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既是一句告诫,也是十足的威胁!
    琼州鹿城警备区,疗养院内,钟维正懒洋洋的靠在有着太阳伞遮阴的躺椅上,静静听着远处海浪冲刷着沙滩,静静感受着微风拂面,强提着微弱的凉意,努力和燥热的天气抗衡,为人们带来一点点凉爽。

    慵懒的伸过手臂,拿过一旁桌子上摆着尚存一丝凉气的椰树椰汁,叼住吸管,吮吸一口。如果能再加上一段“白嫩丰满,从小喝到大”的广告,那可就更完美了。

    此时的椰树椰汁,虽然牌子是椰树,但却还不是以后的椰树集团,现在还是海罐厂,大约在明年才会正式改制椰树集团。

    其实椰树的乳式广告,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开始的广告还是比较正常的,譬如九六年的时候,就出过一款剧情式的广告,内容是恋爱之类的,里面的人物,包裹的也是极其严实,堪称小清新。

    可能是在那个年代,这种文艺味的广告太过平常,不够出众,没有达到太好的效果,所以才让美工出身的王董事长,走出了不一样的乳,咳咳,路。

    什么摇晃着上树,蹦跳着在海边跑,重点突出式打排球,总之就是在广告界的清流和泥石流之间,硬生生的开辟了一条乳流,和他们在几年后,那条标王广告词“椰风挡不住”一样,让人记忆多年,成为一段可以孜孜不倦品鉴的回忆。

    不过不得不说,就算是多年包装被批评土,广告被评论大打擦边球,椰树还是有其独特牛X之处的。椰树集团独立研究出来的油水分离技术,那可是当时困扰所有饮料企业,制造纯正椰汁饮料的世界性难题。

    椰树集团的工人,就是用了八个月时间,将近四百次实验,生生的凭空研究了出来。这一举动,不仅让当时的海罐厂,扭亏为盈,还一举将椰树椰汁推上国宴饮料的高位,油水分离技术,更是被保密局和科委,钦定为饮料行业唯一的国家级保密产品,与之对等的是云南白药和茅台的配方。

    至于为什么一个椰树椰汁,能让钟维正品味这么久,纯粹是因为无聊。此时虽然琼州被定为经济开发区多年,但离繁华这个词,还差了很远。

    每天待在疗养院内的生活,虽然悠闲,但也略显单调,文昌鸡,和乐蟹,东山羊,加积鸭,味美是味美,满足的也只是口腹之欲,生理上,难免会有些空虚。

    巩伟回了首都,王建军,杨春他们被自己打发回了香江,去保护自己的那些女人和亲人。钟维正之所以还留在琼州,倒不是怕鬼佬们狗急跳墙,对自己不利,主要是为了耳根清净,少一点麻烦。

    要知道肥彭已经请方世和商谈了不下三次,关于怎么低调处理此次事件的问题,甚至有一次,是点名让陆明华,王炳耀参加,共同商议。

    不过效果肯定不是很好,如果不是钟维正错有错着,提前和神州方面沟通,布置好了一切,说不定还真就会成为在公海上失踪的一条亡魂,钟维正自然不会轻易罢休。

    所以作为日常互辱的欧洲兄弟,法兰西又第一时间收到了新的素材,又一次大肆开启了对大嘤帝国的嘲笑,漂亮国也日常凑个热闹,添加点热度,再度为父辞子笑这幕添上一笔。

    ……

    香江,随着事件发展越来越失去控制,关家荣也变得烦躁不安,他倒不是为大嘤被辱而着急,亦不是失望钟维正能够顺利逃脱,他焦急的,是他派出去准备搞定查普曼的杀手,到现在也没有传来查普曼的死讯。

    要知道,他此时参与进来的信息,只有查普曼一个人知道,只要查普曼还活着,就随时有可能将他暴露出来。后果,自然是要面对钟维正激烈的报复,不死不休的那种,既是他不死,钟维正绝对不肯罢休。

    整件事,他参与的很隐秘,可以说,除了查普曼外,没人知道有他的参与。所以他也一早布置好,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会第一时间安排人,“帮助”查普曼“自杀”。

    但现在派去的两个心腹,迟迟没传来消息,让他坐立难安,搞来的那把为了灭口的黑枪,也不知道是否还有用武之地。甚至已经开始考虑要躲去哪个国家,才能有最大的生存几率的问题了。

    好在但思绪飘到非洲之时,那部特意为了和安排去搞定查普曼的人联络的手提电话,响了起来。关家荣立即手忙脚乱的接听,一开口,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阿年,搞定了没有?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怎么这么久才……”

    话没说完,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口音怪异的男人的声音,道

    “我想他们没办法完成你让他们做的事了!不过,关sir你的目的,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达成!”

