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终极逍遥录 > 第三百零四章 修菩提
    高空之上,乱流重重,文瑞拎着玄十三,就有些吃力,遁光有些不稳,连忙朝岛上一处沙滩,缓缓落了下來。

    湿漉漉的海风吹在身上,玄十三才觉得,又回到了人间,只是他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让他欣喜不起來,倒是文瑞,一副欢欣雀跃的样子,在海滩上跑來跑去的,不时的还送给他一个甜甜的笑容。

    心绪慢慢开朗起來,总不能就这样消沉下去,自己的身体还要好好的调理一下,想到道胎和经脉中纠结的那些黑丝,总会有办法把它们除去的。

    现在已经是正午时分,玄十三招呼文瑞,二人把这个不大的海岛逛了一遍,却是沒什么太多的发现,小岛上植被茂密,只是不知为何,却是沒有一直野兽存在的迹象,连只蚂蚁都沒有。

    而他们钻出來的那座山,却是小岛上最高的一座,那山洞倒是个好住处,只是玄十三不能御剑,上上下下的,却是个问題。

    文瑞眼珠子一转,飞剑疾出,在山崖上飞凿出一个个的阶梯來,沒想到,那山腹之中岩石坚硬无比,飞剑不伤,外面却是普通的石头,在飞剑之下,比豆腐也好不了多少,很快,一条从地下,直通上面山洞的小道,便被开凿了出來。

    得意的一笑,文瑞就带着玄十三飞入了山洞之中,天色渐暗,文瑞在山洞中找了一处平整的地方,给玄十三,自己跑到另一边,盘膝而坐,很快就进入了修炼状态之中。

    玄十三却是怎么也沒法休息,沒有了法力,看起來比常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神念却是出乎意料的恢复迅速,而且强大之处,更胜受伤之前。

    紫府识海之中,金色的海洋,早已经恢复了原來的样子,倒是紫蜃千幻诀那团清辉,显得暗淡无光,回想起菩提道次第广法那篇开篇的经文,玄十三在心中默念了一遍。

    按照帕巴拉活佛的说法,这菩提道次第广法,要等玄十三六识开启,修为到了结丹期,才能正式修炼,也是他的际遇,六识神通早已经开启,但修为却是迟迟沒有上來,如今,更是几乎修为尽失。

    细细揣摩着开篇功法,紫府之中,金色的海洋竟随之波动起來,玄十三心中一动,这样的波动,却是前所未见,试着催动功法,金波竟是缓缓而动。

    玄十三欣喜若狂,法力一丝也修炼不得,这菩提道次第广法,竟是能够修习了,差点忍不住手舞足蹈起來,如果练成菩提道次第广法,只要第一重境界,神念立时便会陡增倍许,初步凝结出离心。

    这出离心说起來神妙非常,既不似道胎、金丹、元婴这般实体存在,也不似神念、灵觉一般有质无形,却是一种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存在,就如同佛教功法一般,悟了就是悟了,悟不到,就是给你再多时间,再多指点,你也悟不到。

    而一旦拥有了出离心,这好处可不是一般的大,心境通明自是不用说,而且能让神念虚无缥缈,变得若有若无,如果不是神念修为相差太大,根本沒法发现。

    想到出离心的好处,玄十三就忍不住兴奋起來,神念越强大,感应到的灵力就越多,更有利于他恢复伤势。

    迫不及待的运使功法,只是这神念锤炼,最忌贪功冒进,玄十三虽然沒修炼过神念功法,但也知道,这不是急的事情。

    这功法虽然之前就有参悟过,但现在修炼起來,却发现困难重重,初看的时候,似乎是明白了,但现在又似雾里看花,看不清楚,弄不明白。

    细细的金波在神念海洋中翻滚,仿佛内中隐藏着巨大的力量,不知不觉,一夜时间过去。

    文瑞醒來,看到玄十三还瞑目不动,刚想叫醒他,却看到他双眉之间位置,隐隐散发着一层奇特的金光,连忙止住声息,她也知道玄十三的情况,心中虽然不说,但也替他着急的很,见他能够修炼,高兴还來不及,自然不会打扰。

    轻手轻脚的出了山洞,架起遁光,文瑞朝海岛外面飞去,他们两个,总不能一直困在这里。

    遁光飞速在海面上穿行着,远远望去,视线之内,都是一片蓝汪汪的海水,竟是沒有一丝陆地或者其他岛屿的痕迹。

    默默计算着距离,已经飞出了万里之遥,海水一无所获,海水已经从蓝色,渐渐的变成深蓝色,显然,这里海水已经是极深了。

    正准备回头,突然脚下“哗”的一声水响,一道巨大的水柱,从海面朝她袭來。

    文瑞吓了一跳,遁光一偏,连忙避开水柱,这水柱,看似威势不凡,但威力却是了了,窜到半空,就化为一团海水,洒落下來,文瑞心中大怒,神念朝海水中一扫,就见一条长约十余丈,身披鳞甲的怪鱼,正翻着两只眼睛,盯着她。

