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大奇迹日,诛心要比杀人效果更佳
    94年6月7日,农历四月二十八,一个普普通通的星期二,十年前的今天,香江总督尤德主持东区走廊开幕,不过正式通车是在第二天。

    二十年前,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的竹简出土。

    三十八年前,神州运动员陈镜开打破最轻量级挺举世界纪录,是第一个打破世界纪录的神州人。

    六十六年前,孙殿英盗东陵,七十六年前,国人创办的交易所开业。

    七十八年前,黎元洪继任大总、统,同时,大嘤帝国陆军元帅,战争大臣基钦纳遇难身亡。

    二百五十二年前,哥德巴赫猜想被提出。

    发生了这多历史事件的六月七日为什么会说是普普通通?

    原因也很简单,只要你用心去查,你会发现,其实我们过的每一天,都在或远或近的年前,发生过显赫的故事。

    所以在国人的认知中,除了我们必须铭记的历史时刻,还有给我们放假的节假日,其余的,都是普普通通的一天。

    今天在钟维正看来,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但对于有些事关命运的人,却不是普通的日子,譬如方展博,陈滔滔,还有丁家的父子五人,今天是他们一举胜负,决定命运的日子。只不过,丁家父子,包括陈滔滔都不知道。

    大致猜到一切的人,只有方展博一个,事先知道一切,制定一切的人,却多了钟家和高凤琴。

    他们给今天定了一个名字,大奇迹日,一个股市里的奇迹,一个策划了很久,等待了很久的奇迹。

    中环,德辅道中环球大厦的广场,两只铜水牛雕像下的花坛上,坐着一男一女,四周有四个表情冰冷,神色彪悍的男人护卫左右,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

    坐着的一男一女,女人细眉凤眼,眼波中饱含媚意,瓜子脸,挺直的琼鼻,顺柔的长发,如瀑布般催下,皮肤白皙,身材婀娜,靠在男人的肩头,红艳艳的嘴唇轻轻嘟起,将身上的艳,展现的淋漓尽致。

    只见女人调皮的轻轻向男人的脖颈间吹了吹气,娇嗔道

    “正哥,人家丢下公司的事情,从呆北飞过来看你,你一点都不心疼人家啦!昨晚折腾到那么晚,也不让人家好好休息,一大早就拉人家跑来这里,这里又无聊,又这么热,晒的人家快晕倒了啦!”

    说话的自然是从呆北飞来陪钟维正的颜盈,钟维正只是低下头,微笑着看着娇嗔的颜盈,轻轻挑起美人下巴,浅浅一吻后,说道

    “我今天带你来看的,可是几十年也未必会有的精彩好戏,如果你能从中学到一些东西,相信对你自己的事业,也会有莫大的好处。相信我,等好戏上场,你就会知道要多么感谢我了!说不定,晚上不多摆上十几样姿势,都不足以表达你的感谢之情。”

    颜盈娇羞的拍打了钟维正的手臂一下,嗔道

    “坏蛋,就会欺负人家了啦!”

    钟维正呵呵笑着,搂过对方的柳腰,手指像弹钢琴一般,在对方细腻的肌肤上,轻按细揉,感受上指尖的细嫩,柔滑。

    这时,一个穿着白衬衫半卷着袖子,一脸堆笑的中年男人向这边走来,一旁守着的王建军看了钟维正一眼,钟维正挥了挥手,示意对方不用阻拦。

    中年男人来到钟维正面前,满脸讨好的说道

    “钟先生,我已经按照你吩咐,让人都装好了!保证十分坚固,手雷火箭炮不敢说,但人力想要撼动,根本没一点可能。”

    钟维正点了点头,道

    “好,梁先生既然都这么保证了!我相信你,梁先生,可以跟着我的保镖去拿尾款了!不过我要提醒梁先生一句,保证过的事,如果做不到的话,后果会很严重!黑熊,带梁先生去车上拿尾款。”

    接到命令,黑熊一言不发的来到梁先生面前,对着梁先生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钟维正也适时闭上了眼睛假寐,意思很明显,不想再听梁先生多余的保证,赌咒,我只看结果。

