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三百零八章 突然挤在一起的事!想打,什么理由都好!
    世间事物都有着两面性,香江的夜晚,不只有红男绿女伴随着霓虹起舞,欢笑饮醉。也有着阴暗处无助的哀嚎。歌舞升平的表面,也有着罪恶在滋生,进行。

    观塘,随着香江制造业的日落西山,很多工厂或是搬去了神州,或是衰败,破产,变得人烟稀少,早已不复当年的样子。

    空置下来的工业大厦,工厂,位置好的,早一步改成了仓库,租给别人储存货物,有所收益的还好。

    那些本来位置就偏僻,还晚了一步的,就算改了仓库,也找不到人租赁。大厦又是工业用地,没办法改建成住宅,干脆就在大门上加上一把锁,连看更的人都懒得雇佣,不管不顾,直接丢在那里荒废。

    这样的荒废工业大厦,工厂,也成了很多古惑仔,道友们的温床。

    有了这么一群满脸凶相,逞勇斗狠的古惑仔们,以及像鬼多过像人,泛起瘾头什么都做的出来的道友们出没,自然没有哪个正常人愿意再靠近。

    钟维正坐在面包车里,已经看见了不下两伙古惑仔,以及三个道友,用或是十分不友好,或是十足贪婪的眼神,盯着车子。相信,如果车子一停下,这些人,一定会趁机扑上来。

    发现车内不好惹,古惑仔会嘻嘻哈哈的攀关系,假借误会的借口,轻轻揭过,道友则会装可怜,卖惨,希望能乞讨一点钱财,让他们能够去过一下瘾。

    但这里说的前提,是你足够不好惹。如果是好惹的那种,无论古惑仔,还是道友,都会有同一个选择,那就抢劫。也许古惑仔还会多一样勒索,竭力从对方身上榨取出钱财。

    所以,还是那句老话,在这里晚上出现的古惑仔和道友们,全干掉,可能会有冤杀,但隔一个杀一个,却一定会有错漏。

    钟维正挂上电话,有些烦躁的骂了一句脏话。实在是事情太过凑巧,突然就全部挤在了一起,搞得他要来回奔波。

    钟维正和十三妹谈一些事的时候,还不等谈完,就接到了黄金舟的电话,龙威的老板龙大双,因接受不了踏地集团易主,还有将用股份抵押来的贷款护盘,导致个人破产。而心脏病发,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身亡。

    得知一切的龙威,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笑容,乐观的心性,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沉默寡言,面容冷硬。尤其是面对两个多年的好兄弟,已经忘去了多年的交情,友谊,剩下的唯有赤裸裸的仇视,刺得也才知道自己父亲在其中扮演过什么样角色的黄金舟,吴树喜,不敢靠近,羞愧不已。

    于是两人便分别打给了钟维正和邓十郎,希望两个龙威亦师亦友的长官,能够劝说,安慰一下龙威,不要做出什么傻事。

    可无论钟维正,还是邓十郎,对龙威的劝说,安慰,好像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龙威依然沉默寡言,生人勿进的样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就连表情都基本没变过,谁也看不出他,到底是否将钟维正和邓十郎的话听进去。

    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钟维正这边劝说龙威没见效果,又接到了猴子的电话,蒋天生的马子方婷被人抓走,猴子正在跟着抓走方婷的人的车。

    这还不算完,就在钟维正拜托完邓十郎,留下多看顾一下龙威后,在赶去猴子所说的观塘大发工厂的路上,派去偷偷盯着许文彪的老鹰又打回电话。

    许文彪在赶去机场的途中,被人打劫。一时激愤下捅伤了劫匪,自己吓得慌张的逃去了机场。

    留下来处理现场,准备将人送去医院抢救的老鹰,却十分倒霉的,被路过巡逻的军装警员发现,误会一切是他做的。

    为了保住许文彪,老鹰不得不拿着捅伤人的凶器逃跑,带着两名军装警员跑了三条街,处理了凶器后,才束手就擒,被赶来支援的警员带回了九龙城警署,警方有可能会指控他意图行劫,伤害他人身体,意图谋杀,三项罪名。

    带着马名扬赶去警署的乔红,也打回电话给钟维正,说了一下情况有些糟糕,对老鹰十分不利,警方也拒绝了老鹰的代理大状马名扬的保释要求,一切还要等见过老鹰,了解更多后,才能有更准确的消息回复钟维正。

    不过,乔红也说了一个认为算是好的消息,那就是劫匪虽然被送到医院抢救有些迟,但幸好保住了性命,只是陷入昏迷,虽然还不确定对方什么时候会醒来。

    但只要等对方醒来,能够说服对方的话,案子就很好解决了。

    随着面包车停在大发工厂的院子前,钟维正也回过神,微微晃了晃脑袋,将杂绪甩到一边后,对着一旁的黑熊说道

    “黑熊,和阿春他们确定一下里面的情况。阿军,一会,你带着家伙从后面摸进去,防止有意外发生。”