    这是把她当成猎物了,剑诀一指,数十道剑光就朝怪鱼攒刺而去,怪鱼看似凶猛,却是外强中干,被犀利的剑光來回捅成了筛子,鲜血将海水染成一片深红,不过片刻之间,就有一群丈许來长的蛇形怪鱼,从海底下钻上來,用吸盘样的怪嘴,咬穿怪鱼的鳞甲,钻入怪鱼体内。

    就见怪鱼巨大的身体中,隐约看到鳞甲翻动,正是那些蛇形怪鱼,在吞吃血肉,有无数的碎肉、血污从剑孔中冒出,又有无数小鱼从海中飞速游过來,大口吞吃这些残渣剩饭。

    万鱼争食的场面,实在是过于血腥,看的文瑞直皱眉头,看來这海岛附近的水面,看似平静,却也是危险重重,这些只是普通的海兽,难保沒有那些通了灵智,晓得吐纳修炼的海兽,光看这些争食的怪鱼,其中就有不少身上灵光闪动,显然也有些能凭着本能吸纳灵气修炼的。

    却是不能在这里多留,万一引來强大的海兽,可不是她一个人能应付的,遁光掉了个头,就往回赶去。

    还沒到海岛上,就远远的看到,一个身影站在沙滩边的一块巨石上,朝这边张望,正是玄十三,文瑞遁光又快了几分,片刻之后,便落到玄十三身边,看到他脸上喜色,问道:

    “怎么样?伤势快好了吗?”

    玄十三摇摇头道:

    “哪里有那么快的,不过却是有了些眉目了,倒是你,这半天,哪里去了?”

    文瑞朝來的方向一指,道:

    “往那里飞了快两个时辰,还是沒发现陆地,连个岛都沒有。”

    如果找到有修士存在的地方,寻找一些特殊的灵丹或者功法,总能解决自己的问題,玄十三心中总还存着万一的希望,便问道:

    “看到有修士经过么?”

    文瑞摇摇头:

    “修士沒看到,倒是遇到一些怪鱼,这里倒是奇怪的很,鱼也是奇形怪状,和我们无定海大相径庭,凶恶的很,不过似乎并不通晓修炼,只有一些略带灵气的小鱼。”

    玄十三面目上,难掩失望,稍加掩饰道:

    “沒有就沒有,省得有不怀好意的修士來,暂时先在海岛上呆着吧,看我何时能够恢复法力,再说其他,你也别到处跑了,万一遇到什么强大的海兽,跑都跑不回來。”

    文瑞撇撇嘴,很是不以为然,但还是听话的点点头,二人一道回去了。

    回到山洞之中,玄十三问起文瑞的修炼來,不知为何,文瑞却是脸上一红,只说她这两天都在参悟明煌琴中的律吕门功法,其他的就不肯再说了。

    玄十三还以为她是顾及到律吕门功法,不能泄露的缘故,便也沒有多问,他自己的事情还理不清呢。

    心里沒底,经过一夜的修炼,识海之中,金色海洋无风自动,金波粼粼,显得生机勃勃,只是上面的清辉越发的沒有了光泽。将第一重菩提道次第广法运行了七七四十九遍,知道紫府微微发涨,这才停了下來。

    调动经脉中仅存的法力,搬运周天,试着去炼化那些黑丝,却是收效甚微,那些黑丝实在是数量太过庞大,如此这般,不过杯水车薪,只是聊胜于无,玄十三只能这般安慰自己了。

    法力运行到了道胎位置,却是因为黑丝缠绕,一丝也进不去,沒有道胎蕴养,法力无法壮大,外界吸收的灵气更是无法转化,这就是嗑药的后果了。

    玄十三查看了一下装灵丹的那个储物袋,里面剩下來的,就是几瓶固肾生精丹,其他的灵丹,都被囫囵吞了,其中还包括了几瓶特殊的丹药。

    不少别的,正是他用无定海的灵药,找药性相同或者相近的,炼制的突破结丹瓶颈的灵丹,当时被重瞳修士追逐,他也沒细看,就都吞了下去,当时差点沒被庞大的灵力给撑爆了,现在回想起來,那些灵丹,可能还真有点作用。

    他沒有凝结金丹,就可以修炼菩提道次第广法,这绝对不符合常理,若是,他已经是结丹期修士了,那不就顺理成章了吗?

    玄十三心中狂跳,如果这是真的话,他那几乎被困死的道胎中,一定还隐藏着一颗初生的金丹,神念不由的朝道胎之中深深探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