    梁先生自然看懂了对方的意思,欲言又止了一下后,讨好笑容依旧,对着假寐的钟维正,以及他身边的颜盈,连连点头示好,接着就跟随黑熊向停放车子的地方走去。

    钟维正如此姿态,自然会遭到那位梁先生背后的咒骂,不过,钟维正并不在乎,他现在在乎的,是他的恶趣味能不能得到满足。如果因为那位梁先生的疏忽,或是有意的偷工减料,搞得钟维正的恶趣味没能被满足,那么留给那位梁先生咒骂的机会会更多,毕竟失去了现在的一切,梁先生空余的时间就会变得很多很多,有着无比充裕的时间来咒骂造成他一无所有的罪魁祸首。

    一行人在记者的簇拥下,熙熙攘攘的来到环球大厦门前,或者应该说是港交所门前,西装笔挺,却掩饰不住他们身上的“恶”,虚假伪善的笑容,也伪装不了他们眼中的“凶”,丁家五蟹还是那么志得意满,目中无人。

    在香江这种虚浮的社会环境下,大多数人习惯于跟红顶白,认为有钱就是王道,即使明知丁家父子的恶行,依然有不少的拥趸,跟在他们身后发财。最多就是当面赚钱,背后骂,彰显一下良心而已。

    就像这段时间,新报和亚视爆出不少丁家逼死方家数人,只剩下方展博一人健在的新闻,但同样也有被丁家人买通的媒体,罔顾事实,跳出来和新报,亚视打起了擂台,为丁家洗白,喊冤。把赚钱,不要脸,没有道德底线展现的淋漓尽致。

    新报和亚视也因此,被丁孝蟹派出忠青社的人骚扰,捣乱。不过,新报和亚视都在九龙,无论是砵兰街十三妹和韩斌,恐龙的人马,还是旺角一众联合社团的人马,都没有让对方讨到好处。加上还有警方的暗中帮忙,丁孝蟹吃了一点小亏后,便不再使用见不得人的小伎俩派人捣乱。

    换了另一种方式,一连发了三份律师信给新报和亚视,对两家媒体作出警告,威胁,又派人偷偷联络新报总编辑老总和亚视广告部的经理,或明或暗的表示,只要新报和亚视不再咬着方家的事不放,五蟹集团会在新报和亚视投入大量广告,金额不会少于每年一千万。

    威逼加利诱,软硬兼施,目的自然就是想要让新报和亚视闭嘴。可惜,老总的反应有些激烈,当时就撕了对方开给他,目的是让他高抬贵手的支票,直接摔到了对方的脸上。

    而亚视广告部的经理,手段就要圆滑很多了,全程录音,还找了借口,跑出去找来了人偷录下,对方想要贿赂自己的过程,又帮新闻部增加了一点素材,堪称新闻部的最佳外援。

    当然,事后当钟维正知道后,私人开了四十万的支票给两人,是对方给的一倍。既是奖励,也是一种态度。同时又给亚视新闻部和报社的人,加了一些奖金。

    就是告诉下面的人,按照我吩咐做的人,我会记住,该有的好处,自然不会少。

    此举自然也刺激到了一种下属,更加卖力的报道起丁家和方家的新闻,甚至有两个记者在得知丁蟹在呆岛坐过牢,还有被呆岛势力差点赶绝,狼狈的坐着垃圾船,才回到香江。

    于是两名记者当即申请出差,跑去了呆岛收集新闻素材,在两人不辞辛苦之下,不但采访到了丁蟹当时的狱友,甚至还知道了垃圾船的老板,在这些人的形容之下,丁蟹的形象更加丰满了几分,恶略的近倍。

    丁家人无奈之下,也只能保持低调,除了必要的来往家里,交易所,公司之外,鲜少在公共场合露面,也不再发表任何意见,不接受任何采访,采取冷处理,等到热度过去,再想办法报复。

    现在依然是这种策略,无论身边的记者们怎么问,丁家的五人,就是说着官方词令,套话,身边随时跟着两名律师,遇到问题问的过激的记者,律师就会出面警告。

    丁家父子五人刚刚走到门口,还没等进入交易所,只听身边不知哪个记者大喊了一声

    “方展博来了!就在后面!”

