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一卷封神 > 第四十章 守墓灵
    两人带着昏迷不醒的王治,来到一处偏僻大院,大院周围三里之地没有半个人影。

    林默上前拍拍院门,“方远叔,在里面吗?我是小默,你开下门。”

    刚说完,院门就自动打开,吱吱嘎嘎的声音,听得李显直冒鸡皮疙瘩。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门中传出,“进来吧,你的事我已知晓。我不会去告诉你爹,但是你爹要是问起,我也不会隐瞒。”

    林默尴尬一笑,“方远叔,你可是最疼我的,这点小事,你就别在意了。”

    “哼,我疼的那个小默子,可不会偷偷摸摸上青楼,去就罢了,还被一个老鸨子给揍了一顿,尽给林家丢脸了。”

    林默顿时脸涨得通红,对着李显挥挥手,“我们进去,别搭理这个老家伙。”

    李显连忙对着大门拱拱手,“晚辈过来借住几日,希望前辈允许。”

    “进来吧,有意思的小子。”声音带着浓厚的兴趣。

    二人进了大院,就看到院子中的石桌旁,坐着两人。一人鹤发童颜,眉毛和胡须一样长,都垂到胸口位置。一人面色刚毅,续着半尺长的青髯,唯一不和谐的就是那对桃花眼,给他刚毅的气质直接给揉的稀碎,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还不等李显见礼,林默啪嗒一下,直接跪了。

    “那个,我说只是过来给娘道个别,您信吗?嘿嘿嘿~”没皮没脸的样子,看的李显直犯恶心。

    老者捻起酒杯,一口就把杯中酒水抽干。“怎么?你方远叔都知道了,我这个老头子还能不知道吗。”

    林默连忙上前给老者把酒满上,“您怎么今天来这里了,平时不是祭祀的时候您才会出面的么。”

    老者瞟了林默一眼,“哼,只怪老夫命苦。只生了一个屁本事都没有的儿子,自己媳妇的守墓灵都压制不住,只好我这个当老子的亲自来了。”

    林默眼前一亮,“大块头醒了?您自己喝,我去看看。”说完就把酒壶一搁,转眼就没了人影。

    老者又把目光放在了李显的身上,不理会中年人的一脸焦急。对着他摆摆手,“无事,祂与小默一同成长,祂谁都有可能会伤,唯独小默不会。再说了,这是他娘的陵墓,守墓灵还是分得清轻重的。”

    “小友,可否见识一番你身后的画。”

    李显心头紧了紧,不过还是笑道,“前辈既然要看,晚辈自然是愿意的。”

    说完取下山河卷,慢慢在二人面前展开。之间画中一片山水,中央处是一处绝颠平台,一颗枯萎的大树要倒不倒的插在平台中心。不远处还有一颗尺高的翠绿小树苗,这是画卷中唯一可以明确的生机,其他山水的绿,就像是单纯的一种颜色而已。

    老者看向中年人,“你怎么看?这幅画当年可坑死不少人,你大哥为了这东西,也是丢了半条胳膊。”

    中年人好看的桃花眼仔细打量着李显手里的画,“如果只看外表,这只是一副平平无奇的画,甚至连平平无奇都算不上。但是我听说过,当年袁老道用它困死过大修士,最后直至一剑斩杀。从这点上来看,这画绝对不简单。但是我见识还是不够,不能理解这种宝物,怎么会一点能量波动都不传出来。”

    老者点点头,“不错,没有能量波动,是因为他不属于我们所知的任何能量,这种能量超过了灵力的界限。如果我猜得没错,这可能不是凡间之物啊。”

    中年人瞪大了眼,一副见鬼的模样。而李显就要淡定很多了,毕竟封神榜,可不是人能造出来的玩意。别的袁老道可能没说实话,但这东西的大致用途,自己也算是摸索出来一部分了,灵器也见识过了,这东西绝对不是任何灵器能比拟的。

    老者用手触碰了一下画的表面,“不知小友可否割爱?老夫对这件东西很感兴趣。”