    王建军即使结了婚,脸上的表情还是那副冷酷的样子,没有一点变化。点了点头后,便从车座下的手提箱里拿出两把手枪,检查了一下后,插在腰间,随后又拿了几个弹夹装在身上。

    这时,黑熊和先一步赶来,埋伏在附近的杨春,猴子等人也联络完。杨春和木头豹占据了附近的两处制高点,组成了交叉阻击阵地,随时可以阻击,掩护,支援。现在暂时做的是观察工厂里面的情况。

    猴子和小富,则已经摸进了工厂,隐藏在工厂的三层高的大楼两侧,等待命令,随时可以行动。

    据杨春回报的信息,抓走方婷的人在故意在路上兜圈子,半个钟头之前才将方婷带进工厂,被抓进了大楼二层右侧的一间单位内。

    几分钟前,乌鸦和笑面虎一起赶来了工厂,不久前才进入大楼内,现在正在二层的单位内,恐吓,调戏着方婷。

    大楼内有着差不多二十多个古惑仔,大多数集中在一层,三层,二层除了乌鸦和笑面虎,只有四个两人的小弟跟着,两个守在单位门外,两个跟在乌鸦和笑面虎身后。

    确定了大楼内人员布置后,钟维正又和王建军简单的计划一下,戴上了联络器耳机后,钟维正便带着黑熊,与王建军分开,开始了行动。

    ……

    大发工厂大楼二层单位内,方婷强忍着惊慌,害怕,无助等情绪,一把拍向乌鸦摸向她下巴的脏手,身体又竭力的向后缩,想要离坐在一旁的乌鸦更远一点。

    只不过,因为手臂挥动的动作过大,导致胸口的衣襟分开得更大,显露出大片的傲人资本,引得乌鸦,再次怪叫出声,一本正经的戏谑,道

    “哎呦!身材这么好!不照照相,怎么对得起影迷呢?来来来,快点快点。”

    乌鸦根本不理会方婷无用的叫喊,站起身,对着摆好灯光的两个小弟勾了勾手。而笑面虎这时也一脸戏谑的走了进来,看似抱怨,实际上是配合着乌鸦,一起戏弄方婷,道

    “我,艹,不就拍个裸照,干什么这么麻烦。有什么了不起的?”

    乌鸦也配合着,假装一脸认真矫正笑面虎的说法,道

    “哎?你这是什么话啊?不照专业一点,那些杂志怎么可能会要呢?”

    一番配合下来,自然换得方婷无用,虚张声势的恐吓,什么“告诉蒋先生,他不会放过你们”的话,同样也换来了乌鸦和笑面虎的嘲笑。

    乌鸦又戏弄了方婷两句后,便感觉方婷翻来覆去的“走开”,“我不拍”有些无趣,索性直接开门见山的威胁,道

    “我现在给你两条路选择,一是你自己脱,要不然,我就叫大家轮你,然后再……”

    乌鸦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方向传来的男声打断,道

    “咦?这么好的事,是不是听着有份啊?”

    乌鸦寻声迅速回头,看到笑眯眯的站在门口,一脸戏谑看着她的钟维正,开口骂了一句话,讽刺道

    “靠,特么的死条子,你还真特么是阴魂不散,走到哪里都会遇见你。怎么?随便带只阿猫阿狗的,就以为吃定我?学人家跑来英雄救美啊?”

    钟维正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虚指乌鸦和笑面虎,回道

    “带着像你们这样的阿猫,阿狗,当然不行啦!所以我带的是能够撕碎你们的熊,那就一切ok啦!”

    乌鸦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冷笑道

    “我靠,你还真特么的够吊,口气这么大,以为随便带个大块头,带着两把枪,就能吓住我?不是只有你们有枪的。”

    说这话,乌鸦便一把从后腰拔出一把手枪,直接指向钟维正,却被黑熊先一步挡住。

    黑熊几乎在乌鸦有所动作的第一时间,挡在钟维正身前,双手也从腰间抽出手枪,几乎是在乌鸦举枪指向他的同时,也将手中手枪指向了乌鸦,以及他身边刚刚掏出枪来的笑面虎,和他其他两个小弟。

    双方相互举枪对指之时,钟维正却依然笑着,好像一切和他无关一般,调侃着说起了风凉话,道

    “四把枪,对两把枪,乌鸦,笑面虎,你们的赢面很大哦!要不要赌一下,谁会先被干掉?”

    乌鸦冷笑道

    “你以为你赢定了?都出来,见见阿sir!”

    随着乌鸦的话音落下,从乌鸦身后的柱子后,又闪身跳出五个乌鸦的小弟,或是手持手枪,或是手持ak,枪口自然都是指向了钟维正和黑熊。

    钟维正一副早知如此的样子,啧啧了两声,道

    “你不会以为只有你会有后手吧?现在还要不要打个赌?只要动手,第一个死的就是你,笑面虎会是第二个。要不要赌一下?”

