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二百零一章 有人不愿改变,有人已经蜕变
    “钟先生,感谢你的错爱,但很抱歉,我心中已经有了爱的人,再也没有位置留给别人,就算和你在一起,你得到的也只不过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而已,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不如,我们换一种合作方式,我出钱雇佣钟先生和钟先生的社,钟先生的兄弟们,一千万怎么样?一千五百万?”

    “两千万,加上我会派专业人士帮钟先生的社团洗白,转型正规公司,到时候,我们全兴国际也会和钟先生的公司成为合作伙伴,并会提供优质项目和钟先生合作。综合在一起,钟先生能够得到的利益,至少不低于三千五百万。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怎么会有这么大一笔钱重要呢?钟先生,你觉得呢?”

    劳斯莱斯车内,钟维正和王凤仪一左一右坐在车后座,王凤仪开出的一番利诱,钟维正一直是一脸微笑的听着,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任凭王凤仪不断的加码,想说服他。到了最后,王凤仪也开出了她认为最好的条件。

    只不过她一直搞错了一件事,她把钟维正当成了其它社团的话事人,也不怪王凤仪想歪,一个一见面,一言不合就动手,并且当街掌掴何世昌,殴打至昏迷,正经人哪里会这样做啊?至少也要背着点人啊!

    阿威开着车,不时通过倒视镜观察后座的情况,眼神里有些担心,嘴巴动了几次,最终没有出声劝阻,可能是出于同情或是其它,阿威选择了沉默,决定给王凤仪一次和命运抗争的机会。

    而钟维正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反而是微笑的看着王凤仪问道

    “王小姐,你今年多大年纪?”

    王凤仪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配合的回答道

    “刚刚过了二十三岁生日不久,我想这和我对你提议的合作没有什么关系吧?”

    钟维正摇了摇头,道

    “有一点关系!三千五百万,真不是个小数目啊!兑换成美刀的话,也有四百多万了!不如这样,王小姐,我和你父亲开出的条件,是你陪我三年,我帮你们度过危机。既然王小姐认为钱很重要,不如我再加五百万美刀,王小姐再多陪我三年,怎么样?比起三千五百万港纸,还要多出两百多万!”

    王凤仪被钟维正的话,气的脸色涨红,双眼怒视着钟维正,手指着钟维正,你你了两声,在听到阿威提醒性的轻咳声后,才深呼吸了几次,收敛了怒气,刚要继续说什么,却被钟维正接下来的话打断

    “王小姐搞错了几件事,第一,你们王家能让我感兴趣的,也就只有王小姐和全兴社的势力,而且,这次合作,王家只需付出王小姐,除了得到我的帮忙,度过危机外,还有其它好处,相对来说,你们王家很赚。”

    “第二,我想王小姐到现在还没搞清你们王家,这次的危机到底有多严重。冬叔固然是全兴国际的董事长,全兴社龙头,但他占据全兴的股份也还不到全部股份的一半,其余都被社团里的元老们瓜分,冬叔也不过是凭借着龙头身份,还有多年的威望压制住那些元老乖乖听话。”

    “而现在冬叔被送进了苦窑,仅凭王小姐,我不认为你还能压制得住。尤其是这几年冬叔年老体衰,工作上有些力不从心,而王小姐所能提供的帮助,又,微乎其微。冬叔不得不将公司和社团的事务,分出一些给其他人处理,这也给了有心人士机会。现在这种情况,我真的怀疑,愿意听从王小姐命令的人手,还有没有三成?”

    说到三成时,钟维正还似有意似无意的瞥了前方阿威一眼。恰巧这时,钟维正身上的手机响起,额,诺基亚1011也应该能算作手机了吧?毕竟是第一部gsm手机,能够存储99个号码,机身缩小了很多,重量也减轻到了475克,待机十二小时,最重要的,是它已经有了短信功能,虽然是英文的。

    钟维正根本没管王凤仪和阿威是什么反应,自顾自的接起电话,道

    “十三妹,怎么了?这么早?哦哦,阿润家里有事,叫她回去是吧?你已经送她回家了?嗯嗯,我知道了!我这边的事也处理的差不多了,你先去大鹰在尖东的场子等我,我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就能到那里,好,见面再聊!”

    挂上电话后,钟维正直接让阿威停下了车,之后对王凤仪说道

    “还有最后一件事,王小姐搞错了!我又不是要和你谈恋爱,结婚,得不得到你的心,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反正没有心的漂亮花瓶,既不会耽误我欣赏,又不会妨碍我用,我又何必在乎有没有心呢?给你点时间搞清楚状况,想好了,随时打给我!拜!”

