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白天你做雌雄大盗抢别人,晚上你做雌盗抢我
    “周sir,交赎金的地点在湾仔,我不认为不请熟悉环境的湾仔同僚帮忙,而是由不熟悉湾仔状况的陈sir的B组来帮忙,是一个好主意!”

    钟维正不卑不亢的和周警司对视,提出了自己的不同意见。

    而周警司却是不予理会,淡漠的回道

    “这个案子,一直是陈sir的B队在跟,他们对高天立的情况,足够了解,可以依照高天立的反应,第一时间预判高天立的下一步动作,这点是湾仔同僚们不具备的。而且他们已经提前去交赎金的地点踩点,摸清了周围的情况,对环境和目标人物都有了足够的了解,我相信陈sir和B队的同事,是比湾仔同僚更适合的选择。”

    钟维正依然盯着周警司的眼睛,语气强硬的继续说道

    “我会保留我的意见,另外,我也会在事后的行动报告上记录下这件事!”

    周警司的神色,没有一丝变化,淡淡的开口,道

    “那是你的权利,现在你可以带着你的下属出发了!另外,告诉你的下属,由于你要负责交赎金,无法指挥,现场的指挥权,会由约翰负责。还有,现场所有的行动人员,都要接受约翰的指挥,包括你”

    钟维正不忿的凝视了周警司一样,立正,敬礼,恨恨的回道

    “yes,sir!肥龙叫兄弟们上车,去预定地点埋伏!到达现场后,听从、约翰、sir、的指挥!”

    说完后,钟维正负气离开,和周警司又又又一次不欢而散。

    在警署的停车场,钟维正在上车前,与心照不宣跟来的阿玲对视一眼,故意大声说道

    “案子这边,你不用担心,抓到人,有肥龙他们审问就够了!放你几天假,去医院看看你的远方表姐吧!大家都是亲戚,人家那么远的跑来香江,又是生cancer,你也应该多照顾一下。这是左医生的名片,你可以带你表姐去找他,他会帮忙安排专家会诊的事情。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打给我。”

    阿玲心领神会的回道

    “谢谢,钟sir,等我安排好我表姐的事,会把落下的工作,补回来。”

    钟维正摆了摆手,示意阿玲去忙自己的,而后转身上了自己的车,跟着肥龙等人的车,一前一后驶离了西九龙总区总部。

    站在原地的阿玲看着钟维正等人的车子渐行渐远,正准备转身回办公室收拾一下物品,赶去医院时,身上的电话响起

    “你好,左医生?没打扰,我刚好空闲下来,正准备去医院,我表姐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她在神州好像也没有接受过正规治疗,只是用了一些民间的偏方,好像是一直有喝蚂蚁做成的汤,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哦?那是不是手术后,治愈的希望更大一些?好好,谢谢你了,左医生,好的,一会见面聊!”

    ……

    港岛区,宝云道公园,钟维正背着装着赎金,比正常背包要大一点的背包,到达了指定的凉亭,眼神巡视了一下四周,埋伏的警员,或是装成路人,或是伪装成小贩,都在附近暗中监视。

    听到一个大一点的背包,是否感觉有点迷惑?其实也不比迷惑。

    一千万港纸,听起来很多,实际并没有多重,一千块的金牛,新钞在一点三克,到一点四克,一千万就是一万张,13000克左右,换算一下,就是二十六斤左右。只不过金牛的尺寸照比日后的一百元人民币要长了八毫米,宽了四点五毫米,所占面积要大一点而已。

    所以一个大一点的背包要装下一千万港纸,完全是正常的,但前提是,一定要比小学生的书包大。

    不过就像以往和绑匪约定交赎金的戏码一样,第一个给的,往往不会是真的交赎金的地点,只是等了几分钟,钟维正就收到了高天立打来的电话,让钟维正在限定时间内,赶到中环附近的香江动植物公园。

    由于怕高天立会在附近监视,所以埋伏在这里的人手,只能动用一部分装作路人的警员,和外面准备的预备队,一起赶去香江动植物公园,扮做小贩的警员,还要留在这里。

    接下来,自然又是一番折腾,一部分警员为了不打草惊蛇,自然也没办法再跟,从香江动植物公园又到半山扶手电梯,之后再跑到国际金融中心广场,没等停留两分钟,又被通知到皇后像广场。

