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事无独立,各有瓜葛
    女人所谓的逛街,只不过是一个对玩的统称,不仅仅只是代表购物。而丁瑶和崔妙香的逛街之旅,也根本和街无关,而是跑去卑南乡的知本温泉区泡温泉。

    知本温泉,算是呆东的第一名胜了,从1917年被卑南族的原住民发现,由于发现温泉水对皮肤病及各种创伤颇有疗效,那时候的卑南族人将其称为“神水”,而后原住民们便结伴开始了对温泉的挖掘,开辟露天的温泉池。

    东瀛鬼子占据呆岛时期,又在这里建造了公共浴场和宾馆。直到1981年开始,民间资本的涌入,开始以“温泉”为号召,结合周围原生态的风景,开设了多家观光大饭店,优质的温泉,和当地的地形地貌,风土人情,完美融合成了知本温泉风景区。

    知本温泉还有一个绰号“美人汤”,对于爱美的女人来说,这是绝对不会错过的,丁瑶和崔妙香也不会例外。

    知本老爷大酒店,室外女汤馆,被崔妙香包下,由于汤馆只有她和丁瑶两个女人,所以两人只是穿着泳衣,并没有围裹浴巾,享受身体被温泉水包裹的感觉。

    崔妙香拿起池边的两杯果汁,将其中的一杯递给身旁的丁瑶,丁瑶接过,说了一声谢谢,周夫人,而崔妙香在抿了一口果汁后,笑着回应道

    “不用这么客气啦!阿正和你是一家人,我和朝先也把他当成自己人,所以阿瑶,你当然也是自己人喽,大家都是自己人,就不用客气来,客气去的啦!我比你大一些,直接叫阿香姐,妙香姐就好,叫周夫人,太过疏远啦!”

    丁瑶自然不会拒绝对方释放出来的亲近之意,微笑着叫了一声妙香姐,至于她和钟维正暂时还算不上一家人?只要脑袋没问题,像这种对自己没有利处的事情,谁也不会傻得去解释。相对于好处,误会算是什么东西?

    自己释放出的亲近之意,被丁瑶接收,崔妙香也喜笑颜开的应了一声,接着两个女人就显得越发亲近,说着女人之间感兴趣的话题,气氛更加融洽了。

    不过没聊多久,丁瑶放在池边口袋里的手提电话的铃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氛围,丁瑶对着崔妙香露出歉意的笑容,口中连连说着不好意思,而崔妙香则是笑着挥挥手,说着让丁瑶不用在意,先接电话,正经事要紧。

    丁瑶走出汤池,随意用毛巾擦了擦水渍,从口袋中拿出铃声大作的手提电话接听

    “喂,我是丁瑶!光叔,嗯,我现在正在呆东,阿正和周大哥去了火烧岛,我和周大哥的老婆妙香姐在卑南的酒店泡温泉,等阿正他们回来,再一起返回呆南。嗯嗯,好,告诉他们,当初海老大能给他们的,我们也能给,甚至给的更多,嗯嗯,可以,告诉他们,他们堂口的生意收益上交五成,我们同意,另外,再告诉他们,以一年为期,如果这一年他们能全心全意的跟着我们,一年后,他们堂口的生意收益,则只需要上交四成,减少的一成,是对他们忠诚的奖励,只要他们保持忠诚,我们也不会吝啬付出。”

    “嗯嗯,我知道了,光叔,道上的事情,以后就都交给你了,你看着处理就好,不用事事都要请示汇报,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如果连你都不能信任,我在这个世界上,也就无法相信任何人了。就像阿正说的那样,东湖帮也好,毒蛇帮也罢,都只是一个完成目的的工具而已,没什么值得看重的。”

    “哎呀,光叔,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哪里像你说的那样啊!好啦好啦!不和你说了,身为长辈,居然拿晚辈开玩笑,为老不尊,等我回去就把你藏起来的高粱酒都倒掉,看你怎么喝?哼!”

    “嗯?嗯!好的,我知道了!我会让人打听一下三联帮在呆北那边有没有派遣人手,过一会再给你电话!”

    挂上电话后,丁瑶凝神思考了一会后,再次拨打电话

    “灰狼,是我,嗯,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好,我知道了,你派些人手出去,打听一下三联帮人手调动的动向,尤其是去往呆南,高雄方向的公路,火车,一定要给我盯紧,有大规模调动人手的消息,立刻通知我!嗯,记得让派出去的人机灵些,别被人发现,好了,就这样吧!有事,我会再打给你的。”

    挂上打给灰狼的电话,丁瑶再次打给何光

    “光叔,三联帮在呆北的人手并没有调动的迹象,我已经让人盯着了,不管三联帮那边会有什么动作,我们这边都要做好防备,你尽快统合好东湖帮的人,让他们各自在自己的地头做好防备,别被三联帮打个措手不及。嗯,好,那就全部交给光叔你了,我处理好这边的事,就回去帮你。”

    和何光交代完后,丁瑶依旧站在原地思考,三联帮的反应有些诡异,虽然他们安插在呆南的主要人手,被自己全部吊了出来,一网打尽,但无论花莲,宜兰,还是呆北都有大把人手可以调动,为什么会迟迟不动手报复呢?

