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 第五一三章 雷与力合(求月票)
    洞窟之内,独孤碧落正处于茫然状态。

    她愣愣的看着自己手腕上的刀痕,还有上面残留的血迹,眼中满满都是无法置信的神色。

    自己的血液里面藏有毒素?可这怎么可能?为何自身没受到任何影响?

    独孤碧落随即就意识到自己天真,她知道一些混毒不接触空气,是不会有任何毒性的。

    至于柳宗权是怎么将毒素埋入她体内的,就更不用去想,就这一个月时间里,她曾数次晕迷。此人要将毒素炼入她体内,有无数的机会。

    且这个时候,她也没空想这些。

    独孤碧落穷起自己的一身法力道元,手捏灵诀,准备将头顶上的五色宝鼎,往李轩的方向推过去。

    她本能的感觉这件神宝器胚,可以化解李轩等人的困境。

    只是下一瞬,独孤碧落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

    她开始像被操控的人偶一样,用法力将那宝鼎招入手中,然后一步步的走向了柳宗权方向,准备将手中的宝鼎递过去。。

    “你很意外?”

    柳宗权看着独孤碧落那满眼无法置信的神色,唇角含笑:“我那怀璧师兄的性情,你难道不知道吗?他既然亲手杀了你的父母,又准备将你当成日后冲击中天位的鼎炉,又岂能不对你做些防范?

    他教你的功法,就是为使你成为绝佳的鼎炉。除此之外,还有炼造‘秘法灵傀’的法门蕴藏其中。看看我这师兄多心狠,将你当成开启宝藏的钥匙不够,当成鼎炉也不够,还准备把你炼成秘法灵傀,一辈子都受他驱策。”

    当独孤碧落听到‘亲手杀了你的父母’几字,不禁再次愣神。

    随后她就面色苍白,极力的挣扎。

    柳宗权微微扬眉,似乎惊讶于独孤碧落的意志力:“你不信?不信就对了,我那怀璧师兄对你多么好啊。让你衣食无忧,让你四肢恢复。这样的人他虽然恶毒,对你来说却是大恩人。

    可你父母却是死于他的痨毒,无色无味,毒发时就像是肺痨,不是经验丰富的灵仵,查不到任何痕迹。他们的尸骨,你已经找不到了,可如果你看过我师尊彭和尚手著的药经,会发现被撕去了几页,那就是关于这种毒的。这本药经的全文,你都可在九灯和尚的寺庙里找到。甚至那个收养你的老乞丐,也是他亲手安排的。不这样,他又怎能让你感激涕零,死心塌地呢?至于为何要将你炼为‘秘法灵傀’,你该猜得到缘由。

    我这师兄老奸巨猾,从来就没想过将这神物,交由我们师兄弟共享。将你炼成灵傀器奴,当做这件神宝的依托,我们师兄弟谁都没法与他争。”

    独孤碧落的目光最初是赤红色的,可随着柳宗权的语声,她瞳孔渐渐涣散,脚下还是不由自主的,往柳宗权的方向迈了过去。

    可这个时候,极致的恨火正在她心中流淌着。

    原来不但她与怀璧的师徒之情是虚假的,就连她家破人亡,也是因这几人对大佛宝藏的贪婪吗?

    独孤碧落只觉心脏抽搐着,无尽的戾恨化作钢刀在搅动着她的五脏六腑。

    她的心灵中,渐渐的只有一个念头——她想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畜生得逞。

    柳宗权见她面色迷蒙,似已在他的言语打击下失去灵智,不由唇角微挑,眼中笑意更加浓郁:“放心,我却不会像你师尊那么狠毒,等到炼化了这座鼎,收取了你的贞元,师叔会给你一个痛快。

    你不是很想死吗?你的四师叔倒是心疼你,说你有自毁的倾向。老夫是能理解的,似你这般,活在世上每一刻都是痛苦。”

    可接下来,他却见独孤碧落口中蓦然吐出大量的鲜血。这一刻,她竟将自己的舌尖完全咬碎,然后趁着这霎那的意识清明,将自己手中的宝鼎推向了李轩的方向。

    为此她甚至燃烧起了自己的命元法力,使那宝鼎化为五色流光,避开了柳宗权的阻截。

    “贱人!”

    柳宗权的瞳孔微微一凝,却没有丝毫慌张。

    即便这鼎落在李轩的手中,他也是丝毫不惧的。

    他之所以在这个时候还敢悠闲自若的说话,就是等这几位体内毒素的进一步发作。

    到了这个时候,那阳阳神刀也好,那头玉麒麟也罢,都得气脉梗堵,真元闭塞,再无力与他争斗。

    “看来老夫,还真不能让你痛快死去!”

    柳宗权抬手一剑,就刺入独孤碧落的胸膛。可就在他的剑意爆发,即将冲入独孤碧落体内,将这贱人折磨到痛不欲生时。

    远处忽然一道电光闪逝,将独孤碧落的娇躯带离原地。

    “李轩?”柳宗权认出这是‘冰雷之遁’,冰雷神戟江云旗仗之威震天下的一种奇异遁法。

    他心里错愕不已,心想这个家伙,到这个时候竟还有余力施展遁法救人?

