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口不对心
    那个男人就是李军夏的铁杆心腹,蔡元琪,只见蔡元琪挂着微笑,说道

    “处长,各位长官,我有一个提议,既然要成立专案组,何不再给陆sir和黄sir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相信在座的,没人能比他们更加想要抓住铜锣湾事件中的罪犯了。相信把工作交给他们的话,他们一切会付出几倍的努力,尽快抓住罪犯的。”

    “当然,作为督促,我们可以给他们设定一个期限,过了期限的话,再让他们辞职,并出面承担责任,也是相对公平的,相信他们也会心甘情愿接受。这只是我一个不成熟的建议,至于是否值得施行,还需要处长和各位长官的评定”

    在场之人,大多都愣了一下,不是因为蔡元琪的提议,而是因为提议的这个人是蔡元琪,李军夏的铁杆心腹。但大多数人,发现蔡元琪在提议完后,和方世和有眼神的沟通,再看李军夏看蔡元琪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阴沉,随即想起关于李军夏和蔡元琪的一段传言。

    传言的内容,就是李军夏和蔡元琪在王sir的事情上,产生过分歧,李军夏是要保王sir的那个人,而蔡元琪是想要放弃的那个人。因为王sir不听命令,亦因为王sir野心太大,距离蔡元琪的位置更近,所以蔡元琪才会主张放弃王sir,不过被李军夏否决。

    现在这个反杀,好像就是在印证这段话,就在众人还在心中猜测的时候,方世和微微轻咳一声,赞许道

    “我同意蔡sir的提议,这样才能显得警队的公正,处长,我觉得蔡sir的提议很好,不知你觉得怎么样?”

    李军夏多年涵养的功夫不错,脸上只有略微有一点的僵硬,说着听取大家的意见。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多数人同意了蔡sir的意见,由陆明华和黄炳耀成立专案组,直接对方世和负责,但前提是时间只有半多个月,要在元宵节之前,将罪犯抓捕归案,让督爷能在元宵节的祝词上,向全香江的市民宣布好消息。

    如果不行,就只能推出两人出来辞职,并承担责任。还有一个限定,就是只能在港岛总区各部门调集人手,而且是在不能妨碍正常工作的情况下,调集。

    商定完一切后,李军夏才宣布散会,第一个离开了会议室,虽然不错的涵养功夫,让他避免了在表情上露出异样,但微微颤抖的手,还是说明了他此时不佳的心情。

    而后其他人相继离开会议室,虽然不知道蔡元琪为什么会帮方世和,但很清楚,方世和一定是提出了一个足够分量的砝码,不然蔡元琪即使对李军夏有所不满,也不会轻易跳出来,将李军夏一军。

    但方世和和蔡元琪根本没什么交流,甚至连话都没说,在蔡元琪离开之前,两人只是相视而笑,握了握手,并各自分开,蔡元琪先一步随着离开的人群一起走出了会议室。

    在一众人离开后,会议室内只剩下方世和,陆明华,黄炳耀三人,刚刚还淡定从容的方世和才长出了一口气,坐回椅子上,放松了精神。黄炳耀和陆明华围了上来,黄炳耀也暂时舒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说道

    “阿和,这次要不是你,李军夏一定会把我,还有阿华推出去,背黑锅。没想到,你还藏了蔡元琪这个奇兵!要不是这个底牌,还真会被李军夏那个王八蛋阴了!”

    陆明华横了口无遮拦的黄炳耀一眼,接着又好奇的向方世和问道

    “世和,你是怎么说服蔡元琪的?就算他因为王sir的事情,对李军夏有所不满,也不会轻易站出来和李军夏唱反调!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方世和微微摇了摇头,用手中的笔点了点桌面上,翻开的笔记本上写着的两个字,道

    “我也是没办法,想到李军夏和蔡元琪有间隙的传言,就打算试试,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黄炳耀有些不解,但确定这一切和方世和在笔记本上写的位置两个字有关,而陆明华对政治博弈这方面,却是掌握颇深,看到这两个字,结合刚刚的形势,细节,举动等等,瞬间明白了一切,脸上露出了然之色。

    而黄炳耀就要稍差一些,在陆明华指了指他,和自己之后,也明白了这两个字的含义。简单来说,就是用陆明华,黄炳耀的位置,换取蔡元琪出手。但并不是让他们让位置,这个位置也有说道。

    如果这次陆明华和黄炳耀没能在时间限定内破案,彼此辞职的话,那么他们离开的位置,方世和要全力支持蔡元琪的人续任。如果陆明华和黄炳耀在限定时间内,将案子破获了的话,那么在一段时间后,他们升职后留下的位置,一样要交给蔡元琪的人。