    【完了完了,自己东西被惦记上了。怎么办呢?直接拒绝?不妥,万一这老头不爱套路出牌怎么办。卖了?更不行了,这是自己的最大依仗,卖了他,就等于把自己给卖了。】在心里转了无数个念头,脑袋上的冷汗都下来了,居然都忘记了擦。

    看着李显这副模样,老者叹息一声,“唉,罢了,老夫只是单纯的好奇,既然你不愿,那就算了,老夫也不做那强取豪夺之事。”

    就在这时,老者和中年人突然神色大变。一把抓住李显的脖子,下一个瞬间,就出现在百米开外的一颗小树旁。

    “老爷子,看起来你预估错误了啊。我这就去弄死那家伙,大不了我从新造一个守墓灵还给嫂子。”中年人桃花眼微眯,伸手从腰间一个布袋中抽出一把寒光凛凛的长刀。

    老者伸手拦住方远,“小默没事,事情还在可控的范围,这毕竟是你大哥亲手打造的守墓灵,要是毁了,你大哥嘴上不说,心里不知道会怎么想。且看着吧,不行再动手。”

    方远叹口气,“当年大哥就是我们之中手艺最差的,但兄弟几个那个不是随他使唤,他不用,嘿,就要自己弄,现在弄出个四不像,这不是自找麻烦嘛。”

    老者也是无可奈何,“谁知道他怎么想的,老夫这辈子唯一的遗憾就是生了这么一个败家玩意。自家的手艺不好好学,非得去学什么修士之法,还要求长生道。难道我们的家传炼体之法就不能求长生了?我们林家之上可是墨家,这世间一等一的巨擘。要不是老夫亲自出手把他逮回来,现在都不知道埋在那里了。”

    中年人收了刀,“呵呵,大哥当年也是年少轻狂,做事多多少少没什么顾及。不过我们哥几个可得谢谢他,要不是他当年的出走把我们几个捡了回来,我们几个是真的不知道埋在哪里了。”

    “他也就做对了这一件事,现在你们几个把林家打理得很好。倒是把他给空闲下来了,只要好好培养小默就行,可这点小事他居然都做不好,还想把小默送去正阳宗,我看啊,他是太久没被敲打,又开始飘了。”

    中年人索索脑袋,不敢再说什么了,他毕竟不是林家之人,说得多就错的多,不如当作没听见。

    李显倒是吃瓜吃得很爽,甚至被李显提着的王治,也侧了侧脑袋,显然也在愉快吃瓜。

    【墨家?难道是我所知的那个墨家么?不应该啊,一个存在于历史中的百家之一,在这个世界却切切实实的出现了,还是一等一的巨擘。儒家的浩然正气,墨家的机关造物?卧槽,难道百家争鸣都是有的?这还怎么玩?这可不是前世,儒家的浩然正气可不是只能震退宵小,可是真的能言出法随的。墨家的机关术能把一个家族推上世界之巅,估计也不是那么简单的。那法家呢?阴阳家呢?纵横家呢?还有那些李显连名字都记不得的百家所属,这个世界太危险了,不行,以后不能太莽了,必须苟住。】

    李显在心里捋清了这些东西,暗暗给自己明确了以后的发展方向。

    “咚咚咚!”巨大的脚步声从大院地底传出来,不出片刻,一只足有人高的手掌狠狠撕开地面,从大院门口的地底直接跳出个两仗高的石头巨人。而林默坐在巨人肩头,脸上笑意弥漫,意气风发。

    对着众人招招手,“大块头不想守墓了,想跟着我出去透透气。”

    老者捋了下胡须,“要出去也行,不过这得你爹同意,我说了可不算。”

    “爷爷,您直接揍他一顿就好了,他最听您的了。”林默撒着娇,看起来还挺那么回事。

    只是,“嘿嘿,我的大孝子,你在说什么呢。你爹我有点耳背你再说一遍试试。”一个身高近两米,但却带着点书卷气,身材可能因为身高的影响,有些单薄。悄悄地出现在林默得身后,悬浮在半空,微微弯腰,耳朵贴近林默的后脑。

    李显知乎好家伙啊,这是孝出了强大,孝出了自我,还被逮个活得,没得说,估计腿没了。

    林默机械般的转过脑袋,看着离自己不过半尺的大脸,咽了口唾沫。“那个爹啊,你怎么来了?”

