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 第六七二章 神谟庙算
    当于杰击杀阴山白狼,蒙兀国师阿巴师与另一头圣兽白狼都再不敢在张家口关内停留,纷纷逃离退出到了长城之外。

    这一人一狼才刚刚脱身,那头来自蒙兀圣地‘不儿罕山’的白狼竟然急速喘息,口吐血沫。

    蒙兀国师阿巴师的状态也没强到哪去,他不但一身气息衰弱无比,两条手臂也被于杰的浩气轰断,在缓慢恢复当中。

    不过更麻烦的伤势还是在他的元神之内,于杰的琉璃浩气萦绕盘亘在阿巴师的神念核心。

    这让他的眉头紧皱,每一刻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阿巴师却暂时顾不得这些,他忧心忡忡的看着南面。

    在张家口的关口之后,李轩已经调集了八万步军与总数四万人的骑军,云集于张家口,清水河的西岸。

    不过他们采取的并非是守势,而是以攻击势态展开。在那艘云中炮舰的掩护下,向也先麾下的瓦剌骑军缓缓压了过来。

    阿巴师不由苦笑道:“这位汾阳郡王不但深知兵法,且胆略兼备,他全歼鞑靼部数十万大军不够,他竟还有趁机掩杀太师麾下瓦剌军马之意。”

    瓦剌大汗也先也面皮微抽:“贪心不足!这竖子,简直与凶狼无异!”

    他感觉这个汾阳郡王,才是狼的子孙,竟贪婪到了这个地步。

    这是想要在张家口,一战将他们蒙兀人的国运彻地打崩么?

    也先却无可奈何,他麾下的骑士连续跋涉数百里,的确是强弩之末,不堪苦战了。

    也先手中的兵力也不够,只有不到二十二万骑。

    ——能够临时抽调过来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将士疲惫,兵马不够,这种情况下稍有不慎,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也先稍稍迟疑,还是一声闷哼:“让各部收束军马,在那边山丘布阵,稍事休息。”

    他没想到景泰帝死后,他们蒙兀会迎来一个如此凶狠可怕的对手。

    早知如此,自己就该让景泰帝再活一些时日,至少这位汾阳郡王,不会这么快的上位。

    “可鞑靼部的人怎么办?”

    阿巴师叹了一声:“这样下去他们一个都撤不出来。”

    也先倒也没打算放弃救人,他面色青沉道:“我把我的两万怯薛军交给你,随军的还有两千萨满。国师看能不能在长城沿线临时制造一个缺口,把他们的人给放出来。。”

    ——他不确定这有多大的作用,总之能撤出一个是一个,多少是一份元气。

    ※※※※

    晋军终究还是没法将长城南侧的蒙兀人全歼,大概有三万七千骑鞑靼部残军,从那些萨满们强行开辟出的通道中撤离出去。

    他们以强大的土系法术在山岭之间移山填石,又使得长城坍塌了一段,使得这些鞑靼部残军得以逃脱。

    这主要还是瓦剌部骑军牵制的缘故,李轩不得不将十二万晋军集结于张家口一带,导致兵力不足,给了这些鞑靼部残军逃遁之机。

    不过这一战的战果依然可称得上的辉煌,脱脱不花南下的四十二万骑军,除了放在清水河看守牲畜的那七万人,三十五万骑总共战死达二十二万,还有九万人缴械投降。

    即便是清水河的那七万骑,也有四万三千人战殁。

    他们还缴获了二十多万头战马,三十多万驽马,两百多万头牲畜。还有脱脱不花带来的几十门大炮,无数的帐篷,兵器等等。

    ——哪怕是昔日将大元彻底打垮的‘捕鱼儿海’战役,斩获都远远不如此役。

    更不用说他们这一战,还抓了蒙古人的大汗脱脱不花,还有三个黄金家族的‘台吉’。

    在战事结束后,李轩则第一时间下令,命人往京城报捷。

    其实他们这边,每隔半个时辰就会往京城发送一次战报,将宣府各地的汇总告知朝廷。

    不过这一次却是正式的‘露布飞捷’,意义与之前大不相同。

    之后李轩又在张家口的凤凰山堡召集宣府当地的众将官。

    他首先问的是‘怀来副总兵’范广:“此战之后,本王会奏请朝廷,在宣府增设四万骑军,加上宣府与大同原有的八万五千骑,一并交给范将军执掌。你可有把握统帅这支军马,让宣府长城之北两千里内,再无蒙兀人的牧场?”

    范广当即抱拳,答的毫不犹豫:“此事易尔!有这十二万骑军在手,别说是两千里,这两千五百里内,蒙兀人都别想安安生生的放牧!”

