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布衣缘 > 第六十五章、婶不忍
    李玉珠咬牙切齿地盯着她瞅了好一会儿。

    最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瘪瘪嘴,扭头掀开车帘看向车厢外,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见此一幕,秦云更加迷惑。

    不知赵县令和钱县丞这两位是怎么想的。

    明知道这俩姑娘不对付,还非要把人凑到一块儿来。

    不过,她又一想到自己先前还差点把吴铁兰推荐过来。

    再看此时与那孙平面对面坐着,闷声不吭,只知道吃东西的郑鸣。

    她不由想到,大概那二位也不是有意的。

    就像她之前推荐吴铁兰的时候,不也是事后才知道,此次同行的捕快人选里面,还有郑鸣这一号人物嘛?

    春华县城。

    西城门口。

    送别的人群散去之后,赵元丰便邀请钱新与自己一道回县衙里吃个早饭,顺带分派给他一些公务。

    若换作往常时候,钱新上值晚一些也无所谓。

    但如今临近年节,属于非常时期,衙门里各方面的工作,都得保证不能出差错。

    再加上春华县里少了个县尉。

    压在赵元丰肩头上的公务,更是繁重了不少。

    今日又走了一个外出公干的捕头和四名捕快。

    县衙的人手方面,就更加捉襟见肘了。

    钱新自然理解上司的难处。

    打发家族的丫鬟和小厮回府之后,他自己便跟着赵元丰上了马车。

    车厢内。

    钱新想到自己刚才留意到的一幕,状似无意地询问道:“县令大人,下官方才好像瞧见李玉珠李捕快了,她也在此次与秦店主同行的捕快里面吗?”

    闻言,赵元丰忽然抬手掩嘴。

    “咳!是嘛?有这事儿啊?”

    此前,春华县衙召集捕快去洛都的事,是先让捕快们自行报名的。

    因为最终的报名人数超额了,赵元丰不得不从中挑选出四人来。

    钱萍萍是钱新的幺女,她说自己想去洛都。

    钱新只好厚着脸皮,向赵元丰推荐了一下。

    不过,因为报名的捕快里面还有李玉珠。

    钱新便又向赵元丰提醒,千万不能把这俩姑娘凑到一块去。

    他的意思,也就是暗示赵元丰要二选一。

    不然的话,二人凑到一起,指不定要闹出啥事来呢。

    可钱新联想到自己刚才在城门口看见的,再结合眼前赵元丰的反应。

    他顿时眼皮子一抖,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赵元丰忽然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像是刚刚想起来什么事情的样子。

    “噢哟!钱县丞,你瞧我这记性,居然把你之前提醒我的事给忘记了……”

    赵元丰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诶!这事儿也怪我,耳根子太软,内子一直在我面前叨咕她那外甥女如何如何优秀,又多想去洛都瞧瞧。

    “让我这次挑选捕快名单时,一定要多考虑一下李捕快。

    “我当时寻思着,这也不是多大点事儿。再加上玉珠外甥女在我面前再三保证自己会好好表现,不会给秦店主添麻烦。

    “我考虑再三,方才同意。

    “当时还想着回头和你讲一声的,结果因为事情太多,转眼就给忘记了。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如我就派上几名捕快,去把玉珠给追回来吧?

    “毕竟她还得喊钱捕快一声‘表姐’呢,当妹妹的,也不知道让着点姐姐,你说这像话嘛?”

    闻言,钱新老脸一红。

    他连连摆手道:“可别,萍萍本来就对不起玉珠那孩子了。眼下那孩子想去洛都见见世面,哪里还能不让她去呢?

    “县令大人,依我看,这件事就这样吧。我想萍萍也不会平白招惹玉珠的。加上还有王捕头在,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乱子。”

    话虽如此说,其实钱新心里一点没底,甚至还有点担心自己的闺女会吃亏。

    但钱萍萍执意要去洛都,他又不能拦着。

    钱新自己不是咄咄逼人的性子,自然也做不出来那种让李玉珠半路返回的事来。

    如此,这件事也只能到此为止,不去管它了。

    ……

    细说起来,他们几家也都是沾亲带故的关系。

    赵元丰的妻子周氏和李玉珠的母亲周夫人同出周家,是同族姐妹。

    周氏是李玉珠的姨母。

    赵县令就是李玉珠的姨父。

    而钱新续弦的妻子李氏出自李家,是李玉珠的姑母。

    钱新虽然已是花甲之年,但辈分上还是李玉珠的姑父。

    至于李玉珠和钱萍萍之间的矛盾,则要从七年前说起。

    当时,李玉珠十六岁,正是二八年华。

    钱萍萍那会儿,也不过十七岁。

    有一次,李玉珠经媒人介绍,与孙家的一位公子相亲。

    双方约定了在望春楼见面。

    钱萍萍得知后,非要跟着一道去,说是帮李玉珠掌掌眼。

    当时的两姐妹,关系是极好的那种,李玉珠也不介意,就带她一道去了。

    等到了望春楼见过面,李玉珠一眼就相中了那位孙家公子。

    平时很伶俐活泼一姑娘,那时候愣是害羞得不善言辞了。

    哪知,钱萍萍却和那孙家公子相谈甚欢。

    最后,孙家公子和钱萍萍两人互相看对眼了。

    回去之后,孙家就向钱家提了亲。

    李玉珠在家等了一个多月,都没等来孙家的消息,媒人那边也没有消息转告。

    直到钱萍萍成亲当日,李玉珠才发现,之前和自己相亲的孙家公子,居然要娶她表姐了?

    要说,李玉珠对这孙家公子有多深的执念,非对方不嫁什么的,倒也不至于。

    她就是觉得对方既然对自己无意,为何不早点讲一声?

    哪怕不想派人去自己家,劳烦媒人说一声也成啊。

    还有钱萍萍,就更让她生气了。

    两人可是表姐妹啊。

    更遑论,那日相亲之后,她们还见过好几次面。

    其间,李玉珠数次提到过孙家公子的事,还说自己对对方有意。

    钱萍萍那时还劝她说,应该耐心等待。

    说不得那位孙家公子也对她有意,只是不好意思这么快就上门提亲。

    如今想来,钱萍萍这不就是联合外人恶心自己吗?

    李玉珠那时的心情,当真是既恼怒又委屈。

    若说她平素里与钱萍萍关系不好也就算了。

    但她们往日里关系那么好,钱萍萍就是这么着对自己的?

    叔可忍,婶不可忍啊。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