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终极逍遥录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流火旗
    玄十三拿出小戟,手上一抖,化成一杆大戟,往身前一摆,莫成巳显然也对玄十三有了些了解,丝毫不敢怠慢,伸手一拍胸口,法袍上白光一闪,三面晶莹的冰盾浮起,环绕着他的身体转了起來,一看就知道,是一套顶阶的防御法器,这是防止偷袭呀。

    看双方准备好,裁判宣布了比斗开始。

    莫成巳十指连弹,无数的冰锥刺向了玄十三,不过是互相试探罢了,大戟挥舞之间,将冰锥悉数磕开,数道月牙状的刃光,也从大戟上飞出,朝莫成巳袭去,冰盾游走,也是沒能伤到分毫。

    玄十三脚下一沉,整个人死死站在浮台上,接着双脚一错,幽冥步的游步使开,人像游鱼一样,滑向莫成巳,手上大戟长伸,明晃晃的戟尖,已经快刺到他的胸口了。

    这一刺疾若奔雷,莫成巳已经是精力高度集中了,还是吓了他一跳,好在这三面冰盾法器,也是异常神妙,心念一动,就有一面飞到胸前,挡住了大戟,同时身子往后面一撤,防护在背后的那面冰盾上,“噹”的一声,一阵大力传來,身子一个趔趄,脚下步子散乱,往旁边一歪,腰侧又被重重的击中,还沒反应过來,接连十数下攻击,全部落在了冰盾之上。

    沉重的压力,迫使得他只能不停的往冰盾中输入法力,玄十三已经化成一道灰影,绕着莫成巳的身体,快速的旋转着,手上的大戟不停的砸在冰盾之上,看似轻松,实则他已经尽了全力,每一下重砸,都是力逾千钧,竭尽全力了。

    一鼓作气,轰出近百击,莫成巳那三面冰盾上,已经出现细微的裂痕了,但看似摇摇欲坠,却还是死死的顶住了。

    这时候,玄十三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轰出最后一击,主动的退到浮台的另一侧,手上大戟往浮台上一顿,面色有些苍白,这一番疾风骤雨般的轰击,消耗了他不少的体力,看來明王不动身的修炼,还是要抓紧的,一层顶峰,对付五阶顶峰的修士,几乎沒有作用了,莫成巳看似狼狈,不过并沒有受多少损伤,不过占了一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便宜。

    然而,莫成巳却好像受到了什么奇耻大辱一般,脸色阴沉,咬牙切齿的,三角眼中几乎冒出火來,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面斑驳的小铜鼓來,掌心在小鼓鼓心一拍,“咚”的一声,玄十三脸上显出痛苦色來。

    看到玄十三痛苦的神色,莫成巳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來。玄十三脸上痛苦,心中却是将那掌柜的一阵大骂,居然情报错误,这不是害人吗?

    那寰施阁掌柜的只说,这莫成巳是精通神念攻击法门,却沒说,他手上还有这样一件能引动体内血脉搏动的特殊法器,连忙奋起法力,将体内震动的血脉压制下來,就在这时候,又一声鼓声想起,气血又是一阵翻涌,引得他一阵烦腻,忍不住伸手压在胸口。

    眼看鼓声有奇效,莫成巳脚下迈着一种奇特的步伐,在三步范围内,或左或右,或前或后的走着,鼓声越來越急,玄十三浑身的气血,也在鼓声中愈发的沸腾起來,绿色的皮肤下,透出血色來,不停的颤抖着,手中握着的大戟,也“当啷”一声,跌落在浮台上。

    莫成巳脸上笑容更盛,对玄十三也不由的佩服起來,一般修士,能坚持三五个呼吸,已经是了不得了,而玄十三到现在,十几个呼吸过去了,还只是身体颤抖,并沒有崩溃的迹象,手上的动作越发的快了。

    玄十三大力的在胸口一拍,似乎激活了心房中歇着的关关,一股热流从心房中流动出來,急速在浑身血脉中绕了一圈,沸腾的气血,很快被压了下來,渐渐的,鼓声的影响越來越小了,脸上红潮也慢慢消去,手上一动,掉在浮台上的大戟,重新回到手上。

    细细感应,心房中,关关传來一缕歉意的意识,原來刚才,她正陷入某种“修炼”状态中,沒能及时出现,他自然不会责怪关关,拍了拍胸口,心中信心猛增,整个人气势顿时飚到了一个顶点。

    对面的莫成巳立即有所回应,不知道玄十三用了什么方法來摆脱小鼓的影响,也沒法确定,小鼓是不是完全对他不起作用了,脚下急迈三步,小鼓往头顶上一抛,手中掐了个法诀,“咄”的一声,虽然手离了小鼓,但鼓声却是一直沒停。

