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一卷封神 > 第五十五章 逃离
    跑路之中的李显并不知道现在山河卷之中的变化。

    此时山河卷之中可谓是精彩纷呈,山河卷可以轻松镇压大修士以下的修士,可对于大修士,明显只能困住,吸他点灵力而已。

    能动的的人占了大部分,毕竟不到大修士的等级,就算反应过来了,也没办法在那么短的时间钻进山河卷之中。

    张恨水捂住又开始血流不止的断臂,“这里很是古怪,所有力量都无法动用。体内的本源也在缓慢流逝,要是待久了,根基会有损。”

    花思南顶着一个半透明的护罩,神情悠然,“没有啊,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众人嘴角抽搐,懒得去看这位浑身都是家伙事的贱人。

    天蝎虽然还没有达到七阶大修士,但是战力远胜普通的大修士。但是碍于修为桎梏,虽然也能正常活动,但是本源损失是最快的一个。

    对于这种天才而言,这种损失是不可逆的,直接会在本身的天赋上,大打则扣。

    心里有些发急,“诸位,现在我们要怎么出去?”

    王家家主摇摇头,“现在出去也是死,外面的灵力风暴现在应该是最强的时候。现在出去,眨眼就会被同化成为肉糜。”

    花思南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率先发问,“这仙宝降世是个什么情况?需要多久才能结束?”

    张恨水叹口气,“这仙宝不知来处,可能降世在任何一处地方。降世的时候都会伴随灵力风暴,这是仙宝之中的仙气在转换,需要等到其中的仙气全都转换成灵气,风暴才会结束。”

    “时间的长短与仙宝的强大与否息息相关,结束之后机会形成一个灵域。其中的凶险,就不必老夫多说了吧。”

    王铁柱惊叹出声,“原来那些供修士磨炼自身的灵域就是这样来的啊。”

    “哼,那些都是仙宝被人拿走之后的灵域。要是仙宝还在,九阶之下,入之必死。”

    天蝎微微皱着眉头,“现在要紧的是怎么出去,还要避开灵域带来的危险。”

    花思南突然指着小树苗边上的大狗子,“刚才这里没有这条狗吧?难道是后面进来的?”

    众人齐齐转头,在这画卷之中,大家修为都被压制。勉强之下才能行动自如,感知这东西早就不要想了。

    “进来之时,老夫打量过四周,绝对没有一条狗。”

    张恨水语气笃定,不容反驳。

    “那就是后面进来的,我们进来之时都是九死一生的局面。后面进来?难道事情有所变故?”

    王家家主上去用脚拨了拨狗子的脑袋,“这狗伤的很重,可是你们妖族那边的?”

    天蝎摇着头,对这土狗也露出很感兴趣的表情。“我们妖族只有狼,狗这东西只有你们人族才会养。”

    “而且,这狗很不对劲。祂好像没有被禁锢,也没有被抽离本源。甚至我有种感觉,这方空间在滋养祂,保住祂的狗命。”

    王铁柱眼中戾气一闪而过。“抽我们的本源,去养狗?”

    一句话把气氛搞得分外尴尬,众人脸色难看。

    还是张恨水经验老到一些,“这方空间没有什么意志,说是一方空间,其实更像一个更高级的乾坤袋。而这禁锢之力,和吸收他人本源的东西,应该是那颗小树苗。”

    花思南率先凑到小树苗边上,不敢随意触碰,但是靠近点观看还是能做到的。

    “这不就是一颗很普通的树苗嘛,哪里有这种伟力,能禁锢这么多人,还是有好几个九阶和数十个大修士的情况下。”

    “普不普通,你上手摸摸不就知道了。”

    “算了,本公子还想多活几年,不清楚的东西不要随便乱摸。”

    就在这时,五个金光罩子出现在被封禁的人群之中。

    魏家五兄弟披着金光,施施然走出人群。

    “本王觉得,还是先把那条狗弄醒,也好知道我们进来之后的情况。”

    这个想法被一致通过,纷纷闪身让开道路。

    笑话,治狗,谁有妖族专业?

