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布衣缘 > 第二十九章、价目表
    陈大福似乎被这番观点说服了,但还是嘴硬道:“行,小兔崽子你有理,都会跟你爹犟嘴了……”

    陈老太太乐呵呵道:“真不愧是我儿子,好样的,娘支持你。”

    回去之后,他们找到了老太太的那一盒子积蓄,取了一部分出来。

    一家三口话别到临近傍晚,一看天色,连忙赶回了秦氏布衣店。

    秦云把法钱和平安符各两张,交给了陈老太太,还告诉了她两者的用处。

    此情此景,让一旁的父子俩有些茫然无措。

    但当秦云告诉他们,有办法帮他们消除这段记忆,并且不收费时,他们却又拒绝了。

    秦云所说的办法,就是用一种叫做“回溯符”的符箓。

    这是一种可以根据用符者心意,清除施符对象部分记忆的符箓。

    不过,她并未把这种符箓,列为出售货品。

    虽然她如今已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商人,但在赚钱之前,还是有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

    回溯符这种符箓,功用特殊,很容易被有心人利用。

    而她无力约束他人,只能约束自己。

    所以,秦云只打算在有特殊情况的时候使用,而不去公开售卖。

    就如眼下。

    陈家父子所遇到的情况,换作其他心理素质不好的人遇到这一幕,就很容易因此迷茫和怀疑人生。

    不过,见二人拒绝了消除记忆。

    秦云也没有多劝。

    只是提醒他们,如果以后有需要,可以再到店里来找她。

    不多时,陈老太太就被送走了。

    她走之前,陈家父子表现得十分从容和豁达。

    但在她走了之后,父子俩却是不顾形象,在秦氏布衣店里哭得稀里哗啦的。

    ……

    春华城外的黄泉路上。

    黑白接引使再次收到了布钱,二使心中既有惊喜又有疑惑。

    “那位”难道是专渡苦难百姓的?

    他们之前收到的几枚布钱,已经转送给了上司。

    上司得到布钱之后,不知是自己收起来了,还是孝敬了上面的哪位人物。

    反正没过多久,就提出要给他们挪挪位置,换个更好的职务。

    但二使认为春华县接引使这一职位,搞不好将来会成肥差,所以便婉言谢绝了上司。

    哪知,他们在春华城外等了好些时日,都没有再收到布钱。

    二使心中便又隐隐有些后悔,当时没有接受上司的提携。

    今日再次得到布钱,二使早前的郁闷一扫而空。

    这一次,他们忍不住向陈老太太打听起了情况。

    二使气势强盛,老太太不敢撒谎,如实说了出来,言语间再三强调秦云是个好姑娘。

    “那位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此间事已与你无关,往后休要再想。”白衣接引使一副高冷神态道。

    陈老太太忐忑不安,但谨记着秦云的吩咐,只要给了法钱,跟着两名接引使走就是,便又放下心来。

    这边老太太顺利去转生了。

    秦氏布衣店里,陈家父子也掏出了要交付给秦云的银两。

    秦云倒是没有直接掂量一下就收起来,而是取出了戥(Deng,三声)子,称量好,把多出来的部分退还给陈家父子。

    虽然她对银子的重量有把握,知道需要剪出来多少退还给陈家父子,但为了让对方安心,称量的流程,还是必须要有的。

    当然,秦云也没忘记把他们用过的开眼符揭下。

    符箓揭下之后,自然就失效了。

    父子二人再三向秦云表示感谢,方才一起离开。

    ……

    晚饭后。

    秦云打算在店里张贴一份新的价目表。

    上面要标出店里售卖的不同品阶的符箓、法钱的收费价格。

    店里如今已有两份价目表。

    一份是普通成衣定制、布匹售卖的价格,是用毛笔写在布上的。

    因为布帛会变旧,字迹也会随着时间流逝,变得模糊、不美观,以往时候,也是每隔两三年就要更换一次的。

    二则是法衣类法器相关的收费价格。

    这是秦云先前用针线缝制在布帛上面的,这份价目表,本身就是一件一阶中品的法器。

    秦氏布衣店的墙面是白墙。

    这两份价目表,都是用棕色布帛打底,上书黑色文字。

    这第三份价目表,秦云也打算采用相同的样式。

    但店里的前两份价目表,贴得位置高低不一,字体大小也不统一,实在是不甚美观。

    她稍加思量,便打算把这三类收费标准,整合到一张价目表上。

    就像望春楼墙面上的菜单那般,能让进到店里的顾客,对店里的各类货品的价格一目了然。

    这一次,秦云还打算把店里售卖的一些小物件。

    如香囊、丝帕等物的价格,也缝制上去。

    以往没有在价目表上写这些,是因为她在绣工上的能力有限。

    平素里,更多时候都是从别处批发来这些小物件来卖的,货源也不稳定。

    现如今,她得了衣匠记录器奖励的技能。

    在大类上,绣工也是被包含在内的。

    即便进不到货,秦云也可以自己绣制丝帕、香囊之类的小物件,放到店里售卖。

    所以,这些东西的价格,也可以摆到明面上来了。

    新的价目表,包含的内容很多。

    秦云仅是在纸上整理出来,用笔记下,又调整好次序,写出一份完整的清单,就耗费了她大半夜的时间。

    之后,在准备布帛和针线时,考虑到店里第二份记录法衣类物品的价目表,本身就是一件法器了。

    她索性在那份价目表的基础上,接续了布帛,缝制新的价目表。

    比之在一块完整的布帛上绣制文字,当然是接续旧的布帛缝制,过程更为繁琐。

    但这样一来,秦云却是可以提升自己的技能,利大于弊。

    直到快要天亮时,新的价目表才缝制出来。

    依旧是一件一阶中品法器,面积上增大了许多。

    整片布帛上,除了缝制出来的文字内容,其余部分,尽皆平整光滑。

    肉眼可见的地方,看不出有丝毫接续过布帛的针脚痕迹。

    秦云心念一动,价目表贴到了墙面上。

    此时,朝阳已然升起。

    街面上响起了商贩走卒的吆喝声,热闹不已。

    秦云出门买了早饭回来,吃过之后,便去后院休息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