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 第六一八章 倒了葡萄架
    二月二十五日,当朝兵部尚书,少傅于杰乘坐景泰帝借予的‘赤雷神辇’返回京城。

    而就在他驾驭辇车,经城西的阜成门驶入京城时,就注意到城内菜市口方向的冲天血气。

    少傅于杰未修道法,也不知望气。可那边的血气实在过于浓郁,于杰的肉眼都可以望见。

    这分明是有上千人在那边被处斩,才会形成这样浓郁的血煞。

    于杰见状不由略觉惊讶:“襄王谋逆案,这就开始处置了?”

    他问的是旁边一位做绣衣卫千户装扮的人,此人姓虞名骥,是少傅于杰的女婿。

    虽然也是虞姓,不过此人却与皇室无涉,且在绣衣卫中,担任着西城千户所千户一职,主掌北京城西的‘巡查缉捕’事。

    “没有这么快,襄王谋逆案的审理才刚开始,此獠的许多同党都还没落网。以小婿预计,怎么也得两三个月后才能完结。”

    虞骥摇着头道:“那边处斩的,是之前盐商案与巡盐御使夏广维案的案犯。刑部俞尚书查出有人在办案过程中重金贿赂襄王及其同党,让他们想办法减轻罪名,隐匿家产。

    陛下知道之后震怒不已,都不等秋后,也不顾礼部的劝阻,直接判了他们的斩立决。”

    这个时代,死刑一般都是在秋冬季节。

    这是上古传下来的规矩,最初是因百姓在秋冬二季较为空闲,不用种粮食,可以强迫民众观看。

    这可以起到警示震慑的作用,也与古人“不误农时”的考虑有关。

    久而久之,秋后问斩就成为‘礼法’的内容之一。

    人们认为皇帝是天的儿子,就要遵从天时行事,处决犯人也是一样。

    这次天子却不顾礼法之规,直接在春季问斩,可见这位陛下的怒火是何等深重。

    此时虞骥又想起一事:“对了,俞尚书数日前已经得天子授命,得授东阁大学士,入值内阁。还有礼部左侍郎何文渊昨日升任吏部尚书,加衔太子太保。原吏部尚书汪文则被剥夺职司,勒令居家反省。。”

    这何文渊也是数朝老臣了,且是帝党中坚。景泰十二年底,何文渊就是主导弹劾‘前太子,沂王虞见深’的关键人物。

    何文渊直接以礼官身份出面指斥废太子失德,给予太子一党沉重一击。

    少傅于杰不由微一颔首,这两个月来他虽然在巡视边防,可一直都有关注朝中的形势。

    尤其襄王谋逆案,于杰极其震撼,也为襄王的盗名欺世,恶毒手段震怒不已。

    在他看来,太子虞见济的重病,正是如今朝中的动乱之源。

    襄王为一己之私,连续谋害两位太子,其罪可谓是罪大恶极!

    幸亏朝中还有李轩这样的栋梁之臣,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

    他于杰尚且如此,又何况是天子?

    太子虞见济至今都晕迷不醒,醒来之后恢复正常智慧的希望也很渺茫。

    试问景泰帝岂能不怒?这几乎就是丧子之痛了。

    此时于杰却发现自己的女婿脸上有着几分迟疑之色,他就不禁眉眼微扬:“有什么事,怎么吞吞吐吐的?”

    虞骥就苦笑着一抱拳:“数日前天子召见,天子有意令我执掌绣衣卫,担任绣衣卫都督,掌北镇抚司。”

    于杰问闻言一愣,然后苦笑。他想这位天子的行事风格,真是别具一格。

    如今大晋的卫所军,还有大半个京营军权,全在他于杰之手。

    可天子对他居然不加忌惮,反倒是欲将天子的耳目爪牙‘绣衣卫’,也交到他女婿的手中。

    于杰既感动于天子的信任,又为此头疼不已。

    他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辞了!绣衣卫有左道行在,你去那边搅合做什么?”

    “小婿遵命。”虞骥眼神略有不甘,可还是答应了下来。

    他想天子其实也没亏待左道行,这位除了继续掌握南镇抚司,如今还出任了内缉事监提督。

    在‘内缉事监掌印太监’空虚的情况下,左道行这个‘内厂提督’就是内缉事监的首脑人物。

    可虞骥理解自己的岳父,这桩事于杰如果真敢答应下来,外朝中必定弹章如云,无数人要指斥于杰为权奸。

    他这岳父不会在意旁人怎么看,却会坚守自身的‘人臣’之礼。

    且所谓烈火烹油,盛极而衰,虞骥也感觉他们这一家权柄太过,不是什么好事。

    此时于杰又看向了城东的方向,问道:“冠军侯何在?这个时间,他应该是在哪个书院讲学?”

