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终极逍遥录 > 第三百五十二章 阴阳山(一更)
    來到广场一角,隐身在一处大树后面,神念如水,朝广场之中渗透了进去,这禁制却沒什么复杂的,里面土蛮修为最高也不过筑基后期,对他完全不构成威胁,玄十三便放下心來,迈步进了广场中。

    那些在广场周围巡视的土蛮,丝毫沒有发现,有一个人族修士,悄悄潜入了进去。

    身处广场之中,玄十三显得小心翼翼,这点禁制虽然不看在他眼里,但还是异常小心,这里可是土蛮的地盘,惊动了他们,只有拼死跑路的份儿了。

    不过还好,以他的修为,这些禁制却是困不住他,悄无声息的到了小屋旁边,休息了片刻,伸手入怀,从中掏出一叠阵旗、几个阵盘來,在小屋周围撒下,布置了一个禁制。

    阵法布置好了,玄十三才松了一口气,里面三位土蛮,两名筑基初期,一名筑基后期,分别在一个房间之中,悄无声息的窜入筑基后期土蛮的房间之中,强大的神念、法力就朝那土蛮压制了过去。

    那土蛮正在修炼之中,突然感觉到浑身仿佛被泼了一瓢凉水,颤抖了一下,睁开双眼,就看到一个土蛮死死盯着他,一个大境界的修为差距,让他完全沒有反抗之心,瞪大了眼睛,哆嗦着问道:

    “你是哪位前辈,到我们鹿儿村有什么指教?”

    玄十三才懒得与他说什么,直接一掌抓在他脑门上,随即就看到土蛮浑身颤抖,两眼泛白,口角不停的留下口涎,片刻功夫之后,玄十三松开手,他就化成一滩烂泥,软到在地上了。

    指尖一点青色火焰弹出,落在土蛮身体上,就听见一阵“滋滋”声响,土蛮尸体便化为一地灰烬。

    玄十三身材扭曲了几下,就变成筑基后期土蛮的样子,盘膝坐在屋里,慢慢消化着脑袋中的信息。

    这名筑基期修士,却是知道不少东西,九国岛即将开启的秘境,竟是传说之中的扶桑秘境,上古之时,在东海之上,生长着一株扶桑木,乃是修真界五大神木之一。

    之前东海也曾有修士來过,却从來沒有一个能回去,之前中土所有修士都认为,海外是一片**,里面有无数的海兽,是修士的禁区,所有中土修士都不知道,在扶桑神木的庇佑之下,这些土蛮总是能将偶尔闯入的修士给杀掉。

    而不知在什么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那扶桑神木就神秘的消失了,这下就仿佛天塌下來了一样,似乎是失去了心中的支柱,土蛮人的修行也开始出现了问題,比扶桑木消失之前,困难了不少,后來更有修士发现东海,又有大批修士到來,逐渐蚕食东海的岛屿。

    一直到了百余年前,不知从何时,土蛮之中就开始流行一个传言,就是用九名元婴期修士的元婴,配合扶桑天木阵,就能将扶桑神木从另外一界召唤回來,从而必有土蛮,再次将人族修士从东海驱逐出去。

    而元婴期修士何等强大,即便数百年來,这些土蛮处心积虑,也不过弄到两个,而这一段时间,隐隐有传言,土蛮和一帮特殊的人族修士合作,用圈套,竟是抓够了七个元婴,这一下就凑够了九个元婴,加上扶桑天木阵,足以召唤出扶桑神木了。

    而这些神秘的人族修士,显然就是那帮修妖者和魔修,魔修是东海的老问題了,可是这帮修妖者,却是來的蹊跷,这名土蛮脑海之中,也沒有任何资料,他们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这名土蛮记忆中的事情,零零碎碎,综合了玄十三自己的一些情报,也搞的不甚清楚,很多事情,都好像雾里看花,总是隔了一层。

    手上摩挲着一片奇特的叶子装的东西,却是从这名土蛮身上发现的,色成墨绿,倒是让玄十三想起了一样东西,一拍储物袋,从角落里飞出几片叶子样的东西來。

    正是当初火龟岛,截杀了几名修炼魔门功法的土蛮,从他们身上发现了,只是简单的炼制,缀在身上,就有不错的防御效果。

    将两种叶子放到一处,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相似之处,之前得到的叶子,绿色更加深沉,里面仿佛有绿色晶光闪动,而这一枚,土蛮记忆之中,却是一种令牌,识别身份之用,而且,最近这个在鹿儿村修行的土蛮,却是收到了门中的召集令。

    本來这样的小村子,只有一名筑基期的土蛮坐镇就够了,而另外两名筑基初期的土蛮,却是來接替这名叫福田的土蛮的,虽然福田自己并不知道门中为何召集他们,可是玄十三却隐隐知道,这肯定与扶桑神木重现东海有关。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玄十三所化的福田刚刚走出來,广场外,就有一名土蛮快步走了过來,五体投地,趴在地上,朝玄十三惶恐的说道:

    “禀报大人,村中的野田早上失踪了!”

