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四十一章 惊雷(禁唱)
    西九龙总部重案组办公室内人头攒动,电话声,人的争吵声,警员或是暴躁的拍着桌子恐吓,或是和风细雨的问话,而被问话的古惑仔大多都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吊儿郎当的回答着问话警员的问题,看到警员被自己的态度激怒,大声咆哮,呵骂,有的只会不屑的笑笑,有的则会直接和警员对骂,甚至在对方要动手时,就要开始和对方单挑。当然,结果是被其他人拉开,换个人继续问话。

    不是一众警员不想动手惩治对方,而是一旁十几个律师虎视眈眈的坐在那里,语言冲突可以说是失态,就算是被投诉,上面也不会深究。但要是动了手,对方律师一旦死咬不放,为了息事宁人,上面也一定会让当事人脱下警服,离开警队。

    相比于外面热火沸腾的场面,几间单独的审讯室内,就相对安静了一些,最为安静的是钟维正所在的审讯室,里面只有钟维正一个人被拷在椅子上,没人审讯,喊了几次,都没人来,只留他一个人在里面无聊的等待。

    而与钟维正的无聊相反,坐在西九龙总区重案组组长办公室内的总督察方芳芳此时也是头大如斗,刚刚将钟维正一干人带回重案组,O记的李sir就已经等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内,表明只是担任中间传话人的身份,话里话外都表示了一个意思,希望方芳芳尽快放人,不要影响了别人部署好的计划。

    李sir口中的别人,方芳芳自然知道指的是谁,也知道那人背后的那个鬼佬老爸此时在警队正是如日中天,和对方发生冲突,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也只是不明智,方家在警队的影响也不会比对方小。

    那个人当初和自己同为警队的明日之星,但因几年前和社团人员在夜总会发生冲突,被媒体披露,影响极大,上面为了平息影响,将他降职,调去守水塘,耽误了上升的时间。后来是他那个鬼佬老爸帮忙运作,捞了一些功劳,才升了督察。年纪和自己差不多,职位却和自己的堂妹平级,对方自然急着多捞功劳,补回被耽误的时间。

    但无论对方怎么急迫,方芳芳也打算帮自己堂妹从中间捞一笔,甚至不惜和对方开战,因为上面准备从今年表现最杰出的警官中,选出几位去往苏格兰场受训。去苏格兰场受训的好处,方芳芳自然深有体会,不只能拓展人脉,还能在上层大佬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仕途也会走的更加通顺,好处不言而喻。

    方芳芳敷衍的应付了李sir一番,李sir也没多纠缠,他也只是推拒不过朋友的请求,过来传个话而已,至于方芳芳怎么处理,那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

    李sir离开后,不断有律师来到重案组,只是一些没什么影响力,名不见经传的小律师,方芳芳都推给了下属应付。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己的堂妹,和对方保证在她没赶来之前,绝对不会让那个肥佬正见任何人。

    刚刚挂上电话,下属就一脸为难的过来汇报,钟维正的代表律师来了,还是那种下属应付不了的名牌大状,一问名字,沈奕和。方芳芳听到这个名字,也是头大如斗,香江顶尖的几个大状之一,多家集团的法律顾问,律政司的座上宾,甚至每年律政司长官和总督组织的宴会,都会邀请此人,可见影响力之大。

    方芳芳马上吩咐下属将沈奕和请进来,自己也整理了一下仪表,专门等在门外迎接。沈奕和外表看起来很斯文,眼神也十分亲和,没有一般大状那样的咄咄逼人。看到方芳芳在门口迎接,还加快了脚步,对迎上来的方芳芳微笑着伸出了双手,一边握手,一边客气的说道

    “不好意思,方警官,冒昧叨扰,希望没有干扰到你的工作”

    见沈奕和如此客气,方芳芳马上配合着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忙十分谦逊的回道

    “沈大状太客气了,我爹地常常在家中说起您,说您是律政界他最佩服的人,今天能够见到您,是我最大的荣幸。”

    沈奕和笑着道

    “方警官真是太客气了,我和你父亲方sir也是老相识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叫声沈伯伯吧!”

    方芳芳也顺着沈奕和的话,乖乖的叫了声沈伯伯,问道

    “沈伯伯,这次您是钟维正的代表律师?”