    思考了一会,听到崔妙香的招呼声,丁瑶才回过神,既然毫无头绪,那就只能做好防备,静观其变,下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决心。再说现在自己也不再势单力薄,不仅拿下了东湖帮一大半的势力,人手,更是在钟维正的帮助下,和松林帮搭上关系,一切顺利的话,两方联手的时机也不会有多远。

    想通一切后,丁瑶暗自在心中给自己打气,而后微笑着回应崔妙香,再次和崔妙香一起享受着温泉,随意的说笑聊天。

    ……

    火烧岛监狱,不只是呆岛人耳熟能详,甚至在香江,濠江,神州等地,它的大名也是闻名遐迩。与事件万物一样,它也有两面性,毁掉了一些人,也成就了一些人。

    火烧岛监狱只是火烧岛上的矫正机构之一,也是成立最晚的那个,七十年代初才建造完成,关押的主要人群,也分为三种,黑道枭首,政治人物,最后才是重犯。像吴世达这种经济犯被关在这里的,少之又少,可以说是几乎没有,由此可见,黄律师和吴世达老婆的用心何其毒?

    在这里,即使是最没身份的人,进来的罪名至少是杀人,吴世达的那点罪名,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昏暗的接待室内,只余钟维正和吴世达对面而坐,本该陪同的狱警都老老实实陪着松林帮的三炮在外面抽烟,打屁,也许还会戏耍一下犯人取乐,毕竟他们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就代表着权威,只有少数的人,才会让他们忌惮。

    而周朝先则是被戒护科科长程军请去办公室,招待着喝茶聊天,随便聊一聊照顾吴世达的事情。毕竟两人也算只闻名,没见过面的老相识,能见到手眼通天的松林帮老大周朝先,程军自然不会放过巴结的机会,好让自己多一条路,毕竟他现在被典狱长古人伦和宫天宝的争斗夹在中间,日子也不算好过。

    吴世达安静的坐在钟维正对面,悄悄的在打量着钟维正,虽然很少人知道他在香江有个大哥叫曹达华,但对突然冒出来的这个自称自己的大哥干儿子的人,还是抱着几分戒备,几分怀疑。

    尤其是钟维正连他和曹达华还有个三弟都不知道,而且那个三弟还就生活在香江,从这点来说,就很引人怀疑。

    其实吴世达之所以这样充满防备,草木皆兵,也是被这次案子闹的,他认为这次案子,就是有人觊觎他的钱财,所以才会搞得他进监狱。而偏偏这么巧,在还有一个多月,他就可以假释出去的时候,冒出了这么一个干侄子,也难怪他会多想了。

    吴世达的戒备,钟维正能看得出来,无论吴世达怎么伪装,但他的眼神的猜疑是隐藏不住的。钟维正也知道自己怎么说都没用,甚至将周朝先收集给他的那些证据,拿给吴世达看,反而会起到反作用。

    所以,钟维正也没有说话,只是起身,开了门,叫来一旁聊天打屁的三炮,让他弄个能打长途的电话来,钟维正要打电话回香江,别人说话,吴世达不信,但一直保持高冷兄长风范的曹达华,自然能打消吴世达的疑虑。

    狱警的动作很快,直接从一旁的狱警休息室将电话拉了过来,在狱警出去后,钟维正才拨通电话,按下免提,电话中曹达华的声音还是那么粗犷

    “喂,我是曹达华,哪位找啊?”

    吴世达的表情有些古怪,有着对熟悉声音的激动,但怀疑和戒备之色还是没有消退多少,暗暗瞥了钟维正一眼,并没有说话。

    钟维正微微摇了摇头,心中吐槽着吴世达,要是把这点谨慎功夫用在自己老婆身上,又怎么会被人戴了原谅帽,还要被耍得团团转?

    吐槽归吐槽,答应曹达华的事情还是要办,钟维正对着电话那头的曹达华,说道

    “契爷,是我,阿正,我见到二叔了,他就坐在我的对面,但他好像对我的身份有些怀疑,所以只好打给你了!”

    电话那头的曹达华,听到钟维正如此说,顿时有些恼火的骂道

    “这个忘恩负义的小王八蛋,我好心让你好心去帮他,他以为我是贪他的那点钱啊?还敢端起了架子,不认你是吧?阿正,既然他不领情,就不要管他好了,让他在监狱好好反省几年也好,省的他总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不起,他不想认你这个侄子,我也没这么个弟弟!阿正,不要再管他了!”

