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不露弊处,怎够迷惑人?
    离岛区是香江十八区之一,也是十八区面积最大,人口最少的一个区,从地图上来说,就是以荃湾和青衣中间的一小段海面为界,青衣这边为离岛区。

    大屿山,长洲等等分别于香江南面,西南面的二十多个岛屿,都属于离岛区。

    离岛区和香江的其它区相比,确实落后,商业欠发达,大多都是以耕种,养殖,捕鱼为业,虽然古迹较多,风景和空气不错,但由于开发成本的问题,现时的离岛区旅游业并没有得到太大的开发,只是在人口还算稠密,或是比较有特色的村落,地区,进行了小范围的开发。

    比如钟维正被发配的皇母瑶池村,就只进行了保守的小范围开发,小到什么程度呢?只有一个村祠堂和皇母娘娘祠作为观光景点开放,特色就是每年农历七月十八的皇母娘娘寿诞庆祝活动,大致就是舞龙舞狮,拜皇母娘娘,商贩借机形成一个小集市,将食品,商品卖给游人。

    看似平常,但皇母瑶池村传了三百多年的皇母娘娘下凡赐蟠桃树的传说,还是为村子的庆祝活动添加了不少的名气和人气。

    至少无论离村去别地生活的,还是老一辈去国外定居的,都会将这个传说流传出去,除了他们自己会带着家人在七月十八赶回来参加外,还会有着对传说好奇的人,跟着他们一起回来,见识一下,满足一下好奇心。

    虽然阿祖和他的小伙伴们自告奋勇,要开着游艇,送钟维正到皇母瑶池村上任。不过被钟维正以不想太张扬的名义,给拒绝了。

    钟维正独自一个人搭乘轮渡,来到了这个算是离岛区内的离岛——皇母瑶池岛,道上只有两个村落,一个是钟维正现在所处的皇母瑶池村,另一个村的名字很有特色,又好像没什么独立感,叫做隔壁村。

    虽然两个村子的治安都归皇母瑶池村警署管理,但警署的名字,就已经说明了它的所在了。

    皇母瑶池村警署,外表看起来不错,至少新刷的漆看起来不错,白的够白,浅蓝的够浅蓝,其它的,真没什么好夸的了。

    警署一共只有两层,一楼办公,二楼是宿舍,生活区。一楼的办公大厅,可能也就是名字会和大字有关而已,还没有湾仔重案组的办公室一半大,剩余的档案室,装备房,证物室,口供房,倒是齐全,但一个个都无比简约,简陋,透露出摆设,敷衍的气息。

    而且,警署内的家具已经被搬得差不多,除了办公大厅里的一张大办公桌,以及档案室里应该经历过雷洛时代的文件柜,再无其它够分量一点的家具。

    如果硬要加上的话,还有一把大班椅,三把木椅,楼上还有一张三条腿的单人床。

    以上的种种,再加上三名超龄资深警员,就构成了现在警署的所有。

    之所以说超龄,则是因为香江警队规定,一般纪律部队人员五十五岁退休,处长级长官最高可顺延至五十七岁。可皇母瑶池村警署留守的这三位资深警员,看起来别提五十七,就是说七十五,都有人会相信。

    钟维正最后还是在将信将疑下,查看了三人的身份证,才确定三人只是长相超龄,年龄并没有超龄,刚刚好,还有半个月才到退休年龄。

    当然,仅有这么三名暮气深沉的资深警员,也可以了解这里的工作有多轻松,或者说没必要了。简单来说,这里好像没什么工作要做,指引海面船只的工作,原本也是警署的工作,不过现在暂时交给村公所派人负责。

    村子里已经十几,二十年没有什么刑事案件发生了,邻里矛盾,村民摩擦,也都是村公所出面解决,最近唯一一次需要警方出面处理的,还是一年前,村民打牌,因为拦胡的事情争执不休,才找了警署经验最丰富的七婶来主持公道。

    面对这种局面,这些下属,什么新官上任三把火,什么下马威,完全不需要,统统没有必要。简单的一个混字就好,完全可以当成休假一般来过得日子,不需要值日官,没有上级检查,上班下班时间随个人意愿,就算是整天不来警署都可以。

    反正就这么大一个村子,东头有事,不用五分钟,西头就全知道了,一切都来得及。

    钟维正除了第一天到任,出现在警署外,接下来的日子,基本很少到警署来,好像一个来修养身心的游客一般,在村子里租了一间屋子,住了下来。

    每天在村子里游逛,在海边晒太阳,就算是巡逻。到村子广场的集市,杂物铺买东西,吃东西,就算是考察治安环境,总之就是一个闲到了极致。

    这种不是休假,胜似休假的日子,简直不要太享受,尤其是钟维正的女人,时不时的轮班来这里陪他享受这样悠闲,缓慢的生活,平淡却带点夜晚碰撞的激情,谁又会不想要呢?

