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还要请香江的同志帮个忙
    钟维正和高凤琴成为了两个极端,一个被通知放大假,连警署都不用去,每天闲的不要不要的,另一个则是忙着抵押产业,准备着给鬼佬们的收购金,另外则是和张慧心,钟丽珍商量着上市的事宜。

    钟维正的姑妈钟丽珍,在吃下一定份额的玫瑰园计划,加上摆脱了麻烦的宋世昌帮忙,得到神州银行和宋氏集团的帮助,彻底摆脱了假设汇丰抽贷后,可能出现的资金链断裂的危机。这表着她不必再受关家荣的威胁,已经向法庭提出了离婚申请,关于财产方面,由于钟维正的爷爷早就防着关家荣,所以在关家荣和钟丽珍结婚的时候,就让关家荣签了一份协议,两人离婚的话,关家荣分不到一分财产。

    而更让关家荣郁闷的,则是他对乔sir,纳尔逊他们的算计,也落了空,虽然他做的一切,手尾都处理的很干净,甚至一直让替罪羊关sir和毒蛇炳联系,故意让对方录音,为的就是撇清自己的嫌疑。

    但千算万算,还是漏算了两点,一是没想到约翰逊会被牵连得滚回了大嘤本土,不再担任警务处副处长。二是在投票时,鬼佬对他的帮助不大,中立派的人又突然将曾向荣推出来,争夺港岛总区主管行政的副指挥官的位置,而在陆明华接任了退休的胡sir留下的,主管行动的副指挥官位置后,蔡元琪推荐了李文斌接替陆明华留下的位置。

    唯一空缺出来的,是纳尔逊留下的总区行政主管的位置,但鬼佬们这次损失很大,自然也没谁会不识趣的,出来抢这个位置,只能留给鬼佬们。

    算计一番后,关家荣发现自己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偷鸡不成,还蚀把米。钟丽珍提出申请和他离婚,让他净身出户。想要争取的位置离自己而去,更让难以接受的,是王炳耀那个死胖子,居然升了一级,坐上了高级警司的位置,还要调来北区,接任总区行动主管。

    而且蔡元琪也在私下和关家荣说过,王炳耀之所以会被调到北区,也只是过渡而已,半年之后,风头降下去,虽然不能回港岛总区,但也会被调到西九龙总区担任副指挥官。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关家荣简直嫉妒的发狂,他一直自诩从各个方面都不必陆明华差,更是以陆明华为对手,现在不仅陆明华胜任总区副指挥官,甚至连一直瞧不起的王炳耀,都要比他快一步,从下属变为了上级,这让关家荣十分难以接受,大感命运不公。

    但眼下已经成为既定事实,就算再不想接受,也只是默默接受了。山顶的钟家大宅回不去了,关家荣一脸阴沉的开着车,来到了九龙城的一间别墅内。见到关家荣来到,一个三十岁左右,身材丰盈的少妇连忙迎上,接过关家荣脱下的西装外套,小心的挂在衣柜里,而后又去厨房为关家荣泡茶。

    在少妇去泡茶的时候,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拿着模型,躲在楼梯处,畏惧的偷偷看着关家荣。不想关家荣突然的咳嗽声,吓到了他,手中的模型掉在地上,声音引起了关家荣的注意。

    关家荣在发现了少年后,眼中隐隐闪过暴虐,直接站起身,几步走到少年面前,抓着少年的手臂,不理会少年的求饶,将他拖入房间,锁好门,用手铐将少年拷在床头的铁柱上,抽出腰间的皮带,一下一下的打在少年的身上,口中还斥骂道

    “就知道玩,就知道玩,你以为你是关祖啊?有个有钱的老妈,能安排好一切。你老妈只是一个有几分姿色的欢场女子,她根本帮不了你,你的以后,只能靠你自己去拼,去抢,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啊?关耀宗,你给我记住,你以后要是一个没有能力的废物,别想我会帮你,也别叫我老爸。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关耀宗一边痛哭缩着身子,一边讨饶道

