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二百四十章 看似简单,往往代表着不会简单
    “高级督察钟维正,我们现在代表投诉及内部调查科,对你进行聆讯,请你说明一下,你在四月二日,也就是昨天,进行的案件编号k21315号案件调查的经过。”

    “k21315号案件,是应我的上司周sir安排进行调查的,案件是警方接到当事人洪立文的报案,声称遭到不明人士追杀,该案由我们西九重案A组负责调查。由于当事人,和事发现场能够提供的调查线索很少。所以我只好选择了跟踪保护的办法,争取更多的时间,”

    “钟督察,不好意思,打断你一下,请你着重说明一下,当事人洪立文的死因,还有这次行动失败的原因。谢谢”

    “不好意思,这位sir,我不明白你的说行动失败是什么意思?我和我的组员,一直没日没夜的调查凶手,竭力保护当事人。但当事人根本不配合我们,利用化妆等手段,设计转移了我们的视线,跟丢了当事人,这又不是我们的责任。我们组的人手不足,加上我才有五个行动组员,两个负责跟踪保护,三个负责调查线索,我的组员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完全……”

    “咳咳咳,钟sir,别太激动,费sir没有否定你们重案组功劳的意思,但现在当事人就死在你们面前,我们接到投诉,当事人是由于你们的疏忽,而导致的死亡,所以……”

    “所以什么?所以你们就要听信连名字都不敢透漏的人,对我们的诬告,否定我们所有的工作?如果你们不能保证公正的立场,我会向上级反映,提议换一组立场公正,而不是抱着偏见的审查人员,来对我和我的组员进行聆讯。另外,我也会向上级投诉,质疑投诉科同事的专业性,公正性”

    “钟维正,你……”

    “费sir,冷静,别冲动,大家只是有些误会,有话好好说,这样,大家先休息十分钟,十分钟之后,再进行聆讯,弗兰克,你看怎么样?”

    “主意不错,madam方,我和费sir去餐厅喝杯咖啡,费sir现在需要它,这里就交给你,你和钟sir聊聊,沟通是需要冷静的,我可不想留在这里吵来吵去,还要被人投诉。走吧!费sir,你现在需要一杯咖啡,安抚你的情绪,comeon!”

    一番聆讯,却成了各自争吵的闹剧,费sir虽然有些愤愤不平,却不好拒绝一派的弗兰克的邀请,冷冷的看了钟维正一眼后,被弗兰克拉出了门。

    在鬼佬弗兰克,拉着半鬼佬费sir出了布置成聆讯室的会议室后,原本一脸严肃的方芳芳,笑着对钟维正比了一个大拇指,接着去一旁的饮水机处,拿下一个纸杯,接上大半杯热水,走到钟维正面前,递给钟维正,道

    “这次鬼佬是玩真的,虽然在我老爸的干预下,是由我作为主聆讯官。但你也看到了,弗兰克和费sir都是鬼佬的人,所以我能帮忙的也不多,还要靠你自己了!现在鬼佬那边,咬死是因为你的疏忽,才会导致当事人的死亡,将案件定性为行动失败,要追究你的责任。所以他们一定会咬死这点,为你设下陷阱,怎么回答,回答什么,一定要考虑清楚再回答,不要被他们激怒,失去理智。”

    钟维正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清楚,接着问道

    “相对于聆讯的事情,我更有兴趣知道,投诉我的人是谁?不用忙着拒绝,我知道你们的规矩,你不必说,由我猜,猜对了,你就咳嗽一声,猜错了,什么都不做。北区的关sir?嗯?两声?还有一个人?周警司?不是?不会是约翰吧?还真是他,呵呵,有意思,有意思!”

    方芳芳无奈的看着浑不在意的钟维正,没好气的说道

    “你还有空考虑别人?还是先想想你怎么过现在这关吧!”