    随着拜字出口,钟维正已经丢下名片,关好了车门,不再给王凤仪说话的机会,径直上了后面王建军开着蓝色宝马,轰鸣着从王凤仪的车旁呼啸而过。

    车上的王凤仪脸上一阵青红交替,而后恨恨的抓起钟维正丢下的名片,想要撕碎,但却在刚刚撕出一个小口时,便住了手。纠结了一下后,丢进了手包里,对着驾驶位的阿威吩咐道

    “阿威,回公司,通知汉叔他们开会,告诉他们,停掉的偏门生意,我可以代表公司折价卖给他们,条件大家一起谈。另外,派人秘密调查一下阿昌!”

    ……

    上环东华医院的一间病房内,处理完伤处的何世昌正用冰袋敷着脸上的肿胀,是不是抽着凉气,忍着疼痛,听着心腹阿飞的汇报。

    当听到王凤仪叫了汉叔等人回公司开会,何世昌本能的冷笑一声,却忘记了脸上的伤,疼的痛呼出声,连连倒吸凉气,冰袋敷了半晌后,才缓解了一些。而后便拿过手提电话,拨打了出去

    “汉叔,我是阿昌啊!牙有些痛,刚刚处理了一下,所以说话有些怪怪的。没事,多谢汉叔关心,也没什么事,就是想约汉叔和其他叔伯,后天一起喝茶,聊聊!也没什么,因为现在社团正是最困难的时候,大小姐虽然是冬叔的女儿,但她根本撑不住局面,再这样下去,大家也会跟着一起倒霉”

    “汉叔,别人能给你们的,我也能给,而且会给的更多。汉叔,我阿昌是懂得感恩的恶人,全兴在别人手里,好处都是别人的,在我手里,好处就都是我们大家的。嗯嗯,好的,汉叔,那就后天晚上见,到时候一起多敬你几杯。”

    挂上电话后,何世昌又对阿飞,吩咐道

    “派人打电话给警署,投诉姓钟的那个条子,先不要动他,以免节外生枝,等全兴的事情处理完,再找机会报复他。多调几个人监视王凤仪和阿威。另外找个中间人,和赤柱里的强力人物联络,等待我的命令,到时候给老家伙一点颜色,让他女儿看看。”

    ……

    西贡海边,一处僻静的荒滩,不远处有着一座废弃很久的仓库,一阵轰鸣由远及近,一辆蓝色的宝马,后面跟着一辆咖啡色波子911,最终停在了废弃仓库门口。

    额,两辆车很有缘分,都是钟维正从亲朋好友手中强取豪夺而来,而今报应也到了,不论是因为痛惜十三妹,还是想让钟维正感受一下自己当初的“心疼”,达叔义无反顾的成为了十三妹的帮凶,而钟维正则成为被“抢”的受害者,咖啡色波子911的主人,换为了十三妹。

    要不是大鹰的GTR不符合钟维正心意,钟维正也不介意再让大鹰的内心受次伤,放放血,补偿一下他的损失。只不过都特么学得油滑了,知道钟维正不喜欢东瀛车,不只是大鹰,就连飞全他们都清一色的换成了东瀛车,真是无耻,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就这么困难吗?需不需要这么防备他啊?

    缅怀的看了一眼那辆波子911,不理会十三妹得意的神情,那可是还没来得及震过的车啊!可惜了!可惜了!

    十三妹大大咧咧来到钟维正,嬉笑着搭着钟维正的肩膀,劝道

    “老哥,别这么愁眉苦脸的啦!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等钵兰街新收的那几个场子装修好,用不上半年,我就联络人买辆新车,到时候,就把现在的这辆还给你!”

    钟维正鄙视的看着十三妹,问道

    “这就是你说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十三妹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嬉笑着回道

    “新的不来,我怎么把旧的还给你啊?没辆好车撑着,出来混,很没面子的!”

    钟维正翻了翻白眼,懒得理会仗着自己和达叔的宠溺,越来越肆无忌惮的十三妹,用她的话来说,一个是大伯父,一个是干哥,还需要客气什么?身为一家人,她自然也不能给两人丢了面子。

    反正只要忽略钟维正说的不怕丢了面子的话,她就可以继续这么肆无忌惮的不客气下去。

    看到钟维正不理会自己,十三妹也不在意,从口袋里掏出两根棒棒糖,拨开糖纸,一人一根塞到嘴巴里,含着棒棒糖,说着咸湿的玩笑,道

    “多练习一下,等你有心无力的时候,不至于让我的那些嫂子们受苦!”

    钟维正面无表情的叼着棒棒糖,瞥了挤眉弄眼,笑得欢快的十三妹,回道

    “想我有心无力?那还早的很,以为我的功夫是白练的啊!如果你说服阿润跟我,从她嘴里,你就能知道我有多有力了!”

    十三妹简单直接一个中指,一声靠,表示不想将这个话题进行下去。而钟维正看了一眼,被王建军押着出来,上身被黑布袋罩着,用绳子捆得紧紧的咸湿,而后转过头,看着十三妹问道

    “十三妹,你留咸湿这么久,是不是就是为了有找他报仇的借口,趁机抢联和的场子?”

