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一卷封神 > 第四十二章 前奏
    大清早的,李显就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只是刚进门,就看见坐在院子里吃馒头和粥的林默。

    “老爷子动作挺快嘛,这么早就来了。”

    林默咧嘴,“还好你机灵,我爹刚想把我揍一顿,方远叔就来提人了,最近我是不打算回去了,在你这挤挤。”

    李显大量一下自己这五六间客房的小院子,好吧,对于林家这种土财主,真的是只能算挤挤了。

    打开山河卷,把王治和秃子往地上一丢。这两人现在一个伤太重一直昏迷不醒,一个昨晚被老鸨子揍得太惨,估计伤自尊了。花费了李显大把的极品灵石,现在外伤基本修复,至于内伤,那就不是李显能帮忙的了。

    林默蹲下身,用手指戳着秃子的光脑袋。“佛门走到哪,麻烦就跟到哪,你怎么会带着他一路跑。”

    李显白了他一眼,“你现在该关心的,在你身后。”说着指了指不知何时坐起身来的王治。

    不说还好,一说王治,他立马就站起身,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柄长剑,指着李显和林默。“你们卑鄙下作无耻,呸,不要脸。”

    李显扣扣手指甲,对着林默扬扬下巴,示意这是他的事,然后就去吃馒头去了。

    林默无语,他好像什么都没做,又好像什么锅都给背了。拿起一个馒头,对着王治扬了扬手,“刚蒸的,你吃不吃。”

    王治悲愤欲绝,无语凝噎的望着苍天,然后,“我要五个,不喝粥。”

    就在这时,院门被一脚踢开,铃铛一脸晦气的皱眉进来。看见林默就是一愣,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用脚踢了踢秃子的脑袋,“这就是那个和尚吧,长得真丑。”

    李显无语了,“有事说事,别到处挑刺了,这什么情况,你比我清楚。”

    铃铛指了指王治,“我知道的不多,比如,他是谁?”

    王治刚想放下筷子自我介绍,就被李显按着头继续吃。“这是林家的人,叫馒头。你今天来有什么事?”

    看着李显那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差点把她气乐了。一本册子直接拍李显碗里,“殿下给你的,说是你看完就明白了,哼。”说完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看着铃铛走远,李显拿起册子打开看了两眼,就扔给林默了。“给你爷爷送过去,对了,记得要点好处,给我的没你份。”

    王治恶狠狠的盯着李显,要不是这个满嘴谎言的人,自己也不至于挨一顿痛揍。现在又当着自己的面骗人,还给自己取了个什么鬼名字,馒头?

    李显拿了个馒头放在他碗里,“别看了,我这不是省的给你找麻烦嘛,她可是五殿下的侍女,你觉得你头很铁?”

    “那你怎么能随便骗人呢?骗人也不能取个好点的名字吗?叫馒头,说出去谁信啊。”

    李显手腕一翻,一颗极品灵石出现在手心。“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王治咽了咽口水,想要来两句硬气的,但是灵石的光芒真的好美。手往李显手上一挥,灵石消失不见。“我叫馒头行了吧,吃饭吃饭。”

    李显眯眼一笑,真香定律在哪都好使啊。

    老者接过林默手里的册子,缓缓打开。“他还说什么了没有啊,说来听听。”

    林默巴拉着桌子上的茶壶,心不在焉的随意说道。“他说想要点好处,还点名说没我份。”

    不过片刻,老者放下册子。闭目沉思良久,“你回去的时候去库房取两百颗上品灵石给他,你自己也带上点,以备不时之需。”

    林默愣了愣,给李显的他不意外,毕竟敢让自己带话,说明把握很大。但自己也领点备用?这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那个老爷子,册子上怎么说?我就在家附近还需要注意这么多么?”

    老者把册子扔给林默,“看看吧,看完你就知道了。”

    林默迫不及待的翻开册子,只见上面写着。“近日不知原因,澜悦城周边大势力都有所动作,尤其以九龙派最为活跃,望殿下做好准备。”

    林默用册子敲了敲桌子,“您的意思是说,这些个玩意敢来攻城?”