    “爹地,阿宗知道,阿宗知道,求求你,别打了,好痛,求求你,别打了……”

    尽管关耀宗不住的求饶,哭叫,但关家荣却没有一点停手的意思,已经继续挥舞着皮带。而房间门外,那个丰盈的少妇只能无力的靠在门边,双眼不断有泪水滑落,但她却不敢敲门阻止关家荣对自己的孩子施暴,甚至连哭泣的声音都不敢发出,双手死死的捂住嘴巴,害怕关家荣在听到自己的哭声后,会更加暴虐的虐待关耀宗。

    ……

    神州,会稽省武林市,沾叔带着钟维正和几个神州警察热情的握手,相互介绍着。被放大假的钟维正,本都打算一个人趁着假期去东瀛玩一段时间,虽然现在还没有熟悉的那些老师可以看,但也可以玩别的啊!譬如收集一些哆啦a梦,蜡笔小新的周边,手办,漫画之类的,去现场看看相信光的奥特曼拍摄,还有那些老师的前辈们,是怎么给后辈做个榜样的。

    当然,最后一项,钟维正是打算抱着纯艺术眼光,不带丝毫杂质的学习技巧,为提高生活质量努力。

    可刚刚收拾好行李,就接到了王炳耀的电话,让钟维正陪着沾叔去神州会稽省武林市参加和当地警方的交流会议。王炳耀由于刚刚调到北区,还需要了解北区的情况,对接工作,对于会稽省警方热情的邀请,也不好回绝,所以就让沾叔和钟维正代替自己去一趟,与武林市警方交流。

    武林市警方对于钟维正和沾叔的到来,表现的很热情,不但派车去车站接人,市局局长还带着一干局里的各个领导亲自在门口迎接,可谓是表现的十分礼遇。

    交流会期间,不但专门配备了两个会粤语的翻译,更是在财政不富裕的情况下,还是咬牙将钟维正和沾叔的衣食住行全都安排好。而且还是神州人民,特有的朴实,亲切的那种,你是客人,一切必须由我来负责,不容拒绝的样子。

    三天的交流会中,武林市局的参会人员,向钟维正和沾叔提问最多的,就是关于案件中的痕迹发现,以及证物的提取,化验等等技术性问题。这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个时候,神州正值改革开放的初级阶段,由于技术,设备方面的制约,刑侦手段和香江还有一些差距。

    三天的会议开完,市局的领导还热情邀请钟维正和沾叔在武林市游玩几天,武林市不光名胜诸多,自然风光也是让人流连忘返的。由于沾叔还要回香江主持工作,所以他只能先一步回去香江。而被放了大假的钟维正却是没什么顾忌,正好可以趁着闲暇时光,好好的游览一下武林市。

    谢绝了武林市局安排的陪同人员,钟维正带着王建军,莎琳,katt如普通游客一样,四处游玩,看西湖,断桥,灵隐寺,还去了电视剧中说的,关押白素贞的雷峰塔看了看,不过因为雷峰塔倒塌,还没建好,电视剧中所谓的雷峰塔,实际是在金陵鸡鸣寺药师佛塔拍摄的。

    游览了一圈之后,古迹看得差不多了,接下来自然要选择自然风光游览了。于是,几人雇了一辆车,去了千赌湖游玩。

    但刚刚到了千赌湖,就遇见的意外情况,千赌湖的游人码头被当地警方封锁,禁止游客接近。钟维正还是听一旁看热闹的人说起,才知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当地警方凌晨接到有人报警,一艘游客租赁的游船着了火。接到报案后,警方立即赶到现场,着火的游船个别舱室因为起火的原因发生了爆炸,在警方扑灭火势之后,发现了底舱中横七竖八的尸体倒在地上。

    经过询问,才得知这是一大家呆岛人,来千赌湖游玩的,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导致遇见不测,丧命于此。

    警方需要进行取证,打捞等等侦查工作,所以今天暂时不开放码头,要等明天才会开放。由于千赌湖距离武林市一百多公里,来回太耽误时间,所以钟维正决定,索性就在附近找个旅店,宾馆住一晚,等明天码头开放,游玩过千赌湖再回武林市。

