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是不是要比一比谁脑袋硬?来啊!赌一下!
    “王sir,钟维正,他越界了!明明说好,在限定时间内,行动由约翰和B组负责,约翰已经布置好了整个行动计划,还请了九龙城警署的同事协助。因为顾虑到当时高天立,雷芷兰身处闹市区,周围有很多无辜市民,为了不造成无辜市民的伤亡。所以才暂缓行动,想要等对方到行人稀少的地方,再动手。”

    “可钟维正他们,完全打乱了约翰的计划,而且在大庭广众,周围有那么多无辜市民的情况下,动手抓两名持枪悍匪,一旦发生驳火,很可能造成不可控制的伤亡,更会让警队的名誉受损。他这样做,不仅是对你不尊重,破坏同事的计划,还不顾市民的安全。”

    “完全是只看重个人利益,以自我为中心,丝毫不考虑警队的名誉,警队的团结,我认为他不但没有功劳,还应该给予警告,或是停职反省的处罚,不然,以后每个人都像他一样,不顾上司的命令,擅自行动,造成的后果,谁来负责?”

    周警司一番激动的慷慨陈词,实际上就是甩锅,毕竟是关系到他职业生涯的事情,二十几年的努力,才爬上高级警司的位置,怎么能轻易放弃呢?

    至于当初大义凛然的拿出自己的职位,来对赌王炳耀的承诺?只要咬死是钟维正没按照王炳耀的承诺,提前动的手,哪怕只早动手了一分钟,承诺都不算完成。还有其它的那些,譬如错误确定高天立和雷芷兰的所在位置,完全不是错误,而是计划的一部分,是趁高天立和雷芷兰不在他们的藏身之处,收集更多的证据,查获武器和危险品,避免出现意外,流入其他人手中,造成其它刑事案件。

    用两句成语来形容的话,一个是高瞻远瞩,一个是防患未然,预防为主,化被动为主动,将可能造成犯罪的萌芽,抹杀在襁褓中,谁又敢说错呢?

    而且,周警司也说明了,他们早就知道高天立和雷芷兰会在九龙城出现,还特意请了九龙城警署的同事帮忙,一起布置抓捕行动。只是不想造成骚乱,伤亡,才没有第一时间动手,被钟维正抢了先手,带走了人犯。

    非战之罪,完全是钟维正不守规矩,枉顾无辜市民安全,鲁莽行动的责任。

    简单来说,当初周警司的保证,对赌承诺,说得有多么大义凛然,慷慨激昂,现在的狡辩,会更胜上三分。一旁的约翰,梁警长,自然是赌咒发誓的为周警司的话做保证,掏出各种所谓的证据来极力的为周警司证明着他说的正确性。

    其中就有关于逮捕高天立,雷芷兰的手画,加上之前收集到的照片,做成了行动布置图。别问为什么没有当时现场的照片!相机集体宕机,没办法用!不敢轻举妄动,害怕会打草惊蛇!马上就要匠人逮捕,还拍那些没用的照片,浪费时间干什么?

    总之,就是借口,理由多多,喜欢哪款,自己选,反正就是已经布置好了全部计划,是钟维正突然出现打乱了一切。而且为了顾全大局,我们也并没有出面阻止钟维正,他才能顺利带走人犯。

    当然,九龙城警署的证供也必不可少,反正九龙城警署的邓sir从加入警队不久,就投入了亲大嘤派的怀抱,他又怎么会不站同是亲大嘤派的周警司,约翰一方呢?

    但无论周警司怎样说,王炳耀依然毫无所动,脸上的表情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任凭周警司和约翰配合着演戏,一句话都没有说。

    等到周警司说的差不多的时候,王炳耀才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茶,似笑非笑的看着周警司和约翰等人,摆了摆手,满是讽刺的意味,说道

    “你们的考虑,还有整个行动计划,确实很全面,很有,“说服力”,但人是A队抓的,现在就关在A队的口供房里,进行审问。我总不能凭周sir你的几句话,还有约翰的那份,“很精致”的行动计划图,就抹杀A队的功劳,还要让人家为你们所说的被破坏的行动负责,停职反省什么的。岂不是功过不分,赏罚不明?如果大家都这样做,以后谁还会卖力查案?干脆学着雷洛时代一样,抓人顶人头好了!”

    站在周警司身旁的约翰,看到周警司背在身后的一只手,死死的握着拳头,甚至都有些微微的颤抖,可见他现在的心情。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是看不出任何愤怒,不满的情绪,可见其城府和忍气功夫,修炼的,还不到家。

    周警司还要辩解,却被王炳耀打断,道

    “周sir,我也只是比你大了几岁而已,还没到老眼昏花,是非不分的地步。对了!最近媒体上的风向,对警队有些不太友好,所以方处长想要尽快扭转舆论的方向,正好有了这么一件有噱头的案子。我已经将关于案子的资料,还有报告递给了方处长。有什么要说的,去找方处长吧!有些事,现在已经不是你、我能够说的算的了!”