    关家荣心中慌乱,但表面却足够镇定的应付,道

    “什么关sir?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姓何,不姓关,你是不是也是渠王啊?是的话,我家里的……”

    电话那头的男人,再次打断了关家荣的话,道

    “大家都是聪明人,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是不会找到你的。关sir,我现在就在门外,不如让我进来,大家一边喝咖啡,一边谈。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反而是来帮助你的。我就在门外,你好好考虑一下,想谈就在五分钟之内开门,不想谈,就不要开门,五分钟之后,我就会直接离开。”

    电话那头的男人果断的挂了电话,关家荣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脸上也再难平静,写满了焦急,矛盾,恐惧,茫然若失。

    挣扎了两分多钟,关家荣还是决定开门,因为不管对方所图的是什么,只要有所图,就证明着自己对于对方来说,是有价值的,有价值的人,对方自然不会让他轻易死去。

    关家荣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深吸了几口气,步履沉重的走到门前,打开了门。门外果然站着一个戴着墨镜,草帽,看起来无比平凡,普通的鬼佬。

    鬼佬看到关家荣打开了门,嘴角牵起了一丝微笑,脱下帽子,放置胸前,说道

    “关sir,果然是聪明人,我相信我们以后的合作一定会非常愉快的。”

    关家荣审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鬼佬,并没有回话,而是侧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在对方进入房间后,关家荣又左右看了看走廊,确定没人后,立即关上了门。

    ……

    警务处副处长查普曼死了,就在他匿名买下的房子里,吞枪自杀了。

    大嘤驻香江部队司令柯林斯少将,海军部主管霍奇尔上校,在基地看押室,被看守士兵枪杀,其中还包括另一名和他一起看守两人的士兵,也被他开枪杀死。那名开枪连杀三人的士兵,也在其他人赶来前,吞枪自杀。

    事后查明,杀人的这名士兵是盖尔人,很可能和盖尔人组织的某个反大嘤的秘密组织有关。

    又经过大嘤方面的高度重视,不但派来了苏格兰场的刑侦人员,甚至还有五处和六处的人,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历时两周的调查后,将他们调查处的结果公布了出来。

    这次事件,完全是一个叫做赤枝骑士团的盖尔人非法组织搞出来的,柯林斯在后勤部门动手脚贪污的事情,以及查普曼和一些香江的商人进行私密交易的事情,被赤枝骑士团的人查到。

    而后便以此威胁他们合作,策划了此次事件,意图将船上的古董和钱劫走,充实他们和大嘤对抗的资本。

    公布完之后,背锅侠肥彭再次登场,言辞恳切的向神州方道歉,并肯定了西九龙总区,以及总区重案组的工作。然后就没然后了,事件也就在这里画下了停止符,甚至都没给刚刚回到香江的钟维正报复的机会。

    因为表面上操纵一切的幕后黑手,都死了!只剩下一个不知真假的赤枝骑士团,不知藏在哪个角落,如果钟维正真的将目标放在赤枝骑士团身上,不知道那群大嘤鬼佬会高兴成什么样子呢!

    唯一活着受到处罚的,只有倒霉的邓新南了,被降职调去了大澳警署,这次可真的是“守水塘”去了!被降职去了离岛区,后台又死了,再加上王炳耀参了一手,在王炳耀和方世和退休前,邓新南是没有再调回市区的机会了。