    埋伏跟踪的警员,被折腾的七零八落,最后只剩下B队的陈森带着B队的三名警员,还有马军和何尚生,还一直吊在钟维正的左右,来到皇后像广场,剩余的警员,在约翰的指挥下,准备等待命令,提前向下一个地点集结时,却没想到,皇后像广场就会是最后的交赎金地点。

    就在钟维正等着高天立下一个通知电话时,一群抗议的人群正好经过,钟维正也被卷入其中,在人群中见到了高天立,钟维正看似好像在用言语拖延着高天立,实际上,是在用眼神为高天立指明没有警员埋伏的方向。

    两人心领神会,钟维正交出装着赎金的背包,高天立接过后,直接向钟维正眼神示意的方向逃跑,而因为人群的阻挡,只有陈森一个人成功的追在高天立的背后,而且陈森对于钟维正提醒的,为了人质安全,别再追的话,更是充耳不闻,径直向着高天立逃跑的方向追去。

    陈森的一番冲动,自然也连累的钟维正也要跟着追上去,当然,这并不是怕高天立会被陈森抓住,就算是陈森抓住了高天立,也会有“同伙”威胁警方放人,不然雷芷兰就会被撕票,至少会有口头威胁。

    陈森追,是为了抓人,钟维正抓,只为看起来合理,两人就这样吊在高天立身后十几,二十几米外,追了两条街,在爱丁堡广场附近时,眼见距离接近了一些,陈森也不理会在场市民众多,公然掏出手枪,对着逃跑的高天立,大喊道

    “高天立,站住,不然我就开枪了!”

    但现场这么多人的情况下,高天立也根本不相信陈森真的会开枪,依然不管不顾的逃跑,只是没想到陈森真的特么敢说到做到,当场真的开枪,不知道是因为大脑缺氧,没有意识到在这种情况下,开枪的后果?还是对自己的枪法信心太足。

    几乎没有多少思考,果断的按下了扳机,一声枪响过后,高天立惊愕的回头,接着又看向自己双臂扶着中枪的那个女学生,满脸的不可置信,和他一样不可置信的还有开枪的陈森,以及在陈森开枪前一刹那,努力撞开陈森,导致陈森枪口偏了几分,打在女学生手臂,而不是胸口的钟维正。

    不过高天立和钟维正很快从惊愕中反应过来,高天立继续逃跑,钟维正连忙上去查看女学生的情况,就惨叫,痛呼的音量来说,距离吃席,还差longlong没ago。

    ……

    “钟维正,这次的失败,你要负全部责任,你为什么没有拖住高天立?那么快就把赎金交给了他,只要一分钟,甚至三十秒,阿森就可以带着人,抓住高天立了。都是因为你,使我们所有人的努力白费了!我会向上头汇报一切,你最好祈祷高天立收了钱就会放人,不会伤害人质。不然,你不仅会被踢出警队,还会被送上法庭!现在滚出去,这个案子很你无关了!你被停职了!getoff!”

    约翰无论是为了推卸责任也好,还是为了趁机训斥钟维正也罢,反正从嘴巴里蹦出的话,每个字都带都带着怒意,气势十足。

    不过,这种气势只维持到这句话结束后一秒。因为,周警司已经疾步走进了办公室,不耐烦的一挥手,打断了约翰想要敬礼问好的举动,直接切入正题问道

    “钟sir,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现场的枪击案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根本没有按照原计划拖住高天立?我需要你的解释!”

