在理。

    谁老是揪着以前的事不放,谁才是永远活在过去呢。

    细说起来,这一对表姐妹的恩怨,也是多年前的事了。

    李玉珠如果一再把自己的旧伤翻出来给别人看,只会减损旁人对她的同理心和耐心。

    正如眼下。

    即便秦云把王大宁单独喊出来,为其创造了替李玉珠辩解的机会。

    他也只是把实情讲了出来,并没有要替后者多说几句公道话的意思。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