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二百零三章 好马只需一个主人
    王凤仪的房间很白,带着一点洗衣粉和王凤仪身上香水的味道,十分顺滑,柔嫩,细致,紧致的皮肤有些弹手,爱不释手,咳咳咳,好吧!钟维正根本没时间关心王凤仪的房间是什么样的,一路从一楼啵儿到二楼,连王凤仪指向自己房间的方向,钟维正开门,都是勉强在亲吻之中,挤出了一点时间完成的。

    相对于不熟悉的房间,钟维正倒是对王凤仪房间里的浴室多了一些了解,毕竟有水的浴缸和没水的浴缸感觉不同,洗手台上,虽然因为王凤仪的矜持,花样不多,但是一个低伏,加上镜子倒映的加成,效果也足以让人加剧激动几分。

    尽管昨天经历的梦魇,还在心中留下一些痕迹,但王凤仪还是决定正常去公司上班,以全新的面貌面对一切,那些之前在她看来莫大的压力,难解的麻烦,换成现在的她,都有信心靠着钟维正的帮忙,一一清除,解决。

    这时候的她已经明白靠山的重要,在她面前逐渐变得不可一世,如狼似虎的何世昌,被钟维正整得就像一条死狗一样,毫无反抗之力,连摇尾乞怜都被限制,一副任凭宰杀的样子,就是最好的说明。

    王凤仪和钟维正一起吃完早餐后,送他们去公司的车子早已准备好,还是之前那辆白色劳斯莱斯,司机换成了王建军,不过阿威也出现在了车旁,但因动作不能过大,以免伤口崩裂,行动还要靠着轮椅,由一名小弟专职推着他行动。

    知道是一回事,见到又是另一番景象,看到活生生的阿威坐在自己面前,王凤仪还是不自主的闪过惊喜的模样,快步走到阿威面前,轻轻拥抱了一下阿威,说了一句

    “阿威,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激动过后,王凤仪也回复了一丝平静,用略显稚嫩的收拢人心手段,半是关心的埋怨,道

    “阿威,你受了那么重的伤,应该好好在医院休息,不应该到处乱跑的,我马上让人送你回去。”

    这种稚嫩的手段,钟维正看得清,阿威也看的懂,就连王建军都微微侧过头,不忍直视,唯一受到影响,看不出的,可能只有阿威身边跟着的那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小弟,貌似应该在成年与未成年之间游荡,社会经验差了一些。对于王凤仪对阿威的关心,居然有些感同身受,一脸的感激莫名。

    虽然看出王凤仪此时半是关心,半是手段,但阿威毫不介意,反而是很高兴,作为王家的死忠,他很高兴王凤仪的成长,成熟,希望她能够尽快承担起王家的一切,甚至期望她能超越他的老大王冬,带着王家的全兴集团,迈向更加宽广,辉煌的方向。

    所以阿威明知装不知,就硬捧,不能让王凤仪第一次施展手段,就出师不利。阿威硬是挤出了一个感动不已的表情,从他微微颤动的嘴角,就能看出他挤得有多辛苦了。

    一个想让你感动,一个强挤感动,一番相互配合之下的含蓄,倒也算是情义颇浓,君仁臣恭,还收获了介于成年和未成年之间的小弟满满的感动和憧憬,哎,又赋予了一个少年人江湖梦,哎,又多了一个要经历过后,才知道去特么,江湖梦的骚年啊!

    ……

    西环,全兴国际的会议室中,钟维正百无聊赖的翻着手中的蜡笔小新漫画,坐在王凤仪身后不远处,对于其它事,懒得理会,就连如老狗对着王凤仪的狂吠,钟维正的都无动于衷。毕竟他只是一个用来给王凤仪添加勇气,配合镇场的吉祥物,不需要做很多的事情。

    同时也感叹自己的意志不坚,明明可是隐身到底,躲在一旁安排好一切,远观潮起潮落,做一名合格的幕后玩家。可就是简单的解锁办公室场景,泳池场景,花园场景,停车等场景,加上鲸吞等花样,就是那么难以让人抗拒,钟维正败给的不是好奇,而是找寻刺激的心。哎,还是年轻冲动啊!

