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一卷封神 > 第三章 两败俱伤
    袁老道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大愧树前方,看着树下的两具头破血流的的尸体,还有一个在树杈下面直晃荡,脚尖还不时刮一下地面,看起来莫名慎人。

    蹲下身,看着身下这个被人按着,还在无能狂叫的村民,袁老道一巴掌就抽了上去,大喝到,“刘二狗,你爹喊你回家吃饭了。”

    原本还在奋力挣扎的刘二狗,身形一个轻微的颤抖,有一丝的停顿。但转眼间就恢复如初,继续啊,啊,乱叫,手脚踢蹬。

    袁老道眼神从最初的慎重,松了口气后,严肃的看向大愧树。

    “孽畜,住手吧!好歹也是数十年的邻居情分,你过了。”

    大愧树的树枝顿时开始摇摆起来,树叶甩得哗哗响。

    “袁老道,我知道你有些手段。但这些年,你一年不如一年,自打十年前,你就没有再出过手,如果我猜的不错,你要么就是已经废了,要么就是受过极重的伤,不能出手。这个刘醉鬼,掘我主坟墓,拿走钱财不算,还把我主尸骨胡乱抛弃于墓室之中。若非最近我修出神魂,前去祭拜我主,我至今还不知此事。”

    “袁老道,莫说今日你个废人拦我,即便是二十年前的你,今日的事,你也平不了。刘醉鬼盗墓,整个刘家都有得好处,包庇于他。今日,我要他刘家,断子绝孙!”

    袁老道转头看去,但凡刘姓人家,眼神都略有几分闪躲。叹了口气,心下自然明了因果关系。

    “大愧树,既然首恶以除,还搭上了几人性命,可否就此打住,给老道一个面子,因果两清。”

    大愧树震动得更厉害了,最后更是生生拔高仗许高度,一根根粗细不一的树根直接破土而出。

    “我说过,这只是开始,我要他刘家,断子绝孙。袁老道,我劝你还是回你的破道观,不要不知好歹。”

    大愧树的内心,其实是很忌惮袁老道的。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当年袁老道一剑斩半仙的身影,现在还烙印在它的记忆深处,无法挥散。

    袁老道轻抚剑匣,“老道我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受这个村子的恩惠良多,刘家又占了村中大半,要老道不管,恐道心有损。”

    说完袁老道从剑匣抽出一把古朴长剑,剑身细长,寒光四射。

    阳光下,七个光点在剑身上若隐若现,一股莫名的力量缓缓汇集与剑柄处的龙形浮雕。

    剑指大愧树,“出手吧,让老道试试你的实力。”

    大愧树犹豫了,不过也只是片刻,无数树根突然边长向着袁老道直逼而来。

    “我不信你还有当年伟力,我也不信你能装这么多年。”

    袁老道大吼一声,“你们快走,这里交给老道。”

    说完持剑而上,一个简单的横扫千军,便拨开数十根气势汹汹的树根。又是手腕连抖,剑花在袁老道周身绽放,或是格挡,或是拨飞,或是直接削断。

    眨眼时间,袁老道身前就落了一堆一节节的树根,殷红的鲜血,四处流淌。

    大愧树明早很是吃痛,但攻击却片刻未停。突然一声尖啸自大愧树中传出,一股神魂颠攻击伴随着音波扩散开来。

    袁老道来不及,或许也无法防御这方面攻击的方法,被震得魂魄乱颤。脑中传来巨大痛楚,一个疏忽,被一根树根击中胸口,整个人倒飞出十余仗远,躺在地上痛得打滚。

    魂魄与肉身的疼痛,让袁老道几乎处于昏厥的边缘。

    大愧树抬起周身树根,看着几乎每条树根都带着或多或少的伤口,一部分更是被削去一截。虽说疼痛无比,但看着已然爬不起身的袁老道,大愧树还是笑呵呵的说道。

    “袁老道,你老了。体内生机稀薄,这伤足够要你的命了。也罢,送你最后一程,也算让你这等强者,死得体面些。”

    说完,大愧树用树根卷起掉落在地的长剑,周遭灵气缓缓凝聚。虽说是给袁老道的最后一击,大愧树也不打算留哪怕一点点的力。随着一声,“死吧!”

    长剑颤抖不停,被树根卷着刺向袁老道。这是必杀的一剑,没有半分留情,也没给袁老道留半分活路。

    袁老道凝视着长剑,一手捂着胸口,一手往后腰一掏。一副画卷出现在手中,画卷快速展开,一股白光扫过,大愧树直接就消失不见。

    袁老道伸手一招,画卷再次落在手中。

    “都过来吧,事情处理完了。来几个人把老道抬回道观之中,快!”

    听到袁老道的话,一些躲在不远处房屋背后的人探出头来悄悄观察。

    等到确定彻底没了危险,一个个连忙跑上前来,抬手的抬手,抬脚的抬脚。慌乱的向着山上跑去。

    村民中年纪最大的村老来到大愧树消失的大坑处,往下看了看,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伸手招来众人,“大家先把这个坑填上,以后村口不能种树。”

    李显旁听了整个事件的经过,对于袁老道的情况还是很担心的,但碍于自身情况,只能在果子里面干着急。任由着以猴子为首的村民抬着袁老道往道观里赶,只是在心中祈祷袁老道留有后手,不至于直接死去。

    至于大愧树此时内心是崩溃的,那道扫过自己的白光把它的本体收进了一个未知的空间之中。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颗奇形怪状的小树,还结了一个硕大的果子。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本体自打进入这里,便犹如回到了之前刚诞生意识之时一般。唯有思维与视觉,其他一切都不受控制。让它那颗崩溃的心,更添几分恐惧。

    半个时辰之后,气喘吁吁的众村民总算来到山顶道观。

    小心翼翼把袁老道放在厢房的床上,猴子上前轻轻摇晃起袁老道的身躯。“袁老道,你醒醒,我们到了,你快醒醒啊!”

    声音隐隐带着哭腔,眼泪不争气的自脸颊滑落。不由自主的想到,在大愧树攻击到来的时候,这个年过古稀,垂垂老矣的老骗子挡在众人身前,不忘大吼让他们躲起来,自己却喊了这么一个人十几年的老骗子。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画卷之中传来。

    “别哭了,给他掐人中,再轻柔太阳穴。”

    “谁,你是谁?你在画里?”猴子此时带着几分惊恐,毕竟是亲眼看见袁老道把大愧树给收进画中,这让他很怀疑这个声音的正确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