    天蝎也是实在不想再耽误时间,掏出几粒药丸就往狗嘴之中塞去。无法吞咽就直接用手指往嗓子眼捅,差点没把只剩一口气的狗子给捅活过来。

    不过片刻,狗子悠悠转醒。

    不过众人一点都不觉得这是药丸的功劳,分明就是抠嗓子眼给活活抠醒的。

    迷迷糊糊的大狗子被天蝎一把薅住后脖颈子,“你是那方势力的?之后澜悦城怎么样了?”

    “汪汪汪,汪汪。”

    众人齐齐一拍额头,算了,等翻译吧。

    天蝎眼神瞬间冰冷,“你要做的就是回答我,在磨磨唧唧,直接送你进铁锅。”

    “我不汪汪,汪汪,汪汪啊。当时汪汪,汪汪汪了。”

    好家伙,急的直往外飚外语。

    天蝎一把扔下狗子,“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这狗子说祂当时已经出城,并不在城里。而坏消息则是,我们好像被人算计了。”

    魏无缺点点头,“这里也有不合理的地方,仙宝降世,有这手段的人,还用得着算计什么?”

    “有没有可能提前预知仙宝即将降世的消息?又或者,仙宝降世只是假象,目的就是逼我们进入画卷之中?”

    魏无缺摇摇头,“仙宝不可能被预知,这点早就有结论了。”

    张恨水也摇摇头,“那股压力不可能错,数十年前老夫有幸尝试过一次。那次给老夫的压力,还没这次大。”

    “那上次你是怎么逃脱降世之威的?”

    “上次我在边缘地带,承受的不过只是余波。那也让当时的老夫,躺了足足三个月。”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要一直等么?给我们的时间好像并不多。”

    依旧蹲在小树苗边上的花思南喃喃开口,“不信的话,你们过来看。”

    众人看去,只见刚才的小树苗明确只有三片树叶,而现在,足足有八片。而且细细感知会发现,吸收本源的力度强了一点。虽然不多,但对于现在的众人来说,这也很致命了。

    虽然众人心头焦急,但一时半会也拿不出什么好法子。

    王铁柱当时牛脾气上来,冲上前去,直接伸手想把小树苗连根拔起。

    众人没有一个想着上去阻拦的,都在眼巴巴的等着看结果。甚至其中还有王家家主,这个王铁柱的不孝之爹。

    但是结果是失望的,要是小树苗有什么护体光罩或者会反击之类的,众人都会不余遗力的去尝试一番。

    可是小树苗没有任何反应,任由王铁柱掰成什么形状。放手之后,都会恢复如初,甚至半点变化都没有。

    这还尝试个屁,现在法力被完全禁锢,力气最大的就是王家这父子俩,他都没办法,其他人也不去找侮辱了。

    “还有一个法子,就是不知道大家舍不舍得了。”

    魏无缺说出了这句话之后,回应他的是全体沉默。

    他说这个法子,大家早就想过,这里也没谁真的是蠢人。不对,有一个,王家的铁憨憨。

    天蝎率先站了出来,没法子,她现在最急啊。“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能这样。出去之后怎么活命,大家各凭本事。”

    张恨水点点头,表示同意。

    有了带头的,其他的人在心中权衡利弊之后,也有了答案。纷纷咬牙,点头回应。

    众人围坐成一个圈,小树苗就是圈中心。

    “事关生死,大家不要舍不得。舍弃三成本源,换一个活命的机会,我们不亏。”

    王铁柱也怒吼一声,“既然祂要吸,就让他吸个饱,撑死他。”

    而此时的荒野之中,李显御剑低空疾驰,带起的音爆声惊得无数生灵颤栗。

    此时的李显实在是太过狼狈,浑身浴血,衣衫褴褛。旧伤未好,新的伤口又布满全身。要不是源源不断的灵力灌溉,他早就不知道倒在那个犄角旮旯了。

    突然爆炸声从李显的背后响起,直接把专心御剑飞行的李显给炸的栽了下去。

    一股驳杂却又强大的灵力突然出现,甚至引起了一股小小的灵力风暴,不过转瞬即逝。

    数十道身影向着四方散乱逃跑,仅仅只是一个瞬间。周围再次平复下来,甚至比之之前更为安静。

    李显从一个半米深的人形坑洞里面艰难探出一只满是鲜血的手,他很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现在的他进气少出气多,明显一副活不成的模样。