    “呵呵,我不来,你娘的墓都快被你这个大孝子给拆完了。”说完直接拎着林默的后脖领子,提溜到了老者面前。

    “我说爹啊,你也不管管,你儿媳的墓可是差点就没了。”

    老者瞟了自己不争气的儿子和孙子,“长宜啊,这与我有什么关系?这些年小默跟着你,你还不让我来管,现在出了任何事,都是你这个当爹的责任。再说了,小默今年虚岁也算十五了,可不算是个孩子了,当年你爹我怎么教你的,你可以尽情施为嘛。”

    说完了就不再理会呆立的父子两人,林默是没反应过来老爷子什么意思,而林长宜则是吃惊于这老货居然舍得对自己的心肝宝贝下重手了。

    老者对着方远和李显招了招手,“来看看我林家的手艺,也算还了你展示你的画的报酬。”

    “这只是一个劣质品,长宜虽然是当代家主,但他的天赋并不在此道,你就将就着看。”老者带着两人围着这个守墓灵,打着圈圈的观瞧着。

    方远则是在一旁接口,“就是,你看看这里。”说着指着一处关节处,“这里的关节需要灵活,他居然装了个类似于人肘部的一个关节。要知道傀儡并不一定要局限于寻常所知所闻,要打破樊笼,思维一定要具有创新意识。如果换成一个无死角不用回旋的关节,战力至少强三分。”

    老者点点头,“确实是这样,不过也不是全然无好处。至少这么做,这些年来一次保养都没做过,现在还能运转自如。说明还是挺结实的,至少放不坏。”

    “这么粗枝大叶的东西,自然是放不坏的。要是构造再精细几分,说不定早就不行了。”看的出来,说到方远的专业知识,他就全然摈弃周遭所有的外部环境了。丝毫不在意自己说的话会带来什么影响,比如林长宜的黑脸,和老者似笑非笑的神色。

    林长宜直接上去一脚蹬在方远的臀部,“你小子是不是飘了?老子的作品,也是你随意评论的?”说完就瞪着方远,直到看得方远低头败走才罢休。

    老者摸了摸守墓灵的大腿,入手冰凉,质感粗糙。“你也要点脸吧,自己什么样,心里没点数吗?还不让方远指点一下,方远得了你老子我至少五分的真传,指点你这个半桶水是搓搓有余了。”

    数落完自己儿子,又开始感慨眼前的造物。“你可算得上是我林家最大的败家子了,灵器很好弄吗?一件灵器的器灵被你折腾成这个样子,怪不得不听你使唤。”

    林长宜有点脸红了,他从小天赋平平,不管是修炼,还是家传的机关术,成就都不算太大。唯一值得骄傲的地方就是年轻时出去闯荡了几年,认识不少的朋友,拉回来几个兄弟,还有骗到手一个漂亮老婆。不然啊凭他那平平无奇的长相,林默指定不是他的种。

    “那个,老头子,你也是知道的,小婷的灵器只是一把匕首,材料太少,我又有点发挥失常。”说完林长宜就低下了头,不敢看自己老子的眼睛。

    老者恨其不争的瞪着林长宜,“你还有脸说,当年我说我亲自动手炼制,你说什么?这是我媳妇,我一定要亲手练出最出色的守墓灵,这不止是一个作品,还有爱在里面。啧啧啧,你的爱有点差强人意啊。”

    林长宜面红如血,尤其是在场的可不止他们爷俩。看着自己儿子抽动的肩膀,方远抬头看天,耳朵抖动。李显就直接太多了,脸都快搁在老者肩膀上了,脖子抻得老长,吃瓜之意溢于言表。

    林长宜一把扯过林默,转身就走。最后只留下一句“您看着弄吧,我先回家收拾这小兔崽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