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四十九章 盼望的事
    钟维正随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皮肤白皙,披肩长发,眼睛很大的漂亮女人被katt拦住,不管怎么努力挣扎,都冲不破katt的阻拦。

    钟维正对着katt挥了挥手,katt放开了对方,对方马上就跑到丧标的身边,慌乱中带着关切的问道

    “标哥,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我马上帮你叫医生”

    丧标也不再管自己脚部的疼痛,有些激动的抓住女孩的手腕,问道

    “姗姗,你怎么来了?你不生我气了?”

    姗姗有些不适应丧标亲昵的抓着自己的手腕,微微向外抽了抽,但激动之下的丧标手劲太大,姗姗根本抽不出来,只能放弃,含羞带怯的说道

    “我知道你是个好人,那天要不是你拼了命的救我,那些抢匪一定会杀了我的,我来是想和你说声谢谢,请你去吃牛杂”

    丧标此时的喜悦,整个写在脸上,什么乐得合不拢嘴,嘴裂到耳根,还有笑得看不见眼睛,在此时丧标的脸上完美诠释。

    就在丧标被突然降临的幸福,冲击的大脑一片空白时,钟维正的声音,带着调侃,说道

    “那你们要抓紧时间,警察也许几分钟后就到。错过这次,你们再想一起吃牛杂的话,可能要几年,或者十几年后了”

    听到钟维正的话,丧标也从对幸福的幻想里回过了神,回到对于他来说,十分阴暗的现实。一旁姗姗的追问,也让丧标不知道该怎么将事情说出口,只能选择沉默。

    感觉事情越来越有趣的钟维正,含着笑让老许为姗姗解释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完全按照实际发生的情况,不需要帮自己美化。老许斯斯艾艾的将丧标想用劫匪照片交换编造她密会情夫照片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姗姗在知道丧标为自己做的一切后,感动的同时,也对钟维正下作的陷害,十分愤怒,头脑一热,气愤的话语,对着钟维正脱口而出

    “你们随意编造新闻,还要陷害标哥,我一定告你们,等着收律师信吧!标哥,我们走”

    听到姗姗威胁钟维正的话,阿葛直接一巴掌拍在脸上,捂住了眼睛,实在不忍心直视这两个天真的人接下来的下场了。

    看着姗姗费力的扶起丧标,钟维正没有一丝阻拦两人的意思,双手交叉于胸前,一只手摩挲着下巴,嬉笑的说道

    “姗姗小姐,我想你搞错了!我们周刊只是不明真相的收到前员工李标先生提供的消息,刊登的任何内容不实,我们也只需要发表一下道歉,赔偿你一些损失。即使证明内容是编造的,也全部是李标先生提供的,所以你要告的话,第一被告只会是我们的前员工李标先生”

    “还有,听说你那天晚上当着很多人的面,甩了你的那名未婚夫,你的那名未婚夫觉得很没面子,已经联系了自己所有的关系搞臭你,封杀你。你放心,雪中送炭,我做不到,但落井下石,我是不会错过的。在你那位未婚夫把你的名声彻底搞臭,将你的商业价值打压到最低的时候,我才会用那些照片,让你最后再出一点点名,虽然名声不会很好听,到时候即使需要赔偿你,也不需要再赔多少钱给你这个没什么价值的前影星了!”

    听到就算是自己喜欢的女神最落魄,无助之时,钟维正还准备满怀恶意将她踢向更深的深渊,丧标彻底丧失了理智,推开了搀扶自己的姗姗,嚎叫着,蹒跚着脚步,挥舞着拳头向钟维正扑了过去。

    钟维正向一旁滑了半步,矮身出拳,躲过丧标挥舞过来的拳头的同时,钟维正的拳头也重重的击打在了丧标的腹部。钟维正只出了一拳,便停下了攻击,好似算好了时间一样,快速的向后退了两步,将身体调整至正对着丧标面前。

    在钟维正不慌不忙的整理自己身上的西装的时候,丧标也因忍受不了疼痛,抱着肚子,无力的跪在了地上,接着头部一沉,两眼一黑,便失去了知觉,昏倒在地。

    击打胃部和肝脏部位,会引起窒息性昏迷,唐伯说过这个,钟维正正好拿丧标练练手,完美的用出四分力气,让丧标陷入了昏迷,钟维正也很满意自己对自身力量的掌控。

    姗姗慌乱的跑到丧标身边查看他的情况,检查了一番后,发现丧标只是暂时昏迷了过去,没有造成更大的危害后。姗姗也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眼眶红润,抑制不让眼泪流下来,十分凄楚的看着钟维正,说道

    “照片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甚至可以配合你们的报道,我求求你,放过我和标哥好不好?我求求你了!我保证会配合你们”

    看到姗姗如此可怜的样子,阿葛和老总都有些不忍心,刚要开口劝说钟维正。钟维正却先一步笑着对两人摆摆手,道

    “你们放心,我有分寸,你们先到外面等我一下,我有些话想和这位姗姗小姐单独谈谈。katt,去车里把我新来的咖啡拿上来,冲给阿葛和老总尝尝,嗯,其它事情,也交给你处理”