    沈奕和笑着摇了摇头,回道

    “年纪大了,没有那多精力了,这次钟先生的代表律师是我的学生乔红,阿红,过来和方警官打声招呼”

    随着沈奕和的呼唤,一个面容精致,皮肤白皙,短发,发梢烫得卷起的年轻女人走到沈奕和的身边,神色清冷的对着方芳芳伸出手,道

    “你好,madam方,我叫乔红,是钟维正先生的代表律师”

    方芳芳笑着与乔红握了握手,沈奕和笑着插言

    “方警官,案子的事情,就由阿红和你谈了。人老了,需要早点睡,我就不多打扰了,有空的时候,欢迎来我家做客,代我向你父亲问好”

    沈奕和说完,又挥手谢绝了方芳芳要送他的好意,只是由马学仁陪着去停车场。一边的乔红对自己离开的老师没有任何表示,甚至连表情也没有变过。沈奕和刚离开没两步,并听到乔红语气清冷的对着方芳芳说道

    “madam方,我希望警方能同意我和我的当事人钟维正先生见面,另外,在警方对我当事人问询口供时,我必须在场。”

    方芳芳听到钟维正的代表律师不是沈奕和时,也是暗暗舒了一口气,如果真是沈奕和是钟维正的代表律师的话,方芳芳还真就不敢用手段拖延对方,搞不好,沈奕和前脚刚见完钟维正,自己后脚就要将人放出来。这可不是夸张,方芳芳深知沈奕和的能力,就自己的那点伎俩,想要和他斗?还是算了吧!

    但乔红只是沈奕和的学生,方芳芳也不必那么忌惮她了,只是笑着对乔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后,说道

    “乔大状,我们到办公室谈”

    乔红没有说话,只是对着方芳芳点了点头,跟在方芳芳身后走进了办公室。

    ……

    找了种种理由和借口,唇枪舌剑了大半个钟头,才总算暂时的说服了乔红,让对方在会客室等待,在适当的时候,会安排她和钟维正见面。

    谁知前脚刚送走乔红,高sir气势汹汹的直接推门走了进来,一进来就开始有些气急败坏的质问方芳芳

    “madam方,方总督察,你到底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我的计划部署了多久?你知不知道你抓了肥佬正那些人,现在旺角,深水埗,尖东,甚至观塘,长沙湾都乱成了什么样?”

    方芳芳自然不会被对方的气势压倒,身子微微向后,靠着椅背,语气严肃的说道

    “高督察,你警校的教官就是教你这样和上司说话的?这里是西九龙重案组,不是旺角警署,还轮不到你来指责我的工作。我接到举报,搜到了毒品,我就有权利抓人,别说是你,就是你后面的那个人来了,他也没任何理由指责我。”

    看到方芳芳的态度如此强硬,高sir有些咬牙切齿的威胁道

    “方总督察,你要考虑清楚,你能不能代表方家和我开战?”

    方芳芳根本不惧对方的威胁,也强硬的回应道

    “你也问问你后面的那个人,是不是准备好了和方家开战”

    两人对视了良久,高sir紧握着拳头,一言不发的离开了方芳芳的办公室。方芳芳也吐出一口浊气,一边揉搓着胀痛的太阳穴,一边给自己的堂妹方洁霞拨打电话催促对方快点过来见钟维正,之后两人再商量一下怎样和家里解释,还要计划一下,如何应对高sir的反击。

    ……

    枯坐了差不多两个小时,钟维正总算见到有人来了,虽然对于此时出现在这里的方洁霞有些意外,但总算不是自己一个人无聊了。

    方洁霞端着两杯咖啡进来,将其中的一杯放在钟维正面前,顺便帮钟维正松开了对方的手铐,钟维正活动了一下手腕,有些调侃的问道

    “madam方,我应该恭喜你升职?还是夸奖你能力强,这么晚还要被调来帮忙?”

    对于钟维正的调侃,方洁霞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反问钟维正

    “你现在更应该关心一下你自己的问题吧?香江危险药品条例里明确规定,贩卖毒品十克以上,五十克一下,罚金五十万,并处以七年有期徒刑,超过五十克,要加码到十五年。很不幸,我的同事刚刚称量过,五十二点三克,如果证明是你这样的人主使贩卖的话,我相信法官会很高兴选择加码的那项,让你蹲够十五年”

    “想想吧!十五年过去,有谁还会记得你?人到中年,还顶着一个囚字,你还能做什么?如果你愿意配合我……”

    方洁霞的话,直接让钟维正笑出了声,方洁霞有些不悦的瞪着钟维正,钟维正勉强压下笑意,说道

    “不好意思,madam方,你这么漂亮的人,用这么老土,拙劣的恐吓手段,真的是太适合你了”

    听出了钟维正话中的讽刺,方洁霞微微眯起了眼睛,语气有些阴冷的说道

    “看来钟先生对我的提议不感兴趣喽?”

    钟维正泯了一口咖啡,微笑着摇头道

    “没有,我对你的提议很感兴趣,想我怎样配合?你家,我家,还是其它地方,要不就在这里?桌子上,椅子上,我都可以”

    钟维正调戏的话语一出,方洁霞被气的脸色飞红,愤怒的将手中的文件夹摔在桌子上,大声喝道

    “肥佬正,你给我老实点,别以为这次你能轻易脱身,你是持牌人,在你的场子里搜出毒品,你别想撇清关系。”

    面对方洁霞的再次恐吓,钟维正不屑的一笑

    “笑话,我是持牌人,毒品就一定是我的?那要是我买了一个房子,租给madam你,你有了孩子,是不是还要我认啊?”

