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终极逍遥录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蒲升鼎
    待到丹药出炉,关关迫不及待的就吞服了一粒上品丹,结果差点沒被巨大的药力撑散,还好玄十三尽力扶持,才沒被撑死,吓得以后玄十三只肯每三天喂她一粒下品丹。

    这让关关很是不满啊,不过玄十三给她出了个选择題,要么三天一粒下品丹,要么,三十天一粒上品丹,关关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玄十三忍住心中偷笑,很痛快的三天给她一粒下品丹,每次都乐得颠儿颠儿的。

    在关关贪婪的目光中,玄十三收起丹瓶,又将自己那尊丹炉收起,让关关重新回到自己心房之中,推开丹房,走了出來。

    唐老瞑目坐在石床之上,玄十三刚一走出來,就有感应。

    听说玄十三想要出去,唐老也沒多说什么,只是遵照宝蓝海主的吩咐,将玄十三送了出去。

    出得府库,玄十三径直來到自己居住的客院,呷哺正带着那一队卫兵拱卫着客院,看到玄十三來到,赶忙上來行礼见过。

    玄十三摆摆手,让他不用多礼,抬眼一看,那柳威也在其中。

    不是知道他是细作了吗?怎么还让他待在这里?玄十三也不知道宝蓝水府是什么安排,也沒多说什么,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看到玄十三进去,呷哺连忙叫过一个小妖來,吩咐了一番。那小妖点了点头,就往公主居住的地方去了。

    半刻钟之后,那小妖去而复返,随之而來的,还有公主随身侍女之一,那个唤作小荷的年轻侍女。

    通报之后,那侍女说到,公主有请,玄十三便起身,随着年轻侍女,往公主府行去。

    玄十三刚从丹房回到客院的时候,后院的邯统领就得到了消息,但,当听到公主让侍女來请玄十三到公主府的时候,他就坐不住了,站起來,略一犹豫,也往公主府走去。

    也不知道他心中是怎么想的,自从那日从小岛回來之后,邯统领虽然沒有明令撤去对柳威的监控,但也以柳威长期沒有异动为由,撤去了大半监控的力量。

    一想到公主看向玄十三的眼神,邯统领心中就仿佛长了草一样,來到公主府外,就得知,公主和玄十三正在水府的花园之中,以他的身份,很轻易就得到允许,來到后花园中。

    花园中凉亭中,公主正与玄十三坐而论道,言笑晏晏,听闻邯统领來到,二人都站起身來。

    看到邯统领轩昂的体形,从假山后转过來,公主问道:

    “邯统领找本宫何事?”

    邯统领先是瞪了玄十三一眼,这才对公主道:

    “有事要向公主禀告。”

    公主轻轻一转脑袋,看了玄十三一眼,道:

    “有什么事情,你现在就说吧。”

    他哪里有什么事情,完全是找个由子來看看公主和玄十三在干什么,随意找了一个借口,道:

    “有关水府的防务,还有一些要单独向公主告知。”

    公主秀眉微皱,道:

    “晁道友也是水府客卿,这些事情不必瞒他。”

    邯统领闻言,心中大恨,只挑拣了一些细碎的事情,“禀告”了一番,便带着满腹的愤恨离去了。

    一旁冷眼旁观的玄十三,觉得很是奇怪,这些零碎的小事情,似乎并不需要公主直接过问才是,联系到之前邯统领瞪自己那一眼,玄十三心中有些了悟,看这公主的目光中,就带着一丝丝的戏谑。

    而公主明显误会了,玄十三的目光,让他有些吃不消,面纱外,露出的皮肤明显看到,面色绯红一片,连忙找了个借口,道:

    “晁道友,你看,邯统领刚刚來找我,看來,府中还有一些事务需要处理,这花园之中,还有许多景致,还请晁道友自便。”

    说完,便带着侍女退了下去。

    玄十三笑了笑,他才不管那邯统领有什么要不得的心思呢,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掺和的好,看來以后,还要离这公主远一点,省得招人恨。

    他这般乖觉,却不知道,已经招了人家的恨了,从花园离去的邯统领,一肚子的愤恨,回到自己后院住处,心中愤恨难平,不由想起裘姓男子那句,宝蓝海中“一切”任由自己处置的话來,一咬牙,心中暗下决断。

    入夜之后,端坐在珊瑚床上的邯统领一拍手,暗中一个身形从屋中冒了出來,全身笼罩在黑雾之中,看不清楚面目,轻声吩咐了两句,那个黑影便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十数息功夫之后,那黑雾大了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邯统领面前。

    邯统领朝那黑影挥了挥手,黑雾之中,一个人被丢了出來,那人带着全身的黑雾,隐入房间内,不知道哪里去了。

    邯统领一指朝躺在地上的人点去,那人悠悠醒转,挣扎着抬起头來,正是柳威。

    看到满面阴霾的邯统领,柳威连忙跪了下來,低着脑袋,道:

    “柳威见过邯统领。”

    邯统领看着他,面色越发深沉,幽声问道:

    “知道本座叫你來,有什么事情吗?”

