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 第六七一章 还我大军
    追随脱脱不花决死突击的十七万蒙兀骑军没能坚持多久,仅仅不到三刻,绝大多数的蒙兀骑士就自发逃离战场。

    即便是脱脱不花的怯薛亲军,此时也在溃逃当中。

    他们伤亡了万余勇士,却看不到任何突破晋军阵列的希望,于是统军的几位万户就果断放弃了他们的大汗,纷纷率部逃遁。

    孛儿只斤家族的后裔有很多,不一定非得让脱脱不花担任大汗不可。

    反倒是这里的蒙兀勇士,如果他们全都葬身于此,那么黄金家族的荣耀就将彻底落入泥尘。

    脱脱不花则依旧在原地,与李轩拼死搏杀,狂呼酣战。

    此刻他的气势心志,像极了数日前想要与先帝同归于尽的戾皇帝。

    李轩看此人的目光中,却含着几分异色。

    他知道脱脱不花是准备用自己的命,来换取他麾下蒙兀将士的撤离,这比之他们的戾皇帝可强的太多。

    不过脱脱不花的搏命之举其实作用有限。

    李轩本人虽然被脱脱不花牵制阻截在此,可他麾下的数十万将士,却已在朱国能的统率下,大踏步的往前掩杀!

    鉴于蒙兀人已经失去了再组织的能力,朱国能甚至完全放弃了整体的阵型,只求以最高的效率,将他们前方一个个蒙兀骑士斩于刀下。

    朱国能只保留了万人左右的骑军,还有两万人的精锐步军,依然在他的统御下结阵而行,随时应变。

    而此时蒙兀人虽还残存着近三十万骑士,却都被堵截在张家口沿线的长城与山岭之后。

    他们大多疲惫不堪,战马也都难以跑动,就仿如待宰的羔羊,等待着晋军的屠刀落下。

    如果战场换成是在长城之外,他们绝不会落到现在这样的境地。

    骑兵的可贵之处在于他们的机动性,一旦战而不胜,即可远扬千里。

    所以正常的情况下,大晋在军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只能将之击溃,而无法将之歼灭。

    可张家口的特殊地形与长城,却给了他宣府晋军围歼这支蒙兀大军的机会。

    这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胜,战果之辉煌甚至可超越于大晋的历此北征,有希望一战打断蒙兀人的脊梁。

    所以绝大多数的晋人将士都是精神亢奋,气血澎拜,哪怕是在长达几十里的急行军与一场激战之后,也没能让他们感觉疲惫。

    高亢的士气也让他们爆发出远超往日的战斗力,行进之速也是远超以往。

    此时所有人的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追上那些蒙兀人,然后砍下他们的头。

    就像是汾阳郡王所说的,用这些蒙兀人的命,以慰猫儿庄与土木堡死难将士的在天之灵!

    脱脱不花驾驭的万军之势已经完全溃散,缠绕在他体外的九条黑色龙气则已萎靡不堪。

    此时的他,完全是依靠自己一身精魂气血的燃烧浇灌,才得以与李轩抗衡。

    可他的对手却是从容自若,每出一刀都能让他的躯体进一步冰封。

    从上空‘六合诛仙剑图’内轰出的剑气,则持续损耗着脱脱不花的真元。

    那些剑芒纵横交错,锋锐无匹,不断的切割绞杀,使得脱脱不花的护体罡元支离破碎。

    脱脱不花的眼,已是一片赤红:“不可能,绝不可能!你们休想!长生天在庇护着祂的子民,你们休想如愿!”

    此时战场每一个倒于晋军刀刃下的蒙兀勇士,都让他痛悔不已,心如刀割。

    更让脱脱不花痛恨的是自己对此无能为力。

    这绝望之感与五内如焚之痛,也促使脱脱不花不惜代价的燃烧生命。

    “你想围歼我的大军?本汗不允!绝不允许!”

    脱脱不花浑身都是血色的火焰,面颊与四肢也都青筋暴起,宛如一条条爬在他身上的小蛇。他手中的弯刀则裹挟风雷,发疯似的往前斩击。

    这个时候,由于李轩的‘割龙刀’,阉割了他部分武意之故。脱脱不花甚至都无法精准控制力量,只能勉力将自身的真元刀芒,朝着李轩的方向宣泄冲击。

    李轩则以略含钦佩怜悯的目光看着脱脱不花。

    这位蒙兀大汗的愚蠢虽与戾皇帝不相上下,可就其品性来说,却比正统帝强得太多。

    不过李轩的眼中,更多的是冷漠无情。

    他不是景泰帝,会对自己的兄长手下留情。也没有旧伤缠身,可以百分之百的发挥力量。

    与之相应的则是对面的脱脱不花,早在那十七万蒙兀铁骑全线溃退之际,就已经失去了与他对抗的力量,一身龙气也早已衰落不堪。

    他燃烧的那些命元,只是饮鸩止渴,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越来越虚弱。

    脱脱不花斩出来的刀虽然气焰凶横,声势浩大,可在他的眼中,却像是一个小孩在挥动大锤,徒具其表,也毫无章法。

    “大汗现在知道后悔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随着李轩的这声讥笑,他的身影一个闪动,直接就出现在了脱脱不花的眼前,手中七条龙气缠绕的割龙刀轻而易举的就劈开了这位蒙兀大汗仅余的罡元真气,斩入他的胸腹当中。