    “范将军勇略超绝,本王是放心的。不过也先此人狡诈多端,又是兵法大家,范将军出塞后还是得尽量小心谨慎为上。”

    李轩微微颔首,然后看向镇朔大将军朱国能:“出塞攻袭之事交给范将军,宣府与大同两地则由镇朔大将军坐镇。我需要大将军在宣大两地坐镇两年,确保北方无事。”

    朱国能当即精神一振,当即笑道:“郡王殿下放心!只要朱某在一日,宣大一地定可安如泰山!且蒙兀人被汾阳郡王重创至此,我估计他们十年之内,都休想南视。”

    他其实更喜欢出镇地方,而不是在京城内虚耗时光,与那些朝臣们勾心斗角。

    对于李轩的两年之期,朱国能也不以为意,他知道朝廷不会容许他长久掌握宣大的。

    不过汾阳郡王这安排,是否意味着他两年之内,就有把握肃清内乱,甚至是平定麓川?

    李轩摇着头:“你的任务可不容易,本王必须从宣大一地抽调十二万兵马进入陕西增援。除此之外,镇朔大将军还得配合宣府巡抚,大同巡抚,一同招抚蒙兀牧民,在长城之外择地安置,增我军势!本王不要部落,而是得编户齐民,设卫所郡县,以流官管制。”

    在宣宗以前,大晋在长城之北设有大量的卫所,招抚了大量的蒙兀牧民与小型的游散部落,人数达百万之巨。

    可宣宗之后,大晋战略收缩,蒙兀与大晋攻守易势。

    长城之外的众多卫堡就守不住了,上百万牧民都丢得一干二净。

    朱国能还是答的毫不犹豫:“问题不大,末将可立军令状,两年之内招募三十余万牧民,筹建四万可战之军。”

    宣宗之后放弃塞外,是因晋军已经基本失去了出塞与蒙兀人决战的能力。

    可如今的形势又与那个时节相同,蒙兀人连续大败。

    前后两次宣府之战,几乎锤断了他们的脊梁,晋军已经有力量出塞应战蒙兀了。

    朱国能对塞外了如指掌,宣大之北那宽达两千五百里的牧场就此弃置太可惜了,蒙兀那边也多得是被压榨得活不下去的牧民。

    李轩对招纳牧民充作骑军一事,却没有太多的期待,他只是尽一切可能打击对手,削弱蒙兀人的力量。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自己的势增一分,那么敌人的势就会减一分。

    自家这边增加四万骑军,瓦剌也先手中就少四万人。

    少傅于杰则在旁默默旁观。

    李轩处理的是卫所军事宜,这属于五军都督府管辖,他们兵部只有建议权,所以无法插口。

    汾阳郡王连续三场大胜,也在晋军内部建立起了崇高声望,已经是名实兼备的‘军中第一人’。

    卫所军的一应事务,李轩已经有能力一言而决。

    李轩随后又令宣府众将暂时离去,只留下了宣府总兵方瑛。

    他指着舆图道:“宣大一带抽调的这十二万人马,就由方总兵统帅,经山西前往潼关。我需要你在太原一带停留数日,帮助山西巡抚与太原总兵郭泰,清肃戾皇帝遗毒。你可代本王转告这两位,一定要将那些军中宵小清肃干净,不得姑息。”

    “末将谨遵郡王将令!”方瑛的神色一肃,他对李轩的态度额外恭敬。

    李轩则继续道:“太原之事了结之后,你可火速南下,增援潼关,任职河南总兵,总掌河南所有卫所兵马。我要你在此处大张旗鼓,做出大举讨伐西安的声势,朝廷也会配合你。”

    方瑛听到这里,就不禁神色微动:“只是制造声势?”

    “就只是制造声势!”

    李轩笑了起来。心想与聪明人说话,就是让人舒服:“你不但要迫使沂王收缩兵马,停止扩张,最好是让所有人相信,朝廷的下一步,就是攻伐陕西。怎么样,可能办到?”

    方瑛凝神细思,就暗暗惊叹于这位汾阳郡王的军略。

    他当即一抱拳:“末将定能做得滴水不漏!”

    这件事安排妥当之后,接下来就是论功行赏了。

    李轩与少傅于杰就是目前大晋军的首脑,具体的封赏名单,两人之间就可商议定下。

    顶多事后交给内阁与监国长公主副署落印,走个程序。

    不过底层士卒们的封赏,却让于杰十分头疼,只因朝廷国库空虚,已经拿不出银钱了。

    之前神机左右营与蓟州军的赏赐,朝廷都没筹备妥当呢。

    可宣府如此辉煌大胜,朝廷却不能没有表示。

    最终李轩建议,从缴获的驽马中抽调三十万匹,加上清水河南畔的二百多万牲畜,也一并赏赐出去。

    这一可慰劳将士,二则可缓解朝廷养马的压力。

    少傅于杰犹豫再三,还是同意了。

    这封赏力度非常重,可于杰考虑到宣府就在北京的侧翼,他们必须稳固住这支大军,才能有余力平叛。

    当这一消息传出,整个宣府军数十万人欢声雷动,群情振奋!

    李轩则在这个时候登上城头,看向了北面。

    他发现北面的瓦剌骑军,已经在往北方悄然退兵。

    李轩眼中顿时微现精芒,在仔细观察,虎视眈眈:“传令诸部,我们压上去!”

    他还没有放弃顺势歼灭这支瓦剌兵马的想法,一旦那位瓦剌大汗在撤军的时候露出任何破绽,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将之吞入肚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