    老总张了张嘴,却被阿葛先一步拉着向后走,阿葛路过钟维正身边的时候,还提醒了一句

    “阿正,别把事情搞大,杂志社还有做生意的”

    钟维正微笑着点了点头,拍了拍阿葛的肩膀,示意对方放心。自觉没有发言权的老许和苍蝇,也只能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姗姗,低着头,快速的离开办公室。

    阿葛四人出去后,katt才最后一个走出办公室,看了钟维正一眼,见钟维正微笑着给了她一个颜色,katt点了点头回应后,关好了办公室的门。

    几人出去后,姗姗有些畏惧,警惕的偷偷观察着钟维正的动作,钟维正刚一抬脚,姗姗就颤抖着,向后退了两步。

    钟维正好笑的看着姗姗的反应,但脚步并没有停,直接走到一边的沙发,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姗姗道

    “看来姗姗小姐被你那位未婚夫保护的很好,身处娱乐圈,还能这样天真,自身都难保了!还要为别人求情,难得难得”

    说完,钟维正拿起沙发前茶几上的茶壶,倒了一杯,端起茶杯,对着姗姗举杯致敬,而后一口喝掉杯中的茶水,接着说道

    “看来你那位未婚夫把你保护的很好,身处娱乐圈,不但保留了你的善良,还有的天真。你觉得你的配合能帮到我多少?你太高估自己了!说实话,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就会知道,现在你帮不到我什么,反而是我能帮你很多”

    姗姗不明白钟维正能帮到自己什么,也不想搞明白那些,她现在只想马上能帮标哥解决麻烦,离这个让自己有些畏惧的男人远点。

    努力控制着自己,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平静,姗姗开口说道

    “这位先生,我不需要你帮,我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我只求你放过标哥,我会让标哥把照片交给你的,我保证,我们一定把照片交给你”

    钟维正摇摇头,玩味的把玩着手中的茶杯,不急不缓的说道

    “别忙着拒绝,据我所知,姗姗小姐的母亲身体不是很好,正住在疗养院疗养,老人病,很麻烦,需要专业人士护理,治疗,费用十分高昂。还有你的弟弟,智力上,有些问题,在国外上启智学校,学费也十分高昂”

    “我们来假设一下,姗姗小姐的名誉受损,被观众抵制,还有哪个广告商和片商会再找姗姗小姐合作?姗姗小姐又拿什么去供养你的母亲和弟弟?”

    此时姗姗的脸上没有了一丝血色,嘴唇微微颤抖,眼泪更是不断的流了出来,显得十分无助。

    钟维正自顾自的欣赏着姗姗楚楚可怜的样子,没再多说一句话。而姗姗也慢慢将情绪平静了下来,恢复了冷静。第一次勇敢的直视着钟维正的眼睛,带着嘲弄的语气,对着钟维正说道

    “接下来你是不是想说,你能帮我,但需要我陪你上床”

    一副傻白甜的样子,却说出如此透彻的话,看来姗姗只是不去想,而不是不懂。钟维正一副感兴趣的样子,问道

    “可以这么理解,按照电视上的剧集情节的话,接下来你是不是要愤怒的拒绝我,甩我一耳光或者向我吐口口水,大骂我无耻下流?”

    姗姗微微点了点头,尽力维持着脸上的平静

    “我是想那么做,但我知道,我不会成功,搞不好会激怒你,只会让我和标哥的处境更加危险”

    钟维正大笑着为姗姗鼓掌,说道

    “能成为影坛的玉女明星,果然不简单,至少现在的这份冷静,理智,让我刮目相看”

    对于钟维正的夸奖,没有让姗姗感觉一丝荣幸,她觉得自己此刻好像是被恶猫盯上,肆意戏弄的老鼠,充满了危险和无助,只能提起最后的勇气,尝试着逃跑,争取化危为安。

    大脑飞速的转动着,姗姗努力着拼凑着所有已知的信息,想要找到破局的方法。果然在冷静下来之后,很快就想到了钟维正的一个破绽,试探着开口说道

    “这位先生”

    钟维正笑着打断

    “我叫钟维正,你可以叫我阿正,维正,正哥,选一个你喜欢的”

    被钟维正略带一丝侵略性的眼神盯着,姗姗的脸上透出了一丝羞涩的粉红色,略微低下头,暗暗深吸了两口气后,说道

    “钟先生,你应该知道,你报警告标哥偷了杂志社的机密文件,就算你得到照片刊登,只要标哥咬定照片是伪造的,不想配合你们报道假新闻,才会选择偷偷藏起照片。一旦有竞争对手抓住这点,追踪报道,我想钟先生的杂志社也会蒙受损失,这不是钟先生想要的结果吧?当然,我说的这些并不是威胁,只是提醒而已”

    见钟维正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反而还笑着做了一个请继续说下去的动作。姗姗暗暗呼出了一口浊气,心中的紧张感,也消散了几分。在心里暗暗鼓励自己,继续说道

