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压线操作和新任务
    洪兴的这次会议是胜利的会议,除了略有人吵闹,其余人都十分赞同,和谐的会议,从气氛到团结,都是无比成功的会议。

    因为在靓坤搬出洪兴的规矩,洪兴召开会议,除了每月订例外,龙头有权在面对突发状况,在获得一半话事人的支持后,展开会议。如果是某一堂口的话事人出面召集的话,则要有至少七成的话事人站出来支持,才能得以召开。

    而要罢免靓坤,则需要至少七成话事人支持,重新召开会议,将决议提上议程。但不会包括这次,因为现在就罢免靓坤的话,那么不只是五成社团资金下发的举措会被终止。

    还有靓坤宣布的,接下来半年各堂口上缴的份额减三成,过完半年变为减一成半,直到减完这一年,第二年会永久减半成,这种各堂口永久受益的事情,也会成为泡影。

    各堂口话事人都不是傻子,只有先保住靓坤坐在龙头的位置上,再以此和需要他们支持的蒋天生谈条件,直到对方认下了靓坤宣布的条件,在换下靓坤也不迟。

    至于事先答应过蒋天生支持他的事?只是说了支持,又没说时间,只是晚一点,这也不算食言啊!反正龙头位置就在那里,蒋天生什么时候愿意吞下靓坤宣布的条件,各大话事人在支持他重新坐上龙头的位置,反正要着急的也只是蒋天生,其他人又坐不上,急什么?

    蒋天生会不会认下的问题?没人会担心,洪兴是蒋天生的老子蒋震打下来的,蒋天生也足够聪明,要是不想把洪兴搞丢的话,付出一点代价出来,也是很平常的事情。毕竟,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靓坤摆好了价,你蒋天生不掏钱的话,又凭什么吃?

    靓坤这种开他人之慨的撒币行为一出,蒋天生属实被恶心到,也十分无奈,因为这种赤裸裸的甩出利益的明谋,他现在除了认下之外,的确任何其它办法。

    而且靓坤这次做的很聪明,几乎是贴在蒋天生翻脸的底线实施的,社团资金被抛出五成,洪兴虽然会有些资金紧张,但还说不上伤筋动骨,相对来说,各堂口的实力会加强很多。

    简单来说,就是总堂的资金会困难,但各堂口富裕了很多,总体却是没有太大变化。只不过就是总堂被削弱了实力,各堂口的实力加大了一些而已。

    第二点好处,就是各堂口话事人,无论愿意不愿意,只要拿了钱,得到了好处,就要认下靓坤的情面,毕竟钱是从他手中分出去的。要让蒋天生认下,也必须用他做靶子逼迫蒋天生认下。不仅得到了人家手中的好处,还用了人家的名头,不保下靓坤,别说外人,就算是他们的小弟也会一人一口吐沫,淹死他们。

    最后一点,靓坤虽然现在是龙头,但他还兼任着慈云山堂口的话事人,也就是说,发出去的钱,也有他的一份。碍于情面,靓坤要是想从中多拿一份,只要不太过分,其他话事人也不好说什么。

    之所以靓坤的计策这么成功,压线压得如此准确,真的离开一个专业的会计团队。没错,主意是钟维正出的,实施的是靓坤,但补全计划中的分发额度,完成成功压线的,是钟维正从阿琴的酒店酒店,马氏企业和钟诚国际,三家企业借调的会计师组成的团队。

    依据靓坤提供的总堂账簿,资料,经过一晚上的加班,计算出来的。钟维正又是费尽心力搞来微型炸弹安放在傻强的摄像机内,又是陪着靓坤演戏,最后还找到陆明华帮忙,调动港岛总区的警力,摆平关家荣派来的人手。