    当然也会有不好之处,不好之处,就是村子比较小,所有人都很熟,像钟维正这种半个月,至少有六个不同的漂亮女人出现在他身边,并留宿的情况,引起了村子里所有人的议论。

    结果就是,钟维正在大多数村民还不清楚他的名字时,就已经给他起了好几个绰号了。什么花心大佬倌,风流大少爷,韦小宝之类的,当然,这些都算是比较正面的,只有调侃,没有贬低的。贬低,侮辱的也有,什么离岛大银魔,软饭王,贪吃咸湿鬼,满含嫉妒和怨气的味道。

    尽管如此,对钟维正的生活,也并没有多大影响。不过是背后议论多点,村民告诫家中的女性,无论年高花甲,还是黄毛幼童,都要和钟维正保持距离。

    其中又以村长对钟维正最为警惕,谁让他的三个女儿中,有两个正值妙龄,长相清纯靓丽,性格单纯,头脑又比较简单。所以从钟维正的名声传出去后,村长每天时不时的就会找上钟维正,缠着他一起谈天说地,混熟之后,就拉着钟维正拜把子,把名分定下,让钟维正成为了他女儿们的长辈。

    ……

    “大少爷叔叔,大少爷叔叔,村长和阿肥,阿强他们又不听你的话,戴上姨妈布,在村子东边的竹屋假扮东瀛人,说是要千几个傻瓜!”

    看着匆匆跑来告状,只有八岁的强仔,钟维正懒洋洋的从躺椅上站起身,笑着摸了摸强仔的脑袋,随手从一旁的桌子上拿了两块朱古力递给他,告诫道

    “要叫钟叔叔,或者是正叔叔,不要乱叫些乱七八糟的。还有,朱古力每次只能吃半块,多吃会长蛀牙,知不知道?”

    强仔满脸愉悦的抱着朱古力,连连点头,随即又疑惑的问道

    “大,钟叔叔,千几个傻瓜是什么意思啊?”

    钟维正呵呵笑着,拍了拍强仔的小脑袋,道

    “千就是作弊,骗人的意思,也就是说村长他们不乖,想把几个人当傻瓜骗,这种行为是错的,很不好的。所以钟叔叔作为警察,才要去及时阻止他们,阻止他们犯错。而强仔,在发现他们犯错前,及时来通知钟叔叔,帮钟叔叔及时阻止村长他们犯错,是正确的行为,才会得到朱古力作为奖励”

    强仔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钟维正笑着打发强仔回家,一个人晃晃荡荡的向村子东边的竹屋走去。

    一路上,村民看到他,不管是虚情假意,还是真心实意,纷纷笑着打招呼,钟维正也一一笑着回应,不管怎么样,至少钟维正凭借着毫无架子,态度亲善,基本上和村子里的大部分村民混个脸熟。

    但村民说起村子祠堂附近出现了几个陌生的年轻男人时,钟维正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心中一阵冷笑,而后,便敷衍过去,继续向目的走去。

    村子东边的竹屋,是村长和阿肥,阿强最近才修起来的,实际上,就是用竹子围起了竹墙,又在竹墙围起来的院子里,搭建了两栋竹屋,里面基本没有什么陈设。

    只是在竹门处,挂上了东瀛汤泉的幕布,冒充温泉而已。这也不知道村子是从谁那里听来的,想到用假温泉,赚一些钱,用来在村子里挖到真温泉,想到的办法。

    只不过,不知道是村长的宣传太假,还是总遇见太精明的人,自从这个假温泉开业,已经过了差不多十年,不算今天这次,只有四天前,一个来这里游玩的鬼佬上当,并报了警。

    但值班的七婶不懂英文,只好找了钟维正一起赶来处理。可等两人赶到时,鬼佬又一副受惊过度,满脸大红唇印,在足以装下他一个半的奀妹的陪伴下,言语急迫的解释着,一切都是误会,他不报警了。

    说完就如火烧屁股一样,火急火燎的跑了,甚至都没来得及让钟维正问出那句,你是不是被人威胁,是的话就眨眨眼的话,就跑的不见了影踪。

    从奀妹如吃人般,上膛下颚都弥漫着口红的样子来看,鬼佬刚刚受到的冲击,肯定激烈而恐怖,一定是直入心灵,挥之不去的那种。

    没有买,呸呸,报案人跑了,没有原告,也就没有被告。钟维正除了没收村长和阿强几人脑袋上,戴着的令人厌恶的膏药布,以及贴着的人中胡,烧掉之外,一无所获。

    警告,敲打,必不可少,只不过,在现在看来,效果可以说根本没有。

    当钟维正赶到时,看到竹屋门口走出四个赤身,只穿着底裤,浑身还有泡沫的男人,第一反应,就是要转身,马上离开这里。

    可显然,此时想要离开,也已经晚了,只见四个都已经热情的挥着手向钟维正跑来

    “钟sir,好久不见,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哇,钟sir,我和阿喜,阿舟,还准备去中环找你,一起去东瀛泡温泉,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钟sir,我们好想你啊!”

