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 第五零八章 我叫独孤碧落
    李轩与罗烟的身影化为疾光,在天空闪逝。

    正反两仪天击地合战法也将他们的遁法增到极致,如瞬影流光般在虚空飞掠。

    可惜的是他们法力不够,修为不足,无法持久。

    不过在三千五百里的路程内,他们的遁速依旧是天下绝巅。

    仅仅三百个呼吸,他们就已经追上前方那个已经逃遁到百里外的身影。

    此人御使着一件梭形法器,速度几乎直追赤雷神辇。可还是被他们追上,然后两道流光斩击,在那飞梭之外斩出无数的火花。。

    李轩与罗烟各自双刀并举,彼此共鸣呼应,声同气合时,就是一把强大仙兵的神威,只是一瞬就将这梭形法器轰击到伤痕累累,遁速大减。

    里面的柳宗权,则是脸色大变,眸色难看之至。

    他不是术修,没法施展法术,或者御剑抵挡。只能将一身天位罡元,灌注于飞梭之外,死死的抵挡。

    可那两人由极速带来的杀伤与穿透力,却可轻而易举的破开他的防护,重创飞梭本体。

    这飞梭又在高空中飞行了大概一百多里,就轰然碎灭。

    柳宗权带着独孤碧落的身影从飞梭之内飞出,继续往东面的方向飞行。于此同时,他袖中滑出了八口长剑,以真元罡力模拟手臂,就仿佛是身具八臂之人,在半空中编织出漫天剑潮。

    此人修行的是风法,剑速也是极快。剑幕覆盖身周五十丈的空间,层层叠叠的阻拦两人的刀光,并且在周围斩出了无数黑色的虚空裂痕,寓守于攻。

    可那金紫二色的流光,却如白驹过隙,无孔不入。依旧能从那看似密不透风,滴水不漏的层层剑幕当中,寻觅到破绽,在柳宗权的躯体上斩出了一条条血痕。

    三人在空中激战,持续了整整半刻时间,飞遁了二百余里,李轩驾驭的大日刀,终于在柳宗权的胸膛处,轰开了一个巨大的创口。

    柳宗权的脸色,也是青白一片。他知道这场战斗,到了胜负已分的时候。

    李轩的这一刀,不但重创了他的肺腑,更将混杂浩气的刀意,攻入到他的躯体。使他的真元罡气,乃至剑意水准都大幅跌落。

    接下来他已失去了抵御这对阳阳神刀的能力,必将被这两人一刀刀轰入地狱深渊。

    也就在柳宗权心脏抽搐之刻,他望见一道黑色的刀光,在自己周身闪耀。

    罗烟原本是从这个方向攻来,准备进一步毁伤他的躯体。可此时她却不得不皱了皱眉,先一步避让开来。

    “宗兄!”

    柳宗权不禁抬起头,惊喜的看向了前方,他发现二十里外的方位,正有一个黑衣斗笠人悬空而立。他的‘千古神裂刀’,赫然隔着二十里虚空轰击此地。

    他的刀速不快,可每一刀都能割裂物质的根本,直攻齑尘芥子。即便是那对阳阳神刀,也不得不避让他的刀光。

    这有效弥补了柳宗权的破绽,让他面临的形势稳定下来。

    柳宗权心神微舒之际,却知这还不够。黑衣斗笠人的刀,还不足以让他从这对‘阳阳神刀’的刀下逃离。

    只从这位黑衣斗笠人一直都不敢靠近,始终呆在战场外二十里的距离,就能够明白他的想法了。

    此人大概是抱着能救就救,不能救则即时逃离的打算。

    一旦形势不妙,此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抛下,远扬千里。

    只稍一转念,柳宗权就猛地咬牙,神色狰狞的将一直被护在身侧的独孤碧落丢了出去。

    于此同时,他也将一抹剑意,直接贯入到这个少女体内。

    “你们不是在查长江大水,查乐山大佛吗?一切的秘密,都在她的身上。”

    而后他就身缠血光,以燃烧气血的方式加快遁速,在空中带出了一条血虹。

    在这一瞬之间,他的速度甚至还在李轩及罗烟之上,将他们甩开十里距离。

    李轩愣了愣神,往那神秘天位抛飞出的道装少女看了过去。

    他早就注意到这个少女了,刚才一直没有对她出手,是因他与罗烟发现这个少女,不但全身上下都被钉入了镇元钉,还被人施展了一种秘术封印真元法力。

    李轩猜测这少女,很可能是被那神秘天位控制的人质之类。

    所以他与罗烟虽然刀势狠辣酷厉,却一直都克制着,避免伤及此女。

    不过这少女的来历身份,还是超出了李轩与罗烟的意料之外。

    “乐山大佛?”

