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一卷封神 > 第三十八章 老书生(4000字章节)
    “秋风扫落枯黄的落叶,却扫不开心头的惆怅。等到这枫树之上的最后一片叶子飘落的时候,漫长的寒冬就会降临。每年的寒冬,我大魏王朝都会死很多人。在父王的奏折之中看到的只是数字,直到出来历练,过了去年的那一个记忆深刻的寒冬。本王才知道,原来普通人的生命是那么的脆弱。”

    魏无缺手托一片落叶,看着天空感慨着。

    “殿下,这是天地规律,人力又怎能改变。我听说遥远南方的大风国,他们一年四季都像春天一般。粮食作物,一年不知几熟。我们大魏的高产农作物还是商人从大风国带来的,不然我们除了要面对严寒之外,还得面对饥饿。”铃铛听到自家殿下感慨,下意识的安慰起来。

    魏无缺扔下落叶,“这些本王知道,但你还少说了一点。他们还不用直面妖族,每年死在与妖族争斗中的人族,不下十数万,这还是我们大魏一国的伤亡。要是算上围着万妖山脉的这十来个人族国度,百万都不止啊。”

    “这也算不得什么,伤亡大,收益自然也大。妖族可浑身都是宝啊,血肉大补,鳞甲坚硬,草木成精则用处更为广泛。一阶妖族浑浑噩噩,只是体型和力量强上野兽几分,只要猎人经验足够老道,也能以普通人之躯杀一阶妖族。这些年来,靠着皮毛鳞甲和草木之灵,带起来的商业之风,我大魏的穷人倒是少了很多。”

    铃铛挠了挠脑袋,“殿下,你说我们每年杀的低阶妖族那么多,万妖山脉会不会有一天来报复我们啊。”

    “呵呵,我们本来就是敌对势力。再说了,万妖山脉再大,也养活不了那么多低阶妖族,所以他们把低阶妖族都驱赶到外围,任由祂们和人族厮杀。能够顺利晋级四阶的,祂们自然就会召回。无法晋级的,死了也就死了。这与我们的做法大同小异,只是祂们做的更为绝情一些罢了。”

    魏无缺摇头苦笑,他在心里又默默地加上了一句,【万妖山脉若想报复,别说大魏王朝了,就是大唐皇朝又如何,覆灭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就在这时,铃铛一伸手,一只黑色的小虫子凭空出现在她手心。“殿下,是亲卫的飞虫,看起来是有消息了。”

    魏无缺连忙上前,接过飞虫,双目运起法力,仔细检查。“呵呵,三十三号。本王没记错的话,这是杨俊那货吧!派他混入九龙派果然没错,亲卫里也就他比较擅长渗透和伪装。事情办得很漂亮,我们这边也要开始着手准备了。”

    铃铛撇撇嘴,“那小子办事还行,只是人品堪忧。看国库的老赖头上次差点没被他给气死,上门求亲不成,居然把人闺女直接拐跑了,回去的时候,直接带着娃上门,陛下上次差点要换个人看国库了。”

    “哈哈哈哈,这小子从来都是为达目的不折手段,这些年来,还从未见他失过手。还好他没胆子看上你,不然本王也得防着他点。”魏无缺笑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铃铛抬着头,“就他,本小姐可是看不上。不过话说回来,他也算是个痴情种,老赖头那么羞辱他,他也能笑呵呵的接着。说句实话,轮地位,他是你的亲卫,不比老赖头来的低。论实力,他也是三阶巅峰了,二十几岁的三阶巅峰,那可是不多的。每次回去,第一时间就去老赖头哪里找罪受,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魏无缺收好飞虫,“人家准备温水煮青蛙,手段高着呢,你一天天的关注点都走错了。怪不得每次让你办事,不是得罪人,就是被人家气个半死,以后还是多练练,免得吃亏。”