    方世和和李军夏这一次争斗,时间不长,却是极耗精神,看似简单,但点点滴滴,脑力都是在极快速的运转着。这种看不见的拼斗,虽然不见血雨腥风,但一个不慎,却也会让自己的前途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方世和有些疲惫的掐按了几下鼻梁,说道

    “时间不多,剩下的就要看你们的了!失败的话,我们这次可真就要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

    半山杨倩儿所居别墅客厅内,杨倩儿瑟缩在长沙发上,手抓着许正阳的衣服,一刻都不肯放开,看她的样子,应该是还没从刚刚的惊吓中缓过神。

    许正阳微微皱着眉头,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一旁的梁鉴波窝在单人沙发上,身上是哭累了,睡过去的比利仔。此时的梁鉴波却是紧皱着眉头,脸上写满担心,烦闷,忧愁,一旁的李忠义则有些不知所措的走来走去,有几次想要开口问询梁鉴波,但看到梁鉴波脸上的表情后,便生生忍住,再度陷入走来走去的怪圈中。

    最轻松的就算是王建国了,事不关己的王建国,从来到别墅后,除了观赏别墅环境,发出羡慕的感叹声之后,就是将各种水果,食品放入嘴巴的咀嚼声,如果还有其它声音,那就是果汁,牛奶等饮品灌入喉咙的咕咚声。

    客厅内沉默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钟维正的出现,打破了一切。看到钟维正出现,梁鉴波立即堆起了笑容,想要站起身,解释一下,希望钟维正能够帮忙和上面说说,让大家的罪责能轻一些,停职降职,调去守水塘边界都可以,只要不是被踢出警队就行。

    可还没等梁鉴波站起身,钟维正就对着他挥了挥手,道

    “有什么话,晚点再说,我现在没空听”

    接着又指着许正阳,对着王建军说道

    “阿军,和这个超级保镖打一场,看看这个超级保镖是不是真的天下无敌了?不用留手,出了事,我负责”

    王建军一言不发,将身上的风衣脱了下来,一把丢向站起身的许正阳,而后快速奔向许正阳,在许正阳拨开风衣的时候,王建军已经来到许正阳身前不远处,直接挥拳,打向面目,另一只手也微微上钩,作为后招打向许正阳的小腹。

    许正阳并没有躲,而是选择接下这招,试试王建军拳脚的力道。一肘上提,直击对方小臂,一手下拨,拨开对方打向小臂的拳头。双拳的招式被挡,王建军又和许正阳对踢了一脚后,双人默契的向后退了一步。

    王建军指了指外面花园的草坪,许正阳默默的点了点头后,看了钟维正一眼,钟维正微微眨了眨眼,许正阳会意。推开挡在身前,叫喊着让梁鉴波,李忠义帮忙劝说的杨倩儿,快步追着王建军的脚步来到了草坪。

    两人相距五六米,对面而立。钟维正,杨倩儿,梁鉴波,李忠义,王建国,甚至比利仔都纷纷来到一边围观。当然,杨倩儿催促钟维正出面,让两人停手无果后,有些冲动的想上前阻拦。被钟维正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一巴掌按在脸上,推到了一边,还好被李忠义和梁鉴波接住,才不至于摔倒。

    梁鉴波和李忠义也很识相的拉住杨倩儿,不再让她上前,比利仔有些害怕,也有些好奇的躲在梁鉴波身后,偷偷探出头看着许正阳和王建军的对决。

    王建国就没心没肺的多,也许是对自己大哥的身手信心十足,一手拿着一个果盘,嘴里嚼咽着一片西瓜,一手挥手,口中含糊不清的对着王建军大喊加油。另外还有空问自己的新老板钟维正,要不要也吃点水果。

    钟维正板着的脸,差点被他暴露吃货本色的一问,问的笑出来,还好忍了下来,淡淡的表示自己暂时不需要,你自己吃就好,不够的话,可以让人再送一些。

    许正阳和王建军并没有对峙对久,王建军右脚猛一蹬地,大步向许正阳冲去,许正阳则是有节奏的小碎步向前。相距一米多的时候,王建军直接一个侧踢,踢向许正阳的脖颈,下巴处,由于身高,腿长的问题,许正阳没办法攻击到王建军的支撑腿,选择了双臂上抬,硬接这一脚,再伺机欺身近战。

    许正阳想到的,王建军也能想到,高鞭腿被挡下之时,王建军用脚背勾住许正阳的肩膀,支撑腿直接腾空,踢中许正阳小腹和胸口,共三脚。踢得许正阳连连后退,王建军也因无处借力,摔倒在地。

    但在落地的一刹那,王建军便向后一个翻滚,接着半蹲着身体,快速的后退了两步,防备许正阳追击的同事,也是在保持距离。

    而许正阳被踢得胸口有些闷气,并没有第一时间追击,深吸一口气,缓过来之后,王建军已经站起身正面对他,做好的防御动作。知道身高,腿长是自己的劣势,许正阳活动了一下肩膀之后,再次快步的接近王建军,在对方踢出一腿后,抓准时间,手臂一拨一捞一扣,便锁住王建军踢过来的腿。