    李轩的眸中,现出了一抹幽冷的光泽。

    乐山大佛的情况,他听江云旗说起过。

    九灯与怀璧等人策动长江大水的目的,就是为打开乐山大佛的脏器洞,取出里面埋藏的宝物。

    这个女孩,竟与此案有关?

    此时他已注意到这少女的异常,那神秘天位的剑气,正在少女的体内纵横肆掠着。

    一旦他坐视不理,这个少女会在剑气作用下直接爆体而亡。

    李轩又看了眼正拼命逃遁的身影,最终暗暗一叹。一个闪身,将少女抓在手中。然后女孩的右臂部位,爆出了大片的血雾。

    这是李轩以他的浩然正气,将那神秘天位的大半剑气,从这个方位逼出体外。

    这其实是取巧之策,李轩毕竟还没到天位,没法正面压制天位的力量。

    他只能将此人的剑气逼在一起,然后将少女的这部分血肉完全粉碎。

    等到他解决少女的爆体之患,再往那位神秘天位与黑衣斗笠人看过去的时候,发现远方那一黑一红两道遁光,已经逃到到了七十里外。

    “别追了。”罗烟微摇着头:“即便强追上去,也未必能将他们杀死,反倒有可能让我们自己置身险地。”

    这是因他们修为的不足,罗烟的一身修为法力,已经剩下不到一半了。

    他们双刀合璧,维持极限战力的时间也不过是半个时辰。

    当然,在这之后还可服用丹药,还可激发血气潜能,这可以让他们坚持一两个时辰。

    可罗烟还担心前方可能会有埋伏。

    李轩则看着虽已转危为安,却还是昏迷着的少女一阵头疼。

    他想这种情况下,也没法继续追下去了。

    ※※※※

    半个时辰之后,德格城内的汗王府。

    安国法王,护教法王,甘孜宣慰使沙克尔,还有从朵甘思可汗手中继承了‘血灵战旗’的朵甘思宣慰使洛桑贡布等人,正从大堂处联袂离去。

    李轩善于动用身边一切资源,没道理放着手底下这些强大战力不用。

    他毫不客气的就将封锁‘巴蛇王庭’的任务,交给了这几位。

    此时的佛轮寺虽然损失惨重,却还有三位第四门,十五位第三门修为的喇嘛。

    至于安国寺,他们完好无损,又财力充足,战斗力不会太弱。

    朵甘思可汗也遗下了一部分精锐兵马,如今就掌握在沙克尔与洛桑贡布手中。

    这些人用来攻打‘巴蛇王庭’可能差了点,可用于封锁巴蛇王庭还是绰绰有余的。

    安国法王的脸上,则明显含着无奈之色。

    如果有可能,他绝不愿受李轩的驱策,可他却知道自己这一次,不但需要全力以赴,还得把这桩事办得漂漂亮亮,让李轩满意不可。

    这是因他下错了注,错估了局面的代价。

    在李轩与大晋朝廷眼中,他安国法王无疑是有着巨大污点的。他只能付出更多的努力,尽快弥补自身的过错,换取李轩的谅解。

    别看这位冠军侯现在没拿他怎样,可等到这位平定了朵甘与乌斯藏的局面,谁知这位与大晋朝廷会不会秋后算账?也要逼他圆寂转世?

    在安国法王看来,此时大晋再次掌控青藏的可能很大。

    这位冠军侯已经掌握了制衡高原的力量,关键是这位也擅于利用这份力量。

    等到这些人离去之后,虞红裳就眼含异色的看着李轩;“你还真办到了,不动刀兵,兵不血刃,就拿下了朵甘思。”

    “无非是借力打力,我们在武道中经常用到,前提是自身的力量必须足够强大。”

    李轩不甚在意,他一边说着,一边踱步到了少女身前。

    后者正由江含韵与乐芊芊照拂,江含韵在帮助她拔除镇元钉,乐芊芊则是在想办法为少女解除封禁。

    幸运的是那神秘天位是武修,在术法上并不擅长,乐芊芊又是出了名的博学,很快就找到了破解之法。

    她直接请动了后土神灵,帮助少女解除了元神上的禁制。

    少女终于悠悠苏醒,她睁开了眼扫望了一遍这汗王府大殿,以及李轩等人,顿时就眼现喜色。

    “你是谁?”李轩也在上下看着她:“还有刚才劫持你的天位,又是什么人?他说你与长江水灾,乐山大佛有关?”

    那名神秘天位虽然没有蒙面,可就连最见闻广博的乐芊芊,也不知道此人。

    “我叫独孤碧落,怀璧真人之徒,目前是打开乐山大佛宝藏的钥匙之一。”

    独孤碧落用炽热的目光看着李轩:“至于刚才那人,他是九灯和尚与怀璧的师弟,二百多年前的‘八臂剑王’柳尚权。不过他现在还有另一个名字与身份——吏部右侍郎柳宗权。”

    7017k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