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九十四章 雨声小,也要惊雷掩
    11月9日,联合欧洲核聚变试验环形装置,首次实现了受控核聚变反应。也是在这天,关于香江政府大嘤高层操控恐怖分子,抢劫赃款,毒品,杀害多名警员的案件,也迎来了第二次庭审。

    但这次庭审仅仅只进行了不到两个小时,就不得不停止,作为被告和污点证人的三个人,教授,小鸟被证实在政治部安排的安全屋中,被毒杀,剩余的平头男不知所踪,现场勘查有打斗痕迹。可看守的政治部警员却无一受伤,只是全部被迷晕了过去。

    消息在庭审结束之前,传媒界就已经收到了风声,香江终审法院大门外,各电台电视台,报纸杂志的记者,还有一些抗议组织已经将这里围的水泄不通。

    见到香江政府派来参加庭审的官员,一窝蜂的冲上前,你一言我一语,连珠炮一般,开始问出各种刁钻,令对方难堪的问题。例如这次教授,小鸟的死亡,是不是政治部搞的,目的是将污点证人灭口,造成证据不足。为主使的前保安局长官,前警务处副处长,前石岗军营主官等一众,香江政府大嘤高层脱罪。

    还有角度清奇的媒体,并没有从案件本身出发,而是直接阴阳怪气的讽刺,二十几名政治部警员看守三名犯人,被人全部迷晕,致使两名犯人死亡,一名失踪,这样的事情发生后,警务处会不会考虑,减少一部分分配给政治部的资金,转而投入到警犬队,毕竟警犬还能警戒的叫几声,不会一声不吭的全部晕过去。

    这一讽刺一出,现场大多数人登时大笑,几名香江政府高层脸色难看到无以复加。但碍于这次事件,香江政府必须要给大众一个交代。所以几名香江政府大嘤高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最后一致决定,将新任警务处长李军夏留下来,应付记者的提问。

    ……

    时隔一个月,当世界大部分国家,将视线转向在郁金香国马斯特里赫特举行的欧共体首脑会议,签署政治,经济和货币联盟协议的时候。在香江,关于香江政府大嘤高层操作恐怖分子,抢劫杀警案不了了之,不是香江政府想要袒护那些大嘤的自己人,而是案件说涉及的香江政府前保安局局长,前警务处副处长,前石岗军营主官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教授手下失踪的那个平头男挟持。

    平头男在一众人围观下,厉陈几人罪行,并声称此次前来,是为了帮教授和小鸟报仇,最后更是按下了手中的炸弹起爆器,和三名香江政府前大嘤高官同归于尽。

    此时一出,整个香江一片哗然,但香江政府新上任的总督,却选择了大事化小,不让舆论扩大。做此决定,不仅是因为此时大嘤在欧共体内的尴尬地位,还有就是考虑到香江回归前的市场营收,加上在老大哥联合倒下后,不想成为漂亮国打压神州的工具,毕竟神州的广阔市场,是没谁能想轻易放手的。

    吃到嘴里的利益,谁又不吃香?

    甚至在大嘤本土的有心人士暗示下,布兰奇也被心脏病病发,死在了羁押期间,不过,作为两方都不待见的人物,布兰奇的死,没有激起一点波澜,香江再次平静了下来,至少表面平静了下来。

    ……

    从政治部离开,一直到整个案件涉及的人犯死个精光,钟维正在冲锋队的指挥中心,每天按时上下班,没有任何异常表现,日子也十分平淡。2号冲锋车,钟维正也再没回去过,毕竟相比于车上的其他人,他已经是个异类,不论出于任何原因,选择了不同的路,那就再也难和另一条路上的人亲近了。

    饭焦没多久就通过了升职面试,朱华标也被调回了总区重案组,大丹被调去了证物房提前养老。剩下最年轻的一男一女麦兜和apple,一个依据自己爱好去了军械鉴证科,一个则是调到公共关系科,被警队包装造势,会在明年参加香江小姐的角逐,同时也是续八六年的乔娇娇,时隔六年之后,警队再次推出参加香江小姐的女警。

    好像是为了故意引起反差感,当初2号冲锋车上的人,除了钟维正,一个个或是高升,看着前途更加光明,或是调动到清闲的职位,个人喜好的职位。总之,就是要形成一种反差,告诉别人,听话的人,我不介意给他一个更好的舞台,机会,前途。至于不听话的,迎接你的即使不是打压,也只能是原地踏步,想要进步?做梦去吧!在梦里,警务处长都是你的,谁也管不到你。