    虞骥当即不假思索的答着:“应该是在他的侯府吧?自从襄王谋逆案之后,冠军侯讲学的频率就已大不如前。绝大多数时间,他的本体都呆在家中,或者军营里面。”

    他说完之后就好奇的问道:“岳父要去见冠军侯?您不先去陛见天子?”

    于杰则摇着头:“军情紧急,我需见了这位新任的京营都督同知之后,才能再陛见天子,商议军情时做到全局在胸。”

    他这次之所以匆匆归京,是因他在巡视大同的时候,发现蒙兀人又有起兵入寇的征兆。

    于杰预计这次蒙兀人入侵的规模应该逊色于景泰十三年,可蒙兀人的控弦之士,依旧达到八九十万之巨。瓦剌哪怕只动员其中一半,数量也能达到四十五万骑。

    ——如果只是这四十五万骑,倒也没什么。大晋现在的国力军力,足以应付。

    可今年年初,云南那位麓川大土司已经将晋廷遣派过去的官员驱逐。

    然后承德千户所又有大患滋生,使得大晋边境的形势,又变得左支右绌起来。

    而此时已升任‘京营都督同知’的冠军侯李轩,在军中的分量是越来越重。

    于杰对他执掌的‘神机左右营’尤其重视。

    半年之前,于杰对于李轩的全火器战法也是不以为然。

    李轩为说服他,设计了一次兵棋推演,战局的双方是‘神机左营’两万二千人与十万蒙兀‘怯薛军’,结果却是怯薛军惨败。

    在这之后,于杰虽对李轩的‘神机左营’有了些期待之意。可心底深处,还是不认为这种全火器战法能够成为战场上的主力。

    可如今的局面,却迫使他不得不提升对‘神机左右营’的重视。

    于杰心想那‘兵棋推演’虽然不足为凭,可只要李轩执掌的‘神机左右营’能够发挥出兵棋推演时的三,四成战斗力,就足以让大晋面临的整体形势大为改善。

    片刻之后,于杰驾驭的‘赤雷神辇’就降落于冠军侯府前。管家李四海当即从府内迎了出来,将他们引入到侯府的中堂奉茶。

    于杰可不是为喝茶来的,他甚至没有落座,直接询问:“你家侯爷呢?”

    李四海的脸上,就现出了尴尬之色:“主人他现在稍微有点不方便,请少傅大人稍候。”

    于杰闻言凝了凝眉,直接就往后堂走。

    李四海连忙追了上去,神色尴尬:“大人,大人,这真不方便,主人他现在也不在侯府。”

    虞骥就皱了皱眉头:“冠军侯不在家中?那他在何处?”

    他眼神有点不满,既然李轩不在侯府,那又何必将他岳父请入府中?

    于杰却是面色平静,他一直走到了后方的练武场,就停住了脚步。

    只因这个时候,于杰已经望见了‘李轩’。

    这其实是他在侯府中堂,用神念感应到的‘李轩’。它的气息灵机与真正的李轩一模一样,不过却是一个木人傀儡。

    旁边还站着一个少女,正操纵着这木人傀儡做着各种动作,运刀练拳‘嚯嚯’有声,虎虎生风。

    这少女应该是叫独孤碧落,她望见于杰之后,神色略有些尴尬,朝着敛衽一礼:“绣衣百户独孤碧落,见过尚书大人。”

    虞骥的神色却是一阵错愕,他看着一身气息灵机与李轩相同的木人傀儡:“独孤百户,请问这是何故?冠军侯他人呢?”

    独孤碧落不由陷入迟疑,不知该如何答话。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穿着紫授道袍的少女,也施施然的走入了进来:“我也想知道,李轩他去了哪里?他不是跟我说,今日要专心修行武道,一整个下午都没有空暇吗?”

    这是感知到侯府这边的动静,跑过来看情况的少天师薛云柔。

    于杰则是皱了皱眉头,神色怪异的看向前方。

    只因这个时候,李轩正好衣衫不整的从北面的高墙匆匆翻墙而入。

    当他望见于杰,还有薛云柔之后,就不禁神色尴尬道:“咳咳!劳于少傅久等了,下官事务繁忙,怠慢了少傅,还请少傅不要见怪。”

    于杰则神色怪异的,往北面高墙之后眺望过去。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边似乎是长乐长公主府吧?

    虞骥也同样面有异色,他在于杰耳旁悄然道:“长乐长公主虽然常住宫中,可最近这半个月,偶尔也会出宫到公主府处理府中事务。”

    薛云柔见状却脸色如常,她笑盈盈的走到李轩身侧,然后语声轻柔的朝于杰道:“于尚书能否在外堂稍候片刻?小道有些私事要与李轩说,只需半刻时间就好。”

    于杰当即一言不发,迈步就往外走。

    他感觉挺尴尬的,他本是为商议军情而至,行事也就稍微急躁了点,可谁想到会撞上这样的破事?

    就在于杰走出院门的时候,他发现旁边大片的葡萄架倒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