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八十六章 费钱的贴心泡妞法
    录完口供后,后续的事情就和钟维正几人无关了,几人也直接返回了中区警署,刘sir也第一时间将几人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询问了一下大致情况,并安抚了众人一番。

    接着就宣布给钟维正几人放三天的大假,让几人调整一下心理,三天后,要接受和警队合作的心理医生的评估,才能决定是否能马上回到警队上班。当然,必要的开枪报告,还是要写的,这条是死规定,谁都不可避免。

    钟维正在准备去洗澡的时候,也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乔红的,一个是陈sir的。乔红打来,主要是约自己晚上谈谈,陈sir则是接到了刘sir的通知,知道自己刚刚经历枪战,打来关心一下,顺便让自己晚上去他家吃饭,想要借机帮自己疏导一下心理。

    但有美女相约,谁还会理会一个长脸老头,于是钟维正很痛快的答应乔红,拒绝了陈sir。洗过澡后,换好衣服,从警署的停车场开着一辆普通的富豪车离开,到附近的一个地下停车场停车,换回了从达叔手里坑来的那辆第三代波子911跑车。

    ……

    从下定决心给钟维正打完电话后,乔红就开始了患得患失,心不在焉。她自己也明白,之所以会到今天的这个地步,完全是因为她急于求成,希望借牧师案一战成名。但事与愿违,尽管十分不甘心,但事实的结果,就是她输了案子。

    即使怪不得她,而是当事人袒护原告的那个女人,主动认罪,致使她输了官司。但媒体还是只报道了牧师主动认罪,故意没有说明牧师认罪的原因,引导读者忽略事实,顺便还在报道中贬斥了一下她的形象,把她形容成了罪恶的帮凶。

    经此一事,和乔红合作的几家企业纷纷打来电话,要求和她解除合同,手中几个案子的当事人也要求律所,将案子转给其他律师。颓废了一段时间,再次振作,乔红努力的再去找寻新客户,但现实又一次给了她冰冷的一击。无论是通过什么渠道联系到的公司,一听她的名字,立刻就会拒绝,连一次见面的机会都不肯给。

    好不容易有一家小型公司的老总愿意见面,当乔红到了餐厅,才知道对方为的不是合作,而是想要包养乔红给他做秘密情人,并声称这是乔红最好的选择,因为她的名声已经臭了,根本不可能有公司愿意和她合作。如果答应给他做秘密情人的话,他会送房子,车子和金卡给乔红,乔红也不必为生计担心。

    乔红甚至连话都懒得回答对方,直接用酒瓶爆了对方的头,对方威胁要告她的时候,乔红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录音机,将两人的对话播放了出来,对方也不敢造次,只能悻悻的放乔红离开。

    心情阴郁的回到律所,走进自己搬至最角落的办公室,当初的明日之星,天之骄女已经被打落尘埃,甚至连她的助理也跳槽去了其他律师那里。这时,乔红的坚强也塌陷了,她想起了钟维正电话里的暗示,想到了师兄马学仁不但参与了马氏企业和忠诚国际项目合作,飞龙集团的上市计划,还有新晋餐饮女王高小凤收购超能集团的事情。

    可以说马学仁在整个香江商界打响了自己的名气,有了这么多资历,以后会有更多的公司选择和他合作。而这些,都是通过钟维正的关系争取来的。乔红咬了咬牙,下定决心,为了事业向钟维正屈服,即使付出一些东西,用来换取事业的成功,也在所不惜。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乔红才惊醒过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阴沉了下来,时间也来到了晚上七点三十五分。一边活动了一下坐得僵硬的身体,一边接起了电话,其实她不接也知道是钟维正打来通知她,他已经来到了律所楼下,正在等着她。

    告诉了钟维正等她一下,她十分钟之后就能下去后,乔红挂上电话,深呼吸了几次,暗暗为自己打气,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要想着后悔的事情。

    对着化妆镜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妆容,头发剪成了短发,斜刘海也烫了一下,略略带着一点弧度,蓬松了一些,露出小巧的耳朵,确定没问题后,又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裙,抚平裙子和女士西装下摆的褶皱。

    确定无误后,乔红才坐电梯下楼,上了等在门口的钟维正的车。等乔红上了车后,钟维正送了一支玫瑰给乔红,看着乔红接过玫瑰花,望着花枝上修建尖刺的地方发呆,钟维正才一语双关的说道

    “玫瑰花,只有剪除了花枝上的刺,才能让人捧在手心里”

    乔红的表情还是一连清冷,没有什么变化,也是语带双关的回答道

    “玫瑰花,只是选择为愿意捧她在手心的那个人收敛了尖刺,其他人想要碰它,依然会被刺伤”

