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和够二先生第一回合争锋,无可争议的胜出,土下座可以证明!
    新界东北部乌蛟腾,中午十分,一辆外表普通的福士汽车,停在乌蛟腾烈士陵园大门斜对面的街道。过了一会后,一身工装,戴着草帽的杨春,黑熊扛着工具,谢绝了年纪不小的护陵人的送别,大摇大摆的离开了陵园,上了街边的福士汽车,露出开心,兴奋的表情,打火离开。

    粉岭,一栋偏僻的公厕内,戴着口罩的猴子,向每一个旱厕坑位内投入一块“烧腊”,冒着被当成变态的风险,连女厕都没有放过,一共十个坑位,有惊无险的搞定。等出了公厕,来到土路边,扒下口罩,大口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后,迫不及待的点燃了一支香烟,吸了一口。

    而后,转过头,看向身后的公厕,露出酣畅的笑容。

    元朗,王建军,屯门,老鹰,以及一大早坐船跑去大屿山的木头豹,在按照计划好的,将一块块特制“烧腊”投入几十个公厕后,都露出了和杨春,黑熊等人大同小异的笑容,在笑容中能看出一种发自灵魂的舒爽,酣畅,简直堪比来场精神上的马杀鸡,床上的释放发泄,爽的不能再爽。

    在港岛山顶钟家的大宅内,钟维正一手托着大女儿安维馨,一手托着二女儿钟芳琴,轻晃着两个安睡的女儿,在确定女儿睡实后,才小心翼翼的交给保姆带回婴儿房。活动了一下微微发酸的手臂后,又凑到躺在床上的阿琴身边,一把将阿琴手中的文件抽走。

    不理会阿琴的抗议,认真的看着对方,警告道

    “当初我们说好的,生完孩子后,至少要好好休息一个半月才可以开始工作,公司的事情有表姐和姑妈主持,还有那些经理,主管配合,你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什么事,都要你亲自处理的话,那给那些经理,主管发薪水做什么?”

    阿琴无奈的辩解道

    “只是看看文件,签字而已,并不会累,每天大部分时间待在床上,什么都不做,很无聊的,总要找点事情来打发时间。”

    钟维正自然不会听阿琴的狡辩,摇了摇头反驳道

    “打发时间的方法有很多啊!研究一下想吃的东西,杂志,,电视随意选择来打发时间,不然就学着莎琳和katt那样,打打电子游戏,听听音乐,打电话找人聊天。反正就是要暂时放下工作,不然,我就叫菲奥娜,龙仔和晋仔他们,轮流来给你讲故事,或者换你给他们讲。”

    阿琴没好气的白了钟维正一眼,娇哼了一声,驱赶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暂时不去管工作的事情,会按照约定,老老实实的躺在家里做个废人。你让闫叔将黑猫的经纪人叫来香江,一定有正事要做,不用再留在这里陪我们了,快去处理你的事情吧!”

    钟维正刚要回答,裤袋里的手机振动,钟维正只好先拿出手机,接听

    “阿军?你们那边搞定了?那好,你和阿春直接去砵兰街十三妹的场子,让黑熊,老鹰去按照计划去湾仔。嗯,就这样。”

    安排好王建军那边,钟维正再次拨打电话

    “祥仔,我是钟维正,你带一队兄弟,准备好车,十五分钟后,到警署停车场等我,我十五分钟后到。”

    挂上电话后,钟维正又嘱咐了阿琴几句,并警告对方,会让人悄悄盯着她,如果不按照约定,又偷偷开始工作,一定会让她好看后,才离开阿琴的房间。

    随后又跑去在其它房间修养的莎琳和katt那里,悄悄看了看,之所以悄悄的看,一个是因为莎琳的老妈郑秘书长的敌视,不想搞得大家吵起来。另一个是katt昨晚孩子气的,和晚上哭闹的安维馨比拼起了耐力,到了黎明时分才睡,现在正在补觉,不想去打扰她。

    穿上外套,驾驶着鬼怪,钟维正离开了钟家大宅,向湾仔驶去。

    ……

    湾仔,塚本大厦顶楼,原本塚本虹生前改建成居所的房间,物尽其用,此时作为了供奉他骨灰的灵堂,只不过,塚本虹没办法享受到了而已。

    塚本虹的孙子,塚本英二一言不发的跪在塚本虹的骨灰盅和遗像前,微微低着头,似乎是在缅怀着什么。

    塚本虹的儿子,也是塚本英二的父亲塚本次郎,上前想要劝说一下自己的儿子,却不想因为两人的理念,性格不同,再次发生了争执,崇拜塚本虹的塚本英二大声斥责着自己父亲的无能,懦弱,根本没资格继承塚本集团。