    目的就是为了保下靓坤,让他可以继续钉在洪兴之内,让蒋天生如鲠在喉,在没有搞定靓坤之前,钟维正相信,蒋天生也根本腾不出手来和自己作对。

    像靓坤这么好用的工具人,钟维正怎么会让他被踢出洪兴,失去作用呢?于是一场经过精密计算,撒币收买人心,保下靓坤的计划,就这么顺利出炉了。

    靓洪兴钉子户让蒋天生不爽,暂时没有好办法干掉坤,正式上线,专职混在洪兴,主要任务活着,占据洪兴堂口话事人的一席位置,让蒋天生继续保持不爽的心态。副职任务,为钟维正探听消息,方便钟维正制定或是主动出击,或是提前防御的策略,兼职扫清地盘范围内的毒品分销商,为香江更加清明的社会环境,贡献一下自己微不足道的绵力。

    就这样,靓坤本不多的龙头生涯,硬生生在利益的驱使下,又多加了一倍多,一共做了两个月的龙头。最离谱的,是特么还在各个堂口话事人之间留下了一个好名声,好人缘。

    就连各大堂口话事人之间分赃,呸呸呸,分配总堂支持各堂口加强自身实力,硬件,人马培训等项目的支持费用,这种事情,靓坤都被推举为公证人,出面分配。

    和大家预料的一样,靓坤多拿了一些,都不算过分,只比大多数人多拿了半成。得到最多的,则是有两个,一个是砵兰街的十三妹,另一个是新近上位,靠着拉来自己老哥韩斌,又占据屯门大部分地盘的恐龙。

    两人能拿到比其他话事人更多的资金的理由,也很简单,三个字,清一色,就是把自己地盘内的其它势力都打出去,将洪兴大旗插满整个地盘。

    开始时,其他话事人对于十三妹喊出的砵兰街清一色,有些嗤之以鼻,全香江的lsp都知道砵兰街是九龙岛最大的男人销金窟,销魂处,不敢说日进斗金,但每天涌入的资金也足以引人眼馋。香江最大的三个社团,有两个插足此地,还要加上大大小小的其它社团搅进来,分一杯羹。

    整个砵兰街就有大大小小的十六家社团,牵一发而动全身,但凡十三妹敢有大动作,搞不好就会逼得其它社团联合起来,共同给十三妹重重的一击,让她知道一下,团结协作的威力有多大!

    不过在十三妹抛出一份份,他们看不太懂,但听着十三妹陈述,加上上面的专业名词,准确,详尽数字,资料的文件,也让其他话事人听得不明觉厉,深以为有道理,可以支持。

    简单来说,这份文件的核心,就是一个买,租,挖,捣乱,找警察,买是从场所老板那里买下场子,老板手里买不到,就从包租公那里买租约,逼着老板接受入股,迎接洪兴的人马入驻。

    租则是用来对付其它社团自己经营的场所,把他们场子或是隔壁,或是楼上,楼下的地方租下来,无论马栏,夜总会,还是酒吧,芬兰浴场,人气再嘈杂,还能嘈杂过电锯,电钻,大锤的吵闹?音乐再高,能高过大面积被加大功率音响包围制造的喧嚣高?

    这种环境,就算想玩点吉尔的事,也没有吉尔心玩了。

    剩下的挖是挖人,舞小姐挖,马栏的好货挖,甚至连能说会道的领班和侍应生,公主也挖,无非就是加钱,打乱市场价而已,为了长期的生意,短期的一点损失,还是能接受的。

    捣乱则就是字面意思,联系几家妇女会,妇女保护会,家长会,儿童保护会什么的民间组织,组织人去一些顽固的场所前去抗议,什么对家庭的侵害,教坏小朋友,就这么说吧!就算是还差一天成年,从场面门前经过,看都没看里面一样,只是呼吸到场所门口的空气,都算是场所对这位未成年人的侵害。

    有理有据,有证据的民间团体的执照,又再警署报备过,不出现过激行为,再加上媒体的推波助澜,场所的人也只能忍着。不忍着?想要动手?真当一旁负责维持秩序的军装和ptu,eu是摆设啊?