    “攻城倒不至于,但是会有麻烦,大麻烦。看来我们的五殿下也感到棘手了,且看他的手段如何吧。”说完一挥手,直接把林默送出房门。

    看着周围景色转换,林默无奈了,想多问点事都这么麻烦。突然觉得自己腰上一沉,用手一模,发现是个玩偶。样式与守墓灵一模一样,只是颜色与大小不同。

    林默这才笑了,对着屋子里喊到,“老爷子,我爹那边没问题吧?”

    “你爹敢说什么,老子就打断他的腿,最近你小心点,绝对不要出城。”

    “知道了,”说完林默蹦蹦跳跳的跑到了库房取了三百上品灵石,顺带还取了一颗蕴灵丹,就向着李显的小院去了。

    林默出门之后,方远就出现在了老者的房间内。“消息应该不会错,那些人不知道发什么疯,难道最近出了什么大事,我们还不知道的。”

    老者捋了捋胡子,“事肯定是出事了,但是大不大,现在还不能确定。这里头怎么看都少不了张恨水那老小子的影子,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为了一件不明用途的东西,值得花这么大的代价么?事出反常必有妖,你最近多跑跑,把事情给老夫查个清楚明白。”

    “是,”方远领命而去。

    老者双目渐渐失去了焦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喃喃开口道,“张恨水啊张恨水,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当年掣肘太多,让你多活了这么多年,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九龙派,主峰大殿之中。

    这次与前几天不同的是,首位之上出现了一名老者。他现在已经成了澜悦城的传说,从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农家小子,到与众多天才争锋的佼佼者,他只用了二十年。之后更是带着一群兄弟,在这澜悦城外最好的一处山脉开创出了九龙派。不过几十年时间,就隐隐成为澜悦城最强的势力。这些传奇属性,让他成为了澜悦城不少年轻人的偶像。也让九龙派每次招新弟子的时候,都是一副门庭若市的模样。

    张恨水眯眼扫视了大殿一圈,在看到二长老和九长老的位置空着,一股戾气突然就布满了整个大殿。“我九龙派现在是要没落了吗?死了两个长老,你们居然畏首畏尾,还在闹内讧。”

    大长老尴尬的站起身,“现在是非常时期,王朝五殿下在这里历练,我们现在贸然出击,怕是会被有心人利用。”

    张恨水冷哼一声,“你是蠢的吗?早先拒绝魏无缺的时候,我们就把他得罪的死死的。还需要谁利用吗?我现在怀疑老二和老九的死,背后肯定有那小子的推动。”

    这些其实在场的众人多多少少的都知道,但知道是一回事,去拼命又是一回事。几十年的养尊处优,现在个个年过古稀,血性这东西,怕是半分都不剩了。

    张恨水多多少少也猜得到这些老兄弟的内心,除了几个突破到七阶修士的,寿元增加到了三百载,外貌能维持在中年模样。其他的一个个寿元将近,满头白发。说到底不是大修士,都还算是普通人而已。

    在心头感慨了一番,“你们也别太悲观,王朝嫡子试炼,只要大修士不亲自出手,即便是那魏无缺死了,也算不得多大的事。现在只希望那小子不要太不懂事,不然的话,弄死他也不是不成。”

    众人面面相视,不由得在心头暗暗叫苦。唯独几个面色带笑的,就是与二长老和九长老交好的,要么就是死了徒弟,心头不爽的。

    “好了,七阶以下的长老弟子都可以动起来了。这次的目标先把袁老道的弟子给我先逮住带回来,再向万妖山脉外围的那些个畜生动手,事情做的干净些,别给那些妖族留下什么把柄。”

    说完张恨水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大殿中讨论的众人还在争执不休。

    小院里,李显看着林默把一颗丹药塞进了和尚嘴里,“你这个不会把秃子给毒死吧?”