    思绪翻飞的跟着王凤仪来到会议室,成为叮,勇气+1,+2,持续给王凤仪家buff的那个工具人。

    此时王凤仪虽然被汉叔逼迫的身体微微向后靠了几分,但表情却是出奇的冷静,没有丝毫慌乱,惧怕,向后靠也不是被汉叔的气势压迫,纯粹是汉叔的口水太过活跃,抢戏,不得不向后躲避而已。

    就在心向王凤仪的培叔出面打圆场,劝说汉叔坐下后,王凤仪才淡淡的开口,说道

    “既然汉叔说了,他作为股东,公司副总经理有权利请下属去吃几个钟头的下午茶,下班时间,直接通知其他人不必回公司,可以直接回家,这点面子,我一定会给,不会扣他们的薪水。接下来我们说下一件事,我作为大股东,公司代理董事长宣布,免除汉叔的副总职务,另外昨天下午无辜旷工的员工,各部门经理,主管开除,其他员工从今天开始每天加班两个小时。”

    汉叔从王凤仪果决,强势中回过神,一拍桌子,大声呵斥道

    “你搞什么?经理,主管都开除,公司还怎么运营下去?还有,我们几个老家伙跟着你老爸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拼下了这么大的家业。哦,现在你们王家富贵了!翻脸不认人了是不是?我告诉你,王凤仪,你……”

    嫌弃汉叔实在太吵的钟维正,对着身边的老鹰勾了勾,指了指汉叔,道

    “太吵了!让他安静会!”

    老鹰会意,点了点头,看向汉叔,汉叔先是看了一眼不怀好意看着自己的老鹰,接着指着钟维正,骂道

    “玛德,这是全兴集团的股东会,姓王的小丫头,是不是随便你家的阿猫阿狗都可以发表意见啊?哼,说是你男朋友,还不是你找来掩饰的姑爷仔?阿章,大眼,把他给我,你特么敢,哎呀,啊!”

    钟维正根本没有理会其他人的打算,也没有看向快速打倒汉叔的两个手下,正在慢条斯理扇着汉叔耳光的老鹰,只是淡淡的翻着漫画书,口中吩咐道

    “老杂碎的嘴巴太臭,带他去洗手间去洗洗,另外,他一共说了两个脏字,三个贬义词,一共九个字,十颗牙就够了!多的一颗算送他的,去吧!”

    老鹰轻轻的点了点头,在汉叔的肚子上,补了两脚狠的后,拖着弓成虾米,倒吸冷气,说不出话来的汉叔,出了会议室。

    而其他两个全兴的叔伯,身边手下被黑熊和木头豹轻松解决,并老神在在站在他们身边后,表现的无比老实,不叫不闹。

    培叔想对王凤仪说什么,但王凤仪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了对方一下,暂时安抚住了对方。

    接下来的会议,既顺利,也有不顺利的时候,譬如开除经理,主管的决议,无人再反对,包括将公司的安保交给正鹰安保公司,也没人,或者说无力反对,因为正鹰安保公司的几十号身体结实,一脸彪悍的人马,已经赶到,接手了公司的保全工作,也包括处理因为被辞退而闹事的经理和主管们,并尽职尽职的武力劝导了一下后,监督他们收拾好个人物品,尽快离开公司。

    安保人员的工作效率还算不错,在汉叔被老鹰敲掉了十颗牙齿,并将他踩在马桶里,洗干净了嘴巴,带回会议室时,安保人员的工作,也有条不紊的进入了尾声。

    会议再度开始,不顺利的事情也顺之而来,先是刚刚还不敢有一丝反抗,明哲保身的全兴叔伯,因为王凤仪要赎买回全兴股份,这一触及到他们底线的行为,也顾不上会不会像汉叔一样凄惨,大声反对,十分坚决的拒绝。

    就连被修理的很惨的汉叔,也口中漏风,言语含糊的誓死反对,一副拼命死保的样子。

    王凤仪没有什么意外的样子,淡定的抱着双臂,看着汉叔和其他两个全兴叔伯的表演,未发一言,甚至连表情变化都欠奉。培叔倒是兢兢业业的劝说着两方,安抚着汉叔等人的同时,又小心的劝说着王凤仪。

    培叔这么做,也不是为了自己,或者为了帮汉叔等人,纯粹是怕汉叔等人狗急跳墙,动用手中的股份,人马,使全兴陷入内斗,进而导致全兴衰落,甚至灭亡。

    男朋友扫了面子的事情,培叔自认凭着自己的面子,劝说,为了钱,汉叔还能忍下,但断人财路的事情,是真的在逼汉叔几个拼命了。

    不过场面很快就得到了控制,因为前台的接待员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小心翼翼的请示道

    “大小姐,外面来了好多警察,拿着搜查令,要求进公司搜查,他们说公司和一桩军火案有关。我拦不……”

    还不等战战兢兢的接待员说完,就被王凤仪挥手打断,道

    “好了!我知道了!带警官们去会客室喝杯茶,我一会就到!另外通知安保,股东会涉及公司的机密,除了经过我允许,不能让任何人进来,警官们也不例外。行了,按我吩咐的去做吧!”

