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 第六一九章 梦想齐人之福
    半刻之后,当李轩终于从侯府后面走出来的时候,发现这位冠军侯的两只眼圈略微发黑,脸上也有几道划痕。

    由于天位级的武意残留,李轩一时间竟无法恢复。

    于杰知道缘由,却只能视如不见,他面无表情的问:“冠军侯刚才是去见了长乐长公主?”

    李轩闻言神色讪讪,不过他接下来还是坦然道:“是去见了公主,我二人讨论了一阵儿国政。”

    于杰心中不由冷笑,刚才李轩那模样,可不像是在讨论政务。

    如果换在他年轻的时候,在望见刚才那一幕之后,是一定会具本弹劾李轩与长乐长公主行为不端的。

    可他现在不是御史,不是礼官,也不是科道官,而是大晋开国以来权柄最盛的兵部尚书。

    于杰知道这封弹章一上,这朝堂会更加混乱。

    由于襄王谋逆案,大晋朝的官员本就已无心政务,如果再出这么一个丑闻,那接下来三五个月,朝堂都别想消停下来。

    除此之外,于杰对于这两人的‘奸情’也有所猜测,知道是与半年前虞红裳遇袭有关。

    所以这桩事嘛,其实怨不得李轩。

    于杰只能在私下里劝诫当事人:“请问冠军侯何时娶公主过门?这样拖下去可不是办法。”

    李轩听到这里,就不禁苦笑。

    他今天其实真没做什么,是清白的。

    关键是虞红裳不让,这半个月来,虞红裳虽然在李轩的攻势下给了他几分好脸色。

    可不知怎的,虞红裳是怎么都不肯让李轩碰她的身子。

    于是今日李轩下了大功夫,哄得虞红裳情迷意乱。可结果还没动真格,就被于杰搅扰了。

    “怎么说呢?”李轩挠了挠脸:“我有探过陛下的口风,不过陛下好像不愿意。”

    他所谓的试探,其实是想要‘兼祧’,就是兼祧两房,两个正妻的意思。

    甚至兼祧三房也是可以的,可惜李家的支脉大多都无断后之忧,让李轩深深烦恼,在想着多认一点李家的远亲。

    李轩依旧在做着三妻四妾,齐人之福的美梦,他认真想过了,自己做驸马也不是不行,却不能被限制住了。。

    他欠下了太多的情债,不想身边的几个女孩没有结果。

    不过这结果可想而知,天子就没给他好脸色,直接黑着脸拂袖离去,然后罚俸一个月。

    “陛下不愿?”于杰皱了皱眉,面现疑惑之色,随后他就微一摇头:“此事我会询问天子。”

    于杰认为自己不能偏听偏信,这位冠军侯虽然是理学大儒,浩气琉璃,却绝非那种真正意义上的诚实君子。

    他很少说谎,却能用‘真话’将人戏弄在股掌之间。

    接下来,于杰就随着李轩前往神机左右营的营地。

    为方便训练,李轩已经将两个大营合在了一起。除了一部分左营将士需要驻守于宫内之外,其余都放在此地操训。

    而于杰这一路巡视下来,还是很满意的。

    这位冠军侯虽然将许多时间放在女人的肚皮上,可对于神机左右营的掌控力却很不俗。

    除了那八千新募之军之外,其余将士都已能娴熟掌握‘符文燧发线膛枪’的射术,达到李轩定立的标准——百息之内开火十次。

    且哪怕是李轩掌握不到一个月的神机右营,在操训‘线列射击’与‘空心方阵’的时候,也似模似样了。

    唯独在‘刺刀术’方面略显生涩,枪械刺刀的使用方法与长矛类同,可又有微小的区别,这些神机右营将士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娴熟掌握。

    关键是李轩对神机营的各部都能做到如臂指使,且在将士心目中卓有威信。

    其实要把兵带好很简单,足衣足食足饷,然后保证公平,能够做到这些,就能让士卒乐于效命了。

    李轩却在这基础上更进一步,在组织力上痛下苦功。

    他知道古代军队与近代军队的最大区别,除了兵器之外,就是‘组织力’的不同。

    于杰这一圈逛下来,就对神机左右营的战斗力,做到心中有数。

    接下来他又与李轩联袂求见天子,在平台召对。

    所谓的‘平台’,就在建极殿的后门,一个不大的石台上。

    这是太宗咨询大臣军政事务的场所,尤其是问询地方封疆大吏,召对军务。

    于杰就着一张巨大的舆图侃侃而言:“自景泰十三年初大胜以来,大晋与蒙兀之间的攻守态势,已经恢复到正统三十九年之前。

    可如今我大晋军的军心士气与战斗力,远非是军制败坏的正统年间可比。所以臣料定蒙兀人已无力攻入宣府,窥伺京城。他们的目标,很可能是寇掠大同,太原,或者河套。”

    景泰帝也深以为然:“那么以卿之见,如果蒙兀人果真在三月入寇,我大晋该如何应战?”