    无穷无尽的寒力,瞬时在脱脱不花的胸腹之内蔓延肆掠。也令脱脱不花的四肢躯体,在顷刻间化为冰雕。

    “堂堂大晋,由不得你们蒙兀人来去自如,任意劫掠!本王要做什么,也不需要你的同意。”

    他随后微一拂袖,就将之丢入到后方一辆准备就绪的囚车上。

    囚车周围的几十个绣衣卫,则是利落之极的在脱脱不花的周身套上锁链,又钉入足足一百零八枚最高品质的镇元钉。

    脱脱不花作为黄金家族的嫡脉,全蒙兀人的大汗,还是有很大用处的。

    无论是用于牵制瓦剌大汗也先,还是用于招抚鞑靼诸部,都会有不错的效果。

    所以李轩还是选择了将之擒拿,而非是直接杀死。

    李轩随后又手按着刀,往前方看了过去。

    他在积蓄刀势,准备加入到对蒙兀人的屠戮当中。

    这场战役,该结束了——

    不过就在下一瞬,李轩的瞳孔微收。随后他的身影,就化作一道电光瞬闪,在顷刻之间疾掠数十里地,来到了悬浮于张家口上方的浮空战舰外。

    然后下一瞬,他的前方就爆出了一团璀璨光华,以及惊天爆震。

    两道犀利绝伦的刀光在云空之中冲撞交锋,恢弘浩大的武意如流星对轰,爆出了无数酷烈的碎散刀芒。

    两百丈外的那艘云中战舰也被这股磅礴气浪冲击,在空中滑行数百丈,几乎被两人的余劲强行掀翻。

    此时李轩身周的七条黄金龙气都发出饱具威严的龙吼,那数十万大军形成的‘万军之势’,则化为无数条白虎庚金气,融入于李轩的刀光之内。

    他持续不绝,足足斩击了一千余刀,才终于封锁住了对方的冲击之势,护住了身后的云中战舰完好无损。

    那人退出百丈,显出了身影,正是‘蒙兀太师,瓦剌大汗’也先。

    这位的面色清沉如水,浑身上下燃烧赤红火焰——那是景泰帝残留于他体内的武意导致的伤势全面发作的征兆。

    也先本人则是眸光暗沉,如刀似剑般的直视李轩:“你是大晋的汾阳郡王,李轩?这份浩气修为,不差!”

    他眼含惊奇与审视之意,知道景泰帝身死之后,这个如流星般崛起的年轻郡王,就是他未来最主要的对手了。

    此子也没有让他失望,方才展现在他眼前的战力,已经直追土木堡时期的少傅于杰!

    李轩喉中则涌出鲜血,与也先这片刻的交手让他损伤不轻,哪怕他的金身霸体也无法扛住。

    此时的李轩,却硬生生的将这口血又吞了回去,他也上下打望着也先:“汗王的刀道直入神境,李某佩服。不过今日,汗王你怕是来晚了。”

    瓦剌大汗也先当即放目远眺,然后他就胸中一闷,喉咙发甜。

    此时他一目所及,战场上还活着的蒙兀将士绝不超过十七万人!

    也先这一刻,恨不得将脱脱不花撕碎。

    这些鞑靼部的勇士,的确是脱脱不花的子民,可也是他未来与晋人争胜的本钱。

    可这些本该为他冲锋陷阵,攻取中原的勇士,却都无谓的丧生于此。

    今日这一败,他们蒙兀二十年之内都休想恢复元气。

    “汾阳郡王的手段,本汗领教了。”

    瓦剌大汗也先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住了胸中的郁怒:“不过郡王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竟欲吞下我蒙兀鞑靼部所有南下的勇士?就不怕肚量太浅,撑破你的肚皮?”

    此时就在他后方二十里外,一片烟尘四起。

    ——那是数十万策骑奔驰,汹涌而至的蒙兀骑军。

    他们都是在半日前被也先召集,连夜疾驰至此。

    李轩见状,却毫不在意的微微一哂:“本王的胃口一向不错。你这是要阻止本王?就凭你这重伤之躯,还有那几十万强弩之末的骑军?汗王这是在与我说笑?”

    就仿佛是与李轩的话遥相呼应,他的后方忽然传出了一道声传数十里的狼啸,那啸声中竟含着无尽的痛苦与绝望。

    也先的面色微变,他感应到他们的‘圣兽’阴山白狼,被少傅于杰的浩气震裂轰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