    在接待员离开时,坐着轮椅的阿威也被小弟推了进来,接待员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活生生的阿威,还是在阿威小弟的提醒下,才回过神,匆匆跑出去贯彻王凤仪的话,兼第一个和人八卦一下阿威活着的消息,同时也破除了早上的疑团,那个神神秘秘,包裹的看不到面容的人,就是阿威。

    活着的阿威,不仅对接待员来说是意外难料的事情,对培叔,汉叔等人也是如此,不同于培叔释然,开心的笑容,汉叔等人的脸上也懒得掩饰,直接挂起了阴云,重新打量起了在他们眼中毫无威胁的王凤仪,心中也重新考量起了利弊。

    不过,王凤仪可没打算给他们考量的时间,只是淡然的吩咐了一下,阿威的小弟,并动作麻利的拿着两盘录像带,来到会议室一侧放置录像机和电视的地方,将一盘录像带放入录像机中,播放了起来。

    录像里的背景是海边,人物只有何世昌,内容也很简单,就是说明自己凭借职务,偷偷利用公司的业务,偷运军火,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很后悔,感觉对不起王家的栽培,在跑路之前,特意录下录像,证明偷运,贩卖军火的事情和公司,其他人无关,纯粹是个人行为。

    而第二份录像带里的内容也差不多,一样的背景,一样的人,不过内容里加上了汉叔等人的名字,所有的事情,都是何世昌和他们勾结之下,瞒着公司和王凤仪做的。

    两盘录像带的播放时间不长,加在一起都不够十分钟,但对于汉叔等人,就如催命符一般,尤其是王凤仪又抛出一份文件,其中涉及汉叔等人的子女,在警方抓到偷运的军火的船只调度中,扮演着不光彩角色,在其中隐瞒,运作的证据,更是让汉叔等人瘫软在椅子上。

    如果王凤仪将这些东西交给警方,不仅汉叔等人面临着牢狱之灾,就连他们涉及其中的子女都不能幸免,整个家庭都会跟着倒霉。

    王凤仪缓缓站起身,以一种掌控一切的姿态,俯瞰着汉叔等人,语气不容置疑的开口,道

    “汉叔和其他两位叔伯,你们跟了我爸爸很多年,为全兴打拼多年,我也不想把事做绝。我会留给你们一条生路,你们这么多年私吞的公司的钱,我不再追究,全部留给你们养老,但要算作购买你们股份和退出社团的钱。这是一份股权转让的协议,你们签下后,第二份录像带和这些文件,不会出现在这个世上。否则,它们就会成为警方的证据,送你们进监狱的证据。”

    “这也算是我们王家为你们最后做的一点事,至于要怎么选择,全看你们自己的了!我可以给你们十分钟时间考虑,外面的警察等不了太久的。”

    没用两分钟汉叔就强忍着心疼,失落,咬着牙,忍着疼痛签下了协议,签完后,还以恶狠狠,满是威胁的眼神看着其他两个叔伯。毕竟就算他签完,其他两个叔伯,甚至只剩一个死硬着不签字,三个人也会抱着一起死。

    这也是一开始早就涉及好的,一个人走极端,死扛到底,不仅会迎来王凤仪的压力,还有其他两人的威胁。

    五分钟之后,王凤仪得偿所愿的接过股份转让书,在吩咐了阿威的小弟现在就烧掉第二份录像带和文件后,王凤仪挂着浅笑,看似淡定,实际上心中激动不已,步伐轻快的拿着第一份录像带离开了会议室,由培叔和阿威陪着,出去与来公司的警察周璇去了。

    而作为勇气,镇场的工具人钟维正,也完成了使命,被遗留在会议室中,轻松愉快的看起了漫画书,没多久,就有得到吩咐的公司员工送来音箱和音量,零食,甜点,良好的看书,休闲环境就这样满足了。

    ……

    会客室中,看到由培叔和阿威陪同进来的王凤仪,吕建达表情有些尴尬的打了一个招呼,而在他一旁的钟秋月却是没有他那样的顾忌,笑容满面的和王凤仪打着招呼,不理会其他警员的异样表情,吕建达的暗示,拉着王凤仪走到一边,小声问道

    “阿凤,怎么这么久不打电话给我们?是不是和阿达闹了什么误会?没关系,等一下,我们办完公事,大家一起吃个饭,把误会说开就好了!”