    在他原本的预测中,这竖子的法力能剩下一成就很不错。

    当他再往李轩方向看了过去,就瞳孔微收,显出了凛然之意。

    此时的罗烟,已经脸色青白的盘膝坐地,竟然就在这种情况下,直接进入冥想入定状态,在炼化驱逐体内的毒素。

    那头玉麒麟也差不多,也同样跪在了地面,双目禁闭。

    那被李轩救过去的独孤碧落,已失去了意识,身体则被几条兽筋五花大绑,还被钉入了镇元钉,使之动弹不得,这也让柳宗权操纵灵傀的法门彻底失效。

    三人当中,就只有李轩还站立着,他双目半阖,周身浩气缠卷,绿光萦绕,一丝丝气雾被他从手心逼迫出来。

    让人惊讶的是那尊悬浮于李轩身前的宝鼎,此子竟然还有法力灌入其中,使之散发着氤氲灵光,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青色虚幻宝鼎,将里面的三人一兽,都护在其中。

    唯独那伏魔金刚,站在虚幻宝鼎之外。

    他手持着两面巨盾,浑身上下也青光萦绕,两只眼中则现着红色光泽。

    “你是找死!”

    柳宗权看着那宝鼎,还有的李轩逼迫出体外的毒雾,心中不由一悸,一股不好的预感开始滋生。

    然后他毫不犹豫,就挥动起八臂剑潮,朝着李轩方向怒斩。

    可其中的绝大多数剑光,都被伏魔金刚挡下。

    这尊机关傀儡不受毒雾的影像,一身实力俱在,浑身上下还得了神宝之力加护。此时它只守不攻,竟然以两面大伏魔盾,硬顶住了柳宗权的千剑斩击,

    此时它的两面盾牌,就宛如亘古不变的磐石,将那剑潮顶在身前三尺处。只有那偶尔从缝隙中破入进来的零星剑影,才可在他身上斩出了一道道细微剑痕。

    李轩看了眼中,却现出了几分异泽。

    他相信冷雨柔,是真得在‘伏魔金刚’上下了血本了。那战甲的强度,居然不逊色于高阶法器级的大伏魔盾。

    柳宗权的剑潮冲击,虽然也伤到了伏魔金刚战甲,可暂时不损根本。

    有这神宝器胚的帮助,伏魔金刚足以支撑到他逼出毒素的时间。

    现在只需一百个呼吸,一百个呼吸之后,他就可恢复完全——

    柳宗权也是面色扭曲,他意识到一旦李轩逼出毒素,那么他今日的一切谋划都将落空。

    “贱人!”

    柳宗权再次看了独孤碧落一眼,然后蓦地口喷鲜血,竟也咬破舌尖,激发命元。

    这一瞬,柳宗元将自己的剑速,再次催发到了极致。使得这洞窟之内,发出一连串的‘铿锵’爆鸣,无穷无尽的剑气碎片,往周围横扫斩击。

    他绝不容许这个竖子恢复。

    ※※※※

    乐山大佛的南侧,乐芊芊立足法坛之上,神态略有些慌张。

    强烈的情绪波动,让她几乎从降神术的状态脱离;“含韵姐,你说中郎将他有血光之灾?”

    “也不是什么大的危险,他自己就能应对得了,否则小雷他不至于现在才生出感应。不过为防万一——”

    江含韵的看向了洞窟方向,她的瞳中现出冷冽杀意:“我还是去去看看,芊芊你自己注意安全。法王阁下,还请照看她一二。”

    随着金瓶法王一挥手,一团金瓶形状的佛力笼罩住了乐芊芊的躯体,江含韵当即身影闪逝,从乐芊芊布设的法阵脱离,直的往那脏器洞的方向飞掠过去。

    可就在江含韵飞到半道的时候,两个黑色的身影拦在了她的前方,

    这二人没有任何表情,脸上则是布满了血色符文,

    “死!”

    这一瞬,两道黑色的刃光左右削切,几乎封锁了江含韵所有的闪避空间。

    这一刻金瓶法王的心神惊悸,往三人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几个黑衣人,他早就注意到了。之前以为最多是十二重楼,甚至接近伪天位的水准。

    可这个时候,他却发现这几人的情况有异。那分明有法力强横的大天位高手,在这几人体内预埋剑意,可以在战斗时轰出天位水准的剑意。

    金瓶的对面,那黑衣斗笠人则是唇角冷挑。

    他认出那女孩,应该是江云旗的独女。一个才刚入十重楼境的后辈,躲在那法阵里面还有生机。

    此女却蠢到自己跑出来,真是自寻死地!

    可接下来他却见江含韵浑身冰雷一炸,就避开到了几十丈外,远远脱离了那两人斩击的范围。然后此女就携带无尽的雷霆从空坠落的,朝着两人轰砸下去。

    “雷狱无极!”

    那是一片浩瀚的雷狱,无数的雷蛇轰想着两人的躯体,

    直到这个时候,黑衣斗笠人都是不以为意的。他不认为这些紫色雷蛇,能够突破两个伪天位的防御。

    可就在一瞬之后,江含韵的目光中蓦然流露出紫意。

    “雷与力合,死!”

    就在那数百雷蛇轰中两人的刹那,那雷蛇的尖端,竟然也爆发出江含韵的磅礴武意,无俦拳劲。

    这两人不但被数百雷蛇击打,更是在这一瞬间,遭遇江含韵数百发刚强拳力轰击。

    仅仅一瞬,这两人的躯体,竟都被江含韵的磅礴巨力轰成了血色粉末。

    这一刻,不止是金瓶法域与虞红裳神色震惊的侧目以视。

    黑衣斗笠人亦是瞳孔一收,他完全无法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刚才此女到底使用了什么样的法门,什么样的力量,能够将两大伪天位一击轰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