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要着急,汤要煲足火候才够味!
    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也是神州传统意义上农历新年的最后一天,虽然现代人都已经初七初八,甚至有些在初五初六开始正式上工,但大家还是认为过完正月十五,才算是过完农历新年。

    在香江,元宵节这一天,虽然不是公众假期,但也会有些公司会放假,还有些会只上半天,即使对元宵节无感的鬼佬公司,就算不会提早下班,也会按时放人,甚少会不顾及员工心情,留人加班。

    虽然不是公众假期,但传统的看彩灯活动,依然会有康乐署和相关的民间组织主持,开展。今年定在维多利亚港的彩灯会尤为热闹,不但有督爷肥彭亲自出面主持,并当众销毁大量毒品,显示香江打击毒品的决心,更是有大型的歌舞表演,烟花秀,供大众欣赏。

    但其中最开心的不是大众,而是被“特赦”的赵国明,赵国明违规操纵股市的事情,证监会虽然没有一锤定音的证据,但前段时间收集到的一部分,也足够可以禁止赵国明触碰庞氏集团的工作,送他进icac里喝几天咖啡了。

    可是当证监会将证据交给icac后,新来的廉政专员放百威,却在肥彭的授意下,以证据不足,没有调查价值的名义,将事情压了下去。而证监会那边,肥彭在和监察委员会主席戴维森密会过一次后,戴维森就在监察委员会的会议上提出,对于赵国明的调查,空耗人力物力,进展也不大,还引起了证券市场上的恐慌,非议,所以决定撤销对赵国明的禁令,并结束对赵国明的调查。

    虽然在会议上,招到了监视委员会梁副主席的强烈反对,但无奈的是监察委员会内鬼佬占据大多数,所以最后这项提议,还是在表决后,被予以通过。

    见到这种结果,梁副主席直接对一众鬼佬放话,言他们一定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的,放完话后,直接摔门离开会议室,再也不想多看这帮虚伪的鬼佬一眼。

    这次肥彭出面解决赵国明的事,用高效都不足以来形容,只用了两天,在元宵节的当天,赵国明就收到了解除禁止令的通告。

    而不是赵国明是因为太过高兴,还是想高调的宣布自己的回归,当着记者的面,宣布庞氏集团会和康乐署合作,在晚上的彩灯会上加入大型歌舞表演,烟花秀。至于被记者问到要花多少钱的问题,赵国明直接装腔作势的摊了摊手,回道

    “相比于能带给香江广大市民的快乐,一千万,两千万都只是一个不必在意的数字而已!”

    很装叉,但也很有效果,香江是一个被金钱魔力感染的无可救药的城市,高调的炫富,可能会引起一些人嫉妒,唾弃,也同样会引起一大部分的向往,崇拜。

    赵国明宣布回归的这一炮打得很响,从股市的反应就能看得出来,庞氏集团的股票在收盘时,上涨了四点三个百分点。

    ……

    相比于赵国明这边都是利好来说,约翰逊那边就显得倒霉透顶了,虽然新来的廉政专员在到任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把韩志邦以私自向媒体,泄露廉署案子的名义停了职,但为时已晚。

    有了乔sir的配合,纳尔逊这个猪队友没坚持多久,就把毒品被调换的事情交代了,虽然当初麦克给乔sir送证物袋时足够小心,但还是无意间被一个收垃圾的阿婆看到了身影,作为新的证人,和乔sir他们提供的证词,形成了证据链。

    虽然纳尔逊和麦克的证词中,麦克只承认两人是因为私交较好,所以才会帮纳尔逊偷取证物袋,换取作为证物的假毒品,帮纳尔逊拜托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而纳尔逊的证词也是亦然,两人都否认约翰逊有份参与这件事。

    但廉署的其他人也不是白痴,凭借约翰逊和纳尔逊之间的关系,有没有份,大家心里都有数,通过调查取证,虽然也没拿到能够直接指明约翰逊参与其中的证据,但陆明华和王炳耀提出检查证物时,最终出面否决的就是约翰逊,仅此一点,他就脱不了关系。

    也正是因为这点,无论是新上任的廉政专员施百威,还是督爷肥彭都不好插手,因为还有一个被停职的韩志邦时刻关注着,如果他们私自插手进去,将约翰逊放了,韩志邦在发疯,将调查的一切公布出去,不仅肥彭和施百威会威信扫地,整个香江政府和廉署也会迎来信任危机。

