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二十七章 所见略同
    翌日,九点三十分,两辆宾士停在深水埗一栋旧大厦前,钟维正和莎琳从前面那宾士车上下来,后面那辆宾士,马学仁也带着一个胡子拉碴,满脸懒散的中年男人下车,几步走到钟维正的身边。

    钟维正看了看那个满脸懒散,无所谓的挖着鼻孔的中年男人,有些无奈的说道

    “阿葛,以后你就是这家杂志的主编了,能不能注意一下形象?明明是动笔杆子的,却比我还像古惑仔”

    阿葛还是那副懒散,无所谓的样子,抠出鼻屎的手指,对着地面弹了弹,又要用身上的衣服擦拭干净手指上的痕迹。一旁看不过的马学仁拿出一张纸巾,塞到阿葛手里,阿葛也不道谢,随意的擦了擦手指,又用纸巾挡在鼻子前,狠狠的擤了两次,才对着钟维正说道

    “注意什么形象?杂志社员工的注意力应该订在爆炸新闻,增加销量上,而不是注意我穿什么,做什么。如果这点他们都不懂,那就只能让他们回家自己吃自己了!”

    阿葛也是九纹龙的老朋友了,当初也是九纹龙将阿葛和马学仁一起介绍给钟维正认识的,彼此也算是很熟悉了。从认识阿葛的第一天开始,阿葛就是这样一副懒散,不修边幅,对周围一切无所谓的样子。偏偏能力超强,几乎掌握杂志和报纸方面的所有工作技能,新闻触感敏锐,眼光和文笔超强,原本在本来的报社干的好好,是钟维正凭借朋友的身份,才将他拉来。

    但缺点也很多,尤其对待下属的态度很粗暴,直接。理解他的下属,对他极其尊敬,爱戴,不理解的,对他恨到了骨子里,甚至他的办公室还被被他开除的下属泼粪,在其面前或办公室门口指着他谩骂的人,更是多不胜数。

    也是了解阿葛的工作态度,钟维正一定要事先提醒阿葛一下

    “阿葛,不管你看那帮废柴多么不爽,也要先忍一忍,我不是你原来的老板,在出版界有很多人脉,你也不肯帮我挖人,所以你一定要招聘到替代的人,在开除那些废柴,一定要记得,拜托你了!”

    阿葛翻了翻白眼,刚想反驳,却感觉到手臂上的衣服被马学仁悄悄的拉了拉,又看到无论自己说什么,都一脸微笑面对的钟维正,无奈的叹口气,有些正色的说道

    “阿正,不是我不肯帮你动用人脉挖人,我是怕搞好了杂志社,你社团里的那些人出来乱搞。你说要是我叫来了老朋友帮忙,你社团里的那些人,突然跳出来要弄什么成人杂志,马栏周刊什么的,我怎么和别人交代啊?”

    听到阿葛的担心,钟维正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只是担心社团里的人乱插手,不是对自己有什么不满,那还好。有些神秘的悄声对阿葛说道

    “这点你不用担心,杂志社的社长姓高,和洪毅没关系,表面上,和我也没有任何关系,你和阿仁知道就好”

    说完,对着阿葛和马学仁眨眨眼,一副心照不宣的模样。听到这个消息,马学仁和阿葛一时也有些错愕,面面相觑了一下,接着指了指钟维正,笑着伸出一个大拇指,马学仁率先说道

    “既然不是你的生意,那也不需要我给你半价律师费了!麻烦补上吧!”

    看着马学仁笑着对着钟维正伸出手,讨要律师费,阿葛也笑着伸出手,凑趣道

    “还有我的,我也是很贵的,薪水太少的话,也只好让高社长另请高明了!”

    钟维正双手打在两人伸出的手心上,笑骂道

    “钱没有,最多一顿打边炉,切些烧鹅,烧腊,加上啤酒,再要的话,只剩我这身肉了!”

    阿葛和马学仁对视一眼,一起对着钟维正竖起中指,齐声对着钟维正笑骂道

    “靠,祝你财多身子弱,钱多睡不着,孤寒鬼,正吝啬”

    说完,两人还搭着对方的肩膀,得意的对着钟维正唱起了许冠杰的半斤八两。两人的幼稚行为,也搞得钟维正哭笑不得,便陪着两人一起幼稚,扑向了两人,三个大男人,就在街上你推我,我躲你,嬉闹了起来。

    一旁将要经过的人,也是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了看笑闹的三人,又看见了旁边停靠的两辆宾士,果断选择去往街对面,绕过三人,免得惹上麻烦。

    笑闹了一阵后,阿葛靠在车上,掏出了香烟分给了马学仁一支,两人开始了一阵吞云吐雾,阿葛抓了抓脑袋,有些正色的问钟维正

    “如果杂志社和社团没有关系的话,我建议你,不是,是高社长再收购一家报社,这样资源分配才会合理,就拿记者来说,记者少了,找不到好新闻,多了浪费,但是收购了一家报社,没有特定新闻的时候,可以让记者去外面跑跑时事新闻给报社”