    约翰刚想要抢先开口,却被周警司一个饱含怒火的眼睛,瞪得憋了回去。钟维正则是一脸戏谑的看了约翰一眼,开口说道

    “经过约翰sir的周密布置,等我在皇后像广场见到高天立时,只剩下了五名警员埋伏在附近了。现场环境杂乱,抓捕人手不足,最重要的,是高天立并不是一个人,他还有一个同伙正在看守人质,是一个女人。我怕抓了高天立,会导致他的同伙伤害雷小姐,所以只好叫赎金交给他。”

    “原本我是打算将这一消息通知其他人的,但B队的陈sir,根本不理会我的阻拦,执意去追高天立,甚至不惜在人员混杂,大量市民存在的环境下开枪,导致一名市民受伤。在约翰sir到场后,甚至回到警署后,我两次和约翰sir说明现场的情况。”

    “但约翰sir,根本不理会,甚至连听完我说明的时间,都不给我,执意将失败的责任推到我身上,不惜以上司的身份,压迫我,要我闭上嘴。所以我也懒得解释,我准备以书面报告的形式,将所有行动的细节,递交给总区,警务处。包括约翰sir对行动布置的不合理,陈sir私自行动,在公共场合下露械,非法开枪。还有,关于我作为行动指挥,被剥夺指挥权的事情。”

    “既然约翰sir,不想听我的解释,那就请他自己去和总区,警务处解释吧!请问周sir,你还有没有其他吩咐?没有的话,我想现在回我的办公室收拾东西,准备按照约翰sir的命令,接受停职的命令,等待上头的通知。”

    周警司厌恶的瞥了一眼约翰,随后,便强笑着安抚了钟维正几句,并以行动主管的身份,驳斥了约翰对他停职的命令,要求他继续对雷芷兰被绑架的案子进行调查。

    最后,还怕钟维正会不接受命令,执意退出案件调查,特意打给王炳耀,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特别说明了一下,B队的陈森可能要接受调查,没办法再主持重案B组的工作,唯一对绑架案足够了解的,也只有钟维正了。

    经过和王炳耀的一番伏低做小,周警司总算说动了王炳耀,王炳耀也在电话中和钟维正沟通了一番,而后钟维正才接下命令,敬了一个礼后,面无表情的回了重案A组。

    在钟维正离开后,原本脸上还强挂着笑的周警司,再也挂不住了,满脸阴沉,将差点搞砸一切的约翰大骂了一顿,最后,更是抓着约翰的衣领,满脸寒霜的警告他,道

    “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上面给我们的任务是用这个案子拖住钟维正,拖住,你明不明白?不要自作聪明,不要再搞出其它事,不然,不用上面动手,我就会先把你这个杂碎撕成碎片,丢到海里喂鱼,你听懂了没有?”

    看到约翰一脸惧怕的连连点头,周警司才恨恨的一甩手,放开了约翰的衣领,吩咐道

    “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陈森身上,B队和其它警员会由你管理,然后,由你配合钟维正继续营救雷芷兰,我只有一个要求,无论钟维正怎么要求人手支援,你都要找借口拖延,总之这个案子能查多慢,就要查多慢,最后能不能破案都无所谓,只要能拖住钟维正,至少两个月,不能让他从这个案子脱身,明不明白?”

    约翰哪还敢有一丝反驳的意思,只剩下点头点头,再点头了。见约翰彻底老实下来,周警司忍着厌恶,放缓了语气,将一个甜枣送上

    “上面的人已经承诺,只要做好了这件事,一年后,你即使接替不了我的位置,也可以调回港岛,坐上某间警署署长的位置,做好点,未来的约翰警司。”

    送完甜枣的周警司,在一脸憧憬的约翰肩膀拍了拍后,也离开了约翰的办公室,独留约翰站在原地想象着脑中的美好未来。

    ……

    坪洲海岸边,原本的平静被一阵快艇的引擎打破,高天立操持着快艇,钟维正则是悠闲的欣赏着海岸上的景色,一座小码头,连接着一栋两层石屋,四周都被绿树林荫包围,方圆几里之内,只剩这一户人家。

    这里是高天立身为疍家原住民老婆娘家留下的祖屋,十分隐蔽,除了高天立夫妇知道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人知道。当然,现在可能要加上钟维正和被绑架的雷芷兰的名字了。

    停好了快艇,高天立一边腼腆的笑着,一边说着话,无所谓就是感谢的话,还有询问他妻子,孩子情况之类的。

    等打开大门后,高天立神色大变,原本被他绑好的雷芷兰不见了,帮人的绳子也被丢的到处都是,高天立在屋子里到处寻找,而钟维正却早已发现,二楼楼梯上方,真有一个年轻女孩偷偷观察着楼下的情况。