    面对激动,外强中干的父亲塚本次郎,身为儿子的塚本英二倒是表现的淡定从容,信心十足。亲手拿下自己爷爷的骨灰盅,亲手打碎,抓起一把自己爷爷的骨灰,在其他人的瞩目下,将骨灰的一部分撒入口中,和水吞咽,惊得塚本次郎败退,狼狈离开。

    就连在隔壁大厦,偷偷监视的黑熊也是一惊,嘀咕着,早知道东瀛人这么变态,当初就该让杨春搞一些病死,腐烂的狗尸来烧,说不定还能顺手结束塚本家第三代的性命,省得多浪费一份空气。

    老鹰没有理会黑熊的自言自语,而是用望远镜紧盯着对面的情况,一个塚本英二的手下,从外面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跟塚本英二说了什么,被塚本英二不耐烦的一巴掌打断,是真的打断,一巴掌抽在脸上,而后,训斥了这名手下两句,挥手刚要打发这个手下离开,灵堂的大门突然被猛然拉开。

    ……

    拿着搜查令的钟维正,带着祥仔和其他七名警员,直接来到塚本集团,要求对塚本虹被杀的房间,进行再次勘察,找寻可能遗漏的线索。

    可是房间已经变成了灵堂,塚本集团的安保人员根本没办法处理,所以只好让钟维正等人等一下,他们需要向集团上层汇报,由上层定夺。

    钟维正答应了,不过要求要在顶楼等,因为得到塚本集团上层的首肯后,可以直接开始勘察,不必再浪费时间。

    安保人员原本是不想放人上去的,但钟维正拿出了,你不放我上去,我就强闯的态度,安保人员只能屈服,带钟维正等人来到了顶楼,让他们在此等待。

    可凑巧的,是在塚本英二的手下去通知他的时候,刚好一肚子火的塚本次郎来到这里,在得知钟维正等人的来意,看过搜查令后,想着塚本英二刚刚对他的不敬,计上心头。

    以塚本集团代理董事长的身份,准许了钟维正代表警方对当初的案发现场进行勘察。

    就是这样,钟维正带着下属,闯进了已经布置成灵堂,当初塚本虹被杀的房间。

    一进入房间,还不等塚本英二出声,钟维正便先声夺人,大声指责,道

    “你们这些东瀛人在搞什么?知不知道这案发的第一现场?里面所有的东西都不要动,以免破坏证据。现在你们把这里搞成了灵堂,所有痕迹都被你们破坏了,重要的线索说不定也因为你们这么一搞,就断了。还让我们警方怎么破案?”

    “你,对,就是说你,浑身脏不拉几,还特么在手上绑女人手帕的那个。你应该就是死掉的塚本虹的孙子塚本英二吧?你有没有读过书啊?你们东瀛连刑事剧都没有是不是?都不知道要保护现场的?又催促我们警方破案,又跑来捣乱,破坏证据,你们到底是想抓凶手,还是保护凶手啊?”

    “瞪着眼睛,看什么看?现在是你们做错了,错了就要认,就要道歉,你们东瀛不是讲什么武士道的,动不动错了就要切腹什么的。我没那么残忍,来个土下座道歉就行。”

    本来塚本英二对于钟维正突然闯进来,只是有些不快,但并不是太在意,甚至还挥手让手下不用阻拦钟维正,任凭钟维正走到他的面前,喋喋不休。

    但听到懂粤语的手下为他翻译,感受到钟维正话中各种讽刺,奚落,尤其是听到钟维正最后一句,又是切腹,又是土下座,完全把自己放在下等人,低贱的那一层,将他这个自己看不起的支那人,上升到高贵,上等人的层次上。

    塚本英二实在忍无可忍,冷冷的瞪着钟维正,冷喝道

    “八嘎,该死的支那人,我是尊贵的大东瀛人,塚本集团的继承人,不是你这种低贱……”

    塚本英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钟维正打断,道

    “低贱你老木,尊贵尼玛,东瀛面瘫小矮子,你特么的再敢说一句支那,我就特么把你蛋黄挤出来,塞进你的屁眼。别以为叽里咕噜的不说人话,我就听不懂。你,一点不许改动的翻译给这个小矮子听,老木,尼玛,蛋黄,屁眼,一个都不能少。不然,连你的蛋黄一起挤。”