    钟维正明白乔红说的意思,也很满意她的回答,哈哈大笑后,说道

    “很令人信服的说法,带你去一个特别的地方吃东西,我想你一定会喜欢。”

    说完,也不理乔红的反应,直接开车窜了出去。

    ……

    车子从夏悫道转入德立街,驶入海富中心写字楼1座的停车场才停下。钟维正先走下车,绅士的为乔红打开车门,接着对着乔红伸出手。乔红将手搭在钟维正的手上,下了车,任由钟维正牵着她走上了电梯。

    电梯上行至二十层才停下,乔红依然任由钟维正牵着她的手走出电梯,来到一处没有挂着任何招牌的办公室门前,由于办公室内没有开灯,漆黑一片,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样子。

    乔红清冷的看着钟维正,道

    “这是新开的创意餐厅?还是你想要在这里找点刺激?”

    钟维正只是耸了耸肩,并没有回答对方,只是推开了玻璃门,打开手电拉着乔红走了进去。乔红也不再多说,亦步亦趋的跟在钟维正的身后,心中腹诽着钟维正果然变态,这是迫不及待的想在办公室里试试律师的味道了。

    借着有限的光源,乔红大致能看出来这是一间面积不算小的办公室,过道的一边都是组装好的隔板隔成的办公位。走了大约十几步的样子,来到了一间被双开木门挡着的办公室前,钟维正关上了手电,直接将办公室的门推开,开着灯的办公室照的眼前一阵明亮。

    眼前的这件办公室差不多二百多尺,有着一张很大的落地窗,看着看见外面的景色,落地窗前是一张办公桌,一侧墙壁贴墙放置了一个大型木架,可能存放文件和书籍,木架的旁边是一个一米高的保险柜。

    办公桌的对面,靠着走廊的窗户前,是由一个单人和一个三人联排沙发,加上茶几组成的会客区,其余空旷的地方也放置了一个鱼缸和绿植点缀,还有一台电视和音响。办公桌的另外一侧墙壁,还有一个木门。

    乔红有些疑惑的看着钟维正,钟维正指了指办公桌上放着的几个文件夹,说道

    “桌子上的文件,是为你准备的,里面是几家公司的法务委托文件,还有这间凯丽大卫律师行的百分之三十五的股权转让书,只要你签上名字,就可以成为这间律师行的合伙人了。”

    乔红有些不敢相信的翻看着桌子上的文件,确定钟维正说的这些是真是假,几份法务委托文件不急着确定,那份股权转让书,乔红却是从头到尾细细研读,钟维正也不催促她,而是靠坐在沙发上,欣赏着乔红。

    良久,乔红合上文件,呼出一口气,有些神色复杂的看着钟维正,道

    “你泡妞,一贯这么大手笔?这间律师行应该花了不少钱吧?”

    钟维正耸了耸肩膀,道

    “有些人,值得我付出这么多,譬如你!其实也不算多,这栋大厦是香江最好的写字楼之一,月租金是每尺七十块,签了三年,每年的涨幅是百分之五,三年之后再按照市场浮动签订新约。我想有你这个香江最好的大状之一,和阿仁这个最好的师爷之一,强强联合,三年之后,总不至于因为付不起租金被赶出去吧?”

    乔红微微摇了摇头,自嘲一笑,道

    “现在没人相信我的能力,根本没人愿意和我合作!应该是香江最失败的律师之一,才对”

    钟维正看乔红的神色有些落寞。站起身,走过去,揽过她的肩膀,让乔红依偎在自己怀中,温声,道

    “相信我,很快就会迎来转机的,先来看看第二份礼物吧!”

    说着,就搂着乔红来到沙发上就坐,乔红也没有反抗,顺从的和钟维正一起坐在了沙发上,微微低着头,有些僵硬的靠在钟维正的怀里,手有些不自然的抓着衣服的下摆。

    钟维正好似没有发现对方的异样,自顾自的拿起茶几上发着的电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电视里传来的声音,瞬间吸引住了有些不适应这么亲密接触的乔红,因为那个声音太过熟悉了,正是她之前为之辩护的那个牧师当事人。

    只见电视中,牧师穿着囚服低着头,对记者简单的说了一句还会选择乔大状帮自己上诉后,便不再多言。接着画面又转回演播室,变成了一个鬼佬皇家大律师和一个主持人对坐采访,这位鬼佬皇家大律师侃侃而谈,大赞乔红是一名出色的大状,且极具正义感,准确的抓住了牧师案中的漏洞,虽然最后功亏一篑,但她还是极具能力和正义感的,一番话语,充满了对乔红的肯定。

    主持人此时也化身成了最佳捧哏,你一言,我一语,表面上说的是牧师案,但字里行间都在暗暗为乔红洗刷名誉。

    此时的乔红身子已经软化,头轻轻的靠在钟维正的胸口,双手环着钟维正的腰,轻声问道

    “你是怎么办到的?”