    呼呼啦啦,几乎少了一大半的记者,你追我赶的跑去采访方展博去了。剩下的一少半记者,抱着碰运气的想法,留在这里,目的就是想拍下丁家父子和方家唯一幸存的方展博,“狭路相逢”,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场面。

    可惜,丁孝蟹和丁旺蟹都足够冷静,早就在听到方展博来了时,就一人负责一个,拉住冲动派的丁蟹和丁益蟹,丁旺蟹哄着丁蟹,丁孝蟹对着丁益蟹一个警告的眼神,总算摆平了这两个冲动派,在方展博到来前,进入了交易所内。

    就这样,记者们想要看到丁,方两家人碰头,发生口角,冲突的画面,没能得到实现。

    钟维正坐在一旁看着好戏,颜盈无聊的把玩着钟维正的手指,虽然搞不懂钟维正叫她来的用意,但还是乖巧的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陪在钟维正身边。

    看到两大主角都入了场,钟维正才站起身,任由颜盈抱着他的手臂,缓步向交易所走去。

    ……

    环球大厦后侧,货梯处,一群壮汉忙忙碌碌的将大桶油漆,水泥,墙壁胶,脚手架等等建筑物品,运送入货梯内。

    一旁jose和穿着黑色西装,胸口带着安保经理名牌的人,抽着烟,随意的说着话。jose吐出一个烟圈,悠然说道

    “阿民,该交代的,我都已经交代完了,这次是老板吩咐下来的任务,你一定要做好,不要出任何差错,要是让飞全在老板面前丢了面子,我第一个让你好看。”

    被jose成为阿民的安保经理,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

    “jose哥,你放心,这里的安保都是我们的人,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保证不会出任何差错,绝不会让飞全哥在老板面前丢面子。要是出了一点差错,不用你动手,我直接拿我马子的内裤吊死自己。”

    jose笑着扇了阿民后脑一下,笑骂道

    “玛德,难怪你叫咸湿民了!连特么死,都要闻着女人的味去死!好了!等事情办完,叫上你手下的弟兄,去旺角的富都第一happy,我来买单,算是对你们的奖励。”

    阿民嘿嘿坏笑,揶揄道

    “jose哥,这次这么大方,是不是因为你把妹姐场子的红牌红姐勾走,怕妹姐找你算账,才大出血请我们去富都的啊?”

    jose一脚踹出,阿民灵活躲过,jose还要追赶,阿民早就小跑出了一段距离,jose只能无奈的笑骂

    “靠,你特么个混蛋,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件事都是特么你传出去的。玛德,记得办好老板交代的事,不然,我就把你的那玩意儿捏爆,让你以后都特么有的看,没得玩。”

    阿民又说了一句“保证不会出任何差错”后,就跑去交代下面的兄弟去了,jose看着阿民的背影,失笑的摇了摇头,拿起了手提电话,拨打了出去。

    ……

    钟维正带着一众人,穿着带有数字的红色马甲低调的进入了交易大厅,找了一个最角落的席位,坐了下来,此时一众人里,除了颜盈和王建军等四个保镖之外,还多了一个飞全。

    带数字的红色马甲,实际上是交易员的基本服饰,区别于交易所工作人员的黑色马甲和黄色马甲,是代表券商,股民客户的交易员,又称出市代表。

    一坐下之后,钟维正便看着方展博和丁蟹开场热身一般的逗着嘴,相互打压对方的气势。颜盈则是从身上的包包里拿出了化妆工具,旁若无人的擦着微小的汗珠,额角,鼻翼,下巴,耳侧,擦干后,再补妆,忙的不亦乐乎。

    这时飞全凑到钟维正的身边,低声的说道

    “正哥,jose刚刚打过电话,那边一切都安排好了!一切按你的吩咐施行,保证不会有任何差错。”

    钟维正眼睛看着方展博和丁蟹的方向,随意的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随即,又好像想到了什么的样子,转过头看着飞全,说道

    “十三妹打过电话给我,jose和那个阿红是不是认真的?如果要是玩玩的话,让他去别的场子泡马子,别动十三妹的人。你也知道十三妹对她手下的人,十分照顾,要是因为jose和那个马子玩够了分开这点事,闹的不愉快,你和十三妹的面子上都不好看。”

    飞全立即回道

    “正哥,你放心,这次jose这小子是真动了心,而且阿红已经怀上jose的孩子,准备过两个月就结婚,已经开始找影楼和酒店了!到时候准备请十三妹做主婚人,jose还说,正哥要是有空的话,一定要去喝几杯。感谢正哥对他的照顾,让他能有今天。”

    钟维正闻言一笑,道

    “告诉jose,酒席的事情,我包了,算是送他的贺礼。过几天我把酒店经理的电话给你,要准备多少桌,你和酒店经理定下就好。对了,你和apple还要准备等到什么时候啊?等到你和apple结婚,我不但包下你们的酒席,蜜月旅行也一样为你们安排,就是想去南极看企鹅,我也一样给你们安排好。”