    钟维正笑着站在门口,对着高天立指了指楼上的方向,高天立心领神会,直接顺着梯子爬上了二楼,可当他刚刚露头,便被年轻女孩一脚踢了下来,而后年轻女孩更是乘胜追击,各种高鞭,侧踢,踢在高天立的身上,踢得他毫无还手之力。

    钟维正都不禁为这个年轻女孩,应该是为穿着短裤的雷芷兰鼓掌,动作杀伤力不重要,主要是真心漂亮,很是赏心悦目,尤其是没有了布料的遮挡,莹白细嫩的腿,踢起来,吸溜,简直就是视觉的享受。

    听到掌声,雷芷兰本能的抄起了一旁的折凳,转身警惕的防备着钟维正。钟维正没有说话,只是笑着摊开双手,向外退了几步后,对着小码头的方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雷芷兰眼睛一边警惕的盯着钟维正,一边抓着折凳一步步的向小码头的方向移动,直到她跳上快艇,见钟维正没有任何靠近的意思,她才松了半口气。

    可又看到刚刚被他打晕的高天立,抚着额头从石屋中走出来,她也顾不上再去松另外的半口气了。直接扑到快艇尾部,想要快点打着引擎,逃离。但天不从人愿,无论她怎么努力,引擎就如她这几天无数次祈求的神佛一般,对她不理不睬。

    眼见高天立一脸凶恶的一步步接近,被逼无奈的雷芷兰,只好选择了跳水逃生。只见雷芷兰如灵敏的游鱼一般,扎入水中,接着游了不到十米,便大叫着救命,腿抽筋的话,在海里浮浮沉沉。

    就在她无力的挣扎,沉入水中之前,看到一个雄壮的身影跳入水中。

    当钟维正将雷芷兰就上来后,她已经失去了意识,专业的溺水急救措施,钟维正在警校时就学过,清理口腔,鼻腔杂物,按压腹部排水,如对方呼吸微弱,马上进行人工呼吸。

    第一步,钟维正按照警校教的,第二步,就换成了“前世”学到的,屈腿半跪姿,将雷芷兰面部朝下,俯卧与自己大腿上,拍打起后背,拍打了一分钟左右,见雷芷兰将吞下去的海水,吐的差不多后。

    钟维正将雷芷兰平放在地上,虽然对方并没有什么嘴唇青紫,发白,呼吸不畅这种情况,不过抱着好人做到底的原则,钟维正还是将第三步人工呼吸的也实施了一遍,一遍,又一遍,直到对方睁开眼睛,挣扎着推开钟维正,也侧面的证明,钟维正这番急救是多么有效果。

    雷芷兰一遍嫌弃的呸呸的吐着口水,骂道

    “混蛋,色狼,占我便宜,趁我昏迷非礼我!”

    钟维正一脸无辜的看着雷芷兰,道

    “怎么能随便诬赖好人?你溺水,我给你做人工呼吸,是在救你!”

    雷芷兰愤愤不平的瞪着钟维正,指责道

    “做人工呼吸,为什么还要伸舌头?还说不是非礼?”

    钟维正还是那副无辜的样子,道

    “我只是怕你的舌头乱动,会影响氧气的输送,用自己舌头压着它而已!你看,现在效果这么好,你还这么有精神骂人,说明我的方法是正确的。我救了你一命,不要在意舌头那点小事,我们来研究一下以身相许的事情,怎么样?电影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哎,你别动手,我警告你,哎,女人啊!总是这么冲动,不等别人把话说完!”

