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二十章 算计
    一场闹剧就这样落幕,一旁一直不出声的豹哥好像故意恶心黄金棠和眉叔等人,故意提起接风宴的事情。好在豪哥不想再多生枝节,顺口提议几个老兄弟聚一聚,才揭过这个话题。

    豪哥和黄金棠以及几个老兄弟约定好了时间,就先后离开。人群慢慢消散,马王笑呵呵走到钟维正的面前,恭喜了一番,笑着说道

    “恭喜你了!阿正,以后也是一方话事人了,以后要多多关照啊!改天一起喝酒,我知道你的习惯,我喝酒,你喝水,看看我们谁先受不了!哈哈”

    和马王虚与委蛇几句,目送他离开,钟维正一个人站在关帝像前,看着关帝爷的站相,总觉得关帝爷的嘴角挂着一丝嘲弄的笑意,也许是心理作用,毕竟现实中的义气,只能说,不能做。

    人群散尽后,只有几个小弟在收拾椅子,茶几。不一会,阿力,阿华,阿宝都来到钟维正的身边,阿力率先开了口

    “正哥,我们几个商量过,以后想跟着你,只要你吩咐,哪怕刀山火海,我们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阿华和阿宝也附和着,表达着几人的决心。钟维正含着笑,从三人满是认真,真挚的脸上扫过,缓缓的说道

    “好,你们几个都是跟着我从太国拼杀回来的,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以后有我一口吃的,就绝不会亏待你们。”

    钟维正说完,一一拍了拍三人的肩膀,一时间,四人之间充满了手足之情的味道。

    大鹰站在了正殿门口,调侃着说道

    “阿正,要烧黄纸就快点,不烧的话,就快点离开,为了接你飞机,我午餐都没来得及吃,饿的手脚无力了”

    给了大鹰一个中指,接过大鹰抛过来的车钥匙,钟维正几人离开了关帝庙。

    ......

    马王一路上笑呵呵的和来往的人打着招呼,一副很容易相处的样子,见到等在车子旁边的大鹰的时候,又是一阵寒暄,恭喜,顺便研究了一下谁的场子里来了新妞,身材正点,功夫一级棒之类的话题,大笑着和大鹰约定下次一起去光顾后,才上了自己的车离开。

    车子行驶了不久,就看见停在路边那辆熟悉的白色宾士,车尾灯闪了闪,马王的也将车停在了白色宾士的车后,吩咐了小弟一声,独自一个上了那辆宾士。

    坐进宾士的后座,果然是黄金棠在等待着。上了车后,马王很自然的接过黄金棠递过来的雪茄,笑呵呵的为黄金棠点燃,再燃起自己口中的雪茄,深吸了一口,享受的吐出烟雾,才问道

    “太国人怎么说?说好的本金一千万,为他提供消息干掉对头,对方的产业是他的,对方账户的一千万是我们的,怎么突然变卦了?”

    黄金棠强忍着烦躁,连连吸了几口雪茄,但还是没有压抑住,狠狠的将雪茄摔在脚下,口中怒骂,用脚狠狠的跺脚下的雪茄

    “特么的,特么的,干他老木的太国佬,死扑街。他特么的告诉我,只有一千万,还说他老板对他参与到我们社团内部争斗的事情,很不高兴,以后会换个联系人卖货给我们,特么的,当初让我提供信息的时候,怎么不说他老板不高兴,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玛德,早晚有一天,我一定把他大卸八块,喂狗,特么的”

    见黄金棠发泄的差不多了,马王才开口劝道

    “没有就算了,犯不着生这么大气!我们也只是提供了一点消息,没有多大损失,这次能让阿豪那个老鬼退下去,也算是一个意外收获。接下来只要想办法处理掉唐豹那个老鬼,剩下的几个叔伯元老就是摆设,别说飞龙回来,就算是飞龙的死鬼老爸从棺材里跳出来,整个洪毅也是你的,我们也不用偷偷摸摸和太国人做生意了!想想都爽,哈哈哈”

    马王的大笑声,感染了黄金棠,黄金棠也抑制不住的笑了出来,笑罢,马王提醒道

    “棠哥,眉老鬼那边,你也要提醒一下了。他的小动作太多了,很容易引起对方的觉察,瞒着你,偷偷安排猫仔通风报信,还特么被人发现,辛亏我们安排的人发现了有人偷偷跟着猫仔,及时通知我们,我们才有机会补救,嫁祸给了老鬼豪和唐豹的手下,不然后果,啧啧啧”