    开始时,刘sir还担心钟维正年轻气盛,会因为待遇的反差,而对警队失望,变得意志消沉。事实证明,是刘sir多想了,钟维正没有任何失望的表现,依然喜笑颜开,连上头通知,由于对石岗军营造成巨大的破坏,致使警队赔偿了军方一大笔赔偿,此次行动,功过相抵,钟维正也表现的不在意。

    其实,刘sir也知道,警队上层的大佬,要不是迫于压力,哪里会这么简单的功过相抵,把钟维正踢出警队,永不录用,都难解心头之恨。

    眼看着钟维正已经在冲锋队实习了两个多月了,依然没有其他警署或部门接收,照这个势头下去,熬上一年,钟维正这个见习督察,摘不掉见习两个字,就要被降职,至少回归之前,很难再升上去了。

    就在刘sir为钟维正的前途担心的时候,一纸调令摆在了他的案头,在谁也不敢触鬼佬霉头的时候,湾仔警署十分仗义的表示,愿意接收钟维正,并会安排他到重案b组实习,跟在重案组组长,督察刘定光身边学习。

    ……

    星期一,一大早,钟维正缓缓收势,看着没什么用的系统内,形意拳的字体不断闪动,嗯,就是红白机的那种字体闪动,90009000的数字后,还跟着一个max,此外早就满了一万遍的昂拳也和形意拳的字体一样闪动,一直呈灰暗状态的融合按键,也变得红艳艳的,还有一个像素光标在融合按键上方,不断点动,示意钟维正,动它,对,就是动它。

    点下融合,一股热流,都没有,好像就是只有系统内,闪过一片很单调的电光过后,形意拳和昂拳的两个单调的方框也发生了变化。一个变成一个龟背拖着一个桃形的框,框内写着绿色体字,另一个变成一个白虎头,白虎头的四个尖牙中包着一个红色术字。

    钟维正看着系统内的变化,皱着眉,摸着下巴深思,被绿之体,来红之术,不吉利,不吉利,玛德,坚持了这么久,反被没什么用的狗屁系统嘲讽,诅咒,还有没有天理了?

    还好变化后,字体旁边有一个小问号,点开后,才看明白变化,根本不是什么被绿之体,龟,桃和绿色代表的是长寿,健康,体是指练体养生。而来红之术,也和女生每个月来的那个不一样,白虎和红色,都代表了杀戮,术是指杀人之术。

    简单来说,就是把两套拳总结,结合了一下,去芜存菁,将最佳的养生套路结合,成为独立的体,将最直接有效的杀伤招式结合,成为了术。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练着强身,打着打不死人,另一个就是别轻易出手,出手非死即伤。

    这个变化,虽然无法达到期盼的那样,几个低级功夫合成一个高级功夫,如果是那样,以后就可以直接直接扛着音响上街,成为一个有龙,有bgm的男人了。

    怀着一丢丢的失望,钟维正在冲了一个澡后,换上崭新的西装,拿上车钥匙,走出家门,开车去湾仔警署报道。

    来到湾仔警署后,迎接钟维正的人,让钟维正感到有一些意外。胖胖的身材,略显猥琐的笑脸,上唇一撇小胡子,不是钟维正的契爷曹达华,还能是谁!

    见到达叔,钟维正有些惊奇的问道

    “老爹,你不是一直在龙佳俊那里做卧底,怎么会在这里?”

    达叔挖了挖鼻孔,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靠,你当我想啊?在龙家又好吃又好住,不知道有多享受。谁知道重案组那帮混蛋动手那么快,还没等绑匪动手,就先把人抓了!绑匪也全说了,是周大鹏和巩利找他们准备绑架龙佳俊的,现在周大鹏和巩利也被抓了,龙佳俊也不需要我保护了!阿正,你说我这个老人家,这么大年纪,还要被人扫地出门,是不是好凄凉,好可怜?”

