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一卷封神 > 第六章 生产队的驴,都没老子累!
    村中祠堂落座于村子的最中央,平时门可罗雀,今天却是挤了个满满当当。

    村中最德高望重的老人刘长寿,此时正在讲话,安抚着悲伤的族人。

    “大家都安静,听我说!”

    听到刘长寿的吼声,众人终于消停下来。

    “昨天的事大家也看到了,现在你们觉得该怎么办。”

    顿时周围全是讨论声,什么想法都有。这个说“袁老道把树妖都给干死了,咱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墓都给他掘了。”

    那个又说,“这样不好,我们还是把墓给他重新修缮一下,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

    刘长寿听得乱糟糟的,刚想出言呵斥,门口跌跌撞撞的跑进三人。

    虎哥气都来不及喘,上来就先吼了句,“二叔公,出事了。”

    看见三人模样狼狈,周围的讨论声逐渐消失。视线都集中在三人身上,等着他们喘上气来说说发生了什么事。

    刘长寿扒拉开众人,走到他们面前,“不是叫你们去请袁老道吗,怎么慌慌张张跑回来了?”

    足足过去盏茶时间,虎哥才把气给顺过来。绘声绘色的说了上山的经过,“所以我们觉得那个自称袁老道徒弟的人,可能不是人。”

    老大夫这时也回过气来,“你们这个村子太邪性了,不行不行,赶紧送老夫回镇里。”说完拉着猴子就走,谁拦都不好使。

    刘长寿听完也有些慌乱,但自诩村中最有文化和修养的人,要沉得住气。用颤抖的手捋了把胡子,不知脑子里想些什么。

    周围可就乱了套了,“完了完了,一定是袁老道伤太重,只是把那大愧树镇压,现在袁老道挂了,大愧树又跑出来准备作恶了。”

    “瞎说,没听虎娃子说是个年轻小伙么,估计是袁老道以前收的妖物,现在袁老道仙逝,镇压不住,跑出来还占了他的道观。”

    刘长寿用拐杖敲了敲地面,压下了众人的喧哗。“你们闭嘴,现在不是乱套的时候。”

    “虎娃子,你去看看猴子和大夫走了没。你跟上去,打听一下镇里最近有没有除妖厉害的人,顺带去衙门报备一下我们这的事。”

    虎哥听完,拔腿就跑,生怕多耽误一分钟。

    “大家现在都不要出门,今天不下田,不上山,老老实实在家待着,邻家多问候一下,别被拖走一两家的没人知道。”

    听到吩咐,众人一哄而散,纷纷回家关门闭户。只要敲门的不是村里人或者衙差,谁都不会开门。

    而道观之中,李显起身,看着窗外的景色,回想着袁老道传输的记忆。

    他怀疑了,这一切都很好理解,却又无法理解。

    说得太明白了,且严重强调使命,和任务。说得又太模糊,跟没说其实没什么区别,尤其是袁老道的平生,就像随意编的一个故事,破绽太多,却又无法印证。

    李显捏了捏拳头,感觉到力量在掌心汇聚。这力量很大,不是可以打死一头牛,而是可以徒手撕了牛。而这力量好似是天生就有,一点都不违和。再想起脑海中的法决和剑法,不由得皱起眉头,思索良久。

    不得不说,人是贪婪的,尤其是对于从未拥有过的东西。

    李显眉头舒展,“师傅啊,我知道怀疑你有些不对,但我却不能不怀疑。毕竟你我相知太少,上辈子我吃过太多亏,这辈子都不可能太相信谁。”

    “走一步,看一步吧。既然有迷题,总有解开的一天。”

    李显不再纠结袁老道的事,转而捧起桌上的长剑。

    是袁老道对付大愧树那把,抚摸着剑身上的纹路,神色感叹。

    只见光滑的剑身上篆刻着细密的龙鳞纹路,细小到仅凭肉眼都看不出来,只有用手抚摸才能感觉得到。

    随手一挥,桌角便掉落而下。一点切割感都没有,可见锋利。

    从袁老道的记忆中得知,这把剑名叫龙渊,是他年少时亲手炼制,数十年温养,早已通灵。

    但随着他不能修炼,自带的修为灵力却是用一分少一分。剑灵也随着修为,渐渐消散。

    “可惜了,真的是一把好剑!”

    李显随手环剑归鞘,看了看天色,“暮色沉风,可惜有山无水。”

    正在这时,肚子传来阵阵咕咕声。“我都忘了,小尾巴没有了,原来我还是需要吃饭。看起来我还算是个人,并不是什么树妖果妖的。”

    想到这里,不由得一阵好笑,却也打消了自身的疑虑。

    这时的虎哥和猴子正在疯狂抽打老牛的屁股,老牛虽然呼哧带喘,速度却怎么都快不起来,再也没有昨晚的风驰电掣,气的两人破口大骂。

    也就是老牛不会开口说话,不然这哥俩得被埋怨死。

    “想我老牛平日里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你俩小兔崽子不尊重就罢了,昨夜就狂奔了几个时辰,今天又来。生产队的驴都没老子累,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生到你们家。”

    看着两人这般,盘坐在车上的和尚开口了。

    “施主莫要再抽了,这老牛年岁以高,且操劳过度,此番过后只好杀了吃肉,再无耕作之能了。”

    听完和尚的话,哥俩苦着脸,“大师,若非事关全村性命,我们哥俩也不会如此催自家老牛。”

    突然牛车的速度加快了起来,硬是在这并不平坦的小路上跑出了三十码的车速。只是牛眼中泛起的轻微水雾和若有若无的情绪,并未被他们捕捉。

    牛车后面还跟着两个骑马的衙差,悠哉悠哉的跟着,马背上的衙差还有空闲聊。

    年轻些的衙差对着牛车努努嘴,说道,“头,你说这和尚是真的有本事,还是就是个骗子。”

    另一个衙差撇撇嘴,“管他有没有本事,他既然那么积极,等会若真有事,就让他先上。”

    “可是,要是他是个骗子,我们就看着他去送菜?”年轻的衙差明显有些犹豫。

    年长的就看得比较透彻,“你就别操心了,他既然敢大包大揽,若真有本事,他自会挺身而出。要他是个骗子,到时候定会偷奸耍滑,教训一顿,我们自行处理就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