    黄金棠想起眉叔惹的麻烦,脸色也是一阵阴沉,点了点头,回答道

    “我会提醒他的,眉老鬼只会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等料理了唐豹,就把线索引到他的身上,反正他一直和唐豹不和,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对了,阿廖那个烂赌鬼,对龙家不满,又嫉妒阿豪,很好对付,给了他笔钱,又绑了他儿子,他就像狗一样乖乖听话。但唐豹手下的阿财,无儿无女,不贪财不好色,对唐豹忠心耿耿,你是怎么让他那么听话,乖乖的去澳门的?”

    马王呵呵一笑,但笑容有那么一瞬间不自然,先是左边脸上露出笑容,隔了半秒钟,右边脸上的笑容才跟上。手指也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敷衍着说道

    “我查到他有个旧情人,让他的旧情人谎称当年有了他的孩子,就这样把他骗去了澳门,之后将两个人一起解决,让他们当一对苦命鸳鸯喽”

    黄金棠对着马王竖起一个大拇指,夸奖道

    “你还真是有办法,等处理了唐豹和眉老鬼,整个洪毅就都是我们的了。到时候我们就加大进货量,有了钱,就不怕招不到人,早晚有一天,洪毅会将洪兴,东星,和联胜通通踩在脚下,成为香江第一大社团。”

    黄金棠在畅想,马王在一旁笑着恭维,奉承,宾主尽欢之后,马王才告辞下车,和黄金棠挥了挥手,才回到了自己的车上。

    黄金棠也笑着挥手回应,当两人背过身后,都挂起了嘲讽的笑容。两个车分开后,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黄金棠打给了眉叔,直接开口说道

    “眉叔,是我,暂时收敛一点,阿豪刚刚宣布退出,唐豹也会十分警觉,别做太多动作,等风头平静下来,再准备准备,一定要保证一次搞定唐豹,不给飞龙反应的时间,恩恩,好的,那瓶酒留给你,到时候一起庆祝。马王那边,你也要派人盯着点,别被他发现”

    挂上电话,黄金棠有些疲惫的闭目靠在车椅上,一边用拇指和食指掐了掐鼻梁,缓解疲劳,一边对着前方的司机吩咐道

    “阿全,再找些可靠的人手,一定要盯住唐豹和马王,他们每天吃什么,拉几次,见什么人,和妞上床动了几下,我全要知道”

    开着车的司机阿全,一脸冷酷,回答的也很干脆

    “是”

    ......

    和黄金棠分开后,马王也拿出电话,拨打了出去

    “阿俊,是我,马王。老鬼豪将手下的地盘分给了他手下的四个小弟,以后不再参与社团的事了。嗯嗯,我明白,我会盯紧火山的,好的,我明白,适当的时候,我会让人把东西给火山的。我觉得黄金棠已经开始对我有了怀疑,嗯,什么?好的,我会注意的,不会让人发现的,好的,我等你消息,花弗那边,我暂时不会联系他,嗯嗯,好的,下批货下个月才会到,还是老办法,到时我会把分到我手里的货分批运出去,到达指定地方打给你,好,放心,我不会声张,他喜欢盯,我就让他盯个够,哈哈,他那么喜欢看,我就多喝点啤酒,多拉几次尿,让他慢慢欣赏喽”

    ......

    各方人的算计,都和钟维正无关,钟维正丢给阿力三人十万块,说道

    “叫上丹尼,这几天你们几个先好好放松一下,这十万块是答应你们的鲍参翅肚,大富豪三温暖,你们喜欢茶舞,买钟也好,找骨妹下火也罢,自己照顾自己喽”

    说完钟维正便挥了挥手,和大鹰一起开车离开。当车子驶回市区时,正赶上了高峰期,堵了很久,才回到港岛湾仔区,停在一家名叫满汉楼的酒楼前。

    满汉楼的门头虽然看起来很新,但从门口进入,需要上到二楼才是满汉楼的正式位置,一楼只是一个门头招牌,后面是上到二楼的楼梯。

    满汉楼的装修有些旧,典型的神州式酒楼装修,面积不算小,摆着十几张圆形餐桌。此时酒楼的生意火爆,差不多都坐满了。钟维正和大鹰一上到二楼,远远的就看见化骨龙站在椅子上大声的招呼两人,丝毫不理会其他人异样的眼光。