    只见钟维正一脸惫懒的笑容,捉着雷芷兰的一只脚腕,缓步向石屋的方向走去,而雷芷兰只能一边叫骂着让钟维正放开她,一边用另一脚蹦跳,被动的跟着钟维正。

    在钟维正三放三捉,次次精准的一招擒住她的脚腕后,雷芷兰也知道自己学的那点跆拳道,在钟维正面前就如小孩过家家一般,不堪一击后,也就老老实实的跟在钟维正的身后,重新回到了石屋。

    回到石屋后,虽然雷芷兰老实下来,不再逃跑,但也一副死不开口,不肯配合的样子,钟维正没有在意,高天立也根本没有在意的意思。

    因为高天立在和雷有财要求,加钟维正进来调查时,就已经决定好,用自己帮钟维正换一份功劳,一是还钟维正就下他妻儿的恩情,二是想要换一笔能够保证他妻儿生活,治疗的钱财。

    雷有财已经向全行散播了他是劫匪内应得说法,搞得他根本找不到工作,所以他在讨要薪水和公积金不成,才会一时气的糊涂,绑架了雷芷兰。

    可是,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他现在的想法,就是用自己的几年牢狱之灾,为家人换取生活的保证,其它的,他也就不在乎了。

    不过,不知道钟维正怎么想的,并没有要急着抓他交差的意思,反而一直在暗中帮他。现在即使见到了雷芷兰,也没有要带着人离开的意思,而是丢了一个文件在雷芷兰面前,让她里面的东西。

    实际上,里面并没有什么重要内容,无非就是雷有财利用一些灰暗的手段,坑害他人,谋取利益的资料而已,其中就有关于高天立走到今天的原因。

    虽然里面的证据详实,但看过之后的雷芷兰,还是一脸激动的说着不可能,她不相信,你们说谎之类的话,就是不知道这些话,到底是在质疑?还是在安慰自己?

    不过,这份资料并没有纠结她太久,因为电视上,一段关于雷有财在公司门口,被人袭击,腹部中了三刀的新闻,拉走了她全部的关注力。

    于是就有了接下来,雷芷兰哭着请求钟维正和高天立放她回去看她爸爸,钟维正趁机提出赌约,如果雷有财真的像钟维正拿出的资料上面说的那样,是个不折不扣的黑心商人的话,就算雷芷兰输,雷芷兰要答应他一个不算过分的要求,反之亦然。

    雷芷兰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她现在想的,只有尽快赶到医院,确定她老爸雷有财的安危,没有任何犹豫,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也就是雷芷兰的干脆,也让钟维正感觉自己开出的赌注低了!有心再加码,但越来越低的底线和为数不多的廉耻,还是阻止了他。哎,还是脸皮不够厚,不够不要脸啊!

    怀着一丢丢的遗憾,在高天立唯钟维正的决定马首是瞻,根本没有表示反对的情况下,给那艘小破快艇重新加上了油,三人一起开着快艇,踏上回去港岛区的路程。

    ……

    被人捅了三刀放血,也依然改变不了雷有财吝啬的习性,再经过手术,缝合好伤口,确定只是有些失血,并没有其它大碍后,雷有财就把原本的港岛私立医院特护病房,换成了现在的九龙公立医院普通单间。

    真可谓初心不改,本色不变啊!也是这样的原因,让跑到私立医院的雷芷兰扑了一空,而后又搭乘的士,赶去了公立医院,才见到雷有财,确定了他只是受到惊吓,有些失血,并没有太大的损伤之后,自然而言的因为高天立的事情,还有理念问题,父女之间爆发了争吵,随后雷芷兰便跑出了医院,一旁的梁警长也只是敷衍了事一般,询问了几句高天立的藏身之处,见雷芷兰根本不理会他,也就懒得再问了。

    甚至连雷芷兰跑出医院,都懒得派人去跟,因为约翰已经和他有过交代,关于高天立的案子,他只需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钟维正自己去查好了!

    ……

    雷芷兰有些迷茫的在街上游荡,当看到一个可怜的阿婆,在街边乞讨时,善心大方的雷芷兰,不但把自己身上的钱给了阿婆,甚至连耳朵上的耳环,都给了对方。

    不过,不了解社会阴暗,险恶的雷芷兰,却是被阿婆好好的上了一课。由于忘记给自己留下车费,雷芷兰就想从她施舍的那个阿婆那里拿回一点车费,不曾想,却被阿婆连喊带叫的污蔑成了要抢乞讨阿婆钱的无良女。