    钟维正瞥了一眼装可怜的达叔,道

    “是啊是啊!好凄凉,好可怜啊!老爹下次博同情的时候,能不能先把肚子收起来,会更有说服力一点”

    达叔一愣,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鼓鼓的肚子,随即反应过来,拍了一下肚子,说道

    “靠,衰仔,男人要有点肚子,有点胡子,才会显得成熟。你是不会懂得了,练得那么大块,硬邦邦的。不说这些了,我的乖孙是不是还在太国啊?正好我暂时不用再卧底,可以去太国旅游,看看阿琴和我的乖孙”

    钟维正点了点头,道

    “你的乖孙还在太国,阿琴因为生意的事情去了二毛,需要过段时间才能回太国,不过有我表姐在太国,帮忙照顾孩子。”

    达叔有些埋怨,道

    “阿琴有生意要忙,你这个做老爸的,怎么不去太国照顾孩子啊?算了!带你去见完老总,我就直接飞去太国。走啦!老总应该已经在办公室等你了!记得别乱说话,老总的夺命剪刀脚很厉害的,以前跟着你姨夫的时候,一个可以打二十个”

    ……

    湾仔警署署长办公室内,胖胖的署长王炳耀,一只手摆弄着签字笔,一只手将电话贴在耳边,整个身子靠在椅背上,讲着电话

    “放心,我会敲打他一下的,他今天就能来报道,我已经安排了让他跟着阿光,阿光在警队服务了快三十年,没人比阿光更适合教那个小子了!我没事的,你和阿和不用担心我,反而你们要小心一些,李军夏靠向了那帮鬼佬,新来的两个鬼佬副处长,看起来也不是好对付的,以后你们的处境不会很轻松了!”

    王炳耀还要说什么,却听到了一阵敲门声,王炳耀随口说了一句,晚点再和对方联络后,便挂了电话,对着办公室外敲门的人,说了一声,进来。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达叔堆着笑的脸先探了进来,道

    “老总,我带着阿正来报道了!”

    王炳耀点了点头,招手示意达叔和钟维正一起进来。钟维正进来后,王炳耀就一副很感兴趣的上下打量着他,并让达叔先将他的资料送去行政组,登记报备,自己则有话要和钟维正谈。

    达叔答应了一声,就拿着钟维正的资料出了办公室,在王炳耀的秘书送上了两杯咖啡,离开后,刚刚还一脸人畜无害,憨态可掬的王炳耀,立刻换上一副面容,眼神犀利的盯着钟维正,说道

    “钟督察,身为一个警察,为了一己私利,害得警队颜面扫地,你可以告诉我一下,你究竟是为什么要那么做?”

    钟维正被王炳耀这个变脸下马威,搞得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神态放松,不在意的说道

    “署长,我要先纠正一下你的说法,我不是为了我的一己私利,而是为了所有在前线的伙计,那些鬼佬不拿伙计们当人,我们自己不能不把自己当人。上头的一个私心,一个决策出错,害死了前线的伙计,只需要交份报告,鞠一个躬,送上帛金,告诉家属节哀顺变,可能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之后他们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继续坐在位置上面,大放厥词,开始下一个行动,而那些死去的伙计呢?荣誉?盖旗?葬浩园?人都死了,那些还有什么用?”

    “说实话,主要原因是我不忍心看着,十几个伙计死的不明不白,他们都是尽忠职守的好警察,是家人眼中的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就因为上头鬼佬的私心,年纪轻轻的,就去了另一个世界,所以我才努力的让大众知道真相,还他们一个公道,我不认为我做错了!”

    王炳耀眼中欣赏之色,一闪而过,假装不在意的问道

    “钟督察,你是哪的人啊?”

    钟维正没有任何思考,道

    “祖籍东山省营东,我爷爷是三十年代来到香江的,其实香江人也好,东山人也罢,反正我是神州人,无论出生在哪,这点都是不会改变的。”

    王炳耀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

    “所以你很不喜欢上面那些鬼佬喽?”

    钟维正耸了耸肩,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道

    “是的,但我不讨厌漂亮的大洋马”

    王炳耀也不再伪装,脸带笑意的虚点了钟维正两下后,说道

    “你啊!你啊!像你老爸和你姨夫当初一样,都是这么直接,就是脾气冲动了一点,不够圆滑,低调。也可以理解,年轻人嘛!有冲劲,记得以后和阿光多学习,沉稳圆滑一点,毕竟要和那些鬼佬斗,不能只凭着一腔热血,还要学会容忍,等待时机,才能给他们致命一击。”

    “记得凡事三思后行,沉稳一些,别把鬼佬想的那么简单,这次不是有人出手帮你遮掩,鬼佬早就查出你做的那些事,对付你了!以后有什么事,别那么冲动的冲在前面,可以来找我,大家都是神州人,我们会是你最好的后盾,雨声再小,也要惊雷的遮掩,才会不被人察觉。好了!去重案组找阿光报道吧!”

    说完,王炳耀还对着钟维正大有深意的眨了眨眼睛,钟维正会意,笑着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站起身,敬了一个礼后,离开了王炳耀的办公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