    接着另一只手快速的或挡,或拨,或推,挡下王建军双拳的抢攻,再一手刀切在小腿麻筋处。接着趁王建军身体一瞬间的停顿,放腿,欺身至王建军胸前,双掌速度快的让人看不到痕迹,挡开王建军还击的双手,同时还有暇快速击打在对方胸口上。

    王建军退,许正阳亦步亦趋的跟上,由于距离过于接近,王建军的双腿被限制住,只能以头为锤,对着许正阳的脑袋轰击而下。许正阳也变招,双臂交叉,向上一伸,架住了王建军的下巴。但王建军知道自己的头槌,完全没办法攻击到许正阳,他真正的变招,还是在腿上。

    只见许正阳架住王建军的下巴,双臂上伸,推举的同时,两人的身体也微微拉开了一点距离,王建军右腿提起,一记直蹬,许正阳收腹,微退。王建军又快速收回小腿动作,屈膝上顶,一记膝撞直击在许正阳的胸口,撞得许正阳快速退了好几部,捂着胸口,连连吸气。

    其实王建军也不好过,和许正阳差不多的样子,也是捂着胸口,暗暗吸气。两人打了几个回合,各自心里都有算,王建军身高腿长,腿功了得,只要能够保持足够的距离,不被近身,许正阳根本没战胜他的机会。

    反之亦然,许正阳身体灵活,双手挥动速度极快,欺身近战,王建军绝对不是对手。双方都知道各自擅自,自然也想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所以,接下来两人再次冲向对方的时候,王建军双腿连续挥动,高鞭低鞭,直蹬膝撞,双腿快速变换出击,攻击的同时,也是阻止许正阳近身。

    许正阳高接低挡,双手或掌,或拳,快速挥动,挡下攻击的同时,也尽量缩短距离,想要近身战。两人就这样你踢,我挡,你进,我退,打了几个回合,暂时战平,谁都拿谁没办法。

    而在一旁观看的众人,杨倩儿因为屡次想要上前,每次都被钟维正一招从上按脸的掌法拦住,叫骂,威胁无用之下,气的跑回别墅内,打电话找宋世昌求援。

    其他人则是被两人精彩的打斗所吸引,虽然两人的有些动作太快,有时眼睛会跟不上,但却丝毫不妨碍,其他人看得津津有味,感叹连连,比利仔更是高叫着,要向两人拜师学功夫。

    几个回合之后,王建军故意卖了一个破绽,再次踢出一记高鞭腿,目标还是许正阳的脖颈和下巴处,为许正阳造了一个可以欺身近战的假象。许正阳虽然有些防范,手臂锁住王建军小腿靠近腿弯处,让其无法用脚背勾身借力。

    但王建军故意卖的破绽,怎么会不考虑到这点?支撑脚猛地一踏,腾空而起,一脚踹在许正阳胸口。许正阳后退之时,王建军被锁住的那只脚,随着许正阳的后退,再次用脚背勾住许正阳的后背借力,另一只脚,虽然借不到太多的力,但王建军还是一个奋力的上踢,踢在了许正阳的下巴处后,才摔倒在地。

    许正阳被踢得向后踉跄了七八步,才勉强止住身形,顾不上脑中的一阵昏沉,第一时间抬起双臂护住周身,防备王建军的追击。但预想的追击并没有到来,因为此时钟维正已经挡在两人中间,王建军看到钟维正,也放弃了追击,一脸平淡的走到了钟维正身边。

    看到不用再打的许正阳,这时也晃动了一下脑袋,揉搓了一下胸口,缓解了一下疼痛和脑袋中的昏沉后,才走到钟维正身边,看着一脸平淡的王建军,伸出了手,道

    “许正阳,你的腿功很厉害”

    王建军还是平淡的样子,和许正阳握了握手,道

    “王建军,近身,我赢不了你”

    两个冰块一样的男人,简单的两句话,相互欣赏的眼神,此外再无其它。在两人相互介绍完后,钟维正轻咳一声,道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让阿军和你打一场?其实很简单,阿军和他弟弟阿国,之前被赵国明骗了,要利用他们去刺杀杨倩儿,要不是我提前查明,找到他们陈明利害。你们认为他们加上商场里的那些杀手,你们还能不能保护杨倩儿全身而退?”

    梁鉴波,李忠义噤若寒蝉,不知该说什么,许正阳则是沉吟了一下,想到只一个王建军,就能缠得他无暇分身,更不论还有那么多杀手了!诚实的摇了摇头,表示他没有把握能够做到让杨倩儿全身而退。

    钟维正对着梁鉴波,李忠义露出嘲讽的笑容,道

    “那你们呢?梁sir,李sir,两位警队的精英?你们是不是一个能打十几个?出枪如神,枪枪毙命啊?还是会什么神功?可以高来高去,一掌能把人打爆?又或者你们都是超人,不怕子弹,还可以带杨倩儿嗖的一声,飞到安全的地方?”

