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花莲乱起,引君入瓮第一步
    月临中天,正是夜生活最活跃之时,花莲市中的燥男热女,也开始了他们的夜生活。

    呆岛花莲国联三路,星聚点卡拉ok店后门,一个面容憨厚的中年男人正从货车上,将一箱箱的啤酒搬下,堆码在一旁卡拉ok店提供的手推车上。五箱啤酒整整齐齐的码在手推车上,还贴心的用一根绳子捆绑放稳后,才又堆上了两袋干果小食。

    弄好一切后,憨厚的中年男人才用脖子上的旧毛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对着一旁一个穿着白衬衫,黑马甲黑西裤,头发经过烫卷,三七分,模仿小虎队小帅虎造型,靠着后门处墙壁,一手抽着香烟,一手拿着酒瓶的年轻男人,讨好的说道

    “虎哥,货齐了,你要不要检查一下,有五箱啤酒……”

    虎哥将酒瓶中的最后一口啤酒喝下,将烟头丢进酒瓶,随意丢到一旁的垃圾桶里,挥了挥手,兴致缺缺的打断道

    “老李,不必讲了!帮我推到库房去啦!过几天就是月底,月底时我们经理会去和你老板结账啦!对了!老李,你这是什么烟?味道不错,有空我也去买几盒抽!”

    老李十分识趣的从口袋拿出一盒香烟,递给虎哥,道

    “我也不知道烟叫什么名字,我们老板的一个朋友从国外旅游回来,带回来的,给了我一包。虎哥喜欢的话,就拿去抽,我抽惯了自己卷的,这么贵的烟给我抽,就浪费了!”

    虎哥嬉笑着接过老李递过的香烟,转身打开了后门,示意老李推上手推车跟上,老李哎了一声后,就推着手推车,跟着虎哥进入后门,经过一条走廊,来到卡拉ok的库房处。

    在仓库门口处,正巧遇见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看到两人,便询问虎哥怎么能擅自带外人道库房来?刚刚面对老李还一副桀骜不驯样子的虎哥,立即变成了猫,身体微微弓着,脸上挂着如老李刚刚面对他时,一样的讨好笑脸,说道

    “铁牛哥,最近天气很热,经理吩咐多准备一些啤酒,这是一直给店里送货的老李,知道我手受了伤,使不上力,特意帮忙送进来的。”

    听到虎哥的借口,老李也配合着露出憨厚的笑容,连声附和。铁牛并没有多理会老李,简单的打量了两眼后,便盯着虎哥,问道

    “东西检查过没有?”

    虎哥连连点头,道

    “都检查过了,进货单也有,没有任何问题!”

    虽然有虎哥的保证,铁牛还是来到老李旁边,将最上方纸箱的胶带撕开,从里面拿出了两瓶啤酒,晃动了两下,看到瓶中升起的白色泡沫,又放了回去,对着虎哥和老李摆了摆手,示意两人可以将东西送进仓库后,才晃晃悠悠的离开。

    见到铁牛拐过转角,不见了踪影,虎哥才对着铁牛离开的放心呸了一声,口中嘟囔着骂着什么狐假虎威,没有料之类的话,老李只是赔笑的听着。

    骂了差不多一分钟后,脸色一变,皱着眉,捂着肚子,仓促的对着老李交代道

    “拎周玛嘞,一定是晚上吃的东西不干净,等明天,我一定让那个卖海鲜的白目,知道我们东湖堂的厉害。嘶,老李,呼呼,你先把货送进仓库,我马上回来,呼,如果你放完货,嘶,我还没回来,你也不要到处乱跑,就站在这里等我,知不知道啦?”

    老李才刚一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虎哥已经向一旁窜了出去,跑去卫生间方便了。老李看到虎哥跑进一旁的卫生间处后,又暗暗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动静,确定四周没人后,才打开仓库的门,推着手推车进入。

    进入仓库内后,老李迅速关好了门,而后才将五箱酒箱从手推车上拿下来,放在地上,接着将处于手推车下方的三个酒箱上的胶带封口划开,把里面左右下侧两边最边缘的两瓶酒和右上侧最边缘的一瓶酒拿了出来,九瓶酒,每三瓶用胶带捆在一起。

    捆好后,老李将腰带松开一些,将用胶带固定在腰际的东西取出来,那是几块包裹好的c4,此外还有三个电话和一些金属线。只见老李双手灵活的将酒瓶和c4,电话连接,固定好,分别放入仓库内隐蔽,且临近可燃物的地点。