    最后一条找警察,不只是那种民间组织抗议要找警察,维持秩序,保驾护航,对于其它社团的反击,也是一样如此。无论是社团侵袭,还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同样找民间组织抗议的手段,都交给警察,砸场子的抓,抗议的报备不批。

    十三妹这一手新颖,包含详尽资料的计划书,不仅拿到了最大的两份三千万的份额之一,还被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倒计时龙头靓坤,多加了再次从总堂扣出的三千万,凑成了六千万。

    这样不仅给了十三妹有力的支持,同时也让其他堂口话事人的份额没被摊薄多少,可谓是一举两得,收尽其他人好感。至于蒋天生的恶感再次加一,也无所谓啦!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愁也没用。

    相比于十三妹这种计划周全,以脑取胜的,恐龙没有辜负他的外号,他的计划真的就是力量威为王,他的计划简单来说,就是收更多的人,谁不走就打到他走,简单直接,根本不玩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同样的,三千万,加上靓坤的两千三百万,一共两亿的支援金,还剩下一亿一千七百万,剩下的九个话事人分,每人能分到一千三百万,自是无比满意。

    当然这笔钱,不是说所有堂口都有,要是还要算上大佬b死后,无人接替话事人位置的铜锣湾,还有在太子被以伤害罪名,送进监狱,进行为期半年的学习的油麻地的话,其它老大分到的钱,至少还有缩水两成,没人会为了别人损害自己的利益,自然选择无视了这两个堂口了。

    没有话事人参会,就没得分,这就是所有得到好处的话事人们达成的共识。

    等将天生回归后,才发现,现在他要面对的,可不仅仅只是资金暂时性短缺,总堂有些势弱,各堂口随着实力增大,变得说话的底气足了很多,诸如此类的问题。

    还要加上十三妹和韩斌,恐龙因为合作的关系,关系变得亲近了很多,已成联盟之势,再加上靓坤,基哥,肥佬黎,以及其他几个摇摆不定,想要左右逢源的话事人,渐渐使蒋天生这个龙头的话语权,变得不再可以一言而觉。

    尤其是在蒋天生为了获得支持,开给关家荣和雷功的条件上,已经有些难以成行。

    油麻地的太子倒还好说,铁杆心腹,还是支持蒋天生的,对于让出半条街的地盘,并没有提出什么条件。但其他的话事人,可就在这件事上,开始大做起了文章。

    让出一点地盘可以,可让出去之后,就会导致收入少,蒋天生自然也要补偿一下吧?也不用多,靓坤宣布减免三成的上缴份额,让出一部分地盘,在减免一成不过分吧?

    也就是说,如果蒋天生想让其他几个话事人让出一点地盘出来,整整一年的时候,就只能收到这几个地盘收入的一成,半成。

    收了钱,就要尽到义务,下面小弟为总堂拼杀,做事,其中的安家费,医药费,律师费都是总堂要负责的。

    本来经过靓坤搞出的大出血,就让总堂资金紧张,再加上上缴的份额变小,让本就是紧张的资金变得更加吃紧,别说扩张,能够勉强维系中日常,就算是不错了。

    也因为这样,一诺千金蒋天生再次上线,强行利用话术,偷换概念,和关家荣,雷功大吵了一架,关系搞得有些紧张。

    吵架的内容,和蒋天生之前答应的条件油管,关家荣要的几个地盘,可以让出来一部分,不过不是无偿的,而是要用钱租,以此用来补偿一部分总堂的损失。

    另外和雷功商量好的合作经营濠江赌场的事情,也从洪兴已有的赌场的一半,变成了和雷功一起合作,竞争濠江即将新开设的赌场,股份一家,一半。

    这也引起了雷功的不满,在电话中吵了几次,并约定了过段时间在濠江见面他,为这件事讨个说法、

    ……

    山顶道,警务处副处长查普曼的家中,一个鬼佬坐在他的对面,两人都在品味着大嘤红茶,查普曼缓缓喝了一口茶后,将一份文件丢到对面的鬼老面前,说道

    “谢尔曼,这个一份在油尖旺地区活动的宗教组织的资料,涉及到一些违法内容,三天之后,会转到西九龙总区。我希望你能找个理由,交给油麻地警署重案组负责,让旺角反黑组和油麻地重案组一起联合调查。”

    坐在查普曼对面的西九龙总区副指挥官谢尔曼,翻看了一下资料后,问道

    “这件案子很特别?”