    李忠义低头,梁鉴波一脸讪讪,挂着讨好的笑容,看着钟维正。钟维正脸上嘲讽之色更甚,继续道

    “都没有?那特么是谁给你们的勇气,私自带着杨倩儿跑出去?许同志和警队没有关系,我没权利对他下命令,但你们呢?梁鉴波,李忠义,你们是警察,警校有没有教过你们要服从上级命令?这次保护杨倩儿的任务,陈署长指定由我负责,我就是你们的直接上级。我给你们的命令是什么?大声的告诉我”

    李忠义还是低着头,看不清表情,梁鉴波脸上尴尬的一片通红,想来李忠义的表情也不会比他差。两人吞吞吐吐的小声,回道

    “报告钟sir,在别墅里保护杨小姐,任何人都不得离开别墅”

    钟维正不满意的掏了掏耳朵,训斥道

    “我听不见,大点声!还是听不见,大声喊,没吃饭啊?喊出来,大声喊”

    一连让两人喊了五六次后,钟维正才示意两人可以停止,刚要开口继续训斥,杨倩儿一脸不忿的拿着电话,走过来递给钟维正,说道

    “詹姆斯有话和你说”

    对于杨倩儿的态度,钟维正心中的厌恶,再也掩饰不住,一把拿过电话,对着杨倩儿挥了挥手,骂道

    “你最好离我远点,如果你不是个女人,我会忍住给你两巴掌。又蠢又任性,想死就去找条绳子上吊,别特么出去连累别人。”

    杨倩儿红着眼圈,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大声的反驳道

    “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也有人身自由的,凭什么要我每天被关在房子里?哪里都不能去?凭什么?我快被憋疯了!只是想出去走走,想像其他女孩子一样逛街而已,我有什么错?”

    钟维正手掌都抬了起来,还是忍了下来,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冷笑道

    “你特么没错,错的是商场里的那些人,为什么要和你这个白痴一起出现在商场,被你连累?你特么想要人身自由,想要出去逛街!好啊!你现在就去,我绝不拦你!玛德,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想要的人身自由,你要去逛街,造成商场里二十几人受伤,五名无辜的市民死亡。凭什么,凭赵国明要杀你!凭你现在就是个灾星,走到哪里都会连累其他人!你还要凭什么?”

    杨倩儿被钟维正的一番话,骂的哭着跑回了别墅内,躲进了自己的房间,李忠义担心杨倩儿,想要去查看,却被梁鉴波一把拉住,用眼神不断对着李忠义示意不要乱动,同时,手指暗暗指了指脸色十分难看的钟维正。

    骂跑杨倩儿后,钟维正也懒得再训斥梁鉴波,李忠义什么了。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们的事情,我管不了!会由陈署长亲自处理,至于什么结果,等陈署长的电话吧!阿军,阿国,你们和许同志熟悉一下别墅,还有周围的环境,你们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协助许同志保护证人的安全。”

    几句话将所有人打发走后,几人离开后,钟维正才接起电话

    “宋大老板,你要是这么喜欢插手的话,不如飞回来,自己保护你的宝贝女友。会有什么误会!没你的帮忙,凭杨倩儿能说动许正阳带她出去?你喜欢哄女人是你的事,但麻烦你不要连累到我们。我们是警察,奉命保护证人,不是哄孩子的保姆!”

    “好了!不用说那么多,这次我可以给陆sir他们一个面子,继续保护杨倩儿的任务。但我有个要求,商场顾客伤亡赔偿的事情,你要处理好,至少不要把我手下的人牵连进去,他们还要靠着警察这份薪水供养家人。好,可以,只要杨倩儿老实待在别墅里,我保证她的安全。就这样了!我挂线了!”

    ……

    蔡元琪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看着街上川流的车辆,回想起,昨晚李军夏和自己说的那些话。想到今天会议上,自己站出来,无论方世和的筹码,还是一众人的反应,全被李军夏预判到了。看似方世和逼得李军夏不得不退让,实际上,一切都是按照李军夏设定的剧本走的。

    蔡元琪想到李军夏高超的政治手段,叹了一口气,本以为自己的能力,手腕,就算赶不上李军夏,也应该差的不多,今天的事情,好好的给他上了一课。他的能力和手腕距离李军夏还是差了一些。

    但唯一庆幸的,是蔡元琪还有时间,可以慢慢完善自己,相信用不了几年,他就能够超越李军夏。收回思绪,蔡元琪拿出电话,拨打了出去

    “阿关,计划进行的怎么样?嗯嗯,好,记住不要留下收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