    不仅被一圈围观市民指指点点,更是有两个矮骡子,想要借着为阿婆讨公道的名义,上前言语调戏,占点手脚上的便宜。

    不过他们挑错了人,雷芷兰此时心里充满了委屈,恼火,刚好可以用两人出气,躲过一个人想要摸她脸的咸猪手后,一记踩脚趾,一记撩阴脚,出其不意之下,打的两个男人一时间失去了战斗力。

    就在雷芷兰准备上前再补上几脚,好好教训两个男人之时,又有四个男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奔雷芷兰而来,满脸的不善。

    雷芷兰一看情况不好,立刻转身跑马路对面跑去,而那四个男人也跟着追了上来,后面那两个被雷芷兰偷袭,恢复了一些力气的两个男人,没等多久,也跟着追了上来。

    一心拜托身后几个追着她的男人,丝毫没注意到,一路上都几辆车,或远或近的跟着她,直到她被几个男人逼着跑进了一条死巷里,看着围上来的人,一脸的狰狞,雷芷兰也有些绝望的决定和这群人拼了。

    就在雷芷兰刚要动手的时候,一阵强劲的引擎声传来,一辆摩托车从几个男人中间闯了进来,见到驾驶摩托车的人是钟维正,雷芷兰不知怎么的,就松了一口气,心中还有着一点微微的感动。

    钟维正也没多废话,在雷芷兰不解的目光中,让她快点上车。等雷芷兰上了车后,钟维正再次开车穿过几个男人中间,而后在距离几个男人几米外,雷芷兰不解的目光中停下了车,嬉笑着,对着雷芷兰问道

    “怎么样?刚刚看到我骑着摩托车找到你,来救你,是不是有被感动到?坐着摩托车从他们中间穿过,是不是很刺激?”

    就在钟维正专注给雷芷兰提着迷惑的问题的时候,几个已经围上来的男人,刚想要动手,却被几个悄无声息出现的男人,一人给了他们腹部一拳,打的他们弯下身子,拦住他们对钟维正不利的动作。

    接着,雷芷兰在钟维正的支持下,多了几个撒气的靶子,正踢,反踢,侧身踢,回旋踢,玩了一个遍,心中的憋闷也发泄了大半,不再绷着脸,甚至会时不时的放出清脆的笑声。

    一直到雷芷兰打的没了力气,累的蹲在地上休息后,钟维正才吩咐黑熊几人将人带走,展会先关起来。然后从摩托车上拿过一瓶水,递给雷芷兰。

    雷芷兰道了一声谢,也顾不上什么淑女不淑女了,咕咕咕的灌下了半瓶水,以缓解嘴巴和喉咙的干涸后,看着钟维正问道

    “你一直跟着我,是怕我会和警察,供出你们?还是怕我不信守承诺,会逃跑?”

    钟维正耸了耸肩,回道

    “能不能不把别人想的那么阴暗?难道跟着你,就不能是关心你?像你这么漂亮的人,不能和你发生点不涉及灵魂,精神,誓言的身体交流,有些可惜,所以我就一路追来,找寻搞定你的机会!”

    雷芷兰翻了翻白眼,吐槽道

    “你的想法,难以让我不向阴暗的方向想!你赢了!不过我们约定好的,你的要求不能过分,所以不要提那些要我和你上床之类的下流想法!”

    对于雷芷兰的吐槽,钟维正也不在意,回道

    “安啦!如果我要真的有那种想法,在坪洲的时候,就直接提出来,你不答应,就不放你回来看你老爸,那个时候就会得手了!怎么会等到现在?我的要求很简单,我查过你的资料,你是一个很喜欢刺激,而又心怀正义的人,我的这个要求刚好可以满足你的心理!”

    “我准备安排你和高天立,成为伸张正义的雌雄大盗,专门去抢劫罪恶势力,不法商人。如果你感觉白天抢劫那些人,还不够过瘾的话,晚上也可以来我房间抢劫我,几亿,几亿抢的那种,我绝对配合!”

    除了最后一句话,钟维正前面的话,雷芷兰倒是怀着几分惊奇,十分感兴趣。至于最后的那句,连理都不想理,很不淑女的伸出了一根中指,算是对钟维正的回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