    查普曼点了点头,道

    “政治部派了两名资深探员潜入调查了三周,一个在家吞枪自杀,另外一个突然发疯,跳进海里淹死了。经过法医解剖,并没有发现异常,两人也没有精神疾病的记录,之前做的几次心理评估,也没有任何异常。”

    “这件事被政治部的人隐瞒了下来,知道的人很少。下发的文件里,不会看出一点异常。”

    谢尔曼也点了点头,道

    “到时候,我会转给油麻地警署重案组负责,再以该宗教组织可能与社团合作牟利的名义,要求旺角反黑组,和油麻地重案一起成立专案组,联合调查。”

    ……

    “志成,你从里昂回来香江几个月了,每次约你,你都说忙,放我鸽子。这次怎么这么给面子,答应陪我这个老朋友吃饭啊?良心发现?还是和昭昭吵架,被昭昭赶出来,所以找我这个老朋友诉苦?”

    满汉楼一张位于角落的卡座里,钟维正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揶揄着坐在他对面,沉稳,淡定的喝着茶的王志成。

    王志成并不在意钟维正的调侃,将口中微微泛起回甘的茶水咽下后,道

    “谢谢你的关心,我和昭昭很好,并没有吵架。前段时间只是刚刚接手重案组的工作,又碰上了两个大案子,所以才没空和你一起吃饭。刚刚搞定了那两个案子,时间不再那么紧张,就约你出来喽!”

    钟维正随意的夹起一块咕咾肉,问道

    “就是连环爆窃,持械行劫的那两件案子?怎么样?破了这么大案子,你们署长有没有给你这个油麻地罪恶克星放个大假休息啊?昭昭可是没少在飞龙嫂,还有莎琳面前抱怨好多次,你总是忙工作,很少有时间陪她。”

    王志成耸了耸肩,无奈的回道

    “没办法,行动主管沾叔和我,都是最近才调到油麻地的,加上上任重案组组长突然身体不适,住进了医院,重案组积压了很多工作,每天的工作都很多,根本没有时间顾及到其它的事情。可能还要再等等,我把手头上的工作处理完,才能有空放假,陪昭昭出去旅行。”

    钟维正也能理解王志成的状况,一边要熟悉环境,一边又要处理大量积压的工作,的确是很耗费时间,精力的事情,也根本无暇顾及到其它。

    但作为朋友,钟维正,还是劝说道

    “工作重要,家庭也一样重要。有时间女人很简单的,只需要一个承诺,一点小礼物,就会十分开心。昭昭跟了你这么久,这么有情有义的好女孩不多了!千万别错过。你也别总是表现的那么酷,有空的时候,多哄一哄,学着制造一点小浪漫,小惊喜,别像个老头子一样,那么沉闷了!”

    感受到钟维正确实是在关心自己,王志成虽然心中受用,但脸上还是表现出嫌弃的样子,道

    “好啦好啦!一个大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我看你不应该去反黑组,应该调去社区关系科,不然就去福利服务科,一定和那些师奶聊得来。”

    钟维正仅以一根中指和一个靠字回敬,没好气的说道

    “行了!你也吃饱了!快点滚回去哄哄你的昭昭吧!嘴巴不行,就动其它地方,总让人家守空房,小心被人送你一顶帽子啊!等你放大假时,我再约上飞龙哥,大头文,大家一起出海钓鱼。”

    王志成也以一个靠字,加倍中指回复后,笑着站起身,道

    “好,等我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就和署长申请休假,到时候再打给你!”

    说完,两人相互挥了挥手告别后,王志成率先离开,钟维正则是又做了一会,和欧老板又聊了一会后,才开车离开,跑去送给张美润的别墅住了一晚。

    本以为下次和王志成见面,最少也要半个月,或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没想到第二天两人就在西九龙总部小会议室,再次碰面。

    港综世界自由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