    钟维正看着脸色黑中泛红的吴世达,忍着笑,说道

    “契爷,我要是不管了的话,就不是坐几年牢的事了,可能要麻烦你从香江来给他处理身后事了!”

    听到钟维正的话,吴世达瞪大了眼睛,看着钟维正,电话那头曹达华愤愤的喘息声,也是当即一顿,急切的问道

    “阿正,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契爷年纪大了,你可别吓我,虽然那个小王八蛋忘恩负义,贪钱,薄情寡义,六岁时偷了我的零花钱给隔壁的胖妞买糖吃,骗人家的初吻,八岁那年,拉着我偷看邻居阿姑洗澡,被人发现,说是我指示的,十岁那年,掀老师裙子,害我挨骂,十三岁那年抢走我的第七任初恋,十五岁时,和他那个王八蛋老爸去呆岛时,又把我藏起来的我老妈的照片偷走。”

    “就算他再卑鄙无耻,下流贱格,对不起我,但他到底是我的弟弟啊!买卖证券而已,又不是杀人放火,用不到要了他的命吧?阿正,你认识很多大状,不如多找几个,帮他处理他的官司怎么样?不好不好,你认识的都是香江的大状,呆岛的案子,一定要用呆岛大状,阿正……”

    原本听着曹达华骂吴世达那些话,钟维正听的很过瘾,一路颠簸赶来帮他,却被怀疑,防备,虽然钟维正也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但心里有些不爽,总是很正常的吧!

    所以并没有在曹达华骂人的时候打断,让他一次骂个够,到了眼下适当的时候,才出言打断道

    “契爷,你别紧张,我的意思是现在有人要害二叔,我们不帮二叔的话,二叔就死定了!并不是因为二叔的案子,二叔的案子很好解决,我再呆岛朋友已经帮二叔搞定,一周左右就能假释,一个月之后就会重审,还二叔自由。只是现在要害二叔的是他身边亲近人的,如果二叔不相信我的话,我也无能为力,二叔早晚也会难逃毒手。还有,契爷,电话开的免提,你刚刚的话,二叔也在听”

    电话那头的曹达华,靠了一声,轻咳了一下后,才重新恢复高冷,低沉的嗓音,说道

    “那个小王八蛋听到又怎么样?我会怕啊?”

    而此时已经确定电话那头就是自己大哥曹达华的吴世达,已经有些哽咽起来,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大哥记恨着自己,不想和自己联络,更不关心自己的死活,完全当没自己这个弟弟,但听到危及自己生命的消息后,那种急切,激动的语气,证明他还是关心着自己这个弟弟,在意着自己这个弟弟。

    吴世达哽咽了几声,强忍着眼中的眼泪,对着电话那头的曹达华,说道

    “大哥,我,我以为你不再认我这个弟弟了,每次去香江,你都不肯见我,我,我……”

    吴世达哽咽的说不下去,电话那头曹达华的嗓音也有点异样,鼻音微微加重,语气极其不耐烦的说道

    “一个大男人,哭什么鼻子啊!要哭等着拜山再哭!孖达,我跟你讲,阿正虽然是我的契子,但和亲生的没差,你要是还相信我这个大哥不会害你,就像信任我一样,信任阿正。”

    吴世达胡乱的抹了几把眼泪,声音沙哑的连声保证道

    “大哥,你放心,我知道你和曹爸一直最疼我,在帮我,不会害我,我相信你,也相信阿正。无论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大哥你还认孖达这个弟弟,就算让我倾家荡产,我也愿意。”

    电话那头曹达华的鼻音更重了,压抑着声音,说道

    “好了!好了!我和阿正对你的钱没兴趣,你好好配合阿正,等处理完案子后,就来香江陪我去给老爸老妈拜山吧!到时我会叫上达仔一起,我们三兄弟也几十年没有一起去拜山了!就这样了,我这边很忙,有话等你出来再说,挂了!”

    钟维正能听出电话那头曹达华声音的异样,也知道他不是不想和吴世达多聊几句,而是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被人听到他的脆弱。嗯,还是那个越是面对在意的人,越是死要面子的曹达华,软饭硬吃,霸道总裁范才是达叔永远的真谛。

    而钟维正对面的吴世达,显得没有曹达华忍耐的功力,哭的是泣不成声,过了五六分钟,才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有些狼狈,不好意思的用衣袖,将脸上的泪痕,鼻涕擦干净,随后看向钟维正的眼神不再有怀疑,戒备,而是十分亲近,温和。

    嗯,这个样子,钟维正和他的沟通,自然也没了阻碍,顺利了很多。

    钟维正也没过多废话,将周朝先收集到,交给自己的偷拍照片,还有主审法官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