    放好后,老李又让酒箱重新封好,堆在一旁。做好一切后,老李得意一笑,面容虽然还是那副憨厚老实的样子,但配上戏谑的眼神,弯起的一侧嘴角,以及发出的那声轻微的嘭声,也会明白,这个看起来老实的老李,绝不会简单。

    在临出门前,老李脸上的得意,戏谑全部消失,身子也佝偻了几分,又恢复成了憨厚的样子,老老实实的等在门口,等候着那些被自己算计的虎哥,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

    距离星聚点卡拉ok不到两百米的地方,星光夜总会门口,霓虹绚烂,四名年轻男子带着两名年轻漂亮,衣着性感的女孩,走入夜总会。两个女孩的姿色确实出众,夜总会门口的几个男人,没有一个眼神不再两个女孩裸露在外的手臂,腰际,腿部打转的。

    两名搂着女孩腰际的年轻男子,对于自己女伴表现出来的吸引力,十分得意,下巴太高四十五度,带着几分挑衅,瞥了觊觎自己女伴的一众男人一样,随后不屑的哼了一声,搂着两个女孩走进夜总会。

    星光夜总会,名字虽然叫夜总会,实际上和香江流行的迪斯高类似,劲爆的音乐,迷幻的灯光,被酒精麻醉,忘情共舞,发泄着精力的男男女女,就是这里的主调。

    两个漂亮女孩,在和四个同伴一进来,就吸引到了在星光负责看场子的疤狼的注意,疤狼,人如其号,两个眼睛的眼角微微上调,眼神阴沉,尤其是他极其好色,见到漂亮女人,便会盯住不放,就如狼盯住食物一样,加上脸上一条从眼睛下方,一直到嘴角的伤疤,就被人送了一个疤狼的外号。

    在疤狼盯着两个漂亮的女孩时,疤狼身边刚收不久的小弟乐迪凑到疤狼的身边,小声的说道

    “疤狼哥,那两个妞真不错,如果您喜欢的话,我就去搞定他们,保证把两个妞送到您的床上”

    疤狼咽了一口口水,有些意动,但想起海棠对他们这些手下的告诫,有些郁闷的灌下一口啤酒,道

    “别乱来!这里是王老板的场子,搞出了什么事,没办法和王老板交代,海棠小姐怪罪下来,大家都不会好过。”

    乐迪嘿嘿一乐,道

    “您放心,绝对不会搞出事的,我只是去要那两个妞的号码,给她们一个机会和疤狼大哥交个朋友而已。交个朋友而已,海棠小姐总不会不允许吧?”

    疤狼眼光始终没离开两个漂亮女孩身上,口水都连咽了几次,无论是对方娇俏的样貌,还是莹白的肌肤,无不对疤狼来说,十分诱惑。尽管疤狼知道乐迪上前询问两个漂亮女孩的电话号码,一定会和她们身边的四个护花使者发生冲突。

    但他还是没忍住,同意了乐迪上前去和两个漂亮女孩要电话号码。和预想的一样,乐迪的行为,果然和四名护花使者发生了冲突。而疤狼想要的,也是这个效果,见到两方发生冲突后,疤狼便带着几个小弟强势介入。

    当然,疤狼表面上并没有和乐迪站在一起,甚至装作不认识对方的样子。在小弟分开乐迪和护花使者后,便以这里是三联帮东湖堂的场子,由他罩着的名义,臭骂了两方几句,而后又警告两方人老实一点,不要惹事。

    见自己出面镇住了场面后,疤狼还想借展示威势的时机,吸引两个漂亮女孩的注意,借机拉近关系。但没想到两个漂亮女孩对于他的强势,根本毫无反应,甚至隐隐表现出排斥和些许厌恶。

    这让疤狼的心里有些恼火,但周围的客人都在注视着这里,疤狼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撂下几句场面话,悻悻的离开。

    而他没注意到,在他转身离开时,乐迪悄悄的和护花使者传递了一个眼神,还瞥了护花使者身后卡座,坐着的三个男人,以及他们桌面上放着的一个黑色手包一眼。

    疤狼离开后,三个护花使者和两名漂亮女孩说笑了一会,便跑去了舞池跳舞,只留一名护花使者留在卡座,随着音乐晃动着身体。

    而乐迪在绕了一圈后,又悄悄溜回疤狼身边,小声的为疤狼不平道

    “干,两个标注而已,还敢甩疤狼大哥脸色,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疤狼大哥,你放心,交给我,我一定搞定她们,让她们乖乖躺在床上,任你玩!”

