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港综世界自由行 > 第十一章 互有顾忌和互有算计
    枪的主人是一个面容严肃的黑色光头米尔,米尔身边跟着哈雷尔,哈雷尔操着一口蹩脚的口音,说出几个简单的中文

    “举手,不要动”

    钟维正眼神微沉,配合着举起双手,站在原地,哈雷尔来到钟维正身边,在钟维正身上搜索检查,很快就在钟维正的腋窝出找出了两把被胶带固定的马卡洛夫手枪,甚至在手臂上也缠了胶带帮忙固定,两把短小的手枪在钟维正胖大的身体上掩饰的毫无痕迹。

    随着哈雷尔搜身的进行,一边钟维正和九纹龙房间的门也打开了,带着防毒面罩一黑一白两个男人走了出来。其中一人大笑着鼓掌,但经过防毒面罩发出的声音,有些瓮声瓮气,但其袖口的长方形银白色袖扣,却还是让钟维正猜到了对方的身边。

    斯特林也没打算隐藏自己的身份,也许也是不屑隐藏,只见对方脱下防毒面罩,标志性的鹰钩鼻,面容依然温文尔雅,对着钟维正施了一个绅士礼,笑容灿烂用英文说道

    “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我的东方朋友,接下来,我有一个小游戏想要和那条东方美人鱼玩,希望你们配合我一下,如果你们配合的好的话,我不但会放了你们,还会给你们一大笔钱。我劝你们不要拒绝,相信我,拒绝的话,你们的损失会很大,砰,哈哈哈哈”

    斯特林说道最后损失会很大的时候,还配合着用手指比枪,对着脑袋,发出砰的一声威胁钟维正。

    本来担任翻译的哈雷尔,对中文不是很精通,斯特林的这一大段话,他翻译的根本驴唇不对马嘴。

    就在哈雷尔翻译的热火朝天,连比带划,意图让钟维正明白他翻译的意思时,钟维正嘴里却突出一串流利的英语,向斯特林发问

    “需要我如何配合你,玩你口中的小游戏?还有你的那位翻译先生,如果他是我的翻译,我一美刀都不会给他,没人会为没用的狗屎付钱,除非是罚款”

    听到钟维正发出流利的英语,斯特林先是有些意外的愣了一下,接着听到没人会为没用的狗屎付钱,除非是罚款,更是不可抑制的哈哈大笑,而跟在他身边的卷毛大汉沙克尔也指着一脸恼怒的哈雷尔,笑的肆无忌惮。

    而恼怒的哈雷尔不敢对其他人说什么,只能狠狠的一拳打在钟维正的肚子上,接着对弯腰抱着疼痛肚子的钟维正拳打脚踢。

    强忍住笑意的斯特林,叫停了哈雷尔对钟维正的殴打,嘴角依然带着笑意的说道

    “我喜欢你,我的东方朋友,你是神州人吗?我喜欢你们的熊猫,它和你一样可爱,逗得我发笑,让我快乐”

    才从地上爬起的钟维正,拍了拍身上的脚印,语气不屑的说道

    “听到你喜欢我的这个消息,真是不幸,一个喜欢花钱请一个像狗屎一样的白痴的人,品味也不会高”

    对于钟维正的话,斯特林完全不在意,脸上温文尔雅的笑容没有一丝变化,甚至连一丝愤怒的情绪都没有,语气轻松的说道

    “虽然你比那些南方红脖子还不懂礼貌,但我还是喜欢你,哈雷尔把摄像机和这位先生的双手绑在一起,让这位先生为我拍下全部过程,我期待他到时会说出的话,快乐也好,愤怒也好,总会添加一些情趣,让我更有动力。”

    停顿了一下,斯特林又对身边的沙克尔说道

    “你去帮哈雷尔一起照顾一下这位没礼貌的朋友,顺便将里面的那位“瘫痪”的朋友背出来,一起看着我和东方美人鱼的狂欢时刻,哈哈”

    说到狂欢时刻的时候,斯特林表面的温文尔雅再也维持不住了,癫狂的笑容,眼神中闪烁着赤裸裸的欲望,配上特有的鹰钩鼻,显得整个面容病态而邪恶。

    看着哈雷尔和沙克尔一前一后押着钟维正回到房间,斯特林拿着一串钥匙在手中转来转去,好似和在身边保持警戒的米尔说话,又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不能被雅赫维荣光照耀的人,活着也是一种痛苦,就让雅赫维的忠实信徒帮他们早点脱离这种痛苦吧!”