    他也在私下里找过方逸华,想要用求婚这招,转投方家,但被看透了他的方逸华无情拒绝,更是连帮他求情的要求,都没有答应。他在最后无奈之下,只能灰溜溜的跑去了大澳赴任。

    方逸华也大彻大悟,不再迷惘于过往的感情,在王炳耀的撮合下,和自己的老爸方世和认了错,重新回到了方家。连方芳芳给她安排的相亲,都同意了下来。

    而这个相亲对象还和钟维正有关系,在经历综合考虑之下,排除了强势的马军,何尚生,这个人选落在了看似憨厚,老实的肥龙身上。

    毕竟方逸华那么强势,另一半弱势一些,才会少一些矛盾。

    于是刚刚回到香江的钟维正,我被强按上了一个新任务,就是带着肥龙去和方逸华相亲。好在只是把人带去,剩下的事情,由肥龙和方逸华自己谈,也不会太过尴尬。

    不过,钟维正没想到,陪同方逸华来的,竟然会是方洁霞。在方逸华和肥龙见面,相互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后,钟维正和方洁霞就被性格强势的方逸华打发走,理由就是相亲,还是谈恋爱都是比较私人的事情,不习惯有人在旁边看。

    就这样,钟维正和方洁霞离开餐厅,来到了一旁的停车场,方洁霞借口是坐方逸华的车来的,自己并没有开车,自然而然的上了钟维正的车。

    钟维正也没有拒绝的意思,扣好安全带后,转过头,看向副驾驶的方洁霞问道

    “亲爱的madam方,要我把你送去哪里?”

    方洁霞平静的看着钟维正,反问道

    “你准备去哪里?”

    钟维正微笑着,回道

    “如果你允许我们只发生肉体交流,不产生感情羁绊的话,我想我会马上飞车去最近的酒店,陪你在房间里待到明天上班之前。假如有需要,明天下班后,可以再约。如果你不允许的话,那就把你送到你要去的地方后,去找某个女友,过完今天。”

    方洁霞眼中闪过气恼,深吸了一口气后,语气微冷的讽刺,道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是个混蛋!”

    钟维正不在意的一边发动汽车,一边回道

    “这样也不错,至少我还有一项称得上是纯粹的事情。”

    方洁霞转过头,看向车窗外,不再面对钟维正,道

    “麻烦,送我去九龙塘广播道亚视大厦,谢谢!”

    钟维正回了一句好后,转动方向盘,重新换了另一条路,向广播道赶去。车内一片沉默,两人谁都没再说话。

    一直到亚视大厦的大门前,方洁霞才开口,说道

    “黄sir,想要重新追求我!”

    钟维正手指在方向盘上敲动着,问道

    “你是想要我祝福你?还是想我去打的连他妈都不认识他?”

    方洁霞没说选哪个,只是留下了一句

    “我心情好多了,祝你也有个好心情!”

    说完后,便径直下了车,走进了亚视大厦,嘴角的那抹笑容,说明着她此时的心情,确实不错。

    钟维正看着方洁霞的背影,莞尔一笑,微微摇了摇头。

    ……

    北区总部,关家荣挂着一脸谦和的笑容,一路上,无论谁和他打招呼,他都会笑容亲切,温和的回应,遇见相熟的人,还会聊两句家常,鼓励两句,显得无比亲切和蔼。

    在吩咐了一名文职女警帮他泡一杯咖啡,送到他的办公室后,关家荣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椅上,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开始工作,而是拿起放在桌子上,今天的报纸,看一看有什么重要的内容。

    当看到专案组公布出来的报告后,关家荣松了一口气,身上的重压也轻了一些。但仅仅只是几秒钟后,关家荣的心思又飘到那个自称为五号的神秘人,以及他的那些话

    “我不需要你去做什么,你现在的任务就是保持耐心,保持低调,在必要的时候,我才会联络你。”

    “我知道你和钟维正的矛盾,但我希望你能够放下,不是每一次阴谋,都能不被人发现疑点的。钟维正就想一条猎犬,一旦被他发现的疑点,他一定会死死的咬住不放,直到将你撕碎为止。”

    “安心的待在北区,我会让我们的人关照你,你只需要专心工作,对我一个人负责,其余的事情,我们不会让你参与。你的任务就是耐心的等待,隐藏,直到我有任务交给你。”

    那天五号和他的交流并不长,也没有什么太重要的内容,就是安抚住他,让他耐心的等待下去。简单的说了几句后,便离开了,不过关家荣还是大致直到了他为谁工作,也可以说,他根本没想隐瞒,用的代号就代表了一切。

    五号,mi5,军情五处,既是代号,也是在宣示背景,能量。其实是最后五号留下的那句

    “不要试图抵抗,最好老实的按我说的做,我们有你难以想象的能量。记住,你不是特殊的那个人,也不是唯一的那个人。”

    既是一句告诫,也是十足的威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