    铃铛瘪了瘪嘴,默默跟着魏无缺走向城主府的后院,那里藏着他们从王城带来的大部分力量,这些力量,足以让澜悦城,彻底颠覆。

    李显也丢下手中的落叶,看了看隔壁的院墙,没有预料之中的小脑袋。掸洛下因为坐了太久而落在袍子上的灰尘,从树上跳了下来。打量了一下太阳的位置,时间正好,该办事了。

    环城河畔,柳东承手腕轻轻一抖,一尾银白色的翘嘴鱼顺着鱼竿的力道,被轻轻提出水面。

    “不错不错,此鱼肉嫩味鲜,正适合当今晚的下酒菜。阿福,你先带着鱼回去,让夫人先炖上。”柳东承抚须轻笑,吩咐一旁的老仆取下鱼钩先送鱼回去。

    阿福也是笑呵呵的,“老爷,这翘嘴鱼现在可是不多了,尤其是这条,怕是得有两斤了。不过现在日头已然偏西,不如就一同回去了,也免得夫人担心。”

    “去休去休,现在老夫告老在家赋闲,担心什么。待老夫再钓一会,等到晚膳时辰,自会回去的。”柳东承摆手示意阿福赶紧走,莫扰了他的雅兴。

    阿福走后不久,柳东承突然心有所感,看向不远处的灌木丛。微微皱了皱眉,大声喝道,“何方鼠辈藏头漏尾,可敢现身一见。”

    李显突然感觉自己脑袋发麻,不由自主的走向灌木丛,扯断了无数交织在一起的枝条,莫名其妙的站在那老头的面前。

    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老头。李显心头升起巨大的恐惧感,【握草,这是什么神仙本事?直接剥夺身体控制权?】

    下意识的,李显抽出了龙渊剑,身体慢慢往后退去。【这还打个屁,林默你小子给我等着,五块下品灵石就让老子来送死的吗?】

    柳东承皱着的眉头还未褪去,“谁派你来的?你可知老夫是谁?你又是谁?”

    李显满头大汗,心里居然很想去回答面前老者的话。一把捂住嘴,生怕憋不住一下就给突突出去了。

    右手比作剑指,把龙渊一抛,想要直接御剑逃离。

    柳东承轻哼一声,“哼,君子当诚。”

    “嗯哼,”一声,李显又动弹不得了。眼睁睁看着自己转身,然后。“我是林默派来的,我们是邻居。他说你以前是个当官的,看你不爽,花了五块下品灵石顾我来揍你一顿。”

    心里却在怒吼,【不要啊,卧槽,这就是邪术。再问下去什么底都给漏完了,完了完了,怎么办怎么办?对了,还有山河卷。】

    想到这,意识微动,一股白色的光芒散发而出。李显瞬间觉得神台清明,喋喋不休的嘴巴,也算是止住了。

    柳东承刚想问李显的来历,就发现这股白光。然后就什么都问不出来了,人虽然还杵在原地,但嘴巴却闭得很严实。

    上前拍了两下李显得脑袋,“不应该啊,老夫自打晋级六阶君子境,还从未见过有你这般能反抗老夫言出法随的低阶修士。”

    就在这时,柳东承突然转头,看向数十米开外的一颗枣树背后。“哼,出来吧,我的好弟子。”

    李显就看见林默同手同脚的向着自己走来,脸上还带着惊恐之色。【呵呵,我说今天怎么没看到你爬墙头呢,原来早早就先过来埋伏着。现在被逮了活的,该!】

    柳东承看着自己最近新收的小弟子,伸手从腰间抽出一把尺长的戒尺。在主动伸出的手心就是十几下,顿时就手就肿成了猪蹄。

    “你家老头子当年对老夫有一饭之恩,老夫承情才把你收入门下。没想到你如此不堪,欺师灭祖之事你也干得出来。也是老夫的错,没能把你管教好。今日你就把老夫昨日教你的功课背出来,不然就不准回家吃饭,哼。”

    说完手一甩,直接把戒尺丢了出去。收杆提娄就往回走,“还有你,年纪轻轻,尽干些流氓混混之事。也跟着背,背不出来,就一直呆在这吧。”

    等到柳东承走远,两人就恢复了自由之身。刚想逃走,一把戒尺凌空一击,就把李显从空中击落下来,疼得直抽抽。

    林默嘴角一抽,“别作死了,过来背书吧。我不是交代你了,下手要快。”

