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 第五零九章 大佛宝藏
    “那个人是吏部右侍郎柳宗权?”

    李轩吃惊的与在场几个女孩对视了一眼,一时间无法置信:“这不可能,柳宗权是理学大儒,浩气修为已经到了十二重楼境。”

    虽然这位吏部右侍郎,也是这次夏广维平反案,李轩重点打击的目标。

    他准备将柳宗权罢官弃职,或者贬斥地方,之后再以各种手段将此人置之死地。

    可李轩还是无法将吏部右侍郎柳宗权,与一个两百年前的天位高手联系在一起,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搭。

    以往的柳宗权,可没有展示过任何武道修为。

    “浩气与真元并不冲突。”

    独孤碧落神色平静的解释道:“此外他还修习了一种秘法,不但可以模拟浩气,还可使浩气与真元来回转换。。”

    罗烟闻言不禁一愣,然后无比庆幸。

    她想如果不是遇到了李轩,现在的她真不知是什么样的情况。

    她在毫无防备下遭遇柳宗权这种有着二百年积累的天位,结果只会让自己丢掉一条命。

    可现在,她都没有动用武力,就已解决了自己的那些仇敌,甚至为父亲平反,洗清了冤屈,也使得柳宗权这样的大敌现出原形。

    “可这个人,他怎么可能在凡人世界留到现在?他早该离开了。”

    乐芊芊眼神狐疑不解:“金阙天宫的规矩,是天位武修,只能在凡人世界停留一百年,也只有晋太祖以武力逼迫,与他们达成协议。效忠于皇室的天位,可以停留于此界二百载。”

    独孤碧落不以为然的摇着头:“也不是所有人都需要顾忌金阙天宫的,金阙天宫的能力,也没法侦测所有的天位。我的师尊怀璧与另外两位师叔伯,就在这世界驻留了二百多年。

    他们身有彭和尚传承的法器,可以一定程度上遮蔽天机,瞒过金阙天宫,却需隐姓埋名,改头换面,不能让世人与金阙天宫得知他们的存在。不过我这位柳师叔不同,他的背后另有高人,可能掌握着与金阙天宫并驾齐驱的力量。”

    独孤碧落说完之后,又看向了李轩:“我是蜀主王建的后人,我的血液,可以打开乐山大佛脏器洞的大门。

    不过现在,冠军侯你现在也是钥匙之一,乐山大佛内部的法阵封禁,必须我的血液与你的五灵之体,才能将之打开。这次柳宗权赶来青藏,就是为了将你擒拿,开启乐山大佛脏器洞的封禁。”

    李轩顿时愣了愣,他想自己现在,还真是五灵之体。

    这个女孩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虞红裳就皱了皱眉,她的目光冷厉:“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需要你们冒天下之大不韪,策动长江水灾?”

    独孤碧落神色坦然的与虞红裳对视:“里面有一件神宝器胚,是我先祖王建炼制,准备用于镇压蜀国国运的。虽然是半成品,可现在已经能够使用它的部分力量。还有两件仙器,是汉唐皇室的遗物。”

    李轩知道汉唐时代是中原武修与练气士的鼎盛时期,那时候中原之地的天位高人,高达数百。在那个时代,由于资源更丰富,也诞生了无数的强大仙器。

    此时他的瞳孔,已经急速收缩。

    仅仅神宝器胚一件,就已经震撼他的心神。

    “——除此之外,还有四件极品法器,三百万到五百万两的银钱,我只是大致估测,数目不是很准确。还有各种炼器炼丹的材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团天外秘辰神庚,大概有脸盆大小。”

    李轩心里面已经在计算着,脸盆大小的‘天外秘辰神庚’,可以帮他凝练多少道剑气?三百,还是五百?

    按照绿绮罗提供给他的材料清单,这种由周天星辰之力凝聚而成的庚金之气,是凝练剑气最好的材料之一。

    独孤碧落又用含着炽热的目光看着李轩:“冠军侯,你最好是将这些东西尽快取出来。柳宗权身后还有一位绝代高人,他们断绝所有希望之后,可能还会另寻极端之法。

    柳宗权先前就考虑过炸毁乐山大佛,将整个由‘五色神泥’铸造的宝库都取走。乐山大佛不但影响着岷江水系,关系着蜀地百姓的民生,还镇压着一头汉唐时代祸乱天下,纵横无敌,连金阙天宫都无可奈何的妖魔。

    兹事体大,柳宗权不敢贸然行事。可如果万不得已,他一定会这么做。我这个师叔,他就是一个不择手段,为了所谓修行,将天下人视为刍狗之人。”

    李轩却用怀疑的目光看着独孤碧落:“刚才你说,你是怀璧的徒弟?”