    林默白了李显一眼,“你想什么呢,这可是蕴灵丹,治内伤的上品丹药,很贵的。”

    李显咂咂嘴,说实话,这东西闻着很香。既然没事,那就去处理自己的收获了。

    现在山河卷里的小树苗已经长高很多了,还得多谢铃铛后送来的二十块极品灵石,让原本就要长出的两片叶子,已经初具雏形了,现在就差临门一脚。

    “老爷子还真大方,二百块上品灵石说送就送。我现在正好需要,客气话就不多说了。我去闭关一天,一天后再亲自去感谢你家老爷子。”李显说完就向着屋子里走去,也不管后面林默和王治说了什么,脑子里全是开盲盒的期待感。

    林默看着跑了的李显,无语的看着王治。而王治更无语的看着他,“你什么时候跟我去正阳宗?”

    林默耸耸肩,“什么时候都可以,唯独不是现在这几天。你也不能走,不然你死在外面,容易给两家产生误会。”

    王治愤怒,大喊“凭什么?你还想限制我的自由不成。”

    林默冷笑,“就凭现在盯着这里的势力超过三十家,其中最少五家不比你正阳宗弱上多少。你要是非要找死呢,我也不拦着你,们就在那,请自便。”

    王治瞬间哑火了,但又突然想到了什么,“那你怎么不会林家住,还呆在这个小院。虽然只是一墙之隔,但阵内和阵外的安全性,可是天上与地底的区别。”

    “你想到了,我爷爷怎么会想不到?在这自然是有道理的,你就安心住下,这里的安全性,绝对不会比林家低上多少。”

    看着还想说什么的王治,林默连忙抬手打断。“你就别问了,我知道的也不多。你只要知道,我爷爷放心的让我住在这里,他就绝对会保证这里的安全。你懂了吗?”

    说完不再理会委屈的王治,这王治昨天看起来还是好好的,今天怎么就这么蠢了呢?不对,昨天也挺蠢的,不然也不会被李显三言两语骗去挨揍。这样的宗门还有必要去吗?出来当门面的弟子好看是好看,可是这么蠢,去了怕是影响智商发育哟。

    甩去脑袋中杂七杂八的想法,拿出一颗上品灵石,运起内力,利用灵石上的灵力,帮助和尚在体内化开药力。

    王治现在是说点什么也不是,不说什么呢,好像也不怎么合适。只好掏出一张符箓,对着巴拉巴拉的说完了这几天发生的一切,然后手腕一翻,符箓就变成了一个千纸鹤,飘飘悠悠的飞走了。

    “现在我把事情都传报给宗门长老了,你要是觉得我们可以走了,就通知我一声。”

    林默差点笑出声来,“你这纸鹤的速度,怕是飞到正阳宗,得要个三年五载得吧。”

    王治下巴一扬,“你懂什么,千里传音纸鹤,一日可行千里,最多三四天,长老就能收到我的消息。别看现在飞得慢,一会速度起来了,寻常四阶高手都追不上。”

    “那你的意思就是,随便来个五阶高手,就能随意拦截下来你的纸鹤咯。”林默面无表情的问道。

    王治莫名其妙的看着严肃起来的林默,“哪有那么闲的五阶高手,随便一个纸鹤也去拦截。”

    林默坐回到桌旁,“你是不是忘了我刚刚说了什么?有超过三十家的势力在盯着这块地,你还把消息传出去。你不是傻子,就是脑袋有问题。”

    王治摸摸鼻子,这点他还真忘了。“行吧,我把纸鹤给召回来。这些事我回到宗门再去汇报。”

    “不用了,我猜你的纸鹤,现在已经被毁了。如果不是我的护卫干的,就是魏无缺的人干的。”林默把玩着那颗用得差不多了的上品灵石,原本纯白的灵石,现在已经开始变得透明了起来。放在阳光下,还能折射出来好几种颜色的光。

    王治掐了掐指,果然,纸鹤的联系已经断了。

    “你们都是聪明人,不跟你们玩了,我去修炼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