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 第五一二章 得手(求月票)
    独孤碧落的脸色已经渐显苍白,气息絮乱。

    她是术修,一身修为已至九重楼境界,身体素质还是可以的。

    问题是这小半年来,她在柳宗权的镇元钉与秘法控制下气血两衰,不久前又被柳宗权重创过一次,身体情况也就谈不上好。

    此时她不但得以鲜血涂门,还得将五座牛头大小的铜鼎灌满,是非常吃力的,也很伤元气。

    独孤碧落却毫不犹豫,她将第四座灌满之后,又走到第五座小鼎方位,将更多鲜血逼出体外。

    她心念已定,帮助李轩取得那件神宝之后就直接自裁,也就没想过要顾惜身体。

    师尊怀璧已死,她在这世间无依无靠,没有任何留恋,在修行上也没什么想法,不如死了干净。。

    估计那位冠军侯,也不会容许她活着。

    李轩却心神微动,再次看向了门外的方向。他感应到那张天元等人的动作,不过这几人依旧没动手,只是靠近之后隔着大约三里的距离,与虞红裳及金瓶法王遥空对峙。

    唯独那位八臂剑王柳宗权不在,此人不知去了何处。

    这让李轩的心内凭空生出了几分不安之意。

    他手按着剑,稍稍迟疑,还是按下了与罗烟双刀合璧,先解决外面那几个大敌的念头。

    这黑衣斗笠人滑不溜丢,估计他们才刚出去,那几个人就得转身跑路。

    李轩虽然对自己与罗烟的天击地合战法极有信心,却也不认为他们有十足把握,将外面的几人留下。

    这些人背景深厚,一旦拖下去,不知对方还会有什么高手过来。

    倒不如尽快把那神宝器胚取到手,免得夜长梦多。

    随着独孤碧落的血液,快将第五座小鼎灌满,位于洞口处的玉麒麟却忽然皱起了眉头。

    梦清梵的鼻间轻嗅了嗅,感觉到这洞窟内有着一丝奇异的清香,特别好闻。

    可她一时半刻,寻不到这气味的源头。只能判断这气味,可能是源自于这洞窟本身,有可能是窟内某种药材与空气接触所致。

    李轩则全无所觉,就在这洞窟之内的封阵都亮起华光,‘白、青、黑、赤、黄’五色兼备,他就上前一步,走到洞窟中央的一座小型法坛前。

    他按住了法坛上的一座铜炉,将自身的五行真元,徐徐灌入其中。

    这里的五行封禁,对真元的要求是极高的,原本是必须天位层次的五行之力才可开启。

    不过李轩身具的五行之力质量极高,他的水火之法本就不同凡类,可以说是从后天逆反先天,甚至比先天还要纯粹,其余土,木,金,本就是先天之物。

    所以他现在的修为虽弱,可用来开启这封禁,却是绰绰有余。

    接下来一切都很顺畅,可就在他的真元流转,初步破开封禁之际,李轩再次凝眉。

    只因那洞窟之外,传来了一阵元力爆震。那是虞红裳与金轮法王,开始与黑衣斗笠人他们动手的震响。

    这些人把时机卡得极准,恰恰就在他快要破除封禁的时候悍然出手。

    且一出手就是石破天惊,毕尽全力。

    仅是散开来的余波,就使得乐山大佛外大河倒卷,山崩地裂。

    让李轩稍觉安心的是,金轮法王的确遵循了他的承诺,没有做多少保留。

    这位法王显露出的大日如来金身,不但强行压制住了黑衣斗笠人,还有极大的余力援手虞红裳。

    虞红裳知道自己的弱点,她特意避开了斗笠人,选择张天元作为对手。

    不过继承李遮天武意的张天元,战力还要更在黑衣斗笠人之上。

    其实只就纯粹的力量而言,掌握极阴极阳的虞红裳,并不逊色于被秘法改造过肉身的对手。

    极阴极阳之力层次极高,任何一种都可碾压同阶。

    昔日阴极转阳的‘旱魃’,阳极转阴的‘荧惑’,都是可以越阶挑战的存在。

    虞红裳的问题就出在阴阳逆冲上,一身天位伟力发挥不出三成,武意也只是‘魄境’,差了张天元整整一个层次。

    此时二人每交手二三十个回合,就需金瓶法王援手,扭转败势。

    即便如此,金瓶法王仍有极大余力。不过这位却并非是有意如此,而是为防备那个不见踪影的柳宗权。

    这位‘八臂剑王’,一直都到现在都不见踪迹——

    也就在李轩不解之际,一个略含嘲讽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门口处:“你是在找我吗?”