    乌鸦对于比他还要嚣张的钟维正,恨得牙痒痒,眼神凶悍的瞪着钟维正,刚要张口说什么,却被身旁的笑面虎挥手打断。

    笑面虎先是用眼神示意乌鸦冷静,接着抬手,示意其他小弟不要乱来,自己则压下枪口,转过头,笑眯眯的对着钟维正,说道

    “钟sir,我们也是受人所托,听命行事,没有和你过不去的意思。大家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井水不犯河水。方婷是蒋天生的女人,又不是你马子,你又何必来蹚这滩浑水?只要你现在离开,当作什么都没看见,算我们欠你一个人情,怎么样?”

    钟维正吹了一声口哨,道

    “也不是不可以,不如你们将受谁所托说出来,看看能不能唬得住我?说不定,被你们一吓,会吓得我连滚带爬的逃跑,连人情都省了,岂不是更划算!”

    笑面虎手中的枪再度抬起,指向钟维正,阴测测的笑着,道

    “钟sir,看来你是不打算给我们这个面子,那可就别怪我们得罪你了!”

    钟维正摇了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吐槽道

    “笑面虎,你脸上的笑和你的话一样假,我还是喜欢看你像狗一样,拍马屁。先看看你们的后面,再说得不得罪的话。白痴!”

    笑面虎和乌鸦强忍着没有回头,依然举枪对准钟维正,防止是钟维正虚张声势的手段。但身后传来的惊叫,倒吸凉气的声音,无不是在告诉他们,后面真的有钟维正安排的后手。

    还不等笑面虎和乌鸦再说什么,钟维正的声音再度传来

    “再看看左边和右边,猴子,小富,别玩火,送他们一个小玩具玩玩。”

    随着钟维正的话语声,预感不好的乌鸦和笑面虎,听到身后小弟惊恐的叫声后,便转头看去,只见两颗手雷在空中画着弧线,向他们落过来。吓得两人立即抱着头,向一旁扑倒,倒在地上的一刹那,又马上翻滚了几圈,尽可能的距离手雷远一点,增大保命的几率。

    可是预想的爆炸没有响起,反而是钟维正肆无忌惮的嘲笑声,在整个单位中回荡。

    但就算听到钟维正如此大声的嘲笑,以及口中说着“你看他们滚来滚去的样子,像不像乌龟?”“灰头灰脸的样子,真的好像从土里爬出的乌龟!”诸如此类侮辱性的语言。

    乌鸦和笑面虎等人,也依然毫无所动,确切来说,应该是不敢动,几把枪的枪口,近距离,明晃晃的指着他们的脑袋。

    别说现在嘲笑他们是乌龟,就算是让他们学乌龟爬,他们也不敢不做,毕竟现在性命是在人家手里,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钟维正缓步走到乌鸦面前蹲下,笑眯眯的看着他,又对着跟在一旁的黑熊,指了指右侧的笑面虎。黑熊心领神会的一点头,几大步走到笑面虎面前,弯身将笑面虎提起,重新走回钟维正身边,再一把将笑面虎丢落在乌鸦的身边,拍了拍手上不多的灰尘,一副轻松的样子。

    没理会黑熊的卖弄,钟维正笑眯眯的看着一脸讨好的笑面虎和乌鸦,轻轻用手拍了拍乌鸦的脸,道

    “听说,你说过早晚要我好看?”

    乌鸦脸上的讨好之色,越加深了几分,连忙辩解道

    “没……”

    刚刚吐出一个字,就被钟维正扇在他脸上的一巴掌打断,乌鸦心中怒火狂涌,但脸上却不敢显露一点,活动了一下嘴巴,缓解脸上的麻木之后,再度呈现讨好的笑容。

    而钟维正的嘴巴,便没有随着巴掌打下而停止,只是突然按住了耳朵上的耳机几秒,随后嗯了一声后,便又开始扯着十分随意,离谱的理由,一下又一下扇着乌鸦的耳光

    “保持笑容,这巴掌是对你说谎的惩罚。你没说谎?那就是说我的判断出错喽?侮辱我的判断,比骗我还令人生气。这巴掌是对你侮辱我判断的惩罚。不说话?玩非暴力,不合作?我最讨厌阿三的那一套了,值两个巴掌。”

    “你说你认错?当初只是为了面子,吹水而已!ok,不是什么大问题,一个巴掌就ok。不好意思,顺手又多打了一个,总要给你一个理由,你看起来令人讨厌,或是想打就打,要什么理由?你喜欢哪一个?……”

    钟维正笑眯眯的一连扇了乌鸦十几个耳光,开始还恶趣味的说着蹩脚的理由,后来干脆也懒得找理由了,扇就好了。反正扇一个,和扇十个,二十个,也没什么区别。

    直到身上的手机响起,钟维正才停手,此时乌鸦的两颊已经高高鼓起,双眼模糊,耳朵嗡嗡作响,整个脑袋昏昏沉沉的,勉强支持着没有倒下。

    而钟维正拿出手机,笑眯眯的看着两人,说道

    “你们的救兵来了,希望他会有一个足以说服我放过你们的理由。”

    随即又招呼王建军,把吓得昏迷过去的方婷送到外面的车上后,才接起了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