    当然,鬼佬们也不是什么都没做,这段时间也积极找过政府中,警务处里的亲神州高层谈过解决约翰逊的事情。得到的回馈也很简单,可以对约翰逊妨碍司法公正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约翰逊必须返回大嘤,不能再留在香江,担任警务处副处长的工作了!乔sir,纳尔逊,麦克则要承担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

    鬼佬们表示可以接受,但现在唯一的矛盾点,就是在约翰逊家里的那副油画上,虽然警方通过调查,怀疑是有人栽赃,但一直没有拿到什么证据。而这件新闻被各大报纸搞得人尽皆知,这个时候让约翰逊离开香江,无疑是将此事盖棺定论,坐实了约翰逊是收受了贿赂,才会被赶出香江的。

    这点也是鬼佬们不能接受的,自诩公平,公正的鬼佬们,自然不想被打上一个包庇自己人,包庇罪犯的标签。但无论是亲神州派,还是中立派的人,都不愿意动用自己的力量,帮他们扭转舆论。只因为鬼佬们在玫瑰园计划中,吃相太过难看,排除其他商家,把好处都留给大嘤商人,甚至一些残汤剩渣都给了支持他们的香江商人,没留给其他任何人好处。

    没得到好处,还要为你出力,凭什么?自然也没谁会白痴到去帮忙。

    整件事情也就这样被卡在那里,被搞得一个头两个大的肥彭,无奈之下,只能接受了布政司和财政司的建议,出面解决了赵国明被调查的事情,之后还会帮赵国明造势,引起股票市场的大幅上扬,转移香江民众的视线。

    到时候,只要能让他们赚钱,谁特么还会在乎一个鬼佬是因为贪污被送回大嘤,还是被冤枉的?

    至于说,明明只是一件小事,为什么会把肥彭逼到这个程度?起因也是在玫瑰园计划上,就是因为玫瑰园计划里面的猫腻太多,鬼佬们开始时,突然提出这个计划,完全没有和神州商量的意思,目的就是想要打神州一个措手不及,将此事造成既定事实。

    由于鬼佬们的阴谋掩饰的很好,神州方面确实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神州方面很快就抓住了重点,那就是香江政府的储备金。通过好几轮谈判,从五十亿谈到了,至少二百五十亿,当然这些只是保底,除了必要的支出,回归之时,无论剩下多少财政储备,到时都将属于回归后的香江政府。

    但鬼佬们的玫瑰园计划,只是转移香江财富的其中一个计划,大部分利润也都满足了大嘤商人的胃口。想要多转移香江的财富,还要提出第二个,第三个,更多个计划,找到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将香江人积累的财富装入大嘤的口袋。

    所以作为具体的执行人之一的肥彭和神州方面的关系很紧张,香江当地的一部分人,也开始暗暗盯着鬼佬们的动作。所以,现在的香江表面看似平和,宁静,实际上,暗地里暗潮汹涌。简单来说,就是这里面的水太深,肥彭也有点把握不住。

    ……

    养和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外,钟维正,麦兜,饭焦,大丹,除了少了apple,聚齐了当初2号冲锋车的所有人,几人站在监护病房外,隔着窗户,看着里面,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罩,一动不动的朱华标。

    这又是一个堪比毒蛇炳的奇人,一枪击中脑袋,居然还能活下来,虽然大脑受到一些损伤,手术之后,一直在昏迷,什么时候能够醒来,还不能够确定,但能够活下来,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那天,钟维正在将录音交给谢伟豪之后,就想着和麦兜一起敢去公众敛房,为朱华标办理身后事。但当钟维正他们赶到敛房的时候,却被告知根本没人送来,随后才知道朱华标被枪击中头部后,敛房的工作人员以为他必死,没有检查,就直接抬上了担架,但在运送的过程中,其中一名工作人员发现朱华标还有着微弱的呼吸,于是立即将其送到了医院抢救。

    也就是这样,朱华标经过医生的抢救,总算是活了下来。钟维正赶到后,为朱华标支付了所有医疗费用,并和麦兜轮流守在医院,而随着事件的发酵,得知消息的饭焦和大丹也赶了过来探望。之后,饭焦和大丹也自然而然的加入到了轮流守着朱华标的队伍中。

