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五十九章 安排
    八月的香江天气依然十分炎热,最高和最低气温相差不大,时间来到十点钟,钟维正依然在枯燥的一遍接着一遍练习着昂拳。半个月内,钟维正抓紧有限的空余时间,将练习次数再推进了一千,眼下达到了九千次,距离没用的系统规定的万遍,只差一千次了。

    一阵吵闹的电话铃声响起,钟维正结果莎琳递过来的毛巾,擦拭了一下汗水,调整了一下呼吸,接起了电话

    “喂,是我,豹哥啊!我记得,你放心,我早就让虾毛和阿祥去盯着了,你放心,不会出任何问题的,好好好,我一会就去亲自盯着。放心,保密嘛!我的嘴巴很严的,保证你突然出现时,会吓飞龙哥一跳”

    挂上电话后,钟维正又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阿全,是我,嗯,豹哥还在家里?嗯,我知道了!记得带人跟好豹哥,跟着的时候小心点,别让豹哥发现了!有什么话就说,吞吞吐吐的。也没什么,就是不放心豹哥的安全,最近我们和东升的摩擦多了一些,总要防着点,小心无大错。”

    “行了!记得保护好豹哥,别让他发现你跟踪他,过两个小时再打给你,有事记得第一时间打给我,挂线了!”

    ……

    给钟维正打完电话后,唐豹心情愉快的哼着带颜色的歌曲,挑选晚上祝寿要穿着的衣服,挑来挑去,选中了一套深色的西装,看起来比较严肃,正式。

    唐豹拿着西装,正在更衣镜前,摇头扭胯,搔首弄姿时,女友阿橙憋着笑,在敞开的房门上敲了两下,举着电话说道

    “找你的”

    唐豹脸上的尴尬之色一闪而过,厚着脸皮,装作没有任何事情发生的样子,走向阿橙,接过电话。

    在唐豹接过电话之后,阿橙对他的装腔作势翻了翻白眼,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要离开。谁知就在阿橙转身的一刹那,唐豹的大手一巴掌就拍在了她的屁股上。在她惊叫一声,想要回身报复唐豹之时,唐豹早已哈哈大笑着关上了房间的门,任凭她怎样踢打,都紧锁着门,发出得意的大笑声。

    对于唐豹这么幼稚的行为,阿橙好气又好笑,见唐豹怎样也不肯开门,狠话都懒得说,直接下了楼。

    房间内,唐豹一边得意的回味着刚刚手上感受的绵软,挺翘,一边接起电话问道

    “我是唐豹,谁找我啊?”

    电话那头传来贵利高有些阴沉的声音

    “唐豹,我是东升的贵利高,我想找你谈谈”

    明知道贵利高想谈些什么,但唐豹依然装傻道

    “是你啊!找我谈?我们之间好像没什么好谈的”

    贵利高也不想和唐豹绕圈子,打机锋,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五百万,只要你让你儿子改掉口供,我愿意拿出五百万赔偿你儿子的损失,一个鬼妹而已,不必搞那么大吧?”

    唐豹冷笑道

    “一个鬼妹而已?你特么的脑子坏掉了?你儿子在我儿子的床上强搞了我儿子的马子,你现在和我说一个鬼妹而已,不想搞那么大?那有没有问过你儿子,当初他在我儿子床上强搞那个马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不会把事情搞大?”

    说道这次事情的源头自己的儿子,贵利高有些气弱,出来混的,抢马子可以,但怎么也要马子和前任说清楚,要求分手,各不相干,才能抢的名正言顺。更不要说人家拒绝,还要强搞,这么让人无比鄙视的行为。

    最蠢的还是要那么张扬,偷偷搞了,花钱也好,威胁也好,让对方保住秘密,或者干脆不承认,反正只有对方的一面之词,口说无凭。但偏偏要在人家的床上搞,还被人在现场抓到。

    如果对方不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加上老母亲的哭求,贵利高真的有心让那个令自己丢尽脸面的畜生自生自灭。

    贵利高无奈,只能放缓语速,语气中透露出一丝哀求的意思,道

    “唐豹,这次全是那个畜生的错,我贵利高也无话好说。可我老妈已经七十多岁了,身体也不好,现在每天为她唯一的孙子哭的死去活来,我实在不忍心看她难过。只要你答应放那个畜生一马,我不只会拿出五百万,还会亲自向你奉茶认错,亲手打断那个畜生的双腿给你出气,并保证那个畜生这辈子也不能回香江。”

    “唐豹,就算你不给我面子,可不可以看在老人家的面子上,放那个畜生一马”

    回想起当初看到的画面,以及委托帮忙看顾自己儿子的人的回报,唐豹对贵利高的哀求不为所动,语气十分敷衍道

    “我想你搞错了,不是我不放你儿子一马,是大嘤警察,大嘤法律不放过他。我也无能为力,五百万?呵呵,留着给你儿子请个好点的律师,争取少关几年吧!玛德,大嘤法律还真是鬼扯,一个强搞别人的杀人犯,还特么能活着,靠”