    飞全笑着回应道

    “那我就先代表我和jose,先谢谢正哥了!我已经和apple商量好,等到她读完夜校的课程就结婚。到时候,我想请正哥给我做个主婚人,正哥你也知道,我老爸早就去了下面买咸鸭蛋,要是没有你,我可能还是街边的烂仔,搞不好在哪次火拼,就被人砍死,也不会有今天。”

    钟维正笑着拍了拍飞全的肩膀,道

    “别说的那么肉麻,虽然我给了你机会,但你现在的成就,也是靠你自己努力拼来的。大家都是自己人,客套,肉麻的话,不用再说,当初砍马超,斗黄金棠的时候,你是我的小弟,挡在我的面前。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是你老大,会一直撑你。”

    飞全有些感动的看着钟维正,钟维正笑骂道

    “玛德,少特么用这么肉麻的眼神看着我,我特么喜欢女人。别在这里婆婆妈妈的浪费时间,快点去把准备好的电视机推到前面去,等搞定了这边的事情,再和大鹰他们一起去找个妞,肉麻来肉麻去,肉麻足整晚。”

    飞全也不在意钟维正的笑骂,嬉笑着应了一声后,便跑去叫人过来搬电视机。

    ……

    交易大厅内的电子板上的即时恒生指数,从一开盘就停在9050点上,一动不动,丁蟹等的有些不耐烦,方展博则表现的有些紧张,忐忑。

    而坐在最角落里的钟维正接了一个电话后,便对着一旁的飞全挥了挥手,飞全小跑到前面,对着守在一台电视机前的安保人员,交代了一下。随后分别守在四台电视机前的安全人员,在一众交易员不解的目光中,一起打开了电视,调到了亚视。

    此时亚视也正好插播了一条财经新闻

    “香江新锐酒店行业女王高凤琴女士,已于刚刚宣布,高钟清泰酒店集团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以每股股价十七块半的价格发售……”

    主持人介绍完大略情况后,电视中的画面一转,换成一个发布会现场,高凤琴正站在台上,面对下面的记者侃侃而谈,道

    “我对香江,香江的市场都很有信心,香江不缺乏奇迹,也不缺乏创造奇迹的人,高钟清泰集团选择在今天上市……”

    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顾不上再看电视中靓丽优雅的高凤琴,也没空再听她悦耳黏糯的细语,全部都被吸引到了恒生即时指数上,刚刚还一动不动的数字正在疯狂跳跃。

    而后,在一众人欢呼中,财经新闻又加播了一段最新的新闻,香江几大商业大亨,霍先生,四叔,李黄瓜,何先生纷纷加大对香江股市的投入,所在公司正在市场上疯狂扫货。

    数字跳的越发快了起来,在一众交易员的欢呼声,叫好声中,从九千多点跳到了一万两千多点。

    ……

    事关命运的大战结束了,方展博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告慰已经不在人世的家人。

    这时一只手将一张纸巾递到他的面前,方展博先是一愣,接着接过,说了一声谢谢后,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抬起头看着陌生高大的男人。

    高大男人微笑着伸出手,道

    “你好,我叫钟维正,和你一样,是这场大战的受益人之一。”

    方展博表现的倒是很淡定,不过眼神中带着几分戒备,站起身和钟维正握了握手,道

    “你好,钟先生,很高兴认识你。不知道钟先生找我,有何指教?”

    钟维正微笑着看着方展博的眼睛,道

    “方先生不用对我这么戒备,我不是你的敌人,从刚刚的那场大战来说,我们还是盟友。我也是受霍叔和四叔的嘱托,送你一点礼物,算是偿还这次的人情。”

    方展博戒备并没有消去几分,假装不在意的回道

    “钟先生言重了!这次的事情,应该是我感谢钟先生和霍先生,李先生鼎力相助,不然……”

    钟维正也懒得和满是警惕的方展博打机锋,绕圈子,直接揽住对方的肩膀,半拖半拽的拉着对方向外走,口中开门见山的说道

    “我这个人喜欢直来直去,况且有陪你这个大男人兜圈子的时间,还不找我的妞一起去庆祝。送你的礼物有三样,第一个,我帮你从国外请来了最好的医生,会诊之下,对你的小犹太的手术,有八成以上的把握,现在人已经在医院,你明天就可以去和对方商量手术方案的事情。”