    这话问得奇怪,深更半夜的,将他掳來,却问自己有什么事情,他心中虽然腹诽不已,但面上却是丝毫不能露出不满之色,只好面上现出驽钝之色:

    “属下不知。”

    邯统领面色露出讥讽之色,道:

    “你还能不知道吗?身受宝蓝水府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却只知道吃里扒外!”

    看來,邯统领之前就已经很仔细的研究过柳威的档案了,也知道,他自小生长在宝蓝水府,他祖上一直是宝蓝水府的护卫,到了他父亲那一辈,宝蓝海主就已经换了传承,但他一家还是在水府的护卫队中谋得了一席之地。

    之后他还小的时候,父亲去世,他们孤儿寡母一直由水府奉养,这般经历,倒是与呷哺相似,不过呷哺对宝蓝水府,是充满了感恩,柳威一家却是不同。

    他们家族世代效忠的,是前代宝蓝海主家族,对现在的宝蓝海主,丝毫沒有感恩之心,却觉得是他们鸠占鹊巢。

    尤其现在,不知道哪里冒出來一个少主,自称是上一代海主家族流失在外面的子孙,似乎是上一代海主的孙子才对。

    可是上代海主继承人横死,并沒有听说有后代留下來,不然无定水府也不会指认现在的海主接任,那个所谓“少主”又是从何而來呢?

    见柳威无话可说,邯统领问道:

    “那天小岛上的人,自称是上代裘海主的孙子,可是谁又能证明?”

    听到邯统领居然质疑那裘姓男子的身份,柳威不干了,梗着脖子,反驳道:

    “少主当然是裘海主的嫡亲的孙子,这还能有假?”

    邯统领也不知道柳威知道多少,便逗着他说话:

    “总不能听他空口白话的,自己说是裘老海主的孙子,就是吧?总得拿出什么东西來证明啊。”

    柳威一抬头,脱口而出:

    “当然有!”

    “是什么?”

    邯统领干嘛直起身子。

    “是……”

    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话到了柳威嘴边上,却又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是什么?”

    邯统领又追问道。

    见邯统领如此急切的模样,柳威低下了脑袋,嘴里嘟囔道:

    “反正有就是有,我看到过的,邯统领你相信我就是了。”

    柳威一副死不开口的模样,邯统领面色一寒,整个房间之中,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

    柳威身体不由自主的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身体颤抖着,连话都说不出來了,这也难怪,他一个四阶的小妖,在邯统领这样七阶巅峰的修为面前,确实是不值一提。

    看到他这副模样,邯统领幽幽开口,道:

    “你考虑清楚了,你要是不说,我自然有别的办法会知道的。”

    柳威内心很是挣扎,他也拿不准,邯统领会不会杀了他,看着深更半夜的架势,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掳來的,更不用说别人了,就是邯统领杀了自己,也沒人会知道,也许少主会知道,可是少主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少主的修为,肯定不是邯统领的对手,如果告诉邯统领,说不定,邯统领还能“改邪归正”“弃暗投明”,回头跟我们合作。

    想到这里,柳威似乎是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看着邯统领越來越阴沉的脸色,开口道:

    “邯统领不要着急,我说,我说。”

    看了看邯统领稍显缓和的脸色,柳威缓缓开口道:

    “蒲升鼎,少主手上有蒲升鼎!”

    “蒲升鼎?!”

    邯统领一下从珊瑚床上跳了下來,一把抓住柳威的脖子,低声吼道:

    “那小子手上有蒲升鼎?”

    被七阶巅峰修为的高手死死抓住,身上一丝法力也动不了,死亡的恐惧让柳威脸色青白,忙不迭的点头:

    “是,是,少主手上有蒲升鼎,有宝蓝海传承古宝,蒲升鼎,不然属下也不会认定,他就是裘老海主的后人。”

    “蒲升鼎啊,蒲升鼎,那小子手上居然有蒲升鼎。”

    想到这里,邯统领毁得肠子都快青了,当时要知道那小子手上有蒲升鼎,当时就把他拿下了,蒲升鼎啊,那可是上一代宝蓝海主家族传承的重器,邯统领心中更是火热烦躁,看向柳威的目光,便很是不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