    费劲的摇了摇手指,山河卷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中。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一头扎入其中。

    而此时的山河卷之中,花思南破口大骂王铁柱,什么恶毒骂什么,什么难听骂什么。他一旁的魏无缺则是脸色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他们脚下还有一具尸体,尸体脸上还残留着不可置信。

    就在他们抛却本源,撑出一个出口的时候。王铁柱父子双双出手,儿子把花思南一膀子顶了回来,他老子就更狠了,一巴掌就拍死了张恨水这个老货。

    而魏无缺则是被四个兄弟联手留下来的,走之前还一人在他身上留了一拳。

    之前能动的人,现在跑得就剩他们三个了。现在能动的,就剩俩了。至于被禁锢住行动的,谁会去管,那都是一些小角色,死了一点都不心疼。

    然而下一刻,两人看见身旁突兀的出现一个几乎不成人形的血人,吓得齐齐跳出老远的距离。

    “魏老五,你说这是不是刚刚跑出去的哪个人,没法子跑出灵力风暴,又给跑回来的吧?”

    魏无缺有些犹豫,“应该不是吧,这才几个呼吸,不会这么惨吧。”

    花思南小心翼翼的上去把李显翻过身来,仔细打量之后,魏无缺点点头。

    “得了,我们找到正主了。这画卷就是他的,这人我熟。”

    李显气若游丝,但是不忘吐槽。“谁跟你熟,你个老银币。”

    “嘿,还有意识,能伤成这个鬼样子,兄弟,你也是个人才。”

    花思南边说边在李显身上戳来戳去,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

    他其实并不是很急,防御光罩至少还能用个几十次。而从进来到现在,一次都还没消耗完,这就是他的底气所在。

    李显并没有理会他,对着小树苗旁的大狗子招了招手。

    大狗子现在虽然还是重伤状态,但是经过刚才的灵力温养,已经能正常活动了。

    “你找个乾坤袋,出去把画卷装上,然后随便找个方向跑。记得跑快点,跑慢了我们都得完犊子了。”

    大狗子是懂非懂的点点头,从禁锢的人群里随便挑了一只乾坤袋,就瘸着腿跑到李显身旁等安排。

    李显手一挥,狗子就消失在空间之中。

    出去后的狗子几下把山河卷装入袋中,一瘸一拐的跑进了丛林的深处。

    花思南也不嫌弃李显满脸的血,双手捧着李显的脑袋。“兄弟,你是不是傻,放着我们两个人不用,让一只傻狗带着我们瞎跑。”

    李显一个意念,花思南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推出去老远。

    “难道让你出去带着我跑?那我才是真的傻了。”

    这一手,让一旁沉思的魏无缺抖了一下,叹了口气。

    魏无缺蹲到李显的头顶,“现在外面什么情况?你怎么伤成这个样子。”

    “我还想问你呢,你们怎么会自己跑到我的画里?”

    魏无缺想了片刻,把之前仙宝出世的事,和后来在山河卷里发生的事简单的描述了一番。

    明白了前因后果,李显也不知道该作何评价。

    “我刚才在外面带着山河卷跑路,突然你们就搞出了大动静,差点没间接把我给弄死,然后我就进来了。大致情况就是这样,你还想知道什么?”

    花思南的大脸又凑了上来,“能不能放我们出去?我保证不对你动手。”

    李显一脸看白痴的眼神,瞬间就把花思南说服了。

    “那你能不能让你的小树苗别吸我们了,再吸下去,神仙来了也扛不住啊。”

    李显闭眼,不再理会他了。不过还是放过了二人,没有再继续为难他们。

    若是此时打开画卷,就能看到闭目养伤的李显,躺着看天的魏无缺,上蹦下跳的花思南,还有一群面色绝望的人在站军姿。

    (第一卷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