    土蛮之间等级是极为森严的,修为低的,丝毫都不敢反抗修为高的,按照记忆之中福田的做派,玄十三大骂了一声:

    “八嘎,你们是怎么做事的,竟然野田消失了你们都沒有发现,他要说跑出去,上面责怪下來,你们就等着挫骨扬灰,灵魂抽出來,炼制法宝吧!”

    趴在地上的那名土蛮忍不住瑟瑟发抖,他可知道,土蛮之中,这样的情况并不稀有,痛哭流涕,这时候另外两名筑基初期的土蛮,也从屋中走了出來,这个时候,福田还沒走,鹿儿村还是他做主,趴在地上的土蛮虽然可怜,但却轮不到他们说话。

    土蛮浑身发抖,口中哆哆嗦嗦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大,,,大人,,,野田他,,,野田昨天是和小人,,,和小人一队巡逻,回來之后,,,回來之后也沒什么,,,沒什么异常,可是,,,可是今天早上训练的时候,就沒看到,,,沒看到他,小人到他住的地方,却沒看到他人,问,,,问所有人,都说他一早就沒出來,,,小人就慌了,來见大人,,”

    看他慌乱的样子,玄十三心中好笑,沒有谁比他更清楚那个野田的去向了,不过他脸上却是阴沉的能滴下水來:

    “野田无故离村,迅速发出通缉令,一旦逮到,扒皮实草,抽魂炼魄,你们这一小队,全都出去找他,找不到,你们就不用回來了。”

    这个惩罚,相对于抽魂炼魄、挫骨扬灰來说,几乎可以说轻微的忽略不计了,趴在地上的土蛮感觉一下从地狱回到了天堂,瘫软在地,身上的汗几乎把衣服都湿透了,千恩万谢,跪着退出了广场。

    一个小小的插曲过后,身后那两名筑基期土蛮,走上前來,与玄十三再次道别,虚情假意的寒暄了一番,玄十三出了鹿儿村。

    一道乌突突的遁光包裹着玄十三,出了鹿儿村,离的远了,玄十三心中不由的暗笑,别看这村子小,村里的东西,却是不少,光各种灵石,就有不下三十万,还有其他一些材料、灵药,自然沒有留下的道理,悉数被他搜刮了个干净。

    心情大好,玄十三遁光都快了两分,看來只有先到这个福田的师门,一个所谓叫做阴阳山的宗派在九国岛上的分支。

    赶路两天,一座高月百丈的小山,出现在眼前,看起來林木森森,玄十三知道,这都是幻象,不过这禁制,布置的却是巧妙,在禁制外仔细看了两眼,却是看的分明,露出一个笑容來,才从怀里拿出那片墨绿色的树叶來。

    被轻易的激发出來,一股淡淡的绿光笼罩在他身上,仿佛是与之呼应一般,小山上的绿色仿佛活了过來,飒飒声响起,玄十三沒入禁制之中。

    眼前绿光一闪,就听到一个土蛮的厉喝之声:

    “谁?!”

    一个身上披着树皮拼成的土蛮,从绿光后面钻了出來,一看玄十三相貌,大嘴一咧,龅牙露出:

    “是福田师兄啊,你怎么才回來,可是有不少师兄师弟都回來了。”

    玄十三连忙敷衍道:

    “鹿儿村中有个弟子失踪,耽误了一点功夫,沒什么大碍。”

    在他们看來,一个弟子失踪,不值一提的小事罢了,这土蛮大大咧咧的,自然不会有详细询问的意思:

    “师兄既然回來,就赶紧先去见安倍师伯吧,他老人家肯定急了。”

    巴不得早点走呢,跟这一点心眼儿也沒有的,真怕一时忍不住,下手把他灭了,略一点头,就朝里面走去。

    小山上,密密麻麻的错落着数百座树皮、树枝搭成的房子,不过却比鹿儿村那些精致了许多,看得出來,是用了心的。

    按照福田记忆中的道路,玄十三來到一处半山腰一处稍大的房间之中,守门的弟子一看他模样,就俯身在地,五体投地:

    “福田师叔到了,安倍师祖等了好久了,就等您了。”

    看他们卑躬屈膝的样子,玄十三心中忍不住犹豫了一下,等下他进去,见了这个福田的便宜师傅安倍,少不得也來这一遭。

    对自己正牌子的师傅蔡璋他都沒跪过,就看这个安倍能不能承受得住自己的这一跪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