    “如果钟先生能够放过标哥,我不单可以配合默认照片的事情,更加不会站出来找杂志社的麻烦。如果钟先生觉得还不够的话,我可以再拿出二十万,加上以后会和内幕合作,我自己的独家新闻都会交给你们报道。钟先生,你是生意人,一定明白和气生财的道理,这样的条件,应该足够显示我的诚意了”

    钟维正带着几分欣赏的看着姗姗,伸出三根手指,说道

    “首先,我并没有报警,要牺牲一枚棋子,即使那枚棋子吃里扒外,用我的东西换我的东西,拿我当白痴耍,还敢威胁我,让我十分厌恶。那也要等到利益最大时,我才会处理掉他,物尽其用,即便是一个废物,在合适的时间,也能给我创造更大的价值”

    三根手指按下一根,继续说道

    “其次,姗姗小姐,你配合也好,找麻烦也好,对于我来说,没什么太大的影响,我们现在所处的地位和掌控的资源是不对等的。与其想着怎么帮那个废物,不如考虑一下跟着我,让我帮你重新站在聚光灯下,甚至会更加耀眼”

    说到这里,钟维正又按下了一根手指,竖着剩下的食指晃了晃,嗤笑了一声

    “最后,你说要给我二十万?先不谈这些钱对我的价值,据我所知姗姗小姐的弟弟在漂亮国的启智学校的学费,每年就要三十万美刀,大约是两百万港纸,加上你母亲的疗养费,每年你就需要至少三百万左右才能让你的家人接受更好的照顾。”

    “对了,还有你说的独家新闻,过不了多久,随着你那位未婚夫的针对,搞臭你的名声,广告商和片商都会对你敬而远之,你的经纪公司也会雪藏你,相当于被娱乐圈封杀,还有什么独家新闻,值得我来报道?又凭什么用来交换?”

    虽然钟维正对自己的了解,让自己恐惧到双手都有些颤抖,但姗姗依然努力的调整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微微放慢语速,降低声音,让发出的声音没有那么颤抖,软弱

    “钟先生也许不知道,我从中学没毕业就需要照顾我母亲和弟弟,照顾整个家了。无论多么辛苦,我都撑下来了。我不怕辛苦,不管别人怎么看,我都会努力寻找机会。我相信即使我被炒成了不知廉耻的坏女人,也会有片商让我出演同样的角色,只要我可以给他们制造噱头,赚更多的钱,我就依然还会站在娱乐圈里。坏女人的独家新闻,依然也会有人对这个坏女人还能坏到什么程度感兴趣。”

    钟维正大笑着为姗姗的话鼓掌,对着姗姗竖起大拇指,赞叹着

    “说的很好,我现在真的有些佩服你了!”

    赞叹完,钟维正又露出一副坏笑,说道

    “尽管佩服你,但我还是选择拒绝你的提议。不过,我决定给你更多的耐心,如果你愿意用你自己交换我帮助的那天,打给我,希望你不会拒绝我的好意,让我等太久”

    说话的同时,钟维正已经在撕下的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号码,递给了姗姗。姗姗有些皱眉,紧张的抿着嘴,纠结了一会后,接过钟维正递过来的记录电话号码的纸张,才试探着问道

    “我现在可以带着标哥离开这里了吧?”

    钟维正没有正面回答姗姗的话,而是朗声招呼了katt进来,katt进来后,钟维正话里有话的问道

    “一切都安排好了没有?”

    见katt点头给予肯定的回答后,钟维正才又说道

    “叫辆救伤车,让老许和苍蝇帮姗姗小姐一起把人送到医院”

    按照钟维正的吩咐,等救伤车到了后,老许和苍蝇陪着姗姗一起送丧标坐上救伤车驶向医院。katt陪着钟维正站在窗口看着几人上了救伤车,看到姗姗将写着自己电话的纸,攥了攥,团成了一团,丢进了街边的垃圾桶,钟维正至少莞尔一笑,并没有在意。

    而刚刚看到纸上的数字,知道是钟维正留给对方的电话号码,katt有些揶揄的对着钟维正笑着说道

    “看来这次你注定要吃柠檬了,人家迫不及待的把你留的电话丢进垃圾桶里了”

    钟维正好笑的掐着katt细嫩的脸蛋

    “你确定你不是在吃醋?”

    katt拍掉钟维正的手,翻了一个白眼道

    “知不知道我现在最盼望的事情,是什么?就是大姨妈到访,没谁想一个人面对一个不知疲倦的野兽,我也一样。相信我,我现在比你还希望你能尽快搞定她。”

    钟维正无语的看着一脸认真的katt,说好的日久生情呢?为了让katt知道用不知疲倦的野兽来形容自己是一个错误,钟维正直接堵上了katt的嘴,一番唇枪舌战后,感受着katt身体被自己吻得发软,钟维正不无得意的说道

    “敢说我是野兽,等我应付完阿葛和老总,今晚我就让你感受一下,什么是真正的野兽”

    就在钟维正得意松懈之时,katt迅速矮身,脱离了钟维正的怀抱,脸上也换上了得意调皮的神情,说道

    “抱歉,野兽先生,我的盼望成真,陪不了你了。”

    说完还给了钟维正一个鬼脸,心情愉悦的去喊阿葛和老总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