    十三妹没有否认,回道

    “你和大伯父已经帮了我很多了!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当然要努力做好,反正咸湿都已经被抓住,什么时候干掉他都可以,当然要多些好处了!联和在钵兰街的五家场子,已经被我抢走了三家,联和增派了人手,另外两家也抢不到。再加上联和答应三家场子算是赔罪,不再追究,咸湿也就没必要留着了!”

    钟维正点了点头,没有多说,只是从后备箱拿出棒球棒,递给十三妹,接着用下巴示意了一下被王建军推到在地,不住发出嗯嗯嗯无法分辨求饶声的咸湿。

    十三妹眼中隐含着恨意,嘴巴说出的话却满是戏谑

    “咸湿哥,还记不记得我啊?十三妹啊!还要感谢你那天在天台请我喝啤酒,打得我老爸昏迷!这是我对你的感谢,喜不喜欢啊?”

    “这么几下就飙尿了?是不是玩女人玩的太多,肾亏啊?对了!还有这只手,当初你是不是很喜欢用它占女人便宜?还摸过阿润的屁股,放心我会重重的“关照”它的!”

    一边戏谑的说着,手上棒球棒不断的挥舞,打了七,八分钟后,咸湿也从最开始还有力气发出声音,到后来只有隐隐的颤动,时不时发出微弱的痛哼声,才证明他还活着。

    看到十三妹已经打得没力气,跌坐在地上,钟维正示意了王建军一下,王建军一言不发的走向前,抓起咸湿的一只脚,向着荒滩方向拖去。

    而钟维正也一屁股坐在了十三妹旁边,掏出纸巾递给她,她此时不只是满头的汗水,眼泪和鼻涕也爬满了脸庞,可能有几分大仇得报的喜悦,也有对当初噩梦般境遇的发泄,总之发泄之后,她也迎来了彻底的重生,不再是以前那个街边飞女十三妹,而是钵兰街的大姐大。

    等到十三妹发泄完,钟维正又问了一下最近洪兴内的情况,自从蒋天生退位,靓坤坐上龙头,大佬b也是唯一一个敢于和靓坤正面作对的人了。靓坤由于正在稳固地位,对他也是暂时忍耐,但大佬b却是沾沾自得,认为是靓坤拿他没办法,慑于他的资历,势力,不敢动他,变得越发咄咄逼人。

    尤其是因为大佬b想拉拢十三妹出来一起对抗靓坤,但十三妹就是一副只管钵兰街,其余事情不想插手的样子,搞得大佬b私下里大骂十三妹忘恩负义,对不起他和蒋天生对她的关照。

    不过十三妹也不介意,毕竟大佬b当初确实关照过她,也劝过很多次让大佬b收敛一些,但大佬b全然不听,依旧我行我素。好嘛!跳的最欢,地盘油水那么肥,得力手下四散,脑子僵化,这么一个大佬b,不被靓坤搞死,都是天理难容了!有些人活着是因为会苟,大佬b的死,真的只能怪他搞不清状况,纯粹自己作死。

    但对于他烧掉靓坤的货,钟维正倒是很欣赏的,出于这份欣赏,钟维正也会帮他一次,不是救,只是帮,至少会帮他留个后。

    ……

    风平浪静的三天,钟维正每天换一个,在乔红,姗姗,马当娜三女之间厮混,偶尔和大鹰,十三妹等人,相约一起吃个饭,常常卡拉ok,或者为百无聊赖的旺角反黑组,组织一次聚会,团建,吃喝玩一条龙,让阿玲有卡自己油的机会,享受一下暧昧的赶脚,过得很是悠闲,欢快。

    至于工作,还不着急,旺角现在都是零零散散,势力微弱的小社团,你占半条街,我占几个场子的,冲突也不大,最多就是十个,八个古惑仔找个僻静,没人的地方开片,也都很多分寸,大多不会下狠手,因为知道彼此社团的人手都不多,一旦下狠手,很可能造成两个社团倾巢而出,造成将近五十人的殴斗,致使两个社团元气大伤,甚至灭亡,得不偿失!

    所以占据旺角的小社团们,都十分控制,而钟维正他们的工作也变得十分清闲,只要盯着,不让别的中型,大型社团入场就好。

    三天一个轮回,第四天反着轮回,又轮到马当娜了,虽然昨天也是她,不过今天换了场景和花样,健身中心只营业了半天,便停业了,保洁人员被告知,明天一早再来打扫。

    等人员全部离开后,只留下了加班的老板马当娜。

    就在马当娜浑身无力的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回血,回气,还要不住抵挡钟维正不安分的大手之时,钟维正丢在茶几上的手机响起。

    说了一句“等下再收拾你”的话后,便接起了电话

    “是我,嗯?好,我知道了!我会让人处理,你和黑熊留下照顾他,让猴子和老鹰去帮阿蛇,密切监视,暂时不要轻举妄动,有情况,随时打给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