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一卷封神 > 第四十八章 黑符
    日暮西斜,白羊阁楼被笼罩在夕阳的余晖之中。

    张恨水面带微笑,静静看着众人商讨。等到时机稍微成熟,是时候开始放瓜了。

    “咳咳,诸位今日都收到陛下病重的消息了吧。”说完视线尤其集中在四个王子身上,等着看看他们的反应。

    场面顿时一静,四位王子脸色发黑,周围势力或是若有所思,或是眼神调侃。

    魏无双身为老大,这点场面还是需要镇得住的。“张宗主,你这是什么意思?陛下病重,你们觉得大魏就要倒了?”

    “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当时陛下定下的规矩,现在不知道还作不作数了。”张恨水眼含笑意,就这样看着魏无双。

    魏无双咬了咬牙,“自然是作数的,大修士无故不得参与世俗争端,难道张宗主想以身试法?”

    张恨水满饮杯中酒,身子往椅子上一靠。“如果老夫告诉你,澜悦城不止是一座机关城,还是一位墨家巨子的大墓呢?”

    在场的众人原本轻松的气氛突然变得凝滞,一位年过古稀的老者拍案而起,“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老夫何时说过假话。”张恨水面含笑意,说话不急不缓。

    魏无双和兄弟几个对视一眼,微微点点头。“此事可行,王朝那边,我们兄弟几个可以压下来。但是此行的收获,我们兄弟先挑、”

    天蝎轻轻放下酒杯,“别的好说,但是若有墨家传承,我万妖城要了。”

    “你做梦,”魏无双想都不想的反驳。

    “哼,你算什么东西,找死的话,再吼大声点。”天蝎眼中的杀意丝毫没有隐藏,魏无双若是再敢多说一句,必定是横尸当场。

    老三魏无期站起身,“这是我大魏地界,你们妖族是不是太过嚣张了。再说我人族传承怎么能让你们妖族得去。”

    这话把气氛重新拉至冰点,妖族一直都是很神秘的势力。永远都没人知道妖族的底蕴到底有多少,顶尖的强者又有多少。无数年来,不管怎么试探,都无法触及。

    现在代表妖族的天蝎,和大魏王朝的几个王子起了冲突,无论帮那边,都不会得到好处。

    此刻所有势力都保持了沉默,不想趟这趟混水。

    魏无双现在有点骑虎难下了,他自然知道妖族的恐怖,但是身为大魏王朝的王子,脸面这东西,还是不能丢的。

    魏武辛叹了口气,站起身。“墨家传承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给你们,但是澜悦城,我们不争。”

    听到这里,天蝎才微微点头,再次端起酒杯,轻轻啜饮。

    张恨水见事情平息下来,心中暗叫可惜。但是他也知道,为这点小事,还不至于大打出手。只有等到东西都放到眼前,划分利益的时候,那时候才是最佳的收网时机。

    “那不知几位殿下,现在怎么看呢?”

    魏无双点点头,“若是众位放弃传承的争夺,那么这事就可行。”

    周围全然安静,但是若是有懂唇语的人在这里,一定会惊讶得目瞪口呆。因为每张嘴都在说个不停,就是没有一丝的声音传出。

    全然不管周围众人心里的波涛汹涌,天蝎站起身,缓缓向外行去,“澜悦城我要了,其他的你们随意。”

    等到天蝎走远,魏无期还是有点心不甘,“太过分了,区区一个山主,她那里来的底气。”

    魏武辛摇摇头,对着兄弟几个传音。“她不简单,我好久没感觉到这么强的压力了。大修士能完美收敛气息,说明她还不是大修士。但是我与大修士也切磋过,一般的大修士,我虽然赢不了,但是自保还是能做到的,但是对上她,我可能会死。”

    魏无双传音,“好了,这也算不得什么,回去之后通知各自的势力,大修士可以入场了。把墨家传承的事传出去,这事太大,光靠我们,吃不下来了。”

    就在这时,花思南突然开口,“听说最近出了一个很有趣的年轻人,好像是袁老道的徒弟。不知道他现在在那?好奇得紧啊。”

    王铁柱冷哼出声,“袁老道的弟子,我也很感兴趣。当年袁老道一剑斩杀了我大柱山的前辈,这笔帐也该算算了。”

    花思南笑颜如花,“你们大柱山就是这般,只能欺软怕硬。袁老道活着的时候不见你们去算账,现在就剩个半吊子徒弟了,你们就把账给记起来了,也不知道说你们什么好。”

    “花思南,怎么哪都有你。你们揽月宗就很硬气了?你们宗主的伤,都快五十年了吧,怎么还没死呐。”

    “我们宗主那是福缘深厚之人,不像你,印堂发黑,岁末当死啊。”花思南丝毫不在意王铁柱的针对,随便两句话,就气得这位铁憨憨差点跳脚。

    张恨水连忙打圆场,“好了两位,都是名门大派,可莫要丢了宗门脸面。”

    王铁柱愤恨的收回伸向腰后的手,花思南也放下了举到一半手,手中依稀能看到一张黑色的符纸。

    周围众人摸了摸额角的冷汗,庆幸还好被张恨水给拦下了。不然这白羊阁楼怕是得当场拆迁了,可能不止的赔房子,还得赔几个倒霉鬼的买命钱。

    张恨水自然是看到了花思南掌心的黑符纸,这东西可不简单。符修在六阶之前都是使用黄符纸,虽说很是难缠,但也不是很强的手段。但是一旦到了大修士级别,那就要了老命了。花里胡哨的东西一大堆,根本就是防不胜防。最无耻的就是,他们可以平时把符先画好,打架的时候一个劲的乱扔。要知道一张符就等于大修士全力施法,这谁吃得消啊。

    张恨水多看了花思南几眼,“小兄弟,我看你还不到大修士的阶段,怎么。。”

    花思南耸耸肩,“我师傅给的,就怕大柱山这样的蛮子欺负我。要知道我们揽月宗都是些善良之人,行走江湖,备一张师门长辈赐予的黑符,这很合理吧。”

    在场众人齐齐在心里呸了一口,要是大修士不准出手,你带个十几张黑符,谁敢和你争。真当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