    玄十三大戟一振,脚下两步就冲到莫成巳面前,而莫成巳也乖觉,手上亮出两根硕长的冰剑來,一剑将大戟隔开,另一柄冰剑直刺玄十三胸前。

    戟柄横甩,将冰剑隔开,月牙刃上飞出数道刃光,绕到莫成巳背后,“叮叮叮”数声,冰盾将刃光悉数挡下。

    两人错开,玄十三沒想到,这莫成巳竟也是精通武艺之辈,他或许是看小鼓对玄十三沒什么影响,一把将小鼓收了起來。

    莫成巳法力朝冰剑中涌去,本來白色的冰剑颜色隐去,变成了透明的,阳光下,竟是一点痕迹也看不出來。

    玄十三眼神微闭,莫成巳手上的两柄冰剑,竟似从神念中消失了一般,天眼通一出,就只看到他手上两线灰色,也是看之不清。

    莫成巳双手一挥,冰剑腾空而起,神念完全观察不到,天眼通也只看到两条灰影,玄十三将大戟单手握持,直指莫成巳面门,另一只手上凭空出现一叠灵符來,沒头沒脑的朝莫成巳砸了过去。

    一阵灵光乱闪,风刃、冰球、火龙等等,一股脑的朝莫成巳涌了过去,这点攻击,自然奈何不得莫成巳,玄十三一矮身,躲过两条模糊的灰影,大戟朝脚踝砍去。

    莫成巳腾空而起,躲过大戟,玄十三头顶上突然像裂开了两个口子,两条由无数道刃光组成的匹练,如同瀑布一般,正从他脑袋顶上洒了下來。

    剑寒彻骨,玄十三暗道一声不好,一个大意,竟将自己置身险地,大戟在头顶上舞成一个圆盾,刃光打散,巨大的压力,将他死死的压在了地上。

    莫成巳手上又拿出一个圆环來,甩手朝玄十三头顶抛了过去。

    危险!

    玄十三心念一动,细雨疾出,将一条刃流割断,头顶顿时压力一轻,口中大喝一声,大戟往上一送,逼开另一股刃流,腿脚发力,闪到一边,逼开兜头而來的圆圈。

    一击不中,莫成巳收回圆圈,手上法诀轻挥,透明的冰剑轻颤几下,二化为四,四化为八,八化十六,很快形成一个隐形的剑轮,“呜呜”旋转的两下,朝玄十三绞去。

    剑气四溢,玄十三被逼得喘不过气來,大戟直指剑轮中央,奋力捅去。

    半空中,莫成巳脸色一紧,剑轮本是无形的,也不知道玄十三是误打误撞,还是真的有什么神通,反正这一下,却是正中这剑轮的破绽。

    玄十三虽然体力消耗甚巨,但法力却是丝毫无损,大戟上,浑厚的法力冲入剑轮中央,一下将剑轮冲散了,沒等他高兴,散飞四处,灰影般的透明剑光,朝玄十三攒刺过去。

    莫成巳这两柄冰剑,神异之处,就在于他是无形的,然而在玄十三将散乱无序的剑光也一一挑开之后,他终于无奈的确认,玄十三不是神念超过他甚多,要么就是有某种特殊的神通,能看穿无形的剑光。

    两件拿手的宝物都沒能拿下玄十三,再看对手,除了因为体力消耗的缘故,脸色苍白了一些,法力波动却是依旧,沒有任何衰竭的迹象,心中有些沒底了,难道真的要动用那件新得的古宝吗?

    玄十三站在浮台上,仰头看着莫成巳变幻不定的脸色,心中也在盘算,看來仅以炼体功法,是拿莫成巳沒有办法了,手上大戟一晃,变成巴掌大小,随手一抛,小戟就朝莫成巳腰间绕了过去。

    一拍储物袋,取出寰施阁掌柜送來的那面铜牌來,从右手上逼出一滴精血來,滴到了铜牌上,顿时,浮台上阴风大起,三股黑烟从铜牌中冒出,互相纠缠着,化成一条两人高的三首魁星蛇,四个蛇头上,六只眼睛部位,暗红色光芒闪动,蛇口中,三条蛇信來回吞吐,发出阵阵“咝咝”声,让人感到一阵心寒。

    “兽魂古宝!”

    莫成巳显然认出來了,沒有保留的余地了,一拍储物袋,从中飘出一面黑色的三角旗來,小旗边上镶着一圈金边,一手抓起,轻轻晃动了一下,一阵阵的涟漪在小旗周围荡漾开來,涟漪所过之处,“呲呲”声想起,台上顿时热力大起。

    竟是一件罕见的火属性古宝!温度之高,竟连空间都扭曲起來,莫成巳自己对这面小旗似乎也忌惮异常,即便已经祭炼过,拿着小旗的手,覆盖着一层淡蓝色的坚冰。

    这面小旗顿时引起浮空会场中修士一阵惊呼,之前的比斗,已经极为精彩,但看到双方亮出的古宝,精彩才刚刚开始,三首魁星蛇似乎也对小旗上爆出的热力极为不适,三个蛇头同时抬起,朝莫成巳“咝咝”两声,长尾一弹,身体朝莫成巳电射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