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布衣缘 > 第二十八章、我还在
    陈大福连忙应下,往家里赶去。

    陈老太太朝秦云道声谢,也跟着走了。

    他们的儿子大名叫“陈石”,小名叫“石头”。

    陈大福回去之后,就把情况和儿子说明了。

    陈石虽然也认识秦云,甚至还称得上是熟悉,但听了他爹的话,却是有些发蒙。

    他娘居然一直在他们家没走?而且还时不时地跟在他们父子身边?

    这种事,陈石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但待到陈大福提起他们父子先前被人带去秋石县,帮人家干活儿时,听来的那则消息。

    陈石便不再怀疑了。

    那件事的原委,就是秋石县有一家富户,花了一千两金子,托人从别国的一位符师那里,买来了两枚一阶下品的洗髓符,给他家一个不能修炼的后代使用。

    当然,陈家父子是不了解那么多情况的。

    他们只知道那家富户买了符箓,花了许多金子。

    而且他们听到的版本,已经是以讹传讹许多次之后的版本了——说是那家富户花了五千两金子,买了一枚不知道有没有作用的符箓。

    “爹,那小秦卖的这个会不会太便宜了?有作用吗?”

    陈石的怀疑,也正是陈大福心中所想。

    陈老太太听着父子俩的话,叉着腰开口道:“陈大福,临走之前人家小秦和你说什么了?小秦都说等你用过东西再给钱了,你个糟老头子,耳朵长哪里去了?”

    说完,老太太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父子俩压根就听不见。

    她不由地摇摇头,为自己和家人的阴阳两隔,低叹一声。

    陈老爷子仔细琢磨一下,就和儿子说道:“我估计是小秦看咱家条件不好,特意给咱们便宜的,你可要记得人家的这份恩情……”

    之后,他又把秦氏布衣店墙面上那份法衣的价目表,和儿子讲了一遍。

    陈石一听便恍然大悟,是了,原来秦云本就不是一般人呐……

    但是秦云小小年纪,就有那般本领,陈石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震惊和怀疑的。

    约莫一炷香之后,秦云正在布衣店里缝着衣服,陈大福一家三口便过来了。

    陈石是个寡言的壮实青年,再加上常年干活,皮肤晒得黝黑,看上去一副很不好招惹的架势。

    秦云倒是习惯了他的外表给人造成的震慑力。

    转而把先前告诉给陈大幅的情况,又向陈石解释了一遍。

    后者听了,很快意识到先用符箓再付钱这件事,他们是占尽了便宜。

    陈石随即有些不好意思道:“那行,就按小秦妹子说的来。”

    不一会儿,父子俩都用上了开眼符。

    二人也都看到了特意站到他们面前的陈老太太。

    开眼符用上之后,不仅能看见老太太,也能听见她说话了。

    陈大福上前就想挽住和他打招呼的妻子,却是扑了个空。

    旁边的陈石见状,眼睛一下子就红了,随即“扑通”一声,跪到了他娘面前。

    秦云在一旁瞧着,有些羡慕和感动。

    但再一想到陈老太太的情况,又不免惋惜。

    凡人的生老病死,是世间常态。

    这话在她的前世适用,在她的今生依旧适用,只是不同的是,于她而言,今生又多出了一项选择。

    想到此,秦云不免庆幸,自己被衣匠记录器绑定。

    否则,依照她的情况,明知这方世界有修炼者,自己却无力得到功法,那才是最为残忍的。

    先前陈大福回去之后,光顾着和儿子讲妻子的事。

    倒是没来得及告诉他,陈老太太还攒了积蓄。

    这会儿一家三口见了面,自然是要回家聚聚,说些体己话,顺便把那装了老太太一辈子积蓄的盒子翻找出来的。

    但秦云不得不提醒他们,陈老太太的时间不多了,得尽快去转生。

    最后,陈家人实在没办法了,就问秦云能否跟着他们一起去陈家,到时直接让老太太从陈家离开。

    秦云虽然很想答应,但她也有自己的坚持。

    她还要开店,再者,如果以后每个顾客都这样,她也没办法好好做生意了。

    而且,陈老太太的情况,其实也没到那种最糟糕的情况。

    所以,她便解释道:“老爷子,石头哥,你们只要在傍晚太阳落山之前,把老太太送到我店里来就行了。你们一定要记住了,不能天黑之后再过来。”

    夜间是妖魔们主要的活动时间。

    春华城虽在王朝统治下,在各城设有禁制,能震慑住城外那些不属于本城内的妖魔,不让他们飘荡到城里来。

    但城内亦有一些妖魔生前本就是城中的百姓,逗留城中,没有去转生的。

    所以,秦云让陈家父子傍晚前就带着陈老太太过来,实则也是怕他们天黑之后,看到街上游荡的许多妖魔,把自己给吓着了。

    虽然陈老太太如今同样是妖魔,但自家人和别家人,总归是不同的。

    陈氏父子不怕陈老太太,可不代表他们就能坦然接受其他妖魔。

    不多时,陈氏一家三口离开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父子俩还在旁若无人地对着旁边的陈老太太说话。

    这使得一些平素里的熟人,看他们的眼神都不对了。

    惊讶之下,没人敢主动和他们打招呼。

    倒是父子俩不当回事,还当陈老太太活着那般,见到熟人就习惯性地打招呼。

    接二连三之后,陈老太太赶忙提醒父子俩。

    陈石觉悟很高,当即反应过来,直接噤了声,陈大福却是有些不以为意。

    “怕啥?别人才不会管咱一家三口说了啥呢!”

    “爹,您老人家收敛着点儿。”

    陈石自觉没有他爹这份“厚脸皮”,老太太看不下去,也说了陈大福两句。

    老爷子不满地瘪瘪嘴。

    “我行得正坐得端,又没害人,还不能好好和我媳妇唠唠嗑了?还说我呢,你就丢下我一个人在县城里,我以后得多孤苦……”

    “爹,我还在呢……”陈石连忙刷存在感。

    “哼!你这不孝子,我能指望上你吗?自己的终身大事都搞定不了呢……”

    “行,您说得都对,可是咱家那情况,您又不是不知道,反正我啥都没有,肯定不敢再娶个姑娘回来,让人家跟着我一起吃苦受累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