    唐豹也懒得再应付贵利高,直接挂断了电话,将电话丢在了一边。

    ……

    电话被挂后,贵利高愤怒的将手中的大哥大摔在了墙上,化身桌面清洁大师,将书桌上摆放的物品全部扫落在地,怒骂了一阵,骂唐豹不给面子,骂自己儿子令自己丢尽颜面。

    宣泄了一阵后,贵利高也冷静了下来,有些头疼的靠在椅子上,思考破局的方法。

    大嘤那边根本没有一点办法,不知谁把那个鬼妹的案子透漏给了大嘤几个极端种族组织,现在那几个组织派人将案子的一切都盯得极紧,自己能够找到的人,没一个敢帮忙。

    思来想去,还是只能在唐豹父子身上想办法,贵利高决定不顾后果,双管齐下,先礼后兵。下定决心后,贵利高马上打电话给了花弗

    “花弗,我是老大,你是不是有线人在唐豹那里?嗯,好的,你带人盯住唐豹和他儿子,找个机会“请”他们过来,我想和他们聊聊。其它事不用你担心,天塌下来,有我扛着,你只需要按照我的命令做事,明不明白?好,记得客气点,别伤到他们。”

    吩咐完花弗,贵利高靠在椅子上闭目沉思,手指按揉着太阳穴,叹了一口气,脸上写满愁闷,忧虑。

    ……

    唐文俊一脸不出自己所料的样子挂上电话,站在镜子前将眼睛闭上,大约过了一分钟,睁开眼睛对着镜子看了看,观察了一下,表情和眼神再也看不到一丝得意的情绪,这才满意的挂上一个看起来十分憨厚,老实的笑容走出自己的房间,向着楼上唐豹的房间走去。

    来到唐豹房间门前,唐文俊敲了几下门,里面传来唐豹询问的声音

    “谁啊?”

    唐文俊回道

    “老爸,是我,没打扰你吧?”

    随后便是脚步声,开锁声,房间的门被打开,唐豹一脸笑意的将手搭在唐文俊肩膀上,说道

    “没有,没有,我在挑晚上去拜寿的衣服,正好你来了,给我点意见”

    唐文俊也微笑着回应了一句好啊,便随着唐豹进入房间内,帮忙挑选适合拜寿穿着的衣服。但挑来挑去,没有一件合适,就连先前唐豹感觉良好的那套深色西装,都被唐文俊以老气的理由淘汰。

    最后唐豹只能接受唐文俊的建议,去中环或者湾仔挑选一件适合今晚出席寿宴的西装。而提出建议的唐文俊则没办法陪着唐豹一起去了,因为他通过朋友的关系,联系到一个卖家,手中有几张任剑辉和白雪仙的黑胶唱片,约好了在深水埗见面交易。

    这几张黑胶唱片,就是唐文俊为飞龙母亲准备的寿礼。

    听着儿子唐文俊絮絮叨叨的说着,找到愿意出手黑胶唱片的人是多么难,他托了很多旧同学帮忙,说着说着,又提起会顺便去一趟元朗和深井,买回飞龙哥最喜欢的荣华老婆饼和唐豹最喜欢的深井烧鹅。

    一番话,说得唐豹心里十分温暖,欣慰的看着越大越懂事的唐文俊,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

    最后唐豹十分痛快的接受了唐文俊的建议,带着女友阿澄一起去中环购买西装,出门的时候,唐文俊对待阿澄也十分客气,礼貌,口中说着拜托,麻烦之类的话,一脸的忠厚,老实,更加深了几分说服力。

    而当唐豹带着阿澄坐上车离开后,唐文俊对着家中的佣人和气的打了一声招呼后,便回了自己房间,拨通了花弗的电话

    “他已经出发了!按计划行事,还有,和他一起的女人,我不是太喜欢,随便你怎么处理,我不想再见到她”

    挂上电话,收起了眼神透露出的一丝阴狠,唐文俊又恢复成那副忠厚老实的样子,嘴角挂着和气的笑容,变成了一个温和无害的人。

    ……

    唐豹一行三辆车行驶在弥顿道上,一前一后的车里各坐着几名小弟,职责就是保护唐豹安全的,跟在唐豹车后的那辆车里,坐在副驾驶的大头文显得有些心神不定,时不时偷偷观察着街道两边和四周的车辆,连驾驶位的一名唐豹小弟的问话,都没有注意,最后还是对方又喊了他两声才惊醒过来。

    看到大头文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驾驶位的唐豹小弟有些嘲弄的说道

    “我靠,大头文,你不是吧?昨晚都已经告诉过你了,豹哥今天只是和贵利高谈判而已,不会开片的,不用紧张成这个样子!”

    随着后座坐着的两个小弟的哄笑,大头文也掩饰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强笑着解释道

    “去你的,我不是紧张,只是刚刚喝了太多水,有些急,想着能快点解决”

    驾驶位的唐豹小弟刚想再说什么,后方不远处却传来了车辆相撞的声音,驾驶位的唐豹小弟看着倒视镜中映出的车祸现场,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玛德,差一点,就把我们也堵住了!这下后面的车有得等了!哈哈”

    而就在唐豹一行三辆车开远后,飞全带着小弟,丢弃了被堵得停在原地无法前行的车子,跑过事故现场,来到街边,吩咐小弟马上联系人调车过来,又让其他小弟去拦计程车,自己则打电话和钟维正汇报情况。

    就在飞全给钟维正打电话的时候,唐豹一行人已经越过油麻地,进入了尖沙咀,但刚刚行驶没多久,经过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时,前方突然被三辆面包车挡住,接着就从秒包车上下来了二十几个拿着家伙的男人,一言不发向着唐豹等人的车冲来。

    前方进不得,准备后退时,发现后方也被面包车堵住,同样有几十人拿着家伙向唐豹等人冲来。

    港综世界自由行:zjsw.book10035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