    “钟sir,没了你的教导,我们好像失去了人生的方向一样!”

    钟维正无奈推开扑上来,要和他拥抱的龙威,无树喜,黄金舟,转而和邓sir邓十郎握手,问道

    “邓sir,你们怎么一起跑来这里?还穿着这个样子?”

    经钟维正一提醒,几人才发现自己身上除了一条底裤,其它什么都没穿,龙威三人组怪叫一声,纷纷跑回竹屋,听着他们喊叫的声音,应该是在争抢着找自己的衣服穿。

    而邓十郎,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告罪一声,说了一声等他穿好了衣服再聊,说完后,也跑回了竹屋,加入竹屋的争抢,喊叫中。

    ……

    距离竹屋七、八十米外,阿高举着望远镜盯着侧身对着他的钟维正,一边观察情况,一边向搭档大力威问道

    “阿威,拍下刚刚和钟维正接触的那几个人的照片,一会传回去,尽快查查那几个人的身份。这里这么偏僻,之前的半个月都毫无动静,突然冒出了认识的人,哪里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大力威没有第一时间回阿高的话,咔嚓咔擦的拍了好几张照片后,才一边收起相机,一边回道

    “还好,我们足够耐心,没有被钟维正蒙混过关。你继续盯着他们,我现在就回去把照片传回港岛,等待长官的安排。”

    阿高点了点头,嘱咐道

    “小心点,村子里来的那几个人,好像也是警队的人,不要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埋伏在祠堂附近,回去时,尽量避开他们。”

    大力威不在意的回道

    “放心,连钟维正这种号称警队超级精英的人,被我们跟了这么久都没发现,祠堂的那几个臭番薯烂鸟蛋,就更发现不了。”

    尽管有些赞同大力威的话,但阿高还是谨慎的再次叮嘱道

    “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大力威没再多说,只是挥了挥手,便借着一旁的树林,快速的向他们藏身的房子跑去。

    阿高看着大力威离开的方向叹了一口气,感叹着大力威各方面的素质,能力都不错,就是为人有些自负,作为幽灵计划中的幽灵,教导他们的长官一再和他们强调的就是谨慎小心。

    但跟踪,监视钟维正的行动,太过顺利,钟维正完全没有发现他们,每天除了跟不同的女人厮混,就是过着如咸鱼一般的闲散生活。

    通过这些天的跟踪,阿高和大力威在感叹,嫉妒着钟维正私生活混乱的同时,也探查到钟维正这些女人身份的不简单,健身中心的老板,化妆品公司老板,新晋电影红星,富家小姐,电视台记者,甚至还有着名心理医生,大律师。

    如果不是长官一再告诫,一再强制命令,阿高和大力威都想把拍到钟维正和这些女人亲密的照片,捅给报纸,杂志,看看警队还会不会让钟维正这样一个,私生活极其混乱的总督察,继续留在警队内。

    即使警队会压下,保住他,让和钟维正有关系的那些女人看看,钟维正背着她们还有其他女人,找他大闹一场后,一个不留的离开他,也足够打击他一番了。

    可惜长官不同意,不但警告了他和大力威,不要生事,打草惊蛇,还将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底片通通收缴走,一张都不许两人留下。

    胡思乱想了一会后,阿高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新晋红星张美润,本来是他很喜欢的一个女明星,可惜,偏偏跟这样一个私生活混乱的混蛋不清不楚,真是可惜。

    摇了摇头,排除了杂乱的思想,再度架起望远镜,重新监视起了钟维正的东西。

    只不过,他在刚刚胡思乱想的功夫,却不知道,钟维正不仅已经向他所在的方位瞥了一眼,嘴巴还张张合合的看似自言自语了一番。

    ……

    换好衣服的邓sir和龙威三人组再次从竹屋里走了出来,龙威还笑嘻嘻的指了指钟维正一边耳朵上塞着的耳机,吐槽着耳机的样式老土,要送钟维正一副新式的。

    钟维正则不在意的笑着,回了一句只是临时借来听赛马消息的,说着就十分自然一抚,一塞,毫无痕迹的藏在了衣服内。

    而后便笑着招呼几人,道

    “你们好不容易来这里一趟,虽然这里没有酒楼,餐厅什么的,不过我隔壁的强妈烧的家常菜是一绝。强妈的眼睛虽然是盲的,儿子又暂时不能在身边陪伴,但她为人很坚强,性格也和善,你们一会不要表现出可怜她的样子,她不喜欢别人可怜她,像和平常人一样相处就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