    钟维正轻轻吹了吹杯中的热气,小口抿了一口,润了润嘴唇,回道

    “不用担心,如果鬼佬真的那么有信心咬死我,也不会这么着急的开始聆讯,昨天案子才发生,今天一早就开始聆讯,你说他们在急什么?这个案子,虽然当事人已经死了,但我所有的处理和计划,都没有任何问题,两个关键点,一个是当事人设局,调开我和我的人,单独行动,致使我们救援不及。”

    “第二个,五个杀手,还有两个被逮捕,他们的口供里也说明,死去的三名杀手,其中就有此次案子的策划人,拼死刺杀的这招,也是杀手们一开始就计划好的。警察也是不是神,不可能预知一切。再说,这次是西九和新界南一起行动,否决我的功绩,也是否决新界南的。”

    “他们这么着急,也是怕两个总区联手向上面的某些人施压,想要在我这尽快打开突破口。只要在我这,把名义钉实,不仅可以把定性为行动失败的责任压到我身上,还可以把没捞到功劳的新界南的那些人的怨气,推一半给我,他们的压力也自然会小很多。放心,我没那么蠢,没那么容易上当的。他们想玩疲劳轰炸,那我就陪他们玩玩好了!你有空就帮我通知耀叔,让他和上头投诉一下,由于投诉科的干预,耽误了西九重案组调查案件的事,最后需要谁来负责就好。”

    方芳芳没好气的瞪着钟维正,问道

    “那是不是要连我一起投诉?”

    钟维正讪讪的笑着,回道

    “误伤而已,都是那两个王八蛋害的,最多我请你吃顿大餐,给你赔罪,带上你的那位陈局长也可以。说真的,他既然已经跟他老婆没了感情,就干脆离婚好了!何必一直拖着,害的你也跟着不清不楚,和叔在这件事上,暗地里不知道被人家笑了多少次,只不过是心疼你,才选择沉默,忍耐的。”

    方芳芳叹了一口气,道

    “我也知道我对不起老爸,可爱情的事情,是没办法控制的。他也和他老婆提过离婚的事情,可他每次提,他老婆都用自杀威胁他,他总是狠不下心,我也不想搞得要闹出人命。我已经和他说好了,我需要冷静一下,让他处理好他和他老婆的关系,再来找我。”

    钟维正嗤笑了一声,摇了摇头,道

    “我真的搞不懂,你是这样,阿霞也是这样,为什么你们方家的女人,都喜欢和有妇之夫纠缠不清?”

    方芳芳打断钟维正的话,道

    “喂喂喂,姓钟的,我警告,别乱说,我和阿康的事情,没办法反驳,但阿霞和黄sir之间,可是清清白白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是黄sir忘不了当初和阿霞的感情,借机亲近她而已,阿霞并没有答应。这也怪你这个混蛋那么花心,就是不肯收心,明知道阿霞对你有好感,就是不肯给她承诺,阿霞哪点配不上你这个混蛋啊?”

    钟维正耸了耸肩膀,摊着双手,回道

    “阿霞是很好,漂亮,能力强,但我这个人混蛋是很混蛋,却不想用做不到的事情去骗女人。承诺只是一句话而已,张嘴就可以说,但不能实现的,那就成了谎言,还有什么意义?最后搞得大家都不好过。我不知道我几十年后,会不会改变想法,但我现在很确定我的心思。”

    “我喜欢阿霞什么?年轻,漂亮,但这些又能保持多久?十年,二十年?到时候,又有年轻,漂亮的女人出现在我身边,我没那么强的自制力,很难拒绝这份诱惑。还不如保持现在这个样子,用利益交换,当一个小叮当,我给她们想要的,她们付出我想要的,大家公平交易,互不相欠,都不必有分担,有什么不好?”

    方芳芳不屑钟维正的这种说法,鄙视的问道

    “那么以后呢?因为利益围绕在你身边的人,难道会一直陪着你?你不愿付出感情给别人,别人也不会付出给你,最后你只能一个人,孤零零躺在病床上,在寂寞,孤独中等待死亡!”

    钟维正一脸的无所谓,道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至于死亡的问题?不都是一个人的事?多个人陪着,是要拉着人家陪葬?还是让人家帮你组织个party欢送一下?”

    两人之间的这个话题,也已方芳芳翻着白眼的一句“不可理喻”,和钟维正的一句“那就不要理好了!大家都不用烦”而结束。

    也是在这个人结束了这个话题后,弗兰克和费sir也不知是去和咖啡冷静?还是找了个借口去商量对策?或是两样都有,总之,两人回来后,费sir的表情和情绪都平复了下来,又开始了他们对钟维正有目的的聆讯。

    可是无论弗兰克,费sir威胁也好,软言劝说也罢,钟维正就是重复着自己那一套对行动的说法,其它的问题,一概不理会。聆讯进行了一个小时,并不是弗兰克和费sir不想进行下去,也不是王炳耀和新界南的指挥官一起对上头的有些人施压成功。