    李轩蓦然回首,发现那柳宗权,赫然就立在洞窟门口处,他的唇角似笑非笑,含着讥嘲之意。

    此人是用了虚空挪移,斗转乾坤之法,直接挪移到了洞门处。

    他随后就从李轩身上收回视线,把目光转向了洞窟深处的那座宝鼎,然后语含赞叹。

    “多年夙愿,今日终于得偿。”

    李轩剑眉一蹙,直接就在封禁彻底散去的瞬间探手一摄,挥起一道真元往那宝鼎,还有两件仙器的方向抓了过去。

    他不认为柳宗权,能够从他与罗烟眼皮底下取得这件神宝器胚,不过这东西,还是及早落袋为安的好。

    不过李轩的法力,虽然抓住了两件仙器,那宝鼎却化作一团五色华光,从他的真元捕摄下逃遁出来。

    它竟有着灵智,直接落在独孤碧落的头顶,在她的上空滴溜溜的转动。

    李轩的眉头则微微一皱,不是因擒摄神宝失手,而是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气脉竟然略显晦涩。

    在他旁边的罗烟,也一样是神色冷凝,她也感觉到自身体内的异样。

    柳宗权则对洞内的情景全不在乎,他竟眼看着李轩将两件仙器收入袖中,同时大踏步的走入了进来,面上含着嘲意与贪婪。

    “冠军侯这又是何必呢?你现在即便将这些东西拿手里,稍后也一样是归于我手。说实话,我对你身上的那两件仙宝,也很感兴趣——”

    也就在这刻,罗烟与李轩二人都化作金紫二色的流光,左右轰击而至。那头玉麒麟,也猛地从后方轰撞过去。

    梦清梵也发觉了体内情况不对,心知这个时候只有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对手,才可避免局面滑落到最险恶的地步。

    柳宗权则以真元模拟臂膀,以八口剑器编织剑幕,抵御着那金紫二色的流光。

    这一次,他竟是应对自如,意态从容。那滔天剑幕不断与金紫二色流光碰撞,使洞窟之内剑罡潮卷,闪耀起了无数火花。

    玉麒麟的撞击,还有那挥剑斩来的伏魔金刚,则更被柳宗权无视。

    他的武意取自于上古五种凶虫之首的‘六翅金蝉’,传闻中唐时至身毒取经的高僧‘玄奘’,佛门的“旃檀功德佛”,就是‘六翅金蝉’的转世之身。

    这种奇虫长有六翅长刀,在天位境界的时候,可以在一息之内震翅三百次,一瞬一千八百刀。

    柳宗权未曾见过真正的‘六翅金蝉’,可他观想前人留下的观想图,一样将‘六翅金蝉’的武意修至‘魄’境顶峰。

    一瞬一千八百刀他做不到,却能做到真正的一瞬千击,甚至达到一千二百剑。

    这与‘阳阳神刀’相较还有一定差距,可此时借助他预先安排的手段,却能做到速度相若,勉力匹敌。

    于此同时,‘六翅金蝉’也有着极其强大的光遁神通。

    他的遁法与李轩二人虽然无法比较,可用来闪避玉麒麟的撞击,却是绰绰有余的。

    至于伏魔金刚的大剑,虽然威力十足。却更不放在他的眼中。

    就在十几个呼吸之后,这洞窟之内忽然‘锵’的一声重响。

    随着柳宗权的一击重斩,李轩与罗烟的身影都被轰飞到二十丈外。二人竟都被迫散去了光遁,口中溢出鲜血。

    “很吃惊是吗?”柳宗权微微一笑:“真元滞碍,失去了极速的阳阳神刀,也不过如此。”

    李轩则面色清冷,他一边借助‘大日观想’镇压体内的异样,一边极力感应分辨着周围,想要辨明自己一身真元晦涩的缘由何在。

    “是独孤碧落的血液!”绿绮罗悬浮在李轩的身后,眸色也阴沉无比:“这个家伙,他将毒素藏在独孤碧落的血液里面,而且是一种混毒。”

    这种毒素,在独孤碧落身体里面的时候,不会有一点异常,可一旦与空气接触,却会转化为足以影响天位的剧毒。

    她只恨自己失去了肉身,没有了嗅觉,否则绝不会被对方得逞。

    李轩则是瞳孔收缩,看向了旁边那些装满独孤碧落血液的小鼎。

    “已经想明白了?”

    柳宗权背负着手,神色冷冽轻蔑的看着他:“这是无香醉仙散,自从那日在京城见面,知道你是五行灵体,我就开始将这东西融入到独孤碧落的血液当中。

    老夫一开始就没想过将你擒拿,与其耗费心力破解你们的阳阳神刀,倒不如直接用这贱人引你入彀。”

    这个时候,在乐山大佛的附近,正护卫于乐芊芊身侧的江含韵,忽然柳眉微蹙,看向了大佛脏器洞的方向。

    她的六尾灵狐小雷在向她示警,脏器洞内的李轩,可能会有血光之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