    今天这四个人,之所以聚齐,不用再轮流守着,则是因为警队已经查明朱华标的身份,派遣了警员前来驻守,看护朱华标,钟维正几人也就得到了解放。

    经过最初的尴尬,钟维正也表明自己理解当初他们的选择,如果换成钟维正站在他们的角度和立场上,也会有一个和他们一样的选择,毕竟涉及到的不只是他们自己,还有他们最在乎的人。还有一点,则是当初他们虽然选择了听从政治部的命令,保持了沉默,没有和钟维正共进退。但最终也没有出卖钟维正,说出钟维正制定的计划,包括阻击手的事。

    所以在尴尬过一阵后,几人也都能平和的聊着天,即使做不了朋友,也不会是敌人,只算是熟悉一些的同事吧!在确定有人接手,不用四人再轮流看护朱华标后,麦兜和大丹就提议,趁着这次机会,大家一起聚个餐,毕竟大家也是很久不见,下次要聚齐大家,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钟维正和饭焦暂时没有什么需要忙的事情,自然也没有拒绝,可就在大丹和麦兜商量着打电话定位子的时候,高秋和曹里昂一脸急迫的找到了钟维正,说了一条最新得到的消息,关sir在自己家里自杀,死了。

    警方勘查过现场,现场很干净,根本没有打斗痕迹,也没有另外一个人出现的痕迹。房门是被从里面锁的,唯一的一把钥匙也在关sir身上,门锁也没有撬过的痕迹。几个窗台和窗户也没有任何异常,外侧窗台上的灰尘完整,没有被人踩踏的痕迹。

    按照现场勘查的发现来说,基本可以确定关sir是自杀的,但自杀的原因还没搞清楚,因为关sir根本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甚至连一封遗书都没有留下,就这么静悄悄的死了。

    刚刚听到这个消息,钟维正还有点不敢置信,因为虽然从毒蛇炳留下的那些录音里面,能听出一直和他联系的就是关sir,但钟维正不认为关sir就是整件事的主谋,而是被关家荣摆在台前的棋子。

    至于钟维正为什么会怀疑关家荣是这件事的主谋?则是因为三点,第一,这件事看似关sir是最大的受益者,但如果细查下去,就会发现,虽然关家荣一直以养病的名义,请假,并没有回到岗位工作,但抓捕鬼佬老板,毒蛇炳等人和缴获毒品的事情,关sir先一步以文件的形式交给了关家荣,并由他批准行动,这样就是说,无论他在与不在,只要行动成功,他就是主要负责人,功劳自然也不会少。

    当然,从另一角度来说,可能是关家荣比较贪功,吃相难看,即使人不在,也要占据行动功劳的首位。

    第二点,则是关家荣对关sir态度的转变,关sir最开始被调到北区,是因为搞砸了教授案,后台倒了,所以即使被调到北区,也是最不受人欢迎的那个,周围的人都会自觉的远离他,不想和他扯上什么关系,当初的关家荣虽然是关sir的直属上级,但也在此列中。

    而据小道传说,两人关系转变,也是在年前不久开始的,关sir在得知关家荣的爱好后,制造了几次巧遇,而后凭借他的马屁功夫,捧得关家荣十分开心,而后虽然会在工作中,给予他一些支持,但也是有限的,关家荣并没有接纳对方进入自己的麾下。

    其中疑点,就在关家荣的态度转变上,关家荣也是靠拍马屁起家的,怎么会被关sir这个后进末学给拍得转变态度,给予对方一定支持呢?总不会是马屁精的惺惺相惜吧?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钟维正讨厌关家荣,无论是“前世”屏幕里的,还是“今生”和自己身边人挂钩的关家荣,都十分讨厌。从自己的记忆中,还是张慧心的转述中,关家荣的形象都是虚伪而工于心计的,最擅长的就是私下里的算计,暗算别人,且贪得无厌,无利不起早。

    他对关sir态度的转变,很可能就是确定关sir有利用价值之后,才演出来的,目的就是让关sir成为他的替罪羊。

    当然,这些都是钟维正的怀疑,丝毫没有证据。冷静下来之后,那种不敢置信的情绪也消退了,开始的不敢置信,不是因为钟维正觉得关sir不会“自杀”而死,死是一定要死的,只不过是自杀,还是被自杀就不一定了。

    真正让他不敢置信的,是关sir这么快会死,在他的设想中,关sir应该再坚持坚持,等到鬼佬们马上要查到他的时候再“自杀”,比较合乎情理。现在自杀的话,会不会有点早,显得有点欲盖弥彰呢?