    听到小犹太的心脏病有的治,方展博兴奋的手足无措,想要发问,却见钟维正示意他先不要说话。接着钟维正继续说道

    “有问题,等一会再说,我现在说下第二样礼物。龙成邦信了你的话,将所有财产投了进去,差点心脏病发,不过不用紧张,我已经提前找人告诉了龙成邦,你玩的只不过是障眼法而已,他的钱实际上还操纵在你手中,所以这次他是大赚了一笔,并没有赔。”

    “不过还是受到了一些惊吓,需要在医院调养一下,好在问题不大,也许你拿着他盼望的收益出现在他面前时,他会恢复的更加快一些。”

    “之后是第三样礼物!”

    说话之间,钟维正已经拉着方展博上了电梯,并按下了顶楼的按钮,钟维正才继续说道

    “我不知道你对报仇的定义是什么?但我觉得,仇人直接杀了,有些太过便宜他们。你也被仇恨折磨了很久了。应该知道这种滋味不好受,尤其是每天,每月,每年的受折磨,那种滋味很不好受。所以我就自作主张,将你的仇人感受痛苦的时间拉长拉长,再拉长”

    “杀人,痛快一时,有些太过简单,也完全无法彻底发泄心中的怨恨,愤怒。诛心其实挺不错的,让仇人在痛苦中活着,看不到尽头,你所感受到痛苦,折磨,让他们每天加倍的感受,效果会比杀了他们好上无数倍。不过决定权在你,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也可以选择直接杀了他们。”

    钟维正说完这段话,电梯已经来到顶层,建筑材料已经将通往天台的路堵上了一半,钟维正拉着方展博走了上来,来到顶层和天台连接的铁门处,门的那边传来猛烈的敲击,撞击,呼喊声。

    这些声音,方展博这辈子也忘不掉,就是这些声音的主人,毁了自己的家,自己的一切,就是他们一个个送自己最亲,最爱的家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方展博脸上一片冰冷,双手捂着的拳头激烈的抖动着,钟维正完全没管方展博的情况,来到铁门前,铁门的上面有一个两指长宽的小窗,被一个小铁门锁住。

    钟维正打开小铁门,露出对面惊恐,仇恨的眼睛,不理会对方的求救,叫骂,钟维正转过身,看着方展博,指了指门外露出的眼睛,道

    “外面的天台,被我装满了防爆玻璃,就算借助普通工具,人力也没有办法打碎。随意你的抽人们,就被困在一个空中监狱中。不过最多只能关上他们两周的时间,减少供水和食物的情况下,日子会很难过。”

    说着就关上了小铁门,接着说道

    “还有,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个朋友,他是赤柱监狱的惩教主任,别误会,他不会帮你做公报私仇的事情。不过他可以指导你找到愿意这么做的人,那些人有无数种方法让那些强上犯,变态,和你有仇恨的人,每天活在噩梦中。不过可能要你付出一点点的酬劳,但一定会物超所值”

    “好了!礼物送完,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方展博神色有些复杂,抿了抿嘴唇,问道

    “为什么要帮我做这么多事情?”

    钟维正耸了耸肩,道

    “我早就说过了,还人情而已。虽然你被我们利用,也帮你报了仇。但一是推你出来做靶子,一次次撕开你的伤口,这种做法确实对你有些愧疚。第二个就是,霍叔和四叔当初确实欠了你老爸方进新人情,这次再利用你,愧疚加深。”

    “而我又欠了霍叔和四叔很大的人情,所以就由我来帮他们还人情,顺便也还我自己的人情。够不够清楚?不够清楚的话,也只能由你自己去想了!没有问题了的话,我就要去和我的妞庆祝去了!你也知道男人在兴奋的时候,总是想和女人一起庆祝的。”

    方展博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指了指铁门方向,问道

    “最后一个问题,他们能受到多久的惩罚?”

    钟维正莞尔一笑,道

    “玩的不太狠的话,十年八年还是有保证的,你也听到了,他们骂起人来中气十足,证明身体十分健康,不像活不了多久的样子。如果你再稍加保养一下,一定会更久。如果他们的心理素质强大的话,玩上三五十年都有可能,应该足够你玩腻了为止。”

    说完之后,钟维正便不再理会方展博,直接向楼下走去,独留方展博在此享受报仇的感觉,听着丁家父子无能的怒骂,无力的挣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