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三百一十一章 从我感觉愧疚开始,你便没了后悔的机会!
    “玛丽,告诉阿奇晚点再来我办公室,另外给阿正泡杯茶。阿正,还不到上班时间,这么早跑到我这里,有什么事?”

    黄炳耀一边将换好的衣服挂在一侧的衣柜中,一边吩咐秘书玛丽去泡茶后,转头问钟维正的来意。

    钟维正打了个哈欠,从腰间掏出善良之枪,丢在桌上,靠在黄炳耀办公桌对面椅子的椅背,翘着二郎腿,道

    “当然是来物归原主,你的这把善良之枪,还真是老到不得不善良,好像一直都没有拆开保养过,已经生了锈,难怪会发射不了。”

    看到失而复得的宝贝爱枪,黄炳耀也顾不得其它,从桌上拿起爱枪,双手爱惜的摩挲着,口中抱怨,道

    “那不是老,而是时间的沉淀,绣渍只是我这把老伙计,对命运的抗争,对和平的追求,跟你说,你也不会懂。你们这些年轻人,整天就想着打打杀杀,根本就不会懂。对了,刚好你来,霞女搞得那个“远离黑暗,让阳光洒满校园”的活动,上头觉得足够有噱头,也很有意义。”

    “已经确定会由霞女负责,所以已经通知各总区,全力配合。你手下的反黑组,军装组都要抽调一部分人手帮忙。只把重案组留给你,你那边的人手,应该没问题吧?”

    钟维正点了点头,示意自己这边没问题,又吐槽道

    “反黑组那边,就让b组的臭屁黄负责带队配合瑞贝卡在湾仔的活动吧!你也知道阿军整天黑口黑面的,去学校里教导学生,还有电视台的记者跟着,怎么看都不适合。臭屁黄就不一样了,每天搞得就像要登台一样,又会哈拉,说大话,这种场合最适合他了!”

    “反正他在b组好像是最碍手碍脚的那个,没他在,说不定效率会更高。最好能趁机将这个白痴调走,再将将他录取进入的警队,和同意他升职的混蛋,送去检查一下视力,或者是iq,真是难以想象,香江又不是漂亮国,也不必去侵略南越,为什么要招募“新标男”进入警队?”

    “难道是想要拥有一个多嘴多舌,自以为是,不爱跑步的福瑞斯特·甘·黄?”

    即使知道钟维正一直对手下自以为是,能力低下的臭屁黄十分不满,但碍于曹sir的情面,黄炳耀一直没有同意钟维正将臭屁黄调走,只能尽力的安抚道

    “你也知道,臭屁黄的叔叔,当初也是警队的风云人物,要不是帮曹sir挡下子弹,变得残疾,也不会早早就退出警队,说不定职位比我还高。曹sir就是一直记着这点,才会对臭屁黄百般照顾。知道你是出了名的干探,才不顾面子,请求阿华调臭屁黄到你的手下,就是想要你教导一下他。”

    “再说,臭屁黄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差吧?怎么说也是从留学归来,牛津大学的高材生!”

    钟维正翻了翻白眼,矫正道

    “是嘤国牛津大学,UniversityofEnglandatOxford,不是UniversityofOxford,比牛津多了Englandat。虽然翻译成中文,足够唬人,但也改变不了本质,山鸡就是山鸡,变不了凤凰的。所以,耀叔,你准备什么时候把这位“高材生”调去其它警署?”

    黄炳耀轻咳两声,转移话题,道

    “玛丽,怎么泡茶泡这么久?一定又是……”

    钟维正无奈的打断了黄炳耀拙劣的借口,道

    “耀叔,才刚刚过去了不到五分钟,玛丽只是你的秘书,一个喜欢吃点心,处理文件能力超强的中年女人,不是铁甲玛利亚。拜托你,下次找个好点的借口好不好?不过,算了!反正我还要去机场目送一个朋友!”

    黄炳耀颇有些好奇的问道

    “目送朋友?你们年轻人之间送别的新潮流?”

    钟维正耸了耸肩,站起身,回道

    “不是什么新流行,只是我的那个朋友对我有些误会,认为我和他之间只是单纯的厌恶,关系糟糕而已,贸然当面送他,他很可能会很意外,充满怀疑。但人生无常,谁也不会知道每一次的见面,会不会是最后一次。所以,我也只好选择不被他知道的目送。”

    黄炳耀一脸古怪的看着钟维正,吐槽道

    “这话怎么听,都很古怪。看来你们的关系的确很糟糕,你的送别听起来好像是诅咒一样!你的那个朋友,有你这样的朋友,还真是够“幸运”!”