    王炳耀最后一句隐含的深意,周警司自然能听得懂,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而后敬礼,转身离开了王炳耀的办公室。连周警司这个大将都离开了,约翰和梁警长这两个小卒子,哪里还敢留下,匆匆的敬完礼,急忙向周警司追去。

    待所有人离开之后,王炳耀按下答录机,吩咐坐在外面工位上的玛丽道

    “玛丽,让阿正那个衰仔来我的办公室一趟。嗯,记得提醒他,上次的那些点心不错,让他再带几盒上来。”

    答录机那头玛丽忍着笑意,回了一声是后,王炳耀满意按下按键,挂断了通讯。

    ……

    九龙湾伟业街,兴记茶餐厅的门被推开,一个皮肤黝黑,平头,憨厚中带着几分油滑的男人,满面忧虑,矛盾之色的走了进来,叫了几分外卖后,便借了茶餐厅一旁的电话回call

    “喂,邓sir,我是小黑!甫光抓了巩伟的儿子巩固,就是九龙湾黄氏,不能轻举妄动是什么意思?甫光是疯的,就算他没有证据证明巩固和巩伟有关系,也一定会杀了巩固的,巩固还只是个孩子。你们,我特么不理解,一个孩子的命,还没有你们那个该死的行动重要?”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不管巩伟有什么目的,他救了我两次,难道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儿子被甫光干掉?甘霖良的大局为重,姓邓的,别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我,当我吓大的?大不了,大家一拍两散,我去蹲几年苦窑,几年之后,林狈还是一条好汉。”

    “呼,ok,就按你说的,我通知巩伟回甫光那里,趁机救孩子,你派人在附近接应他们。不用担心我,像我这样的废物,看错人,又有什么奇怪的?甫光不是一样对巩伟很器重,他不会怀疑到我身上的。好的,就这样,你快点派人来,九龙湾黄氏商业大厦,我也要快点回去了!以免甫光怀疑。”

    挂上电话后,小黑刚准备打第二个,听到老板提醒他,外卖已经装好,小黑又笑着回道

    “等一下,还有一个电话要打,马上就好!”

    接着再次拨打电话,给巩伟留言,让他尽快赶回黄氏大厦,有急事。再次挂上电话后,又向老板借了一支笔,在其中一个饭盒上写上坏人两个字,想了想又加上了一个箭头,然后把这个饭盒上的插舌撕掉,和老板要了一个皮套拴好,放回装着外卖的袋子里。

    做完这一切后,小黑才总算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道

    “拎周骂,就做这一次烂好人好啦!以后就算打死我,都不会再做内!”

    ……

    九龙湾,黄氏商业大厦三楼,宝光外贸公司,虽然是在室内,但甫光依然没有脱下他标志性的墨镜,白手套,仿佛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样,一刻不能离。手指在玻璃面的餐桌上无规律的敲动着,坐在他身旁的巩固,很懂事,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只是偶尔控制不住孩童天性,眼睛隐秘的向四周扫来扫去,打量周围新奇的布置。

    阿星和火龙一左一右,一个坐在甫光的旁边,一个坐在巩固旁边,两人相对而坐,各自拿着报纸杂志,无聊的翻动着。

    小黑带着宵夜归来,也让几人放下了手中的事,拿啤酒的拿啤酒,摆外卖的摆外面,总算让刚刚凝滞的空气,重新动了起来。

    但在巩固接过外卖,没有忙着吃,出现停顿的一个举动,引起了甫光的注意,看似好像平常的关心一样问道

    “怎么不吃啊?”

    巩固机灵的以一个纯真的笑容,对着小黑的感谢,蒙混了过去,并暗暗调整了饭盒的方向,还用一个小手,护按着饭盒盖,以免上面的字迹被甫光看到。

    开始时,小黑还十分紧张,怕巩固掩饰不住情绪,会被甫光发现端倪。但看到小小年纪的巩固,居然应对得当,便也就放下了心来,拿出香烟,想要缓解一下心中的紧张。

    可还不等他打着打火机,却看到甫光对着他身后,招呼道

    “巩伟,这么晚才回来啊?到哪去了?过来吃宵夜啊!过来啊!”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突然看到巩固出现在这里,巩伟还是本能的愣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回了一声

    “好啊!”

    坐下之后,巩伟便装作茫然无知的,对着身边的小黑问道

    “喂,怎么有个小孩在这里?”

    小黑此时才压制着紧张,装成平常的样子,点燃了香烟,刚想配合着巩伟把话圆过去。不曾想,甫光笑着一拍巩固的肩膀,装作奇怪的抢先问道

    “他也姓巩啊!巩伟,是不是你儿子啊?”

    巩伟淡定的从外卖中拿了一小块切好的牛排,抬头,笑着与甫光对视,道

    “是啊!”

    出乎意料的直接回答,却让甫光一愣,接着嘴角咧的更大,饶有兴致的看了看一脸平静笑容的巩伟,又看了看惊讶的长着嘴巴的巩固,而后一边神经质般的哈哈大笑,一边鼓着掌,赞许道

    “好,很好,巩伟,我没想到你这么有种!我听说这个孩子的爸爸,是神州派来警察,你是他的爸爸,那么你就是那个警察了?”

