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一卷封神 > 第二章 村中诡事
    暖阳当空,徐徐微风正好缓解秋日中的余热。

    不和谐的唯有那独角峰之巅上传来的砰砰声。

    李显在巨型坚果里被震得摇摇晃晃,脑袋发昏,甚至耳膜都开始传来阵阵刺痛。

    “我说袁道长,你这是什么操作?不是说好的仙侠世界么,你这拿着斧头乱甩是个什么意思。难道是我理解的有问题?这个世界的仙人修真也只是存在于传说?”

    袁天罡甩了甩膀子,嘿了一声,“老道年过古稀,还拖着这幅老胳膊老腿在这拼命,你还在质疑老道的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李显用力的堵住自己的耳朵孔,但效果不明显,该疼还是一样的疼,毕竟这个果子的密封效果太好,一丝余波也没浪费。

    “我不是质疑,主要是你昨晚说得太过了,什么搬山填海,什么一剑斩众生。让我觉得不太真实,你知道的,我们那个世界,这些东西都是存在于传说神话。现在你又挥着斧头乱砍,叫我怎么能不质疑你的话。”

    袁天罡没有再过多解答,只是一斧一斧的更显用劲。

    待到日头走到了正午,一丝咔嚓之声从李显头顶传来,随着陷入在缝隙之中的斧头被袁老道抽走,久违的阳光也落在李显的脸上。

    感受着阳光的温度,李显险些痛哭出声。

    内心的恐惧与不安,在这一刻彻底的平息下来。若非有一颗坚强的心脏,这几天的起起落落,足以让人情绪彻底崩溃。

    从人生得意,到生死抉择,再到死而复生,再到重见天日。短短十来天,过山车都不足以表达李显的心情。

    李显很想大叫,很想发泄,很想感谢前世从未被自己虔诚祈祷过得神佛。但到了口中只余两字,“真好!”

    袁天罡呼哧带喘的趴在缝隙处往里看,结果脑袋挡住光线,里面黑区区的,什么都看不见。

    “嘿嘿,李小子,老道我年纪大了,等我歇口气,吃过中饭再一鼓作气把你给掏出来。”

    李显声音很镇定,带有几分感激之情。“多谢袁道长的不辞劳苦,您可以慢慢来,小子不急。”

    袁天罡拍了拍果子外层,“得了,你就在里面再待一会。老道我也是太久没有如此劳作过了,身子骨退化了太多。”

    说完也不等李显回应,直接从树干上划了下去。

    走出几步,挥手一招,原本在其身后的空间一阵波动,一副画卷凸显出来,画卷之中赫然便是一颗两丈高的小树,树干被一颗人高的果子压得弯下一个弧度,显得特别奇异。

    待得画卷缓缓收拢,原来栽种在道观前的奇异小树赫然不见,连袁老道丢弃在树下的斧头也一起消失不见。若是让李显看见此情此景,怕是在这不会怀疑什么了。

    随手把画卷往后腰一插,一边揉腰,一边甩胳膊的往不远处的破道观走去。

    一边走一边小声嘟囔的和李显交流,“我说你小子出来后要记得孝顺我老人家,为了你,今天老道我可是拼了老命了。”

    李显嘿嘿直笑,“那是,再怎么说你也是小子我的再生父母,孝顺自然是一定的。不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一个富贵晚年,小子还是很有把握的。”

    袁老道也笑呵呵的,“你小子嘴倒是很甜,也罢,你我也算有缘,待你出来之时,老道我就收你为徒,老道一生创下偌大的产业,就传给你小子了,也算便宜你了。”

    “那小子在此就先谢过师父了,祝师傅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袁老道哈哈大笑,对此无比满意,脸上的褶子都好似少了几分!

    就在袁老道一边做饭,一边继续和李显吹牛打屁的时候,道观门口传来几声急切的吆喝声。

    “老骗子快来救命啊!”声音急切,带着浓重的慌乱之意。

    话音刚落,几个身影就窜进灶房,一把逮住袁老道就往外跑,一丝反应的余地都没给他留。

    直到被人拖出道观门口,袁老道才反应过来,挥起手中烧火棍就打,口中还骂骂咧咧。

    “你们这群憨货,死了爹吗?没看到老道在做饭,慌慌张张的的也不把事情说个明白。”

    其中一个年纪最大,一口龅牙外翻的汉子结巴的说到,“哎呀,都,都,都,什么,时,时,时,侯了。你,你~”

    不等龅牙汉子把话说完,袁老道一脚飞过去,直接把他踹出去老远。“刘结巴,我他娘的听你说话最费劲,知道有急事你瞎凑什么热闹。”

    伸手往旁边一拉,就把几人中最年轻的一个直接就到了袁老道的面前,“你来说!”

    猴子一个踉跄就到了袁老道面前,听到吩咐也不拒绝,直接就一股脑的把事情和盘托出。

    “前天夜里,刘家那个醉鬼从镇里回来,不知怎么的,突然死在了村口的大槐树下,昨天早间才被人发现。村里人都以为他是酒喝多了,醉死在了村口,大家有空闲的都去搭了把手,把他给抬去了祠堂里放着。本来打算今天来请你下去随便做个法事,给超度一下。可是今天早上开始,就怪事不断,昨天去搭手抬尸的人今天就跟中了邪一样的往村口老槐树上撞,要不就是找麻绳要把自己吊死在树上,现在已经撞死两个,吊死一个了,老村头实在没办法了,让我们上来把你请下去。”

    袁老道仔细听着猴子的话,抚着胡须沉吟片刻,“你们等我片刻,老道拿上法剑随你们走上一遭。”

    说完走进厢房,从床底抽出个被盘得包浆的剑匣,抱起来就往外跑,就连腰间的画轴都忘了放下。

    几人匆匆架着袁老道往山下跑去,因为走得太急,摔倒数次,却也没人抱怨。

    两刻钟后,狼狈的几人终于从村子的后山一路而下,来到村中。

    此时袁老道的破烂道袍又多了几道口子,几个村民也是一身泥土,身上擦伤随处可见。

    抬眼一看,只见村口人满为患,吆喝声,哭声,打骂声不绝。

    活像一群乱了阵脚的蚂蚁,转来转去。

    看见袁老道抱着剑匣到来,几个在一旁急得抓耳挠腮的人连忙让开条道,还不忘吆喝着前面的人散开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