    钟维正微微一笑,拨弄着乔红的秀发,道

    “给了说话的人一些钱,给了牧师一个上诉的理由。现在,我解决了你的一切烦恼,你也能开心的陪我吃饭了吧?”

    乔红却答非所问的指了指一侧墙壁的门,问道

    “那扇门是做什么的?”

    钟维正看了看乔红所指的门,答道

    “知道你是工作狂,那是特意为你准备的休息间,有独立的卫浴,小型衣橱和一张床。工作太晚时,你可以直接在里面休息,或中午小憩一会”

    乔红手指在钟维正胸口滑动,眼神魅惑的看着钟维正,红唇轻启,道

    “要不要现在陪我试试里面那张床?”

    钟维正见着娇艳欲滴的乔红,吞了一口口水后,道

    “先试试那张办公桌,怎么样?”

    乔红没有回答,直接站起了身,缓缓脱掉了西装外套,丢在沙发上,接着是衬衫,脱下后,却是轻飘飘的丢在了钟维正的身上,给了钟维正一个魅惑的眼神后,才一步步的走向办公桌,走动间,套裙随着迈动的双腿滑落在地。

    就在乔红走到办公桌处,靠坐在办公桌上,准备脱下高跟鞋的时候,却被钟维正阻止,钟维正此时已经脱下了西装外套,一边走近乔红,一边在解自己衬衫的扣子。

    这个时候,两人谁也没心思去想为什么,去问为什么,嘴唇如两块磁铁一般,紧紧的吸附在了一起,手掌游动,感触着彼此炙热的肌肤。

    意乱情迷之间,丝袜大部分已经化为地上残破的碎片,脚腕上飘荡的那条巴掌大的蕾丝和微微勾起的高跟鞋鞋尖,相映成趣。寂静的办公室内,只剩下两人热烈的喘息声,再无其他。

    良久之后,云散雨歇,休息室内,钟维正赤裸着上身,靠在床头上,一只手在乔红滑腻的肩膀上滑动着,另一只手被乔红抓在手里把玩。两人都没有说话,一个在想着变化的突然,一个在回味着激情的余味,最后还是两人腹中的哀鸣,才让两人收回了思绪,想起了解决肚子的问题。

    由于钟维正太过尽力,乔红表示有些疲累,没力气再去外面吃了,钟维正只好拿起大哥大,让人送些吃的来。

    二十几分钟之后,当钟维正把送来的外卖在办公室的茶几上摆好后,乔红才简单的冲洗了一下,穿着浴袍走了出来。在钟维正的脸上亲了一下,奖励了一下对方的辛苦后,两人紧挨着坐下,你一口,我一口的吃起了迟来的晚餐,虽然只是简单的餐厅外卖,但也丝毫不影响两人的心情和食欲,吃的十分享受。

    但没多久,大哥大的铃声就打破了二人世界的寂静,钟维正歉意的对着乔红笑笑,乔红回了一个理解的眼神,一副不介意的样子。

    “阿正,不管你在哪里,做什么,马上回家,尽量不要上街,明天一早赶回警署,明不明白?”

    钟维正刚刚一接起电话,电话里刘sir的声音,就连绵不断的钻进耳中,丝毫不给自己插话的余地。一通莫名其妙的话后,搞得钟维正更摸不到头脑了,于是直言,回道

    “不明白,刘sir,你到底想说什么啊?下午才说放我们三天大假,突然又叫我明天一早回警署,你到底在玩什么啊?”

    刘sir也知道自己的话有些含糊不清,于是微微压低的声音,道

    “不只是你要回警署,饭焦他们一样也要赶回来。刚刚得到通知,教授在去医院的路上,又被人劫走了,上面担心他会找你们报复,所以让你们明天一早赶回警署,接受心理医生的评估,确定没有问题后,会批准你们随身佩戴配枪,保证你们自身的安全”

    钟维正压下想要骂娘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冷静的思考了一下后,才说道

    “教授刚刚才逃出去,现在躲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有时间来找我们报复?”听到钟维正不是很重视,电话那头的刘sir有些急切的说道

    “教授已经开始了报复,杨智龙在离开警署后,遭到伏击,中了两枪,现在正在医院接受抢救。总之,你今晚千万不要上街,好好躲在家里,不要让教授抓到报复你的机会。消息还在保密中,不要告诉其他人”

    钟维正只能保证明白,并会按照对方的忠告,今晚不会上街,一切等明天一早回到警署再说。

    港综世界自由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