    巩伟摊了一下手,回道

    “就算我说我不是,你难道会相信?”

    甫光继续着他神经质般的大笑,微微摇了摇头,一只手抓住了巩固的脑袋,道

    “巩伟,我真是越来越欣赏你了!做警察有什么好?一个月才几百块,不如安心的跟着我,我可以给你几百倍!”

    巩伟瞥了巩固一样,巩固很懂事的回给他一个坚强的眼神,而后,巩伟才看向甫光,回道

    “钱,谁都喜欢,但拿了那些烫手的脏钱,我怕我会睡不着!”

    甫光啧啧了几声,一脸惋惜的说道

    “我是真的很欣赏你,其实钱,没有脏或不脏,就算是沾满了血,也一样花得出去。但是人,就分好人,坏人了!做好人,掣肘太多,做坏人,就要自由很多了!譬如,你如果不答应为我做事,就要亲眼看着你儿子被我打死了!你说是你儿子的头,会不会和你的嘴一样硬呢?”

    此时已经图穷匕见,双方也不必再有丝毫遮掩了,一左一右的阿星和火龙,已经掏出了手枪,将枪口对准了巩伟的脑袋。只要巩伟有一点异动,两人就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甫光也满脸得意,抓着巩固脑袋的手,正在慢慢收紧。

    这时,一个男声突然响起

    “在你确定他儿子的脑袋够不够硬前,我也有足够的时间,测试一下你的脑袋,有没有子弹硬。你最好把孩子放开,不然就赌一下我的枪法够不够准,能不能一枪打穿你的脑袋?还有,那两个拿枪的白痴,首先我们是警察,然后我们比你们人多,枪多。你们两个还特么不把枪丢掉,老实蹲在地上,难道是想我们在你们身上多开几个洞?”

    “甫先生,有空的话,就多教教你的小弟,一个两个都傻乎乎的,怎么出来混的啊?阿军,肥龙,阿生,把拿枪的那两个白痴铐上。至于甫先生就不用铐了!他也许会说他和那两个白痴不熟。甫先生,作为现场的目击证人,你一定不会拒绝和我们回警署配合调查吧?”

    甫光哈哈干笑了两声,看着突然出现控制了全局的钟维正,道

    “当然没问题,不过这位阿sir,你不介意我现在打一个电话吧?”

    钟维正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回道

    “随便,我可以给甫先生三分钟的时间。如果不够的话,那就只能麻烦甫先生到警署后,再打了!小鬼,别发呆了!赶快过来吧!那些吃的东西,都是用脏钱买的,不干净的,小心吃了拉肚子。等会我让人给你买些更好吃的,过来吧!”

    巩固本能的看向巩伟,见巩伟笑着点了点头,才一脸开心的跑到钟维正面前,很有礼貌的说道

    “谢谢叔叔!”

    了解巩固这个孩子乖巧,懂事的人,又有哪个会不喜欢这个孩子呢?钟维正笑着摸了摸巩固的头。

    甫光也知道今天这趟警署之行,避免不了,拿出电话打给了李楠,道

    “大姐,是我,我这里来了几名阿sir,要带我回去协助调查。没什么大事,小事而已,就是我的两名员工,拿着两把有牌照的枪,和人开玩笑,都是误会而已。好的好的,我明白,你放心,嗯嗯,麻烦大姐了,我等你的人来。哪个警署?负责的阿sir是谁?”

    甫光举着手提电话,看着钟维正,钟维正指了指胸口挂着的证据,道

    “西九龙重案组高级督察,钟维正。记得提醒你的那位大姐,最好带齐文件,仅凭律师的那张嘴,我是不会放人的!”

    ……

    山顶道29号,原本是上任警务处鬼佬处长的住宅,自从因为石岗军营案的影响,上任警务处长被调回本土后,查普曼便搬来了这里居住。

    但此时的查普曼没有了平时的所谓绅士风度,一脸怒火难消的样子,对着电话那边的邓sir大声训斥着

    “哦,该死的!邓,你到底是怎么做事的?我说过很多次,一定要盯好那些该死的盗贼,时刻不能放松警惕。为什么他还会被西九龙的那个该死的钟带走?那个该死的钟,到底是发现了什么证据,把人抓回了警署?持械?厚礼蟹!那,嗯?是盗贼甫的手下持械,和他没有关系?”

    “ok,ok,这是你今天带给我那么多坏消息中,唯一的好消息。西九龙的事情,你不要参与,也不要派人去打听,不要扯上任何关系。我会让其他人注意情况的,你只需要安抚好你的那个线人,不要让他乱说话。记住你是为大嘤帝国服务的皇家警察,不能被该死的小偷玷污了你的荣耀。”

    “该死的小偷,就和下水道里的老鼠一样,都是最肮脏的存在,不能和光荣的皇家警察有任何关系。永远不要相信肮脏的老鼠,会感恩,会闭上嘴巴,只有埋在地下腐烂发臭的老鼠,才会让人放心,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ok,邓,我欣赏你的,善,嗯,哦对,善解人意,处理好一切,你的能力,只有在更高的职位上,才能得到发挥。我保证,那一天,不会太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