    化骨龙大声招呼钟维正和大鹰,一旁的占米用一只手半遮着自己的脸,另一只手连连拉拽化骨龙的裤子,急声催促着化骨龙

    “混蛋,快点下来,快点下来,还嫌不够丢人,给我快点下来”

    也许是占米的催促起了作用,也许是因为钟维正和大鹰已经走了过来,化骨龙一脸不爽的坐下,小声和占米争辩了起来

    “乱拉什么,我特么眉穿内裤,被人告在公共场所行为不检,是不是你出保释费啊?”

    占米气得翻了翻白眼,咬着牙回道

    “你要是敢现在脱下裤子,套着内裤去外面跑一圈,我出双倍”

    化骨龙竖起双只中指,鄙视道

    “靠,才一万块,拍小电影也不只这个价钱了,你当我傻的”

    看到两人又开始了斗嘴,钟维正给了大鹰一个无奈的眼色,拿过一把椅子,坐到了化骨龙和占米两人中间,算是暂时终止了两人的日常斗嘴。

    很快,当伙计递上菜单时,化骨龙一个人就点了七八道菜,占米再次讽刺其饿死鬼投胎,日常斗嘴再次开启,钟维正只能在中间周旋,不然这顿饭绝对吃不安稳。一旁的螳螂一副与自己无关的样子,点了两样自己喜欢的菜,并热情的询问大鹰要吃什么。

    而在一边看戏的大鹰,此时也不饿了,只让螳螂随意安排,便再次饶有兴趣的看着化骨龙和占米互怼,钟维正左说右劝,看的不亦乐乎。

    看到了钟维正和占米这两个熟客,满汉楼的老板欧兆丰热情的上来打了一个招呼,说道

    “阿正,占米仔,你们最近都很忙?好久没看你们过来吃饭了”

    可能是不想在熟人面前丢人,占米停止了和化骨龙斗嘴,化骨龙也见好就收,因为他知道,真的把占米惹急了,他会被占米修理的很惨。

    化骨龙和占米停战,钟维正也算松了一口气,也热情的回应着欧兆丰

    “是啊!最近业务比较多,去了太国一趟,刚刚回香江,就来照顾你生意了,够不够诚意啊?欧老板”

    欧兆丰大笑着,对钟维正竖起大拇指

    “不愧是我的知音,识货,新到的狮峰龙井,特意托人弄来的,私人珍藏,我叫人给你沏一壶来,那个谁,就是你,你挡什么挡?见不得人啊!让嘉慧沏一壶狮峰龙井给你,送到这桌来,快点。不好意思,各位,新来的伙计,什么都不懂,傻乎乎的,中午的时候,还害我破财,两万多块的一条鱼,让他送进了下水道,他要不是一个朋友的子侄,我早就把他赶走了”

    钟维正微笑着摆摆手,表示不在意,一边用眼神瞟着那个被欧兆丰叫去沏茶,遮遮掩掩的年轻伙计,一边应付着欧兆丰道

    “谢谢欧老板了,我最想吃的就是欧老板的水晶咕咾肉,还有干炒牛河,别人可做不出欧老板这样的美味”

    欧兆丰有些得意的大笑,指了指钟维正说道

    “要不说你是行家呢!一来就要考我,谁让知音难求呢!你稍等一下,我现在就去厨房,很快就有得吃了”

    钟维正应付着欧兆丰的时候,大鹰和占米都面色古怪的看着那个遮遮掩掩的年轻伙计,化骨龙的表现也很古怪,有些惧怕,有些幸灾乐祸,只有螳螂没心没肺的喝着茶水,四处张望。

    钟维正开启了真实之眼看了看那个遮遮掩掩的年轻伙计,见到了那个熟悉,帅气的面容,了然的点了点头,拉了拉身边的占米,小声的在占米耳边说道

    “帮我找两个人,盯着满汉楼,一有动静就通知我”

    占米有些奇怪的看了看钟维正,又看了看那个年轻伙计,随即像是想明白了钟维正在算计什么,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