    王凤仪微笑着摇了摇头,道

    “不用了!我和阿达之间没什么误会,只是性格不合,分手了而已!现在你还在上班时间,有公务要执行,等改天有空,我再打给你,请你和阿娥一起吃饭。”

    被王凤仪和吕建达分手的消息震得愣了一会,钟秋月才回过神,追问道

    “为什么?你们两个明明在一起很开心,怎么会突然分手?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你告诉我,我一定帮你的”

    看着钟秋月执着,关心的眼神,王凤仪依旧微笑着,道

    “只是性格不合,没有什么苦衷,你也知道,我爸爸进了监狱,全兴的担子压在我身上,我答应过我爸爸会帮他保住!”

    钟秋月明白王凤仪说的隐意,一时间也找不到什么话来劝解,可是可是了几秒后,被王凤仪打断,道

    “别可是了!现在这样也很好啊!我和他都不用为难,他有他的前途,我有我的事业,大家还算是朋友,不必纠缠到最后,连朋友都没得做。别担心我,我很好,我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他能把我照顾,保护的很好,也能帮了我很多。我现在已经稳定了爸爸交给我的公司和事业,完成了他的嘱托,我现在很开心,也很满足!”

    “好啦!等改天有空一起吃饭再聊吧!你的同事看你的眼神怪怪的,别让人家误会你徇私。”

    说完也不理会钟秋月还想说什么,转身走向吕建达,倒不是要去和他叙旧,只是公司的律师到了,需要她去沟通一下搜查的事情。

    整个搜查过程很顺利,警方在何世昌的办公室内,找到了足够的证据,也包括那边录下何世昌认罪的录像带。王凤仪全程表现的都无比淡定,和吕建达的沟通,也是平平淡淡,没有抗拒,疏远,也没有亲近的意思,就像是一个十分普通的普通朋友一样。

    这也让吕建达的心里有些不好受,终在一次与其他人稍稍拉出距离时,小声和王凤仪提出想单独谈谈,却遭到王凤仪果断的拒绝,并声称她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不想让男朋友误会,所以不方便,有话在这里说就好。

    理由很充分,语气也坚定,不容改变,同时也宣告了,拒绝一切和吕建达的纠葛。

    当然,这件事晚一些被钟维正知道,他一定会心情大畅的,再多加几个情景或者姿势,作为对彼此的奖励。享受是双方的,所以这种奖励说是双方的,很合理吧?

    之所以说是晚一些,则是因为钟维正此时已经离开了全兴集团,听歌,看漫画,偶尔饮料,零食吃喝着,享受悠闲时光之时,一个电话打破了他的悠闲时光。

    一个十分十分意外,表面上和他毫无交集的人打来的,没有一点生疏的客套,而是如老友般的寒暄两句后,提出请钟维正吃饭,面谈的要求。就在钟维正有些防备的,想要拒绝的时候,他提起了一个彼此都算熟悉的名字,说了一些隐秘的事,才打消了钟维正的戒心,虽然在心中腹诽,但还是一头黑线的答应了对方请吃饭的要求。

    ……

    尖沙咀,金巴利道威尼斯芬兰浴场内,腰间围着一条浴巾的傻强,谢绝了两个手下,独自一个人来到桑拿室中,待傻强进去后,桑拿室门口,就有就几个纹龙画虎的古惑仔守着,防止其他人进入。

    桑拿室中,此时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刚刚进入的傻强,还有一个脸上盖着湿毛巾,半长发的男人,听到开门声,半长发的男人才缓缓拉下脸上的湿毛巾,呼出一口热气,转过头,看着坐到自己身边不远处的傻强,问道

    “这么急着call我有什么事啊?”

    傻强回道

    “靓坤让人抓了大佬b的老婆,孩子,准备动手除掉大佬b!耀哥,我要不要把人救出来?负责看守的,是我的人。”

    和傻强见面的正是洪兴的白纸扇陈耀,而听到傻强提议的陈耀,只是缓缓摇了摇头,道

    “你还要继续在靓坤身边卧底,现在时候不到,还不能暴露。到时候,你只需要找个机会,用摄像机录下一切,作为以后搞掉靓坤的证据就好。”

    傻强有些迟疑的说道

    “可是,可是大佬b他……”

    陈耀挥了挥手,打断了他要说的话,说道

    “大佬b已经老了,还占着位置不肯退,脑筋也不灵光,如果他懂得变通,他也不会被靓坤压得死死的了!他手下的靓仔南就很不错,懂食脑,讲义气,身手好,这样的人才值得培养,才是蒋先生想要的头马。既然蒋先生想要,我们作为小弟的,就要负责帮他搞定。”

    “记住,好马只需有一个主人,才能保证忠诚,好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