    李显一把提起林默,“那你有没有告诉我这老头六阶,还这么恐怖。”

    林默拍开李显的手,“我那知道,我也认识他不过才几天而已。以前也听说过高阶读书人很厉害,没想到这么变态,失算了。”

    就在这时,戒尺飞到二人头顶。对着两人脑袋一个拍了一下,直接把两人拍在地上捂着脑袋直抽抽。

    “这什么玩意,怎么打人这么疼。”李显擦去眼角疼出来的泪花,对着林默问道。

    “灵器啊,你不是也有。”

    “我的灵器没有意识,有没有法子,再打几下会出人命的。”

    林默从怀里摸出一本书籍,开口就念。“闻天地者,维争尔。。。。。”

    然后戒尺就只抽李显一人,挡都挡不住啊。

    抢过林默手里的书籍,李显大声吼道,“闻天地者,维争尔。。。。。”

    直到太阳完全落山,林默磕磕绊绊的总算事背下这篇“天地铭”。而李显,呵呵,读得都费劲。全是繁体字,还是草书。虽说到了异世界,文字居然是古文有些奇怪。但对于一个普通的新世纪青年,通篇草书能认全的,也算是知识量广博了。

    还好脑子不算笨,跟着林默读了那么久。十之八九也给记下了,拼着又挨了几十下,总算是连猜带蒙的给背完了。

    看着飞走的戒尺,李显往地上一躺。“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不待见他了。”

    林默现在也是脑袋浮肿,虽说打的次数比李显少些,但一点也不耽误变成猪头。

    跟着李显一起躺在地上,看着天上渐渐浮现出来的星星。“我原本以为那老头只是个普通书生,走路都颤颤巍巍的,谁知道这么猛,嘿嘿~”

    李显从怀里掏出个荷叶包,撕开后,捻出一片卤牛肉塞嘴里。边嚼边说,“五颗下品灵石不够,得加钱。今天太惨了。上午挨老鸨子揍,下午挨老书生揍,还他娘的打不过。”

    “哈哈,我不是一样,那日被花仙子先揍了一顿,回家我爹知道我去逛窑子,又揍了我一顿。百花楼小爷这辈子都不会再去了,下次我请你去春风阁耍耍,当给你赔罪了。”林默转过猪头,对着李显的大号猪头笑着说。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空中缓缓降落,白衣飘飘,面庞俊秀,犹如谪仙临世,把俩人都给看呆了。

    “两位,在下初到贵宝地,想问一下林府在哪?”

    李显率先回过神,“你到林府找谁啊?林府我很熟。”

    林默白了李显一眼,没有说话。不过他这白眼李显也没看出来,就剩条缝了。

    “在下是正阳宗弟子王治,奉长老之命,前来林家收徒。两位可是这林家之人?可知到林家小少爷林默?”

    李显把头一昂,“我家少爷今天不在家,去百花楼找花仙子喝酒去了。林府就在你身后,你是要在府中等待,还是直接去找我家少爷啊。”说着还指了指林家大院。

    王治皱了皱眉,“这百花楼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听说你家少爷也才十五岁,怎能去得此等地方?”

    “有什么不能去的,我家少爷和花仙子相交莫逆,自然是百花楼的常客。”

    “哼,可是他年纪幼小,常去此种地方,有损修为,将来的成就可要打上几分折扣。”

    “要不你亲自去找我家少爷谈谈?若是没找到他,直接找花仙子就好,她是那里的掌柜。”

    王治点点头,“也好,再怎么说也是将来的师弟,我这当师兄的自然得去劝他一番。不知百花楼又在何处?且为我指明道路。”

    李显手一指北城接近城中心的地方,“那个位置,最高最豪华的大楼,就是百花楼了。”

    王治一拱手,辨明了方向,冲天而去。

    李显看着飞远了的王治,“你说他能撑多久?然后回来找我们麻烦。”

    林默哭笑不得,“我觉得,大概一刻钟时间吧。毕竟花仙子不是谁想见都能见的,通传也需要时间的嘛。”

    说完两人相对,嘿嘿怪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