    反而是一个局外人,让钟维正能够得以摆脱这场别有用心的聆讯。

    ……

    局外人叫雷有财,雷氏地产的老板,雷芷兰的老爸,高天立的前老板,雷芷兰被绑架案的源头,一个除了对雷芷兰大方,对自己都吝啬的男人。

    被劫匪抢走五百万,睁着眼睛说瞎话,硬是赖着高天立的薪水和公积金二十五万八千块不给,想要补偿一点自己的损失,现在女儿被高天立绑架,反要他一千万的睿智老板。

    因为高天立知道了他已经报警,声明只意愿和钟维正对话,所以雷有财百般无奈之下,只能求助总工商会,和潮汕商会,向警务处试压,立即结束钟维正的莫名其妙的聆讯,接收雷芷兰被绑架案,希望钟维正能尽快解救出雷芷兰。

    为此,雷有财还承诺,只要能安全救出雷芷兰,不付出赎金,就会拿出一百万捐给警方,嗯,这股精打细算的劲头,很雷有财。

    从警务处直接下发的任务,钟维正也只能掐着鼻子接下,让本就对他不爽的约翰和陈森,以及重案B组对他更加不爽。不过,对方也只能和钟维正一样,掐鼻子认了!

    看着肥龙,阿玲,何尚生将努力收集来的资料,从重案B组的办公室搬走,陈森干脆气的,将自己锁在办公室里,谁都不肯见,也用实际行动,给清洁大婶多加了一点工作。

    约翰感觉就没有出现,随便找了个看医生的借口,请假离开了西九总区。

    领头的两人不在,重案B组的其他人,无论心里多么不爽,愤怒,也只能忍着,看着,全无办法。

    钟维正直接带着马军,曹里昂进驻雷家大宅,准备随时接听高天立打来的电话,开启谈判,劝说,让其不要伤害人质,最好能直接放了人质,去警署自首。虽然后一种,只存在于幻想,但上面要求必须要加在谈判词中,就好像是谈判版的米兰达警告一样,是程序问题。

    等了差不多两个多钟头,吃完曹里昂买来的卤味烧腊双拼饭,做午餐后,总算是接到了高天立的电话

    “高先生,你好,我是西九龙重案组的钟维正,警方换我来接收这个案子。我知道你只是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而一时激动,做了错事,是值得同情,原谅的。只要你能将人质安全放回来,主动去警署自首,我们警方也会帮你向法官求情,你不会被判的很重,加上法定假期,女王生日什么的,用不了多久,就能出来和家人重新团聚,开始新的生活了!”

    “想想你的家人,你的孩子才刚出生不久,由于早产,出生时只有不到五磅,刚刚够四斤,身体虚弱,一出生就被送到了氧气箱看护,你应该只见过他一面吧?我特意去了医院,帮你拍了他的照片,就是特护室里的23号氧气箱,就是第二行靠左侧墙壁的那个氧气箱。小孩子哭的都没力气,很可怜。”

    “还有你老婆,由于心脏问题,分娩就已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还要加上一个心脏手术,身体更加虚弱,已经被转去302室加护病房了!如果你肯自首的话,我可以和上面申请,带你去看看你的老婆,孩子。ok,ok,高先生,你先被激动,大家有话好说,只要你保证不会伤害人质,赎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好,好,好的,我会按你说的做,请你一定不要伤害人质,一切都好说。嗯,好,我等你的电话。”

    看到钟维正放下电话,雷有财激动的围了上来询问,道

    “钟sir,怎么样?那个混蛋怎么说?他有没有答应放阿兰回来?有没有伤害阿兰啊?”

    钟维正瞥了雷有财一样,淡淡的语气,回道

    “不用担心,雷先生,高天立现在还算理智,已经答应我,不会做出伤害雷小姐的事情。不过高天立约了我明天一个人去湾仔叫赎金,我会让同事布置好,只要他出现,就会将他逮捕,问出他将雷小姐藏在哪里,麻烦雷先生在明天早上,准备好一千万赎金。”

    雷有财迟疑了一下,问道

    “钟sir,既然有了警方的布置,我看赎金只用在表面放上几张真钞,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下面都换成剪裁成钞票大小的白纸,万一有什么意外,我也不会损失那么大,你看怎么样?”