    又酌了一口烟,喷出烟雾,阿葛接着说道

    “还有就是可以补充足够的人手,上面的那些人要是真的有料的话,也不会弄的杂志社破产了!全部挖人补充的话,得罪的人会太多,不如直接收购一家购置齐全的小型报社划算”

    钟维正思考了一下,觉得阿葛说得有道理,试探着问

    “有没有合适的目标?需要多少资金要先说一下,方便我调配资金”

    阿葛将香烟叼在嘴上,手指在车顶有节奏的敲着,一边思考一边说

    “之前有个老伙计受不了自己的老板,出来自己出钱办了一家报纸,能力是没得说,就是脾气臭了一点,坚持新闻人实事求是的原则,不喜欢别人过多插手新闻报道的事情,设备都齐全,入股的价格也不会太贵,就是”

    说到就是两个字的时候,停顿了下来,看着钟维正。钟维正知道对方即使在提醒自己,也是想得到自己的承诺,想了想,自己也不介意对方实事求是的原则,便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可以谈谈,只要他不把火烧到我身上,就是报道港督穿了布政使夫人的底裤,我都挺他”

    阿葛很满意钟维正的回答,和钟维正对视一眼,齐声大笑出声。还没笑几声,一旁的马学仁却插言,说道

    “收购股份的合同一定要交给我,而且不能半价,不然,我就找人来和你们抬价”

    面对这么赤裸裸的挑衅,钟维正和阿葛齐齐靠了一声,一人抱上身,一人抱腿,抡着马学仁的身体向停在街边的车上撞,一时间两人的笑声,夹杂着马学仁的求饶声,呼痛声,传向周围四面八方。

    大厦的五楼内幕杂志社的社长老许喂鱼时走了神,被突然从开着的窗户外传来的声音,吓得手一哆嗦,大量的鱼食落入鱼缸,鱼缸内的金鱼竞相争夺抢食。眼见失手掉落的鱼食太多,如果都被金鱼抢食光,几条金鱼很容易胀死,老许马上手忙脚乱的一手拿着鱼网,另一只手徒手,慌乱的和金鱼抢夺着鱼食。

    就在如此手忙脚乱之时,办公室的门被敲了两下,接着就被直接推开,一高一矮两个男人,高的那个男人虽然说不上太过英俊,但身材结实,样貌阳刚,尤其是被身边那个矮小男人,眯眼缩脖,畏缩中透着一点点猥琐的样子,承托的更加引人瞩目几分。

    老许看到两人,马上就连连呼救,对着两人说道

    “丧标,苍蝇,快点来帮忙,金鱼要死了,快点,快点”

    苍蝇有些忙乱的上前帮忙,但放在办公桌上的鱼缸,本就不太大,老许两只手都伸进了鱼缸,更加没多少空间留给苍蝇。苍蝇慌乱的伸手进去,不是误挡了老许的手,就是和老许撞了头,越帮越乱。

    老许气急,一把掀开苍蝇伸入鱼缸的手,带着几分气愤骂道

    “笨的要死,除了会摸鱼唱卡拉OK,你还会干什么,滚到一边去,和我保持三十公尺的距离”

    苍蝇被骂的退后了几步,老许又看到丧标一直没过来帮忙,反而将垃圾桶里的胶袋丢在地上,又举着鱼网指着丧标,骂人的话语还没出口,手中的鱼网就被丧标夺走,接着几下就将鱼缸中的金鱼捞入垃圾桶内,又用鱼网遮着鱼缸口,向垃圾桶里倒入干净的水。

    大功告成后,丧标笑着将手中的鱼网递给老板,道

    “老板,正好可以换换鱼缸里的水了!”

    看着笑得十分得意的丧标,老许学着丧标的笑容和样子,嘴巴不出声,夸张的张开闭合几次,一把夺过丧标手中的鱼网,另一只手拿起鱼缸,命令苍蝇道

    “苍蝇,把鱼缸的水换掉,里面的鱼食给我一粒粒捡出来,少一粒,你就不要吃饭了!”

    苍蝇低着头小声咒骂了几句,接着才一副木讷的样子抬起头,脚步向前一步,又退了回来。老许举着鱼缸等了两秒,还不见苍蝇上前接走鱼缸,再次转过头,对着苍蝇骂道

    “你聋了是不是?我让你给鱼缸换水,你没听见啊?磨磨蹭蹭的,在学水族馆里的乌龟啊?快点过来”

    苍蝇一边走,一边带着丁点的结巴嘟囔着

    “明,明明是你不让我靠近你的,还,还来说我,你现在的样,样子才才才像乌龟”

    小声嘟囔的同时,还学了一下老许微微缩着脖子,伸着双臂的动作,逗得旁观的丧标失笑出声,忙转过头演示。老许听到丧标的笑声,马上状若凶狠的盯着丧标,看了两眼,又转向了接过鱼缸的苍蝇,还咬着牙,用鼻子付出嗯嗯的声音,恐吓苍蝇。

    苍蝇接过鱼缸,也懒得看老许的样子,不再停留,提着鱼缸,小跑出了老许的办公室。见苍蝇跑出了办公室,丧标也老实的坐在了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老许拿过一旁的文件,丢在丧标面前,有些激动的用鱼网在上面点了几下,说道

    “你看看,你看看,杂志又没卖出基本,再这样下去,杂志社铁定关门,到时,我们就真的要回家吃自己了。”

    丧标根本没看文件,反而是翻了一个白眼,指着挂在墙上的杂志封面吐槽道

    “老板,这都什么年代了?你看看我们杂志封面都拍了些什么?如何学会ABC,我还教你哆、唻、咪呢!还有孟特拉这黑鬼,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鬼才会看呢!”