    那位怀璧道人,可是为了乐山大佛的宝藏,不惜释放两位上古大妖,策动长江大水的人物。

    怀璧的徒弟,柳宗权的师侄女,会在乎蜀地的民生?会在乎什么祸乱天下的妖魔?

    独孤碧落一看李轩的神色语气,就明白了他的想法,她把头往旁一偏:“是又如何?我没骗你。你如果一定要问理由,那就是我不想看到他成功拿到那份宝藏而已。

    你如果不放心,可以对我使用控神之法。任何秘法我都能接受,甚至事后杀了我都可以,我只想看到柳宗权功败垂成。”

    独孤碧落还真不在乎蜀地的百姓,更不在意那只被镇压在乐山大佛之下的妖魔。

    她三岁丧父,四岁丧母,所以怀璧给她取的姓叫做独孤。

    父母双亡,孑然一身,无依无靠,岂非是又独又孤?

    碧落则是她父亲给她取的名字,所谓‘碧落’,指的是天空——乘风游碧落,踏浪溯黄河。

    独孤碧落心想父亲他大约是希望她一生无拘无束,逍遥自在吧?

    不过她独孤碧落注定没有这样的命,父母双亡之后,她被一个乞丐收养。那人跺断了她的手足,将她当做乞食的工具。

    直到两年之后她被师尊收养,才脱离了那个地狱。怀璧真人甚至还为她恢复了断掉的手脚,让她能够重新站立。

    经历过孤苦无依,颠沛流离,手足不全的两年,她对师尊额外的感恩,也额外的珍惜这份师徒之情。

    所以她不认为怀璧策动长江大水有什么不妥的,这天下万民的生死,与她有什么相干?可及得上自己师尊一根毛发?

    不久之后的宜昌之战,师尊怀璧败亡,她也落入到柳宗权之手。

    独孤碧落对于脏器洞前自己那位师叔的死,其实不怎么在乎,也不在乎师尊对自己的利用。

    她早就想明白了,师尊收养她的目的,应该是别有用心,是为开启乐山大佛的宝藏。

    这段师徒之情,一开始就是虚假的。

    那件神物在封禁破除之后,只会选择蜀主血脉后裔作为宿主。

    所以独孤碧落料定自己事后必死无疑,她的师尊与师叔伯们不会容许她成为那件神宝器胚的主人。

    可即便是虚假的师徒之情,独孤碧落也依旧留恋。

    她甚至庆幸自己拥有蜀主的血脉,才会被师尊收养,度过那温馨的十年。

    没有师尊,估计她现在已经死了吧?那些被剁掉手脚的小乞丐,没人能活到十五岁。

    所以独孤碧落恨极了柳宗权,痛恨柳宗权的见死不救。

    当时以柳宗权所在的方位,完全可以救下怀璧与九灯。只需他能阻挡江云旗片刻,师尊怀璧就可转危为安。

    可在柳宗权的眼中,收取乐山大佛的宝藏无疑更加重要。

    独孤碧落猜测此人,甚至有着借刀杀人之意。

    所以在她眼中,真正杀死自己师尊的凶手,既非李轩,也不是江云旗,而是柳宗权。

    江云旗与李轩本就是他们的敌人,自然各展其能。

    与他们相较,柳宗权的背叛让她格外痛恨。

    李轩再次上下看着独孤碧落,不禁皱了皱眉头。他凝思了一阵,就继续道:“你先把前后事由,都仔细与我说说。”

    ※※※※

    大约一刻时间之后,汗王府的大厅内,李轩坐于主位上若有所思。

    此时那独孤碧落,已经被送到后院养伤了。

    这女孩离开之后,罗烟就也陷入了凝思:“她没有说谎,所有的话都是真实的。”

    她是顶级的幻术大师,分辨真话假话的能力还是有的。

    乐芊芊听到这句,脸上顿时就现出了不忍与怜悯之色:“这个碧落姐姐,其实挺可怜的。”

    江含韵也微微颔首:“其罪难恕,其情可悯。”

    长江水灾,独孤碧落牵涉极深,确实犯下了极大的罪过。

    如果可能的话,她不想见到独孤碧落被关入六道司的镇妖塔。

    “如果她愿意赎罪,我会请父皇赦免她的罪行。不过前提是她愿意帮我们拿到那件神宝器胚。”

    虞红裳神色无比凝重:“轩郎,在解决这边的问题之前,我们得先去一趟乐山大佛,将这座宝藏拿到手。”

    虞红裳深知一件神宝器胚是何等重要,此物如果落入野心家之手,足以动摇大晋国运。

    幸在乐山大佛距离他们这里很近,只有两千里的距离。他们借助赤雷神辇,半日时间就可来回,不会影响到青藏这边的事务。

    7017k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