    于杰就躬身一礼:“臣以为,此战我大晋半步都不能让。最好是能在国土之内筹划一次歼灭战,继续消耗蒙兀国力。

    所以臣准备将‘十团营’的七个团营,及‘三千营’,提前调至太原待命。并由陛下亲狩太原,与臣一同坐镇于此。如此一来,无论蒙兀人的兵锋指向何方,我大晋都可及时反应。”

    ‘十团营’的七个团营,就是十万人马;‘三千营’则是京营中的精锐骑军,也有十个团营,一共三万骑。

    ——这就是京营中一半精华。

    其实以于杰之意,是不愿这么被动防守的。他更想要主动出击,攻入草原。

    可朝廷诸臣因土木堡一战,对于出征草原有着很深的阴影。

    于杰哪怕只透露些许风声出去,都会召来巨大的反对声浪。

    “那么京师呢?”

    景泰帝继续问道:“朕已经让人看过承德千户所,果然大变在即。一旦辽太祖陵二十余万尸军铁骑临至,对京师威胁巨大。此地距离京师,就只有不到一千五百里。”

    于杰却已胸有成竹:“承德千户所至京城,要么是经古北口铁门关南下,要么是走喜峰口。这两处关城可交由冠军侯,及其麾下神机左右营镇守,再以附近卫所军辅佐,可保万无一失。”

    李轩就唇角抽了抽,心知少傅于杰还是不相信‘神机左右营’的野战能力。

    这位更看重的,还是神机左右营拥有的强大火力。

    那些‘符文燧发线膛枪’用于防守关城,的确是有着巨大的优势。

    可李轩更希望能率军主动出兵承德千户所,提前将承德千户所的乱源打垮。

    他已经就此事三次建言天子,却都被天子拒绝。

    景泰帝对‘神机左右营’的看法与少傅于杰类同,不太看好这支全火器部队的野战能力,尤其是面对骑军时的战力。

    所以李轩也就懒得再开口说话了,反正这两位不会信他,也不会同意。

    “可!”景泰帝微一颔首:“朕会下旨内阁,由冠军侯李轩暂摄‘镇蓟大将军’一职,主导山海关至居庸关一线防务,北直隶所有‘卫所’悉数听其调遣。

    朕坐镇太原期间,依旧由长乐长公主担任监国,主掌京师防务,并由武清侯梁亨、元贞侯曹雍,兵部左侍郎商弘三人协理。”

    这三人二武一文,都颇得景泰帝信任。

    武清侯梁亨不用提,元贞侯曹雍乃是北方将门,靖难勋贵中少有的帝党中坚。

    十三年前景泰帝登基时,得此人鼎力拥护,所以天子一直倚重有加。

    这位也担任着京营都督同知,五军营就是由其主导。

    不过从景泰八年起,元贞侯曹雍就重病不能理事。

    他年事已高,达一百三十五岁,多半是进入‘天人五衰’的境地了。

    至于兵部左侍郎商弘,这位虽然与沂王亲近,景泰帝却信重他的高洁人品与大局观。

    某种程度来说,商弘比之那些性情桀骜不逊的武将更可靠。

    也因此之故,商弘与高谷,萧磁一党一直保持着距离,以孤臣自诩。

    李轩却当即反对:“陛下,少傅!别忘了辽东,蒙兀人对女真诸部,还有我辽东都司辖下领土,可一直都是垂涎欲滴。

    武清侯梁亨武勇有谋,守在京城实在太浪费,不如令梁亨出镇辽东,以防不测,也可从侧翼威胁蒙兀人。另调宣府总兵朱国能入京代替其职,臣听说半年前,朱总兵也身登天位。”

    在天子及于杰都出镇宣府之后,京城必定空虚。他岂能在这个时候,将武清侯梁亨这个心头大患留在京城?

    景泰帝与少傅于杰对视一眼,都现出无奈之色。

    他们有些无法理解李轩对梁亨的敌意与防备,

    不过景泰帝在稍稍沉吟之后,还是微一颔首:“就依冠军侯之意。”

    几人三言两语间,就已定下了三月末应敌的大致方略。

    李轩有事要忙,随后匆匆离宫而去。

    少傅于杰此时则神色一肃,看着景泰帝:“陛下可知冠军侯与长乐长公主之间的私情?他们这样可不是办法。为国家计,为朝堂计,陛下不妨让他们早日成婚。”

    景泰帝则是面色沉凝,一声苦笑:“此事冠军侯已经试探过朕的口风,却被朕坚拒了。”

    他望见于杰脸上的错愕之色,于是又一声轻坦:“正是为国家计,为朝堂计,朕才不能让他们成婚。少傅你不知,如今包括江云旗在内的数位名医,都断定朕如再不精心修养一段时间,疗养旧伤,未来多半寿元堪忧。

    所以预计未来十年之内,朕都会不定时的闭关,期间只能让红裳代朕监国,处理朝堂政务。此外还有皇孙虞祐巃,我儿见济晕迷不醒,且没有妻室。

    而朕之皇后已经因废太子一事僻居别宫,每日青灯古佛为伴,不理世事;皇妃杭氏则懵懂不知事,易为人所乘。所以朕欲将皇孙也交由红裳抚养长大。”

    少傅于杰不由皱眉,陷入凝思。

    景泰帝则含着愧疚的看向了远方:“可如果红裳与李轩大婚,群臣岂能容许她出掌监国?岂能容许她抚养皇孙?又岂能容许冠军侯掌握军权?所以在祐巃十八岁成人之前,朕只能委屈他们了。”

    其实他还有个缘由没说,这与虞祐巃的身世以及生父有关,这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容许这一婚事。

    所以景泰帝愧对爱女,也因此对虞红裳与李轩之间的事视而不见。他若连这都要插手限制,岂非是残忍之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