    老许刚想反驳,却被突然跑进来的苍蝇打断,苍蝇气都没喘匀,上气不接下气,结结巴巴的急着说道

    “老老老,老板,有有几个男男男”

    老许有些恼火的打断苍蝇,说道

    “什么南北的,你到底想说什么?”

    还没有等苍蝇回答出口,门口响起了两声敲门声,一个陌生突兀的声音出声说道

    “不好意思,这位小兄弟应该是想告诉,我们到了!”

    老许直起身,盯着门口刚刚出声解释的钟维正,上下打量了一下,钟维正身后的马学仁和阿葛也在其探究的眼光之中,扫量了几眼,为首的钟维正和马学仁还是西装笔挺的样子。老许马上换上了一个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暗暗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丧标打了一个眼色,得到丧标会意的回应后,马上说道

    “周刊的广告位已经没剩几个了!你们看,他也是等广告位的,等了三个星期才排到。既然你们这么有诚意的找上门,我也不是不讲人情的人,你们先和我的秘书萍萍预约一下,等广告位空,哎哎,不是说让你们和我秘书预约,你们怎么还进来了。这是我的办公室,你们”

    老许原本以为钟维正等人是来谈广告的商家,就想和丧标配合一下,拿下对方的广告。但还没等老许的话说完,有些不耐烦的阿葛就用力的推了马学仁和钟维正,不想再听对方啰嗦下去。

    钟维正和马学仁也无奈,只能打断对方的戏继续演下去了。纷纷走进办公室,钟维正直接走到老许的办公桌前,从莎琳手中接过文件,放在了老许面前,说道

    “这里面有内幕周刊和永隆签的借贷协议,还款期限已经到了。还有就是转让协议,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内幕周刊已经是属于我们的了。你只可以收拾你的个人物品离开,否则,我们有权利报警,希望你会配合,麻烦你了。”

    老许不敢相信的翻看着桌面上的文件,越翻越无力,最后更是身体一软,瘫坐在办公椅上,双眼无神。一旁的丧标和苍蝇马上围上前去,询问着老许的状况,但老许还是一副无神的样子,瘫坐在椅子上,对丧标和苍蝇的询问,一点反应都没有。

    门外听到动静的其余四名员工,也担心的站在门口张望着办公室里的情况,但都害怕会触怒新东家,不敢进入办公室。

    反观钟维正几人却是没多大反应,钟维正就坐在刚刚丧标坐的椅子上,莎琳一脸冷淡的站在钟维正的身旁,马学仁站在窗口看着窗外的景色,而阿葛摸着下巴,看着墙上封裱的杂志封面,不屑的啧啧两声,对着钟维正说道

    “看来接手周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开除主编,还有设计周刊封面的人,难怪会欠银行一大笔账务,搞得破产,看看这些封面,如何学习ABC?我还教他哆、唻、咪呢!孟特拉?马可斯夫人?谁会关心那些鬼佬?啧啧,都是这样的新闻,难怪会破产了。”

    丧标有些好奇的回头看了看和自己发出一样观点的不修边幅的男人,脑中闪过也许新的老板,对于自己会是一个更好的机会的想法,但还快就被苍蝇惊喜的声音和老许疑惑的询问声打断。

    事情已经成了定局,钟维正也不催促,只是坐在椅子上,微笑着看着发生的一切。但很快就被大哥大的铃声打断,莎琳接起大哥大,询问了两句,便捂着大哥大的话筒,小声对着钟维正说道

    “是昨晚的飞全打来的,说有点事要和你说”

    钟维正看了看手表,才十点多一点,距离越好的中午,还有两个小时,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没多说什么,反手接过大哥大,说道

    “飞全,是我,我这边还有点事,你们现在在哪?我让人去接你们。嗯?是哪一个?嗯嗯,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在深水埗,你们在那等我一下,我十分钟左右就能到,嗯嗯,你注意情况就好,如果有什么意外情况出现,不用等我,你先带着人处理。嗯嗯,好,你代表的是我,不论发生任何事,有我帮你扛着,我相信你能处理好,不说了,一会见面再说”

    挂上电话之后,钟维正转向阿葛和马学仁说道

    “阿葛,阿仁,我那边还有点事,剩下的事情,就先拜托给你们了。中午我会回来陪你们一起吃饭的,位置,我已经订好了。”

    马学仁还是一派专业律师的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阿葛的回答更干脆,只是回了一个中指。钟维正无所谓的笑了笑,对着对面还在为老许解释状况的苍蝇和丧标点了点头,接着就带着莎琳走出办公室,路过其他周刊职员的时候,也是礼貌的微笑着微微点头示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