    钟维正嗤笑一声,不屑的回道

    “随便你,反正女儿是你的,你说的算。”

    说完,也不理会雷有财什么反应,称要去准备明天的行动,带着肥龙和曹里昂,直接转身走出了雷家别墅。

    ……

    港岛半山understatement私人俱乐部,understatement,意为低调陈述,也可以用一个神州成语来诠释它,轻描淡写,大嘤人用来形容他们处事的态度,保持所谓绅士的品格,很少激动,大惊小怪之类的。

    understatement是一家只允许大嘤人成为会员的俱乐部,来这里的大多是来香江的大嘤人士,偶尔也能见到香江和其它国家的客人,但都要由大嘤籍会员邀请,才会被允许进入。

    私人会所内有十二个十分隐蔽的独立包厢,以圆桌十二骑士的名字命名,在加拉哈德包厢内,北区支援部主管关家荣坐在一张沙发上,轻轻抿着红酒品尝,而坐在他对面打着电话的,却是香江警务处鬼佬副处长查普曼。

    只见查普曼轻轻晃动手中的红酒杯,看着杯中红酒挂壁,语气舒缓的对着电话那头的周警司,说道

    “嗯,我知道,有工商总会,潮汕商会一起出面,别说是处长,就是督爷也要给他们几分面子,没想到雷有财会有这么大的面子。既然钟维正全部的精力,都要放在雷芷兰被绑架案上,那你和约翰就多帮帮他。年轻人不够稳重,容易冲动,尤其是他对犯人多余的同情心,很容易让他失去公正的判断。”

    “呵呵,你也是这么认为?那就拜托你了!对了,我记得他手中应该还有一个关于军火集团的案子吧?如果他能顺利的办完雷芷兰的案子,就给军火集团的案子,加上一点限期。你放心,会有人帮你安排好一切的,哦,应该是帮约翰那个蠢货安排好一切。好,祝大家一切顺利!”

    查普曼挂上电话后,轻抿了一口红酒,瞥了一眼关家荣,语气平静的问道

    “那批神州古代艺术品,还要多久,才能得到?”

    关家荣沉吟了一下后,回道

    “甫光已经将那批文物交给了拍卖行,拍卖行的安保力度很强,想要不会打草惊蛇,不留下痕迹拿到,只能等六周后,在公海的拍卖会上动手。我埋伏在甫光那里的内线,也传回了消息,甫光正在联络人,想要买一批炸弹,预计也是想趁此机会,来个钱货两得。”

    “只要我们提前布置好,让船和甫光都在公海消失,不留下任何痕迹。等几年后,那批东西再在大嘤的某个拍卖行出现,被神州裔富商们高价买走,只会有人怀疑是消失的甫光干的,不会和我们有任何关系。”

    查普曼轻轻的鼓了鼓掌,满是欣赏的看着关家荣,夸奖道

    “关,你真的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只可惜,李处长并没有给你足够施展能力的空间。而我们可以,不仅可以给你施展能力的空间,也可以给你更高的平台,只要你和我们精诚合作,我保证,你会得到很多很多。”

    “你也知道,我们还需要你做更多的事情,所以暂时不能直接出手帮你,甚至为了保密,以后连我们私下见面,都不可能再有。不过,北区的行动部主管的位置,还没有人接替,而且最近北区的霍乐尔会犯下一个十分愚蠢的错误,需要有人阻止他,向警务处及时反映情况。”

    查普曼说完,就从一旁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推到关家荣的面前,关家荣心领神会,举杯,答道

    “请查普曼处长放心,警队里,不会缺乏这样的人!”

    两人相视而笑,轻轻碰杯相贺。

    ……

    坪洲东湾,一处海边的二层民居内,和钟维正通完电话的高天立,皱着眉,一边思考,一边拿出纸笔,把想到的东西记录下来。

    那天是孩子出生,钟维正也在现场,护士但是说的很清楚五磅多,四斤六两,钟维正刚刚在电话中却是说的四斤。想到此处,高天立记下了一个6。

    而后就是自己孩子的氧气箱,高天立清楚的记得,钟维正所说的那个氧气箱的位置,就是自己一开始看到的那个,不过号码并不是23,而是17。再记下一个23,一个17,加上最后的302,刚好是八位数,和香江的手提电话号码一样的位数。

    那么谜底也就解开了,是钟维正留给他的号码,6231730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