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一卷封神 > 第三十七章种子
    此时的九龙派的宗门大殿之中,一位位气势不凡的老者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之上。气氛压抑的让端茶送水的弟子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一个个来也匆匆去也从匆匆,生怕把火烧到自己身上。

    大长老曹纯抿了口茶水润喉,“说说看吧,事情过去这么多天,该回来的消息也回来了。万妖山脉那边除非老掌门亲自出手,不然我们还是别去送菜了。老二和老九这次也是倒霉,被人给阴死了。而这其中的关键,就是一个少年,这个少年是袁老道的衣钵传人,那幅画现在还在那小子的手中。消息可靠,澜悦城的探子连夜传回来的。”

    众多长老开始了窃窃私语,小声的交谈了起来。

    “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那东西虽说神奇,但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能不动最好还是不要动。”

    “不妥,我们堂堂九龙派,被弄死了两个长老都无动于衷,这让别的宗门怎么看我们。即便现在拿万妖山脉没法子,那小子也不能放过,就算是先收点利息了。”

    “你是不是练功练糊涂了,现在澜悦城当家的可不是铁家那小子,是大魏王朝的五殿下魏无缺。那小子下起手来可黑了,指不定我们过去就中了他的圈套。我看啊,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老掌门出关再说吧。”

    曹纯坐在首位,喝着茶,听着在场的人抒发己见。现在老掌门闭关未出,掌门被人打得吐血,养伤也还没出来。宗门一切事宜,现在都由他暂时负责。

    看着乱哄哄的大殿,曹纯拍了拍桌子。“行了,都停下。给位的看法我大致是知道了,既然现在想法不太统一,我们就先按兵不动,把探子都撒出去。等到掌门出关在做决定,你们以为如何?”

    其中一个年纪较小,但也两鬓斑白的长老站起身,“既然大长老决定了,我等也不反对。但是我的小弟子死在了这次冲突之中,这个帐我们总是要去清算的,等到老掌门出关,我等会如实禀报,希望到时候大长老勿怪。”说完一拱手就走出了大殿,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曹纯一旁的一位胡须花白的老者打着圆场,“大长老勿怪,十九就是这样,多少年的脾气了,到现在也没改过来。”

    曹纯抬手打断,“无事,自家兄弟,说这些就生分了。老夫只是觉得最近是多事之秋,这一动,不知道会牵扯出多少势力,到时候收场可是个麻烦事。”

    说完摆摆手,“大家都回各自山头去吧,若是掌门出关,老夫自会通知尔等,到时候无论是战是和,希望诸位都别太激进。”

    听到这里,大殿里的人纷纷起身告辞,三三两两的出门而去,唯独剩下刚才打圆场的老者,和大长老曹纯。

    曹纯看着老者,“老七,你还有何事?”

    老者苦笑一下,“老大啊,当年我们跟随老掌门创下这九龙派,兄弟我是押上了全部的身家性命。没想到还真让我们给弄成了,现在九龙派在大魏王朝,也算是一流门派了。只是老兄弟我当年伤得颇重,这么多年了,一个子嗣都没,好不容易捡了个孩子回来养着,没想到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在了万妖山脉外围。老大啊,我很不甘心啊。”

    说着说着,浑浊的老泪流淌而下。曹纯听完,也是不由得红了眼眶。“老七,别说了,我懂。当年的事,是大家伙欠你的。只是这次兹事体大,我们如果随意做主,到时候老掌门怪罪下来,容易伤了老兄弟的情分。你且安心,这仇我们会报的。”

    老者点点头,步履阑珊的向着大门口行去。佝偻的背影,看得曹纯内心一阵阵泛酸,只得转过身去,偷偷拭去眼角的泪,再次把自己的背挺得笔直。

    老者回到自己的小院里,一个身穿白衣,面色中正的青年在院门口等候着。

    老者上去就是一巴掌,打得男子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若非你撺掇老夫,雨儿怎会早早夭折,你居然还敢来这,是觉得老夫不会杀你吗?”

    青年男子连忙爬起身跪在老者跟前,“师傅,弟子只是觉得这次有二长老随行,定当万无一失才是。所以才提议让师兄跟去历练一番的,出此意外,也非弟子所愿。若师傅还是怪罪弟子,那就一掌打死弟子吧。”

    老者压了压心头火,看着眼前这个新收不久的弟子。心里顿时又泛起酸了,他一生孤苦,临老收得一个养子,含辛茹苦得养大,手把手的教授本事。虽说天赋平平,但在他的悉心栽培之下,也不弱于宗门中的顶尖弟子多少。为此,他数十年来不收一徒。

    只是少年总有长大的一天,看着自己的养子在宗门如鱼得水,最近还与几个女弟子搞起了暧昧,他可算是甚为欣慰了。高兴之下,就收了今年门派大考进来的一名弟子。也就是眼前的青年,身世极为坎坷,与他年少时颇为相似。至此,他的门下总算是除了养子之外,又添了一人了。

    老者叹口气,对着青年摆了摆手,“也罢,你也是无心之失。去修炼吧,老夫要去静一静,若无大事,不得前来打扰。”

    青年恭敬行礼,“是,恭送师傅。”

    待得老者走入屋中,青年才直起身。揉着肿胀的左脸,向着不远处自己的小院行去。神色悲伤,比之老者的凄苦也不逊色半分。

    回到小院房中,青年快速从怀里抽出一个锦囊,放出一只小拇指大小的黑色虫子。运起法力,在虫子的背部刻下几行字。

    【殿下,此行不虚。冲突的种子已然种下,一切在殿下的预料之中。三十三号留。】

    字迹渺小,即便是修士,不注意看都无法看清所写的是什么。

    写完之后,青年抹去虫子身上的法力气息。轻轻一送,虫子就不知去哪了。这是修士惯用手法,不管再远,这些虫子都会回到生育自己的母虫身旁。速度又极快,作为传信之物再好不过了。

    做完这些,青年又挂上一张哀伤的面孔,练习着老者传给他的法门。

    要是李显的前世看得到这一幕,什么影帝这货拿不到?去修炼简直就是及浪费人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