    塚本英二看着钟维正叽里咕噜的又说了一大堆,眼神犀利的看向了一旁的翻译,翻译只好硬着头皮,将钟维正的话原原本本的翻译给塚本英二听。

    不用想,只听到挤蛋黄,塞进后面的话,塚本英二眼神变得更加森冷,冷冷的看着钟维正,用生疏的粤语挑衅,道

    “支那,呃啊,啊啊啊,放,放开,放开我,呃啊,不然呃啊……”

    几乎在塚本英二吐出支那两个字,还来不及说第三个字的都是,钟维正已经闪电般出手,一把抓住了塚本英二的下面,逐渐用力,痛的他根本说不完完整的话。

    塚本英二一旁的鬼佬保镖,东瀛女人,还有那名翻译,刚想出手攻击钟维正,可如变魔术一般出现在钟维正手中的格洛克17枪口,足够威慑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随着钟维正掏出枪,刚刚还挡在祥仔等人面前的塚本英二的手下,也纷纷掏出手枪对准了钟维正,以及祥仔等人。

    祥仔等人反应也不慢,几乎是在动手伸手入怀的一刻,也果断的快速摸向怀中,后腰,纷纷掏枪,与塚本英二的手下们举枪对峙了起来。

    所有人都因为枪的出现,变得紧张,气氛也变得凝结,压抑了起来。除了塚本英二的痛哼,以及钟维正的笑声之外。

    钟维正一手微微加力,脸上笑容不减的看着塚本英二,道

    “你的这些手下,真特么够白痴的,如果不是他们突然掏出枪,我挤你蛋黄的事情,还真有些不好交代。现在好了,非法持有枪械,意图袭警,现在不需要我和你们交代,而是你们要怎么和我们警方交代了。塚本够二先生。”

    “对了,在此之前,你还欠我一句道歉,对于你向我挑衅的道歉。来,对,就这样,顺着我的力道向下,好,就是这样,这样跪就好。看起来,你的身体有些不便做土下座,不如我来帮你吧!不必感谢我,我只是急着去洗手,不想耽误你换裤子而已,你特么尿了!”

    “祥仔,阿明,癞痢周,把枪口对着鬼佬,东瀛女人,还有翻译,他们敢动,就是意图袭警,直接开枪,这是命令,出了责任,全部由我来扛。其他人,把那些拿出枪的人,统统铐起来。”“来,够二先生,对,就是这样,弯身低头,五体投地,没什么难的,土下座而已,总比真的被挤出蛋黄要好吧?好了,我原谅你了,你可以去换裤子了。”

    笑眯眯蹲在地上,主动帮助塚本英二完成土下座,接受了对方“充满诚意”的道歉后,钟维正便打开了抓着塚本英二的手,笑眯眯的一边甩着手,一边慢慢退后。

    塚本英二赤红着眼睛,一半是恨得,一半是疼的,双眼迸射出滔天恨意,瞪着钟维正,恨不得立刻杀了他。

    但痛疼折磨的他浑身无力,站都站不稳,全靠着一旁的东瀛女人和翻译,一左一右扶着他,他才没有倒下,勉强从如太监一般的尖细嗓音中,挤出一句八嘎,毫无威慑力,反而还十分滑稽,以及裤子上的湿迹,凸显的他更加狼狈。

    他在外面机灵一些的手下,早就在听到不对的时候,马上跑去找来了主管和律师,姗姗来迟的主管和律师的介入,也正式终止了这场闹剧。

    塚本英二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钟维正,在鬼佬保镖和身边的东瀛女人,翻译的搀扶下,离开了房间,应该是换完裤子后,就会去看医生。

    而钟维正则笑眯眯的,一张接着一张的用湿巾擦着抓塚本英二的那只手,和塚本集团的主管,律师推诿着责任,指责着对方。

    塚本集团的律师咬死钟维正带人擅自闯入私人地方,打伤塚本英二。钟维正则是减持是合理的搜查,而对塚本英二动手,则是见到塚本英二的手下非法持有枪械后,用了适当的武力,制服了可能会袭警的塚本英二,完全合理合法。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心胡搅蛮缠的钟维正,遇上一贯胡搅蛮缠的律师,肯定一时也决不出胜负。最后钟维正留下一句,让塚本集团的律师,随时可以去警署投诉后,便喊着收队,带着祥仔等人,押着塚本英二的那些持枪手下,以胜利者的姿态,离开了塚本集团,浩浩荡荡的驾车向湾仔警署驶去。

    钟维正和够二先生的交锋,第一回合,无可争议的胜出,土下座可以证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