    但钟维正很快想到,如果自己是关家荣的话,采用这样的不合理,才会更加减少怀疑,如果再加上他算准自己不会第一时间把关sir的录音交给鬼佬,他再造成一个,自己故意引导鬼佬查探的方向,借机让鬼佬和他开战,自己和陆明华等人,再从中渔利的假象。

    这样,不但摆脱了他的嫌疑,还会借机和鬼佬统一阵线,换来鬼佬的支持,与陆明华争斗一番。

    越想越有可能,但是,手里没有证据,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破解这招。于是钟维正只好打电话给王炳耀,将自己的猜想和王炳耀说了一下。不过王炳耀的反应很平淡,只说了一句他知道了后,便让钟维正不要再管这件事了,全力关注阿琴他们那边的计划就好,至于关家荣的事,他会处理的,说完这些后,也不理会钟维正的追问,挂断了电话。

    ……

    这次维多利亚港的元宵灯会办得很成功,肥彭也十分满意想要达到的效果,除了订好的歌舞节目和大型烟花秀后,肥彭也第一次在大众面前演示销毁毒品的过程,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大屏幕连线,一面是肥彭所在的主会场,一面是销毁毒品的现场,肥彭一声令下,对面就通过大屏幕将整个销毁毒品的场面展现在人们眼前。

    当看到毒品被销毁的那一刻,在场的所有人,几乎一起举起了手,欢呼,除了别有用心的人,没人会不恨,不厌恶那些毒品的,肥彭的这一举动,无疑是大大的收割了一批人心,会作秀的政客,就是如此会收买人心。

    直播完后,肥彭并没有在现场停留多久,而是准备直接回总督府休息,这两天的事情,搞得他有点精疲力竭,没兴趣再看表演,只想早点躺在船上休息。

    肥彭要离开,布政司,财政司,律政司等官员,自然也不再多留,也跟着肥彭一起离开,而跟在财政司身边的赵国明,也跟着大家一起去送肥彭上车,离开。

    肥彭上车后,还特意叫过赵国明,暗暗吩咐他,一定要尽快公布利好消息,刺激市场。赵国明自然不会忤逆对方,笑着答应了。

    送别了肥彭,接下来又送别了布政司,财政司和律政司等官员后,赵国明也没在现场多过停留,而是也直接离开了。

    坐上车后,赵国明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开始了闭目养神,恢复精神,而一旁的潘律师也是十分乖巧,一动不动的坐在一旁,尽量不动,不发出声音,以免打扰到赵国明。

    可是有时越怕什么,就来什么,不想发出声音的时候,公文包的手提电话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响起。听到电话铃声,赵国明的眼睛只是微微睁开了一丝缝隙,瞥了局促不安的潘律师一眼,语气淡漠的说道

    “接吧!”

    潘律师一边点头,一边哦哦哦的回应着,手上也是手忙脚乱的翻出电话,接起,听着电话对面的汇报,嗯嗯啊啊两声后,捂着电话,小心翼翼的和赵国明汇报道

    “老板,刚刚收到消息,又有一个庞氏的小股东和宋世昌签了股份转让书,现在宋世昌手里已经有了百分之四点九七的庞氏股份了,很多券商手上的庞氏股票,也被一些神秘的客户听过关系借走,归还期是两个月后,还有市场上流通的零星股票也被人扫尽,应该也是宋世昌的手笔,老板,我们要不要……”

    潘律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赵国明挥手打断,道

    “不到百分之五的股份,也要六亿,加上市场上的那些,券商手里的那些,加在一起差不多十几亿,啧啧啧,宋世昌还真是个痴情种子,为了一个女人,拿出这么一大笔钱,呵呵呵,有意思,告诉他们,再悄悄放一些出去,让我们的宋大公子再吃饱一些。不要着急,汤要煲足火候才够味!”

    港综世界自由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