    斯特林此时彻底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不在乎身边的事情,连从钟维正房间中传来摔倒的痛呼,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哈雷尔的喝骂和沙克尔的大笑声都影响不到他。

    等了一会,斯特林才从自己的世界中清醒过来,看了看手表,有些不耐烦的向着身后钟维正的房间,呼喊道

    “该死的沙克尔,哈雷尔,你们在做什么?像驴子一样缓慢,需要给你们加些胡萝卜,你们才会加快速度吗?”

    “不需要,只需要像我一样,给他一个没有拉环的手榴弹,他一样会加快速度,而且非常听话”

    回答斯特林话语的是用枪抵着哈雷尔的钟维正,而挡在钟维正身前的哈雷尔双手手腕被绑在一起,手中死死的按着一颗拔掉拉环的手榴弹。

    米尔迅速将斯特林护在身后,枪口警惕的指着用哈雷尔当人肉盾牌的钟维正。对钟维正意外的解困,斯特林十分意外,更加意外的是出现哈雷尔手中的手榴弹。

    面对生死之时,没人不会紧张,不正常人类不算在内。米尔的枪口虽然一直瞄准着哈雷尔身后的钟维正,但却不敢有一丝轻举妄动,一个是因为钟维正将身体的全部致命部位都隐藏在哈雷尔身后,另一个则是钟维正伸出的两只手,一只手上的一把手枪指着身前的哈雷尔,另一只手上也拿着一颗手榴弹。

    面对此时的情况,斯特林和哈雷尔一样瑟瑟发抖,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米尔暗自用眼角余光观察了一下四周能够提供帮助的东西或空间。留给他的只剩下两个选择,一个容易点,但要赌运气,保命。一个难一点,需要抓紧时机,但成功后,米尔自己和斯特林的生还几率很大,甚至沙克尔那个蠢货没死的话,也可以将他救回来。

    赌运气的方法,就是快速的躲进不远处开着门的房间,迅速的锁上门,再火速用东西将门堵上,乘机搬运床垫和棉被,去远离门口的卫生间躲避,锁上卫生间的门,成为第二躲避地。斯特林不只有米尔和沙克尔两名保镖,其他五名保镖都在在九楼的房间休息,听到爆炸声,一定会赶过来查看,酒店的保安也会联络当地警察局。

    这个方法的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赌运气,如果运气不好,在门没关上的时候,钟维正就将手榴弹丢进房间,那两人生还的几率基本为零。

    而另一个方法,就是利用话语麻痹钟维正,抓住机会装入阿琴的房间,有阿琴这个人质,钟维正轻易不敢使用手榴弹,最后只能选择妥协,两方人和解,换取各自的安全。

    此时的斯特林如鹌鹑一般躲在米尔身后,充分的说明有些变态,变态的只是思想,而不是胆量。能控制局面时,就可以胆大到以为自己掌控了世间一切,自己就是这个世间的神,可以随意支配其他人的命运。

    但发现局面被别人控制时,那就只想躲在阴暗的角落,努力的隐藏自己的身影,努力蜷缩着,躲藏着,希望不被人发现,如果对方是个瞎子看不见,那就更完美了。

    米尔跟了斯特林很多年,对他的习性很了解,知道此时的斯特林能对自己最大的帮助,就是像现在一样,安静的闭上嘴巴。

    米尔一只手紧了紧手中的手枪,另一只手抓紧了斯特林的手臂,强制镇定,缓和着语气,尝试着和钟维正沟通

    “嘿,伙计,你知道这样对我们都没有好处,不如我们谈谈怎么样?”