    钟维正惫懒的笑着,摆了摆手,一边向外走,一边随意的回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

    ……

    土瓜湾马头围道唐楼二层单位,此时人声鼎沸,十几个凶神恶煞的汉子挤在改建,扩宽的客厅内。

    客厅中间摆着一张八仙桌,长毛,西洋菜,以及大飞手下另外两个头目大声公,菜市发,相对而坐,表情凝重,他们各自带来的小弟,也纷纷探着头,紧张的注视着被几人抓在手中的签条。

    实际上,所谓的签条不过是三空,一扬名的四张纸条而已。大家之所以这么紧张,是因为这几条竹签中的一条,将决定大飞手下四大头目最终的命运,也就是常说的抽生死签。

    抽到扬名的那个人,将代替大飞,将贵利公司商业犯罪的事情顶下来,替大飞去坐牢。为了公平起见,特意请来了大飞的把兄弟沙皮,由他负责写签,放签,再由长毛四个打骰子,比大小,决定先后顺序。

    看似公平,实际上,却早就设计好了结果,西洋菜没有一丝胜算。

    每人一颗骰子,三枚里面灌了水银,一枚里面放了铅块。放铅块的那枚会交给西洋菜,保证他会打出二这个小数,而另外三人只要将自己想要的点数那面朝上,静置三秒,固定重心,骰子此时就会和不倒翁的原理一样,准确的打出静置时,朝上那面的点数。

    而当着众人面写下的纸条,也有着隐藏的手段。沙发在扣纸团时,三张空纸条会被后三指攥在手心,手心在扣纸团前,已经沾好了一点水。食指夹住写着扬名的那张纸条,食指指尖少伸半分,用大拇指盖住。

    心怀鬼胎的长毛,菜市发,大声公三人,早就借着喝茶之机,在自己面前桌面上撒上了点点水渍,方便掩饰抓到纸团会有的潮湿感。

    三人先出手,把三个有潮湿感,写着空的纸团抽走,剩下的那张扬名自然就只会是西洋菜的了。

    之后再依据各人不同的性格,或是大力拍在桌子上,或是随手丢在桌面上,任由桌面上的水渍浸湿纸条,就一切大功告成了。

    果然,一切都如预期的那样,西洋菜被算计,顺利的抽到写着扬名的那张纸条。尽管心中无比恼火,烦闷,但脸上还要强笑着,显示自己的无畏,说着为老大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之类的话。

    之所以如此表现,是因为西洋菜清楚,这种时候,自己敢表现出一点反悔的意思,不只是长毛,大声公等人,会让自己根本走不出这个房间,甚至连手下的大部分小弟,都会成为要干掉自己的那群人之一。

    不过,西洋菜也没打算就此束手就擒,大飞这里,他是一定没办法再混下去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另投他处。

    手下的小弟,除了几个只对他一人忠心的,其余的,根本没办法带走。势力受损严重,能够让其它社团接纳,庇护,唯有献上一份足够份量的礼物,作为投名状。

    不然,一定逃脱不了大飞手下人马,对他的追杀。

    他现在能够想到够份量的见面礼,就只有大飞手上的那批军火了。不过,那批军火对任何社团来说,都十分棘手,不好处理,必须换成钱后,才能称为会被人接纳的投名状。

    军火是他和长毛各自派人,共同看管,想要交易成功,就要找到一个不会惊动对方的时机,抓紧时间交易。

    然后,立刻带着交易所得的钱,投入强于大飞的势力手下,寻得庇护。这样的话,他所面对的一切危机,也就解除了。

    买军火的人,他已经联络到,而最好的时机,无疑是大飞庭审,长毛等人都会到庭旁听的时候。剩下的,只有计划好一切,等待开庭之日了。

    ……

    “阿十,阿威失踪是怎么回事?他到底去了哪里?”

    “阿正,这件事,你就别再问了!我真的办法告诉你,你就别为难我了。不仅是因为铁sir,阿威也求过我,让我不能透漏给任何人,尤其是你和黄金仔,喜仔。我真的没办法说。”

    “卧底?”

    “阿正,你知道……”

    “ok,我明白。但怎么说,我也算是阿威的师傅,他家里的变故,也有我的一部分责任。我可以不去追查他的去向,但你必须答应,确保他的安全,在他遇到危险的时候,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不想,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冷冰冰的躺在棺材里。”

    “好,我答应你!阿正,你也别太自责,威仔家里的变故,也不能怪你。你也知道,现在不是当初,威仔不得不尽快成长起来。哎,威仔只是一时没想开,有机会,我会劝劝他的。我保证,一旦有危险,就算绑,我也把他绑回来,你放心。”

    “好,那就这样,等我忙完手头上的案子,再找你饮茶。”

    结束了和邓十郎的通话后,钟维正望着窗外的景色出了一会神后,转身走出老总的办公室,让王建军通知其他人,不必再追查龙威的下落后,缓步走下楼梯,来到新报的印刷中心。

    此时的新报,已经在钟维正的支持下,不再是当初的八卦小报,成为了一家发行量在十万份左右,颇具权威,在香江纸媒中名列前茅的综合类报刊。

    老总卸下总编的职务,成为了社长,接替他的是原本的主编徐杰,原本老总和徐杰,都属意谢伟豪坐上徐杰空下来的主编位置,不过谢伟豪还是喜欢在外跑新闻,用搏命打响的太保名号,继续活跃在各个新闻现场。

    唯一离开新报的,只有太保原本的拍档杨家聪,也可以理解,本就是富家子,因为娶童恩的事情,答应了回家接手他老爸的公司。

    无论于情于理,都合情合理。

    报社变了,人也变了,无论是钟维正,还是其他人。

    和老总打了一声招呼后,钟维正拿起新印出来的报纸,在第四页的角落找到了他要求印出的内容。

    “本港市民,疑似在机场附近遭遇打劫,被刺身亡,现场无凶器,无目击证人,恐成悬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