    经雇佣的司机介绍,钟维正等人被他拉到一家镇子边缘,距离千赌湖不远的旅店。内部虽然有些老旧,但空间不算小,一楼的大厅摆着一张收银台,和六张大圆桌,供旅店住客就餐,上面的两层是客房。

    这个时候,好像没什么人,只有一个眼睛不大,十分清瘦的女店员坐在收银台里,看着手上的一张照片。看到司机带着钟维正等人进来后,迅速收好照片,不咸不淡的和司机打了一个招呼,而后才上下打量了钟维正等人一眼,其中在一脸冷酷的王建军身上,目光停留的时间最长。

    司机和这个女店员应该认识,对着钟维正等人介绍道

    “几位老板,这位是这家店的老板之一,萧瑶瑶,这家店是她和她哥哥萧方方一起开的。小吉他,这几位都是香江来的老板,今晚要在这住一晚,明天去千赌湖游玩,你可一定要招待好各位老板啊!”

    可能是害怕萧瑶瑶不明情况,怠慢了钟维正等人,司机还暗暗想萧瑶瑶做了一个手势,萧瑶瑶看到司机的手势后,刚刚还板着的一张脸,瞬间笑容绽放,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十分热情的招呼道

    “几位老板,你们选择住在我们这里就对了,这附近方圆几里,就属我们这环境最好了!几位老板,是要先休息,还是先吃点东西呢?”

    钟维正微笑的看着这个会变脸绝技的女人,用普通话说道

    “我们还不是很饿,麻烦老板带我们去房间休息一下!吃东西,还是等午餐再说吧!”

    萧瑶瑶刚要回答,两名警察走了进来,萧瑶瑶的店是距离出事地点最近的旅店了,而且是在进镇出镇的道路旁边,自然是要来询问一下,是否发现有行迹可疑的人经过。

    一名警察询问萧瑶瑶时,另一名警察也在打量着钟维正等人,当注意到钟维正,王建军虎口和食指上的硬茧时,神色有些紧张,手也慢慢的向着腰间的手枪摸去,脸上却装作十分平常的对着钟维正问道

    “几位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来这里是为了工作?还是旅游?”

    王建军看到警察悄悄摸向手枪时,条件反应的将自己的手插入口袋,口袋里有个洞,手伸进口袋,正好可以捂住绑在腿上三菱军刺的手柄。但凡对面的警察有蛇那么异动,王建军就会甩出军刺,刺进对方的脖子。

    钟维正则是微笑着,好像没有注意到对方动作一样,回道

    “我们是从香江来的,因为工作的事情,才来到武林市,处理完工作的事情后,还有些空余时间,就跑来千赌湖游玩一下。”

    询问钟维正等人的警察点了点头,说道

    “麻烦你们把能够证明你们身份的东西给我们看一下”

    钟维正对莎琳招招手,莎琳从包中取出几人的护照,身份证,回乡证,递给了询问几人的那位警察。而在萧瑶瑶那里一无所获的另一位警察,也注意到了自己同事的态度,于是,也加入对钟维正等人的审视中。

    在检查过钟维正等人的身份证明没问题后,两名警察还是有些不放心,要求钟维正等人和他们去分局办理一个住宿证明,没有住宿证明的话,是不允许住在旅店的。

    钟维正知道这个两名警察的托辞,但也没点破,很配合的和两名警察来到外面,钟维正和王建军上了一名警察的警车,莎琳,katt由另一名警察陪着,上了钟维正雇佣的车,两辆车一前一后向着分局行驶而去。

    ……

    千赌湖分局内,钟维正,王建军,莎琳和katt四人,被带入一间单独的办公室后,带他们来的那两名警察,又拿走钟维正等人的护照,身份证,说了一声,他们去找人开证明,让钟维正等人在这里等一下后,便离开了。