    钟维正没有探出身子,利用哈雷尔的遮挡,观察着对方,回答道

    “要谈什么?是你老板准备对我的女伴做什么?还是谈谈你老板的计划成功后,会把我和我的同伴埋在哪里?”

    趁着钟维正说话,分神之际,米尔趁机带着斯特林悄无声息的向后退了两步,为了怕钟维正留意到,还嘿嘿喊了两声,分散钟维正的注意力,语气依然平静的继续和钟维正沟通

    “我们不要去想那些没有发生的事情,怎么样?你可以带着你的两个伙伴,安全离开,斯特林先生也愿意给予你们一些补偿。你应该明白,我们还有其他帮手,拖延太久的话,对我们都不好,不是吗?”

    米尔又利用钟维正思考的时间,不留痕迹的退了两步,眼见离阿琴的房间门更加近了。来不及窃喜,钟维正的声音再次传来

    “也许你说的对,但我要怎么相信你们呢?我的同伴现在还在昏迷,而你们的人太多。想达成和解也可以,把我们所有人集中在一个房间,等我的两个同伴醒过来,你们准备好一辆车,送我们离开,对我们都很公平。”

    还不等米尔答话,躲在米尔身后斯特林却先想到了什么,开始抗拒,低声颤抖着对米尔命令道

    “米尔,不可以答应他,我不要和这个东方疯子关在一起,他一定会趁机杀了我的,不可以答应他,我一定不会答应的”

    米尔本来对自己老板斯特林突然白痴的出来搅局,有些无语,但随着斯特林的眼神不断瞟着阿琴的房间,似乎也明白了自己老板斯特林担心的是什么,他此时也想到有些画面会不会刺激的钟维正发狂,选择同归于尽,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钟维正。

    而钟维正虽然听不清斯特林和米尔的低语,却能看见米尔的迟疑,不知两人在秘密计划什么的钟维正,语气有些激动的说道

    “我现在感觉不到你们的诚意,也许拉着你和你的老板为我和我的伙伴陪葬,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看起来,你的老板也是有身份的人,你猜猜明天报纸的头条,会不会出现我们的名字?”

    米尔也马上高叫着

    “伙计,冷静一点,斯特林先生只是有些紧张,我们现在需要冷静的沟通,大家都要保持冷静”

    米尔一边安抚着钟维正的情绪,一边用抓着斯特林的手暗暗用力推了斯特林一把,接着假装搀扶斯特林,不使对方摔倒,借机又退了两步。为了分散钟维正的注意力,米尔还冒险装作关心斯特林的情况回头,降低钟维正的戒心。

    等米尔再回过头时,看向钟维正身后时,故意露出一丝惊讶的神情,又飞快的收敛,掩饰起来。米尔的表情变化果然引起了钟维正的注意,钟维正也如米尔所愿的那样,飞快半转头向后看了一眼,米尔也趁这段短暂的时间,带着斯特林扑进了旁边开着门的房间。

    由于怕斯特林反应不及,向房间里飞扑的时候,米尔没有留一丝力气。但意外的情况出现了,就在钟维正分神向后看的时候,斯特林也明白了米尔的打算,几乎是和米尔一起发力向开着门的房间里飞扑。

    结果就很尴尬的扑的过了头,再想站起来关上房门时,发现钟维正以有违体型的速度推着哈雷尔躲在了门口的一边。一切算计,功亏一篑,米尔只能带着斯特林躲在房间一边的墙壁处与钟维正对峙,再度开启谈判

    “嘿,伙计,我们再谈谈,怎么样?你杀了我们,你和你的同伴也逃不掉,你们的家人甚至会引来斯特林先生父亲的追杀,我们和解怎么样?我和斯特林先生就在这个房间里等着你的同伴醒来,保证你们会安全离开,甚至可以给你们一大笔钱,这样对大家都好”

    有了一面墙壁的遮挡,也让斯特林找到了一丝安全感,躲在一边,眼神还在四处打量,突然眼前一亮,原本摆放在两张床之间的床头柜上的电话,由于斯特林和米尔躲避时,撞到了床上,连带着将床头柜上的电话震到了地上。