    疤狼虽然说着别乱来之类的话,但却没有什么阻止的举动,直到看到乐迪拿出一小包药粉的时候,他才补充了一句

    “小心一点,不要留下线索”

    随后,便状若无事的喝起了酒,脸上的猥琐,随着心中的想象,再也掩饰不住。

    乐迪果然没让疤狼失望,接着道歉的理由,那剩下的那名护花使者聊了起来,借机将药粉偷偷倒入两个漂亮女孩的酒杯里。而后,又不知道和对方说了什么,将其他的几个护花使者也调开,只留下两个漂亮女孩。

    两个漂亮女孩也没有防备,直接喝下了加了料的酒,没一会就脸色通红,举止不受控制的变得躁动起来。疤狼也立即跑到两个漂亮女孩身边坐下,假装关心的询问,一边上下其手的撩拨,一边哄骗着想带两个漂亮女孩离开。

    就在疤狼刚刚扶着两个漂亮女孩站起之时,四个护花使者突然跑了回来。见到疤狼扶着两个漂亮女孩,当即就愤怒的冲向疤狼,疤狼的几个小弟却是在半路将他们拦下,没几下就将四人打到在地。

    虽然不知道四个护花使者怎么会这么快跑回来,但已经到了嘴边的肥肉,疤狼怎么会轻易放过。疤狼当即颠倒黑白,指着四个护花使者痛斥,痛斥对方在两个女孩杯中下料,意图不轨,幸好被自己发现。

    随后,疤狼便恬不知耻的说着要对客人负责,他会亲自送两个女孩离开。

    四周看热闹的客人,有的是真的以为就是四个护花使者给两个女孩下料,意图不轨,也有看明白一切都是疤狼布置的,还有一些则是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心态的。

    三种想法的人,出奇一致的,都没有对疤狼要带走两个女孩提出异议,就在疤狼以为计策成功,一会就能享受两个漂亮女孩的时候,夜总会内的灯光却全部亮起,一时间整个夜总会内亮如白昼,四周的客人也和疤狼一样,顿时一愣。

    而后随着大队警察的进入,显得有些慌乱,在警察的一再警告声和挥舞的警棍中,渐渐老实的蹲在原地,接受检查。

    但带队的警察来到疤狼面前时,疤狼还想抬出三联帮的名头,震慑一下这群不讲规矩的警察。谁知对方根本不在意,随着一名女警在两个漂亮女孩身上找到的证件,证明她们未成年,又有后侧卡座的客人作证,并拿出录像机作为证据,证明疤狼指使他人对未成人下药,意图不轨。

    就在疤狼被警察按在桌子上,想明白了一切,大叫着

    “甘霖良,你们故意设套害我,我一定不放过你们,玛德,三联唔唔唔!”

    疤狼的叫骂声就这样,因为被毛巾堵上了嘴巴,戛然而止。而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没一会,跑去里面搜查的警察回来了,在里面搜查道了两大包毒品。带队的警察掂量了一下分量,对着疤狼冷冷的一笑,便吩咐下属,将人和证物全部带回警察局,将夜总会封禁。

    就在疤狼以为警察们就这样结束的时候,一名警察拿着营业执照来到带队的那名警官面前小声说了什么后,带队警官又看向疤狼,冷笑道

    “呼叫支援,就说怀疑发现重大贩毒案,对持牌人经营的所有产业实施查封调查!”

    听到带队警官的话,疤狼激烈的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无论是嘴里堵着的毛巾,还是身边按着他的两名警察,都不会让他如愿。最后更是因为强烈的反抗,被一电棍杵在身上噼里啪啦,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花莲市富吉路新改名为海湾的别墅内,海棠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和远在漂亮国的海远通电话。自从那次被丁瑶放过后,她便马上叫上了心腹人手,带着弟弟海远,转移走了一部分财产,跑去了呆北。

    在被雷功打发到花莲时,为了海远的安全,便同意了高进将海远带去漂亮国生活,虽然姐弟俩要分隔两地,但至少不必让弟弟和自己一样冒险,也不必和自己一样感受寄人篱下的卑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