    分局是一间带院子的二层旧红砖楼,面积不算小,所以钟维正一路看过来的办公室都挺宽敞。就是办公室里的陈设很简陋,两把大长条木椅,对面是一张旧办公桌,角落是一个小炉子,应该是等到冬天用来取暖的。

    除外,除了头上的吊扇,前面上挂着的锦旗,为人照片,还有桌子上的电话,文件和一台台灯。一个陶瓷杯外,就再无其它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两名警察跟在一名满脸大胡子,头上剃得只剩毛茬,一脸凶悍的男人走了进来。

    一见到钟维正,这个一脸凶相的男人,就热情向着钟维正伸出双手,口中不住的道歉

    “不好意思,钟警官,我的两个同事有些鲁莽,将您带来分局,我是分局刑警队的队长郝精忠,我代表他们给您道歉,都是误会,希望您别介意,我一定好好批评他们。”

    钟维正也笑着和对方握了握手,不在意的说道

    “郝队长,言重了!这两位警察同志,只是尽忠职守,没有任何错误。我们都是警察,发现情况,被要求配合调查的事情,大家都遇见过,可以理解,您可千万别难为您的这两位下属啊!”

    本来郝精忠还怕钟维正会因为被带来分局,而有些怨气,但见对方如此和气,语气不自觉的又热情几分,道

    “哎呀,多谢理解,多谢理解!小张,小吴,还不快谢谢钟警官,要不是钟警官大度,原谅你们,我一定罚你们当着全队的面做检讨,好好治治你们鲁莽的毛病。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给钟警官他们泡茶!钟警官,请坐,请坐,没想到钟警官的普通话说的这么好,刘局和我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呢!”

    钟维正被郝精忠拉着坐下,笑着回道

    “我爷爷和我父母从小就教我说普通话,中学和大学也有同学是新移民,和他们沟通的多,普通话也就没那么蹩脚了。对了,郝队长,多嘴问一句,我们刚刚在码头听到凌晨的时候发生了命案,船被烧了,还发生了爆炸,是不是很严重啊?如果要是需要保密的话,您就当我没问过”

    郝精忠抿了抿嘴,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道

    “没什么保密的,不瞒你说,我现在也为这个案子头疼呢!船上发现了九具尸体,又在附近水域打捞到了一具尸体,打捞到的那具尸体应该就是凶手之一,经人辨认,是在码头附近租赁游船的四个人之一。我们也依照知情人提供的画像去抓人了,现在已经抓到另外两个,唯一在逃的主谋叫做屠君,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他现在很可能已经潜逃去了呆岛,我也正在等上级的指示呢!”

    说话之间,小张和小吴已经端着泡好的几杯茶回来,微笑着一一送到每个人的手上。而就在这个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郝精忠和钟维正告罪了一声,站起身去接起电话。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是谁,和郝精忠说了什么,只见郝精忠嗯嗯应是了几声后,原本有些为难的眼神,慢慢变得明亮,带有几分喜意,不自觉的飘向钟维正。

    在对方讲了大约一分钟后,郝精忠说了一句

    “好的,我这就把电话交给钟警官,钟警官麻烦你接一下电话,是我们市局的刘局”

    钟维正站起身,几步来到郝精忠身旁,接起电话,打了一声招呼后,电话那头的刘局,先是对着钟维正一番夸奖,接着又说已经和沾叔,王炳耀联系过,听说钟维正是一个破案能手,警队勇探,什么足智多谋,运筹帷幄之类的好话,就直接往钟维正头上套。

    之后才话锋一转,诉说了一下市局从上到下,甚至省厅都没有几个人对呆岛有所了解,而逃去呆岛的屠君却是这件案件的关键,如果无法将对方逮捕归案,接受审判的话,无疑会对整个分局,市局,甚至省厅的声誉有所影响。

    无奈之下,只好和香江的同志取取经,询问一下相关的经验,而无论王炳耀,还是沾叔,就一句话,阿正有经验,正好他也在千赌湖,就让他配合你们去追捕罪犯了。

    最后刘局简单的总结了一下,就是一句话

    “还要请香江的同志多帮忙了!”

    港综世界自由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