    斯特林拉了拉米尔的手臂,用手指了指掉在地上的电话,又指了指门口方向的钟维正,意思就是让米尔观察外面的情况,吸引钟维正的注意力,斯特林趁机从床底爬过去,拨打电话,通知其他保镖来帮忙。

    说着很容易,但还是有一些难度的,因为门口的位置,刚好有一些角度能看到电话的位置,需要米尔和斯特林两人配合,由米尔分散钟维正的注意力,斯特林才能趁机拨号,只要拨通电话,楼上的保镖听到米尔和钟维正的对话,就一定会马上赶过来支援。

    米尔明白斯特林的想法,点了点头,斯特林马上爬在地上,缓慢的掀起了床单的一角,用手托着,身子慢慢的向床底移动。

    而好似听了米尔的话,沉思了一会的钟维正的声音也再次响起

    “好吧!我可以再给你们一个和解的机会,但不要再有什么多余的动作,不然,你们知道后果的”

    听到钟维正答应和解的话,米尔趁机向外看了一下,由于角度问题,只能看见半边门口的情况,只看见哈雷尔露出半个身子在门口,隐隐从哈雷尔的臂弯处,看见钟维正的衣袖。认为有机可乘的米尔给了斯特林一个手势,斯特林用背磨蹭的移动了一小段距离,为了怕引起钟维正的注意,米尔又很快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再次想以话语分散钟维正注意力,说道

    “伙计,其实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样制服沙克尔的?他甚至都没有发出声音向我们警告,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

    外面的钟维正听到米尔的问题,呵呵笑了两声,说道

    “你应该知道他很喜欢笑,而笑的时候注意力就会分散”

    钟维正只说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话,米尔又向外面看了看,对着斯特林做着前进的手势,斯特林又挪动了一小段距离,再次按照米尔的手势停止,米尔接着和钟维正闲聊,分散他的注意力

    “嘿,伙计,可不可以不用那些东方式的含蓄,直接揭晓答案?”

    米尔的话,只换来钟维正带着啧啧声的回答

    “好吧!答案就是我摔倒时,他笑的十分厉害,我趁机击中了他的咽喉,夺下了他的枪,打晕了他,用枪制服了哈雷尔”

    对于钟维正的话,米尔只是翻了翻白眼,觉得对方没有说实话。但米尔并不在意,反正也是拖延时间,重要的不是说些什么,而是随着话题流逝的时间和斯特林与电话之间的距离。

    “好的,你是想告诉我,你是一个加大版的布鲁斯李。那么伙计,你的手榴弹藏在了哪里?你们的房间,还有你的身上,我们都搜过,没有发现一丝痕迹,所有人都没发现那两颗小东西的存在,可能连你的同伴都没有察觉到,你怎么瞒过所有人眼睛的”

    米尔问完问题,又趁机向外看了两眼,哈雷尔臂弯的衣袖还在,但并没有看见钟维正的头颅痕迹,米尔猜想是钟维正是将头藏在哈雷尔的身后,时不时会探出来查看情况。见此情况,米尔打手势让斯特林继续向着电话前进,这次斯特林磨蹭了一大段距离,眼见伸出手就可以按到电话的数字按键,才停下来,在床底下藏好。

    钟维正的回答,依然不急不缓,慢条斯理的到来

    “就藏在装青木瓜沙拉的袋子里,你知道有一些外国男性很不喜欢它的味道,很巧合。我的同伴就不喜欢”

    就这样,斯特林抓紧机会小心的拨动一个号码,米尔和钟维正两人之间闲聊着,互相观察,防备着。眼见斯特林按动的号码越来越多,计划即将完成,米尔更是不着边际的找着聊天的话题,意图继续拖延时间,而外面的钟维正依然毫无所觉,超出米尔预计的配合。

    成功就在眼前,米尔和斯特林也不禁为两人的机智和默契的配合暗自得意,而在外面早已默默观察到了两人小动作的钟维正,并没有阻止,反而配合着米尔闲聊,拖延时间。

    米尔和斯特林想要拖延时间,钟维正又何尝不是这样想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