    方洁霞气的直接端起咖啡泼向了钟维正,但被钟维正以不同于身形的灵活躲过,嘴上依然不停的说道

    “madam,只是一个假设,开玩笑而已,不用拿咖啡泼我吧?哎哎,别激动,别激动,把枪收起来,走火伤了我,你也不好交代的。我道歉,冷静,冷静下来,我们再谈谈,怎么样?”

    听到钟维正道歉,同意谈,方洁霞才深吸一口气,平息心中的怒火和一丝得意,收起了手枪,面色严肃的再次坐下,说道

    “我希望你这次会有诚意”

    见钟维正老实的点了点头,方洁霞眼中再次闪过计策得逞的得意之色,但很快隐匿了起来,继续说道

    “我知道洪毅的规矩里是禁止碰毒品的,你原来的老大老鬼豪和九纹龙也一直禁止你们碰这些东西,至少我很少会听到洪毅的人因为毒品被抓,我相信你是被人陷害的”

    钟维正点了点头,对着方洁霞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后,便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即使少了钟维正这个捧哏,也不耽误方洁霞继续说下去,方洁霞身子微微前倾,有些神秘的低声说道

    “可以告诉你一个消息,这次突然去你场子搜查,是有人打电话给我们举报的。能这么了解你行踪的人,一定不会是外人,敢算计你的人,势力不会小。”

    听到警方是接到有人举报,才会去场子里搜查的消息,钟维正心中也是一惊,原本钟维正只以为有哪个不开眼的矮骡子,跑到了自己场子卖药,还准备从警署出去后,叫人找出对方,海淹土埋都好,反正毒贩也没有什么活着的价值。

    钟维正喝了一口咖啡,掩饰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装作不明其意的说道

    “madam,你想暗示什么?不妨直说,绕来绕去的,很浪费大家的时间”

    方洁霞抿了抿嘴,直接说道

    “好,那我们就开门见山,陷害你的人一定是和你同一个社团的人,而且地位不会低。你们的仇人不少,外人根本掌握不了你的行踪,只有你身边的人才能掌握到你的行踪,而想要收买你身边能掌控你行踪的人,除了钱以外,还需要承诺对方更大的好处,例如地位,才能说服对方出卖你”

    钟维正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咖啡杯,没有回答方洁霞的话,方洁霞毫不在意,继续说道

    “能够达到这些条件的,只有黄金棠,眉叔,还有飞龙,但可以将飞龙排除,因为在你进入洪毅之前,飞龙就已经金盆洗手,不再管社团的事了,你和他没什么交集,更谈不上有仇怨,所以嫌疑人只有黄金棠和眉叔,可能是他们中的一个,或者两个人都参与了陷害你。”

    “而我要和你谈的合作也很简单,你帮我收集证据,我帮你逮捕他们,他们进了监狱,你的地位自然会上升。如果我们合作愉快的话,还可以继续合作下去,我可以帮你坐上洪毅的坐馆,甚至龙头。”

    方洁霞笑着用言语诱惑着钟维正,钟维正也笑着看着方洁霞说道

    “madam,你真的很美,想的也和你一样美。谁想陷害我,我自己会去查,也会让对方付出代价。至于合作,呵呵,你是兵,我是匪,其他匪抓完,你还会放过我?别开玩笑了”

    方洁霞收敛了脸上的笑,眼神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问道

    “希望你不要后悔”

    钟维正没有回答,只是端起咖啡敬了方洁霞一下,示意不送,之后便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方洁霞咬了咬牙,恨恨的看了钟维正一眼,一言不发的走出了审讯室。

    出了审讯室后,方洁霞拿起手提电话,直接拨打给下属,语气冰冷的命令道

    “马上让人散出消息,今晚我们扫场行动,是钟维正出卖的消息。”

    方洁霞离开后,方芳芳才安排乔红和马学仁见钟维正,还是那间审讯室,这回依然不能开录像。刚刚方洁霞在的时候,不开录像是私心,现在不开录像是因为规定。

    乔红和马学仁坐在钟维正对面,乔红问了一些主要的信息后,只说了一句

    “我去和警方谈保释的事情”

    说完,便直接走出了审讯室,只留下马学仁和钟维正,马学仁面色严肃的说道

    “我让康哥帮忙收集道上的消息,现在江湖上传遍了你坏了洪毅的规矩,私下贩毒。还有,就是你在深水埗的地盘,还有大鹰在尖东的地盘都丢了!是谁动的手,康哥会帮忙打听”

    钟维正摇了摇头,说道

    “打给康哥,别让他再打听道上的事情了,他好不容易才